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走出毒品煉獄 為愛脫胎換骨變主廚

鍾子葳
2018-12-06
話題人物

走出毒品煉獄 為愛脫胎換骨變主廚

鍾子葳
2018-12-06
走出毒品煉獄 為愛脫胎換骨變主廚
話題人物

「我真的很有心要去戒,但就是戒不掉…」他花了16年的歲月徘徊在吸毒與戒毒的痛苦之中。因為對抗不了毒癮所帶來的疼痛,他曾掛在陽台的欄杆上嘗試自殺。原以為這輩子就與毒品為伍的他,靠著家人的支持與陪伴,終於重獲新生,並努力學習,成為了一名廚師…

 

全身像是針在刺…

吸毒變另一種解脫

 

「我真的很有心要去戒,但就是戒不掉…」吸毒資歷長達8年的梁忠平,20多歲時,因為朋友的一句「吸這個,喝酒都不會醉!」為了在大哥面前有面子的他,就這樣開啟了他的吸毒人生。從一開始吸食安非他命,到後來的海洛因,梁忠平前後花費近600萬在購買毒品,他形容「就是有一個魔鬼一直推著你要去找毒品。」甚至連一根要價九千元的菸,也是照買不誤。

 

前後進出三次監獄,梁忠平不是沒有嘗試過戒毒,只是決心再堅強,也壓不住毒癮發作時,身體所產生的痛苦。梁忠平曾把自己鎖在房間裡,下定決心要就此戒掉,但每次戒毒都是一樣,撐得過前兩天,但到了第三天…他再也無法控制自己。「眼淚、鼻涕不聽使喚一直流,身上的毛都立起來,像有針在刺,沖澡好像有人在拔你的毛那樣,很難受。」梁忠平坦言,剛開始吸毒會覺得享受;但到後來,吸毒只是為了要讓自己「身體不會痛」。

 

毒品帶來一時的痛快

卻會留下永久的傷害

 

「我一個人吸毒,就等於全家人都中毒。」回憶起沉溺於毒品的時光,梁忠平心中滿是愧疚。因為吸毒闖禍,家人不敢出門、朋友來訪也躲起來,常常深夜暗自流淚的父親,到最後連勸說他的力氣都沒有了。

 

「記得有一次毒癮發作,我要衝出家門,被爸爸攔住,因為已經失去理智了,我就把爸爸推走,衝下去的時候,我也沒有辦法回頭。」看著心碎的家人,忠平多次嘗試戒毒,從施打排毒針到精神病院,得到的卻是一次次的失敗,受不了內心折磨的他,不禁起了自殺的念頭…

 

「曾經吊在三樓欄杆上,我就在那邊撐著,到底要不要放?如果沒有死,是不是又造成家裡的負擔?如果爬上來,我又戒不掉,每天都看到家人以淚洗面…」一度要放棄自我的忠平,拚命地向神明磕頭請求幫助,而彷彿是聽見了他的祈求似的,梁忠平的「白雪公主」就這麼出現了。

 

洪白雪是梁忠平高中夜校的同學,學生時期的兩人並無太多互動,一直到畢業後的同學會,才讓本在兩條平行線上的兩人開始有了接觸,只不過當時的緣分,卻因吸毒入獄而中斷,而這一斷就是八年。

 

梁忠平與妻子洪白雪

▲梁忠平與妻子洪白雪(梁忠平提供)

 

一通電話牽起兩人的心

也改變了他的一生

 

原先,洪白雪以為這段緣份就此結束,但某天突然來了一通的電話…

 

「同學打來,說『有人想跟你講話』一接,原來是他。他說,聽說你還沒嫁?我就開玩笑回『對啊,我在等你!』從那天開始就有聯絡。」洪白雪笑道。其實在當時,白雪便知道他有毒癮問題,但仍決定要與他共度餘生,「他是個好人,我們就給他時間試看看,或許我們就撿到一個人回來。」這是她結婚時對父母說的話,也是她一直以來所抱持的信念。

 

「她真的不怕死耶!」梁忠平不禁感嘆,「有一次很誇張,就是我娶我老婆,然後帶他去山上,高雄六龜的度假村,就趁她在洗澡,把她丟在那邊,自己開車一路狂飆回去,毒品打一打又回來。」回到度假村,看著被他丟下、獨自一人在房間內掉淚的妻子,梁忠平十分懊悔;再加上白雪的父親,對於這個女婿也是不吝嗇地付出關愛,更加深了他想要戒毒的決心

 

「每次我回到我老婆家,岳父看到我第一句話就是說,你吃飽了沒?如果還沒吃飽,我去弄麵線拌豬油,很好吃喔!他都很熱心,我心裡也很多感觸,我這種人值得你這樣做嗎?」看著家人為他盡心盡力,梁忠平下定決心這次真的要改變。

 

梁忠平與岳父、岳母合照

▲梁忠平與岳父、岳母合照(梁忠平提供)

 

因緣際會下,梁忠平來到位在花蓮的新生活教育中心,展開了第N次的戒毒生活。一開始,他也曾有過放棄的念頭,一下說要幫家裡省錢、一下說要回家丟藏起來的毒品…理由千奇百怪,但不管他怎麼盧,白雪仍堅持要他留下,「我說,我們要求的就是你在那邊待畢業,你連這個都沒完成的話,那你還能做什麼?」為了把忠平拉回正軌,白雪甘願在家中扮黑臉,甚至一天兼兩份工也不曾喊過累。「如果沒有白雪的話,我想忠平在我們中心應該不會戒毒成功。」新生活教育中心執行長譚熺賢說道。

 

不到一年的時間,梁忠平順利從中心畢業,擺脫掉毒品的束縛,然而這才是考驗的開始…

 

從不會做菜到「總鋪師」

憑著一顆想改變的心

 

其實許多人戒毒之後,因為無法順利與社會接軌,而又染上毒品。

 

「我要改變!」為了不讓自己重蹈覆轍,梁忠平擬了一份「重生計畫」,第一步便是遠離過去的環境,舉家搬來花蓮重新開始;第二步則是找工作,「打開報紙看,一份是送貨、一份是餐廳學徒,就心想說餐廳?一技之長可以喔!」梁忠平立刻拿起電話撥了過去,電話另一頭的老闆娘聽到37歲的他要當學徒,雖然覺得不可思議,仍然很「阿莎力」的雇用了他。

 

「他說想要去學做菜的時候,我說真的假的,你連雞蛋都不會煎!」洪白雪笑道。因為清楚自己開始得晚,梁忠平更是積極地在學習,常常邊洗菜邊偷看師傅做菜,記下下鍋的順序後再回家練習。至於練習的方法也是相當特別,他把沙拉油、牛肉、蔥…等食材寫在小紙片上,按照順序把紙片丟入鍋內,模擬師傅炒菜的模樣,就這樣日復一日地練習,讓他很快地從不會做菜的學徒,變成譚熺賢執行長口中的「總鋪師」。

 

新生活教育中心每年過年,梁忠平都會為學員與職員們準備大餐

▲新生活教育中心每年過年,梁忠平都會為學員與職員們準備大餐(梁忠平提供)

 

「出師」後的梁忠平,先後待過當地知名的海產餐廳、日本料理店,但他始終沒忘記那個讓他重生的地方-新生活教育中心。「有空我就會回來走一走,和學員聊聊天、鼓勵他們。」梁忠平的改變,成了學員眼中的典範,而當時正為中心的伙食煩惱的譚執行長,向忠平提出了工作邀請,「在他來之前,我們每天吃便當,很不錯的便當,可是吃久了就像吃狗食,沒感覺!到終於忠平哥來了,現在吃他煮的東西,就覺得每一餐都覺得很幸福。」譚熺賢執行長說道。

 

就這樣,梁忠平回到園區內服務,這對熱愛創意料理的他來說,也算是找到了一片新天地,「我之前被關的時候,每天吃的菜色都一樣,我晚上有時候會作夢,夢到今天這個菜如果加上前幾天那個,應該很好吃!」但畢竟過去在外工作,大多以餐廳提供的菜單為主,現在在新生活教育中心當主廚,梁忠平開玩笑說,「他們是我的實驗品。」

 

有了新的生活,梁忠平不忘報答家人過去的陪伴,他趁著第一次休假,興沖沖地買鍋子回高雄為家人下廚,「好不好吃其次,我是要讓他們感受到我真的有認真在學習。」而當時,梁忠平的岳父對他說的一句「阿平,你重出江湖了!」讓他謹記在心,成了他堅持下去的動力。

 

戒毒後的梁忠平,放假一有時間就帶家人四處旅遊

▲戒毒後的梁忠平,放假一有時間就帶家人四處旅遊(梁忠平提供)

 

「這一年裡面,我媽媽經常在加護病房,我都有回去照顧她,我也跟她講,我以前很不應該,她就跟我講說,『沒關係,這個兒子被我撿回來了。』我有跟她說謝謝,雖然我現在沒有很成功啦!但是我現在很穩定,那他們也放心,爸爸媽媽他們都很有笑容了。」對忠平來說,現在的他也許不到一般人所謂的「成功」,但能讓家人重拾笑容、不再為他擔心,就是他最大的成就了。

 

延伸閱讀

失控的毒癮世代

「大家一起試看看吧, 一次就好,沒試過哪會知道有什麼感覺……」 有如魔鬼化身的白色粉末, 正利用青少年渴望同儕肯定、追尋刺激的特性, 從黑暗中悄悄潛入校園。 因為價格便宜、取得管道多元,擴散速度超乎你我想像, 看似無害的一口菸、一杯咖啡, 很可能就讓心智未成熟的學子,從此陷入毒癮深淵。 對抗K他命的戰役, 需要關心台灣下一代的我們,一同挺身而出。

替藥頭賣命慘死 我不要這樣的人生!

他,三歲父母離異,國二時接觸毒品,被送安置中心; 高中夜間部時,因吸毒缺錢,加入販毒,一度被詐騙集團所控制。 後來靠著信仰與親友支撐,逐漸離毒, 並且考上大學,定期返回安置中心, 輔導與陪伴曾經和他一樣,徬徨又脆弱的青少年。 以下為洪德高的告白。

沉淪與救贖 我與毒品搏鬥的日子

毒品害人不淺,眾人皆知,但台灣吸毒人口卻逐年增加, 到底是工作太焦慮?家庭關係太緊張?還是太容易為苦悶找藉口,讓毒品趁虛而入? 從姜媽媽與小高的例子看出,吸毒不僅是個人身心的摧殘,而是整個家庭墜入深淵。 姜媽媽救不起兒子,決心投入反毒;少年小高終於清楚,自己依賴毒品,其實是渴望愛。

吸毒能紓壓?醫生說做這些事更有用

饒舌樂團成員胡睿兒吸大麻被逮,痛哭流涕出面道歉,他解釋,因為工作壓力大加上長期失眠,才借助毒品;幾個月前,贊泰小開也是吸毒被逮。名人之外,精神科醫師觀察,藉助毒品紓壓者,沒有你我想像中的少。

解決你討厭的吸毒問題 香港這樣做

香港設立上百億元「禁毒基金」,協助毒犯戒癮、重返社會,成功讓吸毒人數大幅下降,台灣司改會議也建議設置「毒品防制基金」,透過衛福、民間系統協助,盼解決頭痛的吸毒問題。

讓安靜的空間說故事 戒毒者在沉澱中重生

馬路上消失的賣玉蘭花嫂身影,已拆遷的日本築地市場,變形金剛般開展的五光十色電子花車,種種不同影像,都是國內外屢獲攝影大獎的沈昭良,他鏡頭下的「主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