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衛武營藝術總監簡文彬 藝術非關殿堂 也能麻辣共鍋

陳亭均

話題人物

林韋言攝影

1139期

2018-10-17 12:03

簡文彬開玩笑地說:「我因為懶,所以當指揮。」但這位國家級場館藝術總監,其實一點也不怕事,「指揮的工作,就是激發所有人,讓事情互動!」這可能正是衛武營的核心價值。

簡文彬在他衛武營藝術總監辦公室的櫃子上擺了不少東西。包括那尊國家文藝獎獎座、一個NSO(國家交響樂團)送的Q版公仔(上面印了「永遠的一哥」),還有一首他才從高雄鳳山仙公廟求來的籤詩。

 

總監撓了平頭上的短髮,無聲地笑了起來,「前陣子求的,好像是小吉。」邊說,他邊走到辦公桌前,屁股還沒真的坐上椅子,又站了起來。

 

粉紅籤紙上有幾行字:「作事問心莫念差,運逢牛鼠便亨嘉,香煙篆出平安字,燭火開成富貴花。」鬼神之事難說,不過望文生義,籤詩揭示的不脫善惡有報,要問心無愧才可成事。

 

千頭萬緒,想到的盡是表演

 

但在台灣公家單位當總監千頭萬緒,事情終究沒這麼簡單。造價一○七億元的衛武營,是「北兩廳院、中歌劇院」之外,第三座「國家級」藝術場館,他要怎麼推出別出心裁的表演?要怎麼吸引觀眾入場?這些都是簡文彬煩惱的好理由。更何況國家表演藝術中心董事長朱宗慶,還給簡文彬定下「衛武營開幕起算一年,觀眾人次要能達到二十五萬人次」的超高標準,要他做不到便下台,朱宗慶也會跟他同進退。

 

人們很難理解,簡文彬為什麼接這份吃力不討好的活兒,就連他八十多歲的老爸也不懂。在接下衛武營藝術總監前,他是享譽世界的名指揮家,一九九五年,他是音樂界「金童」,拿下以色列伯恩斯坦指揮大賽特別獎;一九九六年,他成為德國萊茵歌劇院駐院指揮,一做十五年,不只是鐵飯碗,還是金飯碗。

 

四十七歲那年,簡文彬卻為了衛武營,辭去了顯赫職位。二○一五年四月,原本是台北人的他,更在高雄租房子長住。他想回台灣「賭一把」,「我在國外待了近三十年,但我還是台灣人!」

 

 

延伸閱讀

慢遊桃園地景藝術節 秋天的無牆美術館

2018-09-11

為後代創造藝術的環境

2018-07-26

他告別「玩家」 改走藝術利他學

2017-01-05

紙的藝術

2016-01-28

義大利精品跨界與藝術聯姻

2016-01-14

編輯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