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狂人CEO黃崇仁

劉俞青、林宏文 研究員:梁凱傑、陳虹宇
2018-05-17
話題人物
1117期
吳東岳 攝影

狂人CEO黃崇仁

劉俞青、林宏文 研究員:梁凱傑、陳虹宇
2018-05-17
狂人CEO黃崇仁
話題人物
吳東岳 攝影

自救會的小股東在豔陽下拉紅布條抗議, 坐在辦公室裡打著名牌領帶的黃崇仁,翹著腿說: 「我把公司從差點倒掉帶到今天5年賺500億。」 「我從來沒有一天睡不著覺,我安心啊!」 這就是黃崇仁,一路走來爭議不斷毀譽由人,理直氣壯做自己。 5年的時間,力晶從下櫃到踏上重新上市之路, 黃崇仁再度寫下逆轉驚奇! 他說,他不是外界說的「九命怪貓」, 他只有一條命,但會帶領力晶一直活下去,活很好!

「我很厲害的,不是普通厲害,我不是普通人!」

所以你早就知道力晶不會倒?

「Yes!」

 

狂妄的言語,力晶科技創辦人兼執行長黃崇仁身上繫著愛馬仕的亮藍色領帶,眼裡閃著自信光芒,才為了力晶何時重新上市開了一場媒體說明會的他,此時坐在台北市南京東路三段的力晶辦公室裡,意氣風發地接受《今周刊》專訪,開口就令記者耳朵豎了起來。

 

力晶的淨值在去年底已經重新回到每股十五.二九元,並且將發出每股一.二元現金股利、○.五元股票股利,就算不是身強體壯,起碼也算是躋身經營穩健之列。他承諾力晶將在二○二○年重新上市,並請股東稍安勿躁,給他時間把菜炒好,力晶屆時將以「更好的面貌」呈獻給股東。

 

 

銀行團追繳令

 

「陳由豪欠800億就跑了還什麼還啊,但我咬緊牙根一定還,因為不欠錢最大! 負債千億我從來沒有一天睡不著覺。」

 

但五年多前,二○一二年的十二月十一日,DRAM大廠力晶才因為不堪龐大虧損,淨值轉為負值,被迫從台北股市一鞠躬,踉蹌下櫃;當時力晶有約二十八萬名小股東,股價只剩○.二九元,市場上小股東的咒罵聲、聯貸銀行團的急急追繳令,都壓得黃崇仁喘不過氣。

 

「我可以選擇落跑,陳由豪欠八百億就跑了,還什麼還啊?可是我的個性,就是一定要還,我咬緊牙根一定要還錢,因為不欠錢最大!現在認真算起來,幾乎是工作天每天要還一億,每天一起床就是一億!」

 

DRAM產業景氣變化起落劇烈,力晶的命運也跟著跌宕,○八、○九年DRAM報價崩盤,這二年力晶陷入空前谷底,分別虧損五七五億、二○七億元,負債分別是一千二百億、一千億元,全球DRAM公司哀鴻遍野,台灣DRAM業者也個個深陷泥淖,無一例外。○九年三月,行政院出面主導成立台灣創新記憶體公司(TMC),官方打算出錢出力,把台灣DRAM廠「三合一」或「六合一」(多家DRAM廠合併),才有能力存活與南韓等大軍對抗;如果當時TMC成局,也許台灣DRAM業能存活,但那就不會有今天的力晶了。

延伸閱讀

力晶這一課

本期封面故事,我們報導力晶下櫃五年後的重生之路。

東北亞「一體化」時代來臨?

東北亞各國間的經濟整合正在加速,但歷史糾葛總不時浮上枱面,甚至激化成政治上的衝突, 若能化解彼此之間的對峙,有機會讓亞洲再度回到全球經濟中心。

難以兩全的金字塔

現代大學教師在教學上,被大眾期待要「廣博」,但同時被賦予「研究」的重要任務, 要當「教育者」還是「知識的創新者」,實際上難以兩全,社會應有所取捨。

成就一家偉大公司的關鍵

假如市場錯了,再強的團隊都沒用;但團隊錯了,就算處在最好的市場也枉然。 因此,當公司發展到一定階段時,領導者應建立起優秀團隊,才能面對未來的規模化。

B型企業認證的背後意義

法國食品巨擘達能旗下的北美達能剛通過B型認證、聯合利華連續購併兩家B型企業, 大企業正在引領風潮調整商業模式,讓創業不只是獲利,還兼顧更多社會責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