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陳藹玲:我仍流著記者的血液 必須捍衛下一代的權益

陳藹玲:我仍流著記者的血液 必須捍衛下一代的權益

劉俞青

政治社會

攝影/吳東岳

839期

2013-01-17 11:19

陳藹玲成立「媽媽監督核電廠聯盟」之前,她的先生蔡明忠曾問她:「要這麼雞婆嗎?」這一次,她卸下財團媳婦的角色,從平凡的媽媽出發,登高一呼,拒絕危險的核電廠,贏得一片掌聲。從冷漠以對,到跳出來疾呼核電安全,其間的心情轉折,且聽陳藹玲娓娓道來。

「我今天是以素人的身分,站在這裡說話。」陳藹玲一開口,就急著要釐清角色定位;但是外界對她的身分認定,哪裡是一句話就可以輕易切割。

她的人生有四種不同角色;二十多年前,在電視台只有老三台的年代,她擔任台視當家主播,前後不過四年多,卻令外界印象深刻。

之後,她嫁給富邦集團大公子蔡明忠,二十多年來,成為四個孩子的媽,如今最大的孩子已大學畢業,最小的兒子蔡承翰,因出生就腦部發育不全,讓陳藹玲備極辛苦地照顧;但現在她辦公室位子旁邊就放著一塊名牌,寫著「執行董事特助:蔡承翰」,證明這個孩子是她人生的驕傲,也證明「母親」這個角色,她當得盡興。

 

反核與財團形象碰撞,壓力很大


然而,外界看她,永遠難脫「富邦集團長媳」的光環,這是她另一個重要身分。她的公公是如今台灣金融股王——富邦集團總裁蔡萬才,是非常傳統的長者,堅持每個孫子至少都在台灣念完高中學業再出國,也堅持媳婦不得涉入家族企業。因此即使受過高等教育、過去在職場表現優秀的陳藹玲,也謹守家族分寸,不多言、心甘情願奉獻家庭。

但從去年底開始,陳藹玲不一樣了。人生中出現另一個截然不同的身分,她以媽媽的角色,帶頭反對危險的核電廠。她登高一呼,號召一百位以上的名人媽媽共同發起,成立「媽媽監督核電廠聯盟」,站出來主張台電應公開所有核電廠資訊,讓全體台灣居民對核電可能造成的潛在傷害,有完全清楚的了解後,再由全民做決定。

一月十日,陳藹玲的照片登上晚報頭版,許多朋友都替她捏了一把冷汗,因為她的訴求,顯然與當前政府政策有明顯的落差,當「反核」的標籤與「富邦長媳」的身分撞在一起,壓力不言而喻。

要跳出來前,她的夫婿、富邦金控董事長蔡明忠曾問她:「要這麼雞婆嗎?」但一月十日晚上,蔡明忠看到晚報大篇幅報導,反而恭喜她的訴求得到重視,讓陳藹玲鬆了一口氣;而她隔天還有滿滿的行程,除了向家族長輩說明這次自己想做的事,中午還要依慣例陪小兒子吃飯,下午就要開記者會,為了台灣這塊土地,她站出來理性地解釋訴求重點,清晰的口條,依稀見到當年「當家主播」的影子。

 

媽媽監督核電廠聯盟

 

媽媽監督核電廠聯盟

▲當「反核」的標籤和「富邦長媳」的身分撞在一起,頂著一肩壓力,陳藹玲(中)仍決定跳出來發聲。

 

媽媽監督核電廠聯盟

▲對於太太的「雞婆」,蔡明忠欣然相挺。
 

從冷漠不談,到打開心房深入研究


多了這個角色,事情繁忙,她一邊講電話接廣播call in,說明這次的理念,一邊手還在整理桌上核電相關文件,鏡頭下的她,卻因為心中堅持的理念,神情顯得更為堅毅。以下是她的心聲告白:

當然,我必須承認,這次要站出來之前,我是考慮過的,我的家族在社會上扮演的角色,和這次我們聯盟所提出的訴求,當然是敏感的。但是,「核電廠的安全問題」,這個議題是屬於全民的,「全民」當然是大過於「富邦」,如果全民的生存安全都受到威脅,富邦怎麼會好呢?

過去我就和許多冷漠的大眾一樣,一提到「核電」就不想了解,覺得它是政治議題、太複雜深奧,包括劉黎兒小姐在《今周刊》發表的文章,我也選擇性地不閱讀。

我換一個角度說,如果核電廠安全真的發生問題,台灣還要談什麼豪宅、股票呢?這樣說的話,會不會讓一向冷漠的「核電問題」,激起更多人的注意?

一直到去年底,一場朋友聚會,我的朋友蔡康永告訴我,劉黎兒告訴他核電的危險性,從此讓他對「核電」非常憂慮。

我的身上仍然流著新聞記者的血液,我沒有那麼容易接受,我聽了蔡康永的說法,回來之後,決定打開心房:如果核電廠的存在,對我們生活的這塊土地可能產生這麼大的影響,而且我既然身為公民,尤其是自認為這麼努力捍衛下一代生存權益的公民,我必須了解。

因此,我開始大量閱讀有關核電廠的資料,做了很多功課,和朋友討論,這才發現,原來身邊有很多朋友和我一樣,有同樣的深層憂慮。所以,我們決定跳出來成立「媽媽監督核電廠聯盟」。我要強調,我們不是「反核」,不一開始就「廢核」,我們希望用安全的角度,監督核電廠。

 

促資訊透明化,拒絕危險的核電廠


我們有三項訴求:第一,請台電和政府相關單位公布所有數據,讓資訊透明化;第二,政府要成立一個可以和公民團體對話的平台,不能再像從前一樣,可能因為政府有一些行銷方式,以致民眾得到的資訊一面倒、是偏頗的,而另一面像「綠色公民行動聯盟」這樣的正確資訊反而出不來;第三,我們主張沒有安全就沒有核電廠,我們拒絕危險的核電廠。

如今,許多事實、許多正確數據擺在眼前,就算不是「證據確鑿」,但最起碼,包括之前核四安全監督委員會林宗堯委員撰寫的〈核四論〉,所有關心這塊土地的人都應該閱讀。我必須要說,核四真的是不安全的,因此我們堅持「停建核四廠」。

很多朋友問我,為什麼我會有這麼大的改變、這麼大的動作?讓我用這些日子以來,幾點簡單的讀書心得和大家分享。

例如經濟部部長說,廢核四電費就會大漲四成,這其實是一種資訊不對等下的說法;實際上是,核四廠只占全台發電六%,六%如何讓電費大漲四成?核一、核二、核三廠的退役是政府既定政策,不能把這三座核電廠也算在廢核四的帳上才對,經濟部應該將所有漲電價的資訊攤開來,向全民解釋清楚。

又例如,經濟部通常只告訴我們停建核四會浪費二千多億元的成本,卻不告訴我們,如果繼續興建核四,可能要花費高達四千多億元的成本,這種「片面資訊」的宣告,就是我們第一項訴求希望台電要公開資訊的原因,讓「核電廠」成為一個全體公民的選項,而不是決定。

 

非常緊急!核四完成度已達九五%


我再舉一個例子,我們常被教育為什麼要「擁核」?政府告訴我們,因為核電是安全的、乾淨的;但我要請問,核廢料的問題呢?我最近常考朋友一個問題,你知道現在台灣的核廢料如何處理?放在哪裡?答案是放在核電廠,尤其是高階的核廢料,因為一直沒有找到一個安全處所,所以一直放在暫時性的儲存槽裡,包括離台北僅僅只有二十公里的新北市萬里核電廠。

而且這些燃料棒(核廢料)的儲存量,已經超過當時預期的一倍,我忍不住要問,這樣真的沒有危險嗎?

我們聯盟決定要送出許多的「核能輻射偵測儀」,雖然所費不貲,但錢由我們去想辦法,我們希望大家親自去量一量,去看是全民測出來的資料對,還是台電的資料對?我們不是和政府作對,但這是對活在這塊土地上的人,非常重要的資訊,一項應該被公開透明的資訊。

但我要強調的一點是,過去在台灣,有關核能的資訊是完全被lock(封閉)住的,所有跳出來說話的人,都被貼上標籤去分化,你就是某某政黨,或者你是某某族群。因此這一次,我們希望相關資訊應該完全公開之後,就是一段彼此說服的過程,接下來,由人民做出選擇。

尤其是我們的下一代,因為可愛的年輕人,你們要活在這塊土地上的時間,比我們都久,不應由上一代決定你們的命運,你們要為自己的未來做出安全的選擇,然後,整體社會要尊重每個人做出的選擇。

這是一個「社會教育與說服」的過程,當說服與教育走向大多數人的意見時,對立和抗爭,甚至是表決就不需要了。這是我們這個聯盟很重要的本質,社會應該回到教育、說服與溝通的過程(但現在顯然是跳過了這個過程)。

因為理想的社會公民倫理,應該不是只有立委在立法院決定我們的未來,尤其是屬於「生存安全」這麼重要的事。

我會在這個時間點站出來,其實時間已經非常緊迫,因為核四廠已經蓋了九五%,只要今年立法院通過預算,核四廠的燃料棒就要放進去,所以時間非常非常緊急,我們希望更多公民能了解這個嚴重的問題。

 

媽媽監督核電廠聯盟

▲「拒絕危險的核電廠」,這是一條漫漫長路,陳藹玲會一直跑下去。

(圖片來源/陳藹玲提供)


陳藹玲
出生:1961年
現職:富邦文教基金會執行董事
經歷:台視主播
學歷:政大新聞系、美國南加大傳播碩士
家庭:已婚;夫蔡明忠、育有2子2女

延伸閱讀

核能風暴倒數 政府還拿不出解方

2014-04-24

菅直人:零核電 是遏止核災的最好方式

2013-09-19

三○九廢核大遊行的這些人那些事

2013-03-14

停建核四 電價其實每年只漲一%

2013-03-07

擁核公投過關...廢核平台:這是「以核養核」的勝利

2018-11-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