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不讓紗布困住靈魂 勇敢空姐塵爆後重生告白

呂苡榕
2018-03-14
話題人物
1108
攝影:陳弘岱

不讓紗布困住靈魂 勇敢空姐塵爆後重生告白

呂苡榕
2018-03-14
不讓紗布困住靈魂  勇敢空姐塵爆後重生告白
話題人物
攝影:陳弘岱

八仙塵爆讓她的人生一夕變調,全身半數皮膚燒傷,挨過清創、植皮與復健。 如今她重回職場,出書傾訴過去九百個日子的歡喜悲傷。

拉下手臂上的壓力衣,陳寧毫不扭捏地露出皮膚上紅一塊、紫一塊,凹凸隆起的疤痕,再用手指壓了壓關節周圍的傷疤。二十四歲那年,如夏花般絢麗的年紀,陳寧卻遇上震驚全台的八仙塵爆。事發三年,復健成了陳寧日常生活的一部分,每天都得像撕開手扒雞那樣把傷疤撕開,免得攣縮的疤痕影響關節的活動度。

 

陳寧一邊說,一邊眉飛色舞地掰著手指示範。她還曾因腿部關節無法彎曲,跳著跪坐在地上、用力擠壓關節,搞到壓力衣都滲血,男友在旁驚恐大叫。但這一切從她口中說來,卻像是趣聞,雲淡風輕。

 

火海與死神交手  衝廁所舀馬桶水降溫

 

曾經在新加坡酷航擔任空服員,大學時期還參與國際志工團到印尼泗水服務的陳寧,每每談到興奮處,總會拔高了聲線,配上靈動的表情。未見到她的傷處時,不太會相信眼前這活潑女孩,曾在生死交關處走了一回。

 

二○一五年六月初夏,陳寧和朋友相約到八仙樂園玩水,享受彩色玉米粉噴灑在身上的熱鬧愉悅,卻沒想到遇上駭人塵爆。事發當時陳寧身邊一片火光、身體灼熱,她趕緊衝進廁所,顧不得髒,便把馬桶的水往身上澆,企圖降低身體高溫。回神時只見身邊的人一個個燒得皮開肉綻,四周都是哭喊。那次意外造成四百九十九人受害,其中十五位離世、七位截肢、三位腦部受損。

 

無止境清創、治療  生活被按replay鍵 

 

她打電話通知父親自己遇禍,爸爸一時間還無法相信,以為是詐騙。確認狀況後趕緊從宜蘭親友家驅車狂奔回台北,「我們不知道她在哪,先是往八里去,她朋友通知人送到新莊,我們才又趕過去。到了醫院已經午夜,陳寧包得跟木乃伊一樣,頭髮燒成爆炸頭,根本認不出是她。」回憶起當時,陳寧媽媽依舊心有餘悸。

 

在高雄念獸醫系的妹妹也抓著不能離身的實驗鼠衝進高鐵,準備第一時間趕到陳寧身邊。「結果站務人員看到老鼠不讓我妹上車,車子又差兩分鐘就要開走,她急得在車站崩潰哭喊:『我姊是八仙傷者,我一定要上車!』」想起當時家人的反應,陳寧眼眶濕潤。

 

入院後醫生原本判定燒傷面積是四○%,後來又改成五○%、五八%,讓陳寧的媽媽心驚膽跳,「會不會隔一天跟我說是七○%!」而陳寧的生活則是被困在醫療的反覆循環,每天只能在清創、治療裡輪迴,「總覺得看不到復原的可能和治療的盡頭,靈魂像困在被紗布包覆的身體裡。」陳寧嘆了口氣:「唯一讓我撐下去的理由,真的是為了家人。」

 

雖然受傷當下,陳寧難免怨懟,但她看到爸媽眼神裡的百感交集,心知「痛是我在受,但苦是家人一起擔著。」為讓家人安心,她努力做一個配合的傷患。「醫師說要多吃,皮膚才會長出來,我每天就拚命吃。」親友來訪時,陳寧也會熱切地聊天回應,不讓身邊的人被悲傷窒息。

 

只是勉力支撐的樂觀還是被擊潰,「有一天醫師一進我房間就說聞到『菌』的味道。後來右腿紗布一掀開發現整條腿是爛的。」醫生研判燒傷加重至三級,得趕緊「植皮」,一聽到「植皮」,陳寧像五雷轟頂,因為所剩不多的完好肌膚還得割下覆在傷口上,等於全身幾乎都是傷疤。

 

「那時我心理狀態很奇怪,甚至有點『高興』。之前一直為家人撐著,但心很累。」她低了低頭說,如果最後因傷勢加重感染而死,「那麼我也不算自私吧,因為真的沒辦法了。」那是最接近「心死」的一刻,「可以活下去的人,不想活了。」

 

植皮手術讓陳寧添了不少新傷,心理壓力因此更大。曾經熟悉的身體突然無法控制,治療的過程還得被「扒好幾層皮」,卻見不到一絲進步。「我看到自己身體都想吐,又怕以後出院別人會怎麼看我。覺得人生已經和夢想什麼的都切割了,只能一輩子依靠別人活著。」

 

另一邊,陳寧也害怕彼時交往六年的男友會離開體無完膚的她,或是因為「責任感」而勉強陪著自己,「所以只要他一來醫院看我,我就會一直撒嬌裝可愛。因為我想這是我唯一能留住他的方法。」

 

低潮了一陣,陳寧漸漸在男友眼中看到堅定。男友不但沒有離去,還參與輪班照料陳寧的行列,協助餵食、剪痂皮、清理尿袋,甚至幫無法自理排泄的陳寧擦屁股。塵爆發生三年,兩人感情始終穩定。現在雙方家長也會催兩人趕緊定下婚事,「他們都會說『阿嬤等著抱孫啦』。」陳寧笑著拉高聲線,模仿長輩們的語氣。

 

圖片:寶瓶文化提供

 

一五年九月,陳寧終於脫離險境離開醫院,但還需要不斷復健,才能慢慢走回原本的人生。「燒傷的疤會越來越硬,讓你的肌肉變短,四肢縮在一起。如果每天不拉開,以後會定型。」每一天陳寧都在和關節的角度搏鬥,用力將僵硬的關節拗回原本可活動的幅度。但隔日睡醒,關節又會蜷曲變形。「有一天我起床走去喝水,我媽看到嚇一跳,因為我就跟電影《魔戒》裡的咕嚕一樣,四肢彎曲著走路。」

 

傷後一年,陳寧決定重回職場,離自己原本的人生更近一些。住院時,她任職的威航主管曾來探望,並對陳寧保證,「只要我在,(威航)就有你的位子,放心回來。」也讓陳寧鬆了一口氣。順利回職場一個多月後,威航無預警宣布財務危機,陳寧的生活再次被甩向他處。「我真的覺得我是最衰的人!是不是名字取不好,才會我剛回去,公司就要倒閉?」一想到之後或許得穿著壓力衣求職、面試,又讓陳寧恐慌不已。好在新北市政府與企業合作,為八仙塵爆傷者媒合工作,陳寧順利進入新創公司任職。

 

藉文字自我療癒  把遭遇看成正向經歷

 

「現在我已經不太會去想『自己為什麼遇到這種事?』因為一路下來,我更懂得看到幸福,和真正在乎你的人。」而曾經生命裡的憂煩毛躁,如今反而顯得輕盈。

 

她把三年來的心思細細咀嚼化作文字,用還不靈活的手指慢慢敲下,《十五度的勇敢》述說她過去九百天經歷的苦難和重返社會的歷程。「其實她一開始說要寫書,我根本不看好,但後來我跟她說,這本書有把我感動到。」陳寧的媽媽笑了笑。

 

問及她對自己有什麼期待?她笑靨如花,說自己認為遇上塵爆,讓人生往負的角度彎曲。但希望有一天,自己能把它看成正向經歷,是生命裡上揚的度數。

延伸閱讀

八仙彩粉慘劇 逼政府出來面對

八仙樂園粉塵爆炸事件,不僅重創近五百位年輕人的生命,也炸出台灣對於使用可燃性粉末缺乏管理機制,對於學界示警也過於輕忽的問題。台灣社會必須記取教訓,才能避免悲劇重演。

陽光基金會 八仙傷友長期抗戰後盾

八仙樂園粉塵爆炸事件後,陽光基金會短短六天就達到二億五千萬元的專案募款目標。這個成立近三十四年的公益團體,背負民眾的信任與期待,他們是醫護之外,陪伴傷友與家屬度過漫長重建之路的重要社會力,任重道遠。

災難中的光 八仙醫護團隊

深深的感謝!」全身燒燙傷超過六○%的楊靜雯與三位八仙塵爆受害者,二○一五年十二月十一日在台大醫院切蛋糕,感謝醫療團隊帶來他們的重生。

人體組織得來不易 器官保存挽救八仙塵爆傷者

還記得1年前造成499人燒燙傷的八仙塵爆事件嗎?當時在醫護人員、政府及民間團體的全力投入之下,挽救了許多患者的性命,即便曾發生我國的大體皮膚庫存不足的情況,不過緊急由荷蘭、美國輸入大體皮膚後,總算能支應患者的需求,人體器官的保存也因此受到關注。

如果沒有了四肢 你還願意活下來嗎?

沒有了四肢的生活實在是很辛苦,活不活得下來暫且先不說,光是去想未來這樣的身體如何過生活,就足以讓人放棄活著的念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