在今天看見明天

親「蜜」愛人 台灣阿誠的創業故事

李青璟
2018-05-08
創業
樂寫

親「蜜」愛人 台灣阿誠的創業故事

李青璟
2018-05-08
親「蜜」愛人 台灣阿誠的創業故事
創業
樂寫

台灣阿誠,曾經風靡台灣的連續劇,主角吃苦耐勞、不服輸,最後創業成功。而我身旁這位七年級生台灣阿誠,唸的是資訊,舉凡網頁設計、寫程式、3D 製圖都難不倒他,儼然就是下一位黃金科技新貴。然而,是什麼讓他選擇回到高雄大崗山裡養蜂?

 

阿誠是我同學,學生時期偶爾放學時經過阿誠家,能被招待喝一杯蜂蜜水,香甜冰涼入喉,就是至高的享受。店裡擺著一罐罐的蜂蜜,罐身上貼著阿誠爸爸身上與滿滿蜜蜂蜂人合一的照片,感覺相當勇猛。阿誠爸爸可是參加過 823 砲戰呢!所以在阿誠準備進入職場時,阿誠爸爸已過耳順之年。身為家中獨子,阿誠看著爸媽年紀老邁還要辛苦地在養蜂場打拚,而經營也遇上瓶頸。幾經思考,阿誠決定承接爸爸的養蜂事業,心裡想著要有些改變。

 

大崗山因為石灰岩地質關係,擁有得天獨厚的優質環境條件,能夠孕育出甜美龍眼,產出的龍眼蜜品質更是不在話下,不僅潤喉回甘,還蘊含濃郁花香。但阿誠感嘆地說:「其實台灣的蜂蜜品質相當好,但大家就喜歡國外來的。」阿誠想要讓大崗山蜂蜜成為蜂蜜中的精品,不僅改變包裝設計風格,也將大罐裝龍眼蜜,改成較適合現代小家庭的小瓶裝。這一切的設計、改變除了要投入大量時間和金錢,和阿誠爸爸的溝通,兩代想法的差異,更是一個看不見的鴻溝。

 

阿誠爸爸有著多年的經驗,所以能讓蜂蜜一直保有高品質,而阿誠知道若只維持原來的方法,雖然可以有一定的銷售量,但這也是種束縛,蜂蜜產業可能就止於現況。阿誠需要更多元的觸角,將蜂蜜拉往更高的層次,他要創立自己的品牌。賣產品的傳統觀念與創業新思維不斷來回碰撞,你一言我一句的激烈討論,阿誠不停挑戰爸爸的作法與原有思維,但也因為如此的溝通,彼此想法得以交流,關係也因此更緊密。阿誠終究獲得爸爸的支持,放手去闖自己的夢想,他讓農產品也可以有自己的品牌。

 

 

品牌從零到有導入期的階段,是阿誠認為最難的時刻,「我們沒有大集團的本錢、沒有足夠的財力,也沒有足夠的專業知識可以一次到位。我們邊做邊學,邊做邊調整。」要從沒有知名度,到大家認識你,是要經過不知道多少時間的累積、一次又一次的嘗試,才能讓消費者注意到產品價值,這些努力付出都是一環扣一環、緊密而不分離。

 

阿誠說:「品牌建立,就像養小孩,要用心照顧,而且要認真投入。」但是在這努力的路上,你也不知道什麼時候會成功。若一直沒有回報,你會開始質疑自己,這條路方向是不是正確,要不要繼續堅持下去,還是該停損放棄。在沒有知名度前,有可能就只是無止境的付出,還可能根本無法賺錢。

 

面對低價蜂蜜以及進口蜂蜜的競爭,阿誠不迷失方向,堅持好的品質,不一頭栽入市場的價格戰爭,將好的東西給懂得人去品嚐。阿誠白天去上課、學習、尋找機會,晚上上網尋找創業資源,推出最頂級的 X.O. 春蜜,在 2009 年獲得經濟部台灣地方特色品牌代表,隔年與高鐵合作成為伴手禮的新選擇,之後被吳寶春師傅的徒弟武子靖,選為蜂巢麵包的原料,參加法國麵包大賽,也因蜂蜜的花香餘韻獲得讚賞揚名國際。後來被誠品找來當合作夥伴,將「文誠蜂蜜」這個品牌繼續向上推一個層級。阿誠爸爸從原本不怎麼認同,轉而積極支持阿誠,父子倆更將蜂蜜推向國際,陸續去日本、新加坡上市發表,令當地人對台灣農產品讚嘆不已。

 

 

你能想像未來的你是甚麼樣子嗎?現在要怎麼做才可以達到呢?我身邊的台灣阿誠和連續劇主角一樣吃苦耐勞、不服輸、堅持,他持續學習,增加自己的專業能力,將自己心中構想的畫面一一實現。

 

你想要成為怎麼樣的自己呢?

 

延伸閱讀

買下古農舍、遵循慢食慢活 這對日本夫婦的熟年創業驚豔全日本

68歲的登美女士與她的丈夫,在人生下半場玩起了創業,用各種創新手法推廣日本「傳統」美好生活,並且學習如何與大地共存。他們先是買下古農舍,一切從零開始,卻成功在400人的小鎮打造出連年輕人都嚮往的生活空間,更是將鄉村的價值推廣至全日本。以下內容即為松場登美的心路歷程:

邊帶幼兒邊創業 二寶媽打造營收一億國際品牌

許多人心中都有創業夢,但遇到家庭、生活的壓力,往往只把夢想埋在心裡。「喜舖」創辦人周品妤婚後創業,一邊手忙腳亂當新手媽媽、一邊撐起一家公司。家有兩個幼兒的她打響喜舖「媽媽包」的名號,從台灣銷售到日本、新加坡、東南亞、德國、法國,成為年營收破億元的國際品牌。

剛創業就想把公司賣掉?成功賺錢沒這麼容易

我們偶爾會聽到有些人說,公司「最近問題煩多,玩得好累」,或是「資金短缺,不容易撐下去」,有的則說自己搞太久、沒什麼突破,不想再搞了;他們的結論往往都是「把公司賣掉算了」。

27歲的她不怕「歸零」 幫大學生創業築夢

亞洲三百名三十歲以下精英,名列在美國雜誌《富比世》(Forbes)之內,當中只有四位是台灣人,一位致力於為台灣校園創投盡份心力的女孩,為什麼離開宏達電VR領域的工作,轉而幫助大學生創業築夢?

創業者不該是資本追逐風口中的棋子

作為投資人的我們,永遠不要,也絕對不應該把創業者看做棋子,把這些優秀人才的努力輕易兌換成我們自己的利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