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挖掘台灣的美好 茶籽堂從土地找回品牌精神

莊翊晨

字媒體

2019-03-14 18:19

剛升格為人父的茶籽堂創辦人趙文豪,曾經是一位大學被退學的學生,或許他從沒想過,自己會陰錯陽差,成為一手打造文創品牌「茶籽堂」的靈魂人物,如今還無償做著吃力不討好的地方創生工作,希望挖掘台灣的美好。

 

 

慘遭退學回家幫忙 意外闖出新道路

 

身高超過180公分的趙文豪,擁有人高馬大的氣勢,追溯往事,他不那麼想多著墨,當時台灣的教育環境,讓他一路讀理工相關科系,直到大學時期,他發現自己根本沒興趣讀書,成績理所當然不起色,21歲時被學校退學。

 

普羅大眾看似失敗的一步,並沒有打倒趙文豪。恰巧那時他父親正為有富貴手的母親製作液態茶籽洗碗精,有一次不小心量做過多、用不完,分給街坊鄰居、親朋好友使用,沒想到大受好評,他們紛紛詢問:「怎麼不做出來賣?」

 

就這樣,家裡賣起了洗碗精,趙文豪順勢自告奮勇回家打工,「我心裡就拍拍手,這麼乖,還要回來公司打工」,趙爸爸好氣又好笑地說,當時他根本不知道兒子被退學。

 

趙文豪的父親趙志明製作液態茶籽洗碗精。

▲趙文豪的父親趙志明正在製作液態茶籽洗碗精。

 

一開始,趙文豪負責業務工作,由於完全沒有經驗,他還特地請教前輩如何做業務,不過前兩次抵達有機商店還是不敢踏進門,直到第三家店,因為與老闆對到眼,不得已才跟老闆接觸洽談,「雖說我是二代,但我覺得2004年是我們全家重新再創業的概念,我們也是從零開始」。

 

那幾年,趙文豪一家家登門談合作,發現十家有機商店裡,有七、八家都願意販售父親的洗碗精,不巧2008年金融海嘯給他們帶來了一顆震撼彈,原本的有機商店逐漸被大財團併購、收購,趙文豪從中發現做商品與品牌是兩回事,「你擁有商品的強項沒有用,你還要有品牌的競爭力」,於是他決定往高階品牌路線發展。

 

「我當初跟他溝通不良,他都要用比較好的包裝,我就覺得不需要好包裝,我們洗碗精已經很好用,大家都要用,我們為什麼還要這樣,隨便就好,有辦法生存就好了」,趙爸爸無奈透露自己當時的心情。

 

趙爸爸笑說,以前聽命於妻子的話,「現在要聽兒子的,他還是比較厲害」。除了洗碗精,茶籽堂陸續推出洗衣、洗髮、沐浴、乳液等保養清潔商品,造成愈來愈多人詢問:「你們為什麼不出苦茶油?」

 

決定要生產苦茶油之際,趙文豪開始了解市場,意外發現驚人的現象,「原來台灣大部分苦茶籽榨油的來源都是進口,且有90%是來自中國」,由於茶籽堂自我定位為台灣品牌,「這樣出苦茶油很尷尬」。

 

2012到2014年,他們又發現一個嚴重的問題,「我們找不到人幫我們做苦茶油,代表台灣的產業其實不在意台灣自己的原物料」,等了兩年時間,鑒於台灣確實缺乏苦茶籽,茶籽堂別無選擇,只好決定自己契作。

 

2014年12月,他們成立農業團隊,「我們一開始真的衝得很辛苦」,為了解台灣的苦茶籽,他們先請認識的榨油廠介紹農民,再一一從農民口中詢問哪裡有種植苦茶樹,最後才清楚掌握全台灣苦茶樹的分布。

 

希望復興台灣頂級苦茶油 甘願落腳偏遠社區

 

趙文豪時常從台北開一個半小時的車,抵達位於南澳的朝陽社區,那裡,有茶籽堂與12位農民契作的約3000棵苦茶樹,占地有15000坪。

 

走在朝陽社區的朝陽路上,放眼望去,一根電線桿也看不見,「這邊整個電線桿地下化,你看這麼偏鄉,其實建設得非常好,這是里長當初真的花了很多心力去做的」,趙文豪彷彿回到自己的家鄉,興奮地介紹起與朝陽社區的緣分,「當初是來這邊上廁所,那時候下一站要去花蓮」。

 

那年是2015年,趙文豪先是看到當地有人種植苦茶樹,心裡想說或許能在朝陽發展,便至社區信仰中心天后宮求了張籤:「花開花謝結子成,寬心且看月中桂」,有了當地宮廟的指點與同意,他下定決心「落地生根」。

 

如今走在朝陽社區,趙文豪遇見當地居民,彷彿鄰居般親切互相打招呼,他認為,一個企業要進入社區,最重要的環節是如何與社區建立夥伴關係,「不是誰高誰低的問題,我們大家都平等,但要如何合作發展,這個信任我覺得是比較需要經過一點時間去磨合」。

 

身材渾厚、霸氣十足的蘇連萬大哥,是參與茶籽堂契作的其中一位農民,「當初社區會議說要種苦茶樹,就想說我也來參加」,他把原本荒廢的一甲地拿來契作苦茶樹,在種植過程中遇到的任何大小問題,茶籽堂都會盡全力給他指導。

 

趙文豪與農民蘇連萬契作農場前討論苦茶樹

▲趙文豪(左)與農民蘇連萬(右)於契作農場前討論苦茶樹事宜。

 

蘇大哥見到趙文豪時,小小抱怨苦茶樹成長緩慢,同期種植的檸檬樹都已收成三次,趙文豪信誓旦旦表示,苦茶樹前五年的等待期較辛苦,不過後面的生長期可長達一百年,甚至二百年,「我們的收購價一般都比同業高滿多」,適合留給後代子孫。

 

在茶籽堂,一瓶250毫升的台灣籽苦茶油要價1880元,成功打造亞洲最貴苦茶油,趙文豪分析,小小的苦茶籽需要人工一顆顆採摘,一罐油需使用1200顆苦茶籽,一個人一天頂多採一至二罐,「這是為什麼我們一瓶苦茶油很貴的原因」。

 

茶籽堂從2014年開始,每年營收成長約30%,2018年營收有大概6000萬元,趙文豪表示,自己的個性就如同苦茶樹,喜歡把根扎穩,「養分夠了,土地夠了,它慢慢就會自己上去」。

 

茶籽堂用心做事的精神被台北金馬影展執行委員會看見,三度成為金馬獎伴手禮,同時也在加賀屋、神旺、紅點文旅等約200家飯店民宿市場中搶得備品先機,趙文豪不諱言,「這個時代做品牌最棒的地方,是你會做到很多傳統我們以為走不通的路」。

 

趙文豪的長遠目標,是將朝陽社區發展成苦茶油莊園,除了到訪朝陽漁港、朝陽國家步道,還能在苦茶樹園中享用餐點、讓大家體驗種植苦茶樹,並購買當地特色農產品。

 

由於朝陽社區擁有良好的基礎建設,只差缺少年輕人,趙文豪於是啟動老舊社區復興計畫。目前,茶籽堂已協助朝陽社區設計識別系統,並有一間相當文青的「朝陽小舖」剛開幕,著實為老舊社區注入了新能量。

 

朝陽社區新開幕的「朝陽小舖」販售當地特色農產品

▲朝陽社區裡新開幕的「朝陽小舖」,販售當地特色農產品。

 

從小生長在台北的趙文豪,來到南澳後,才了解土地對人的重要性,「台灣不是鬼島,我們只是需要看見自己的美好,然後去把我們認為可以變更好的地方,去改變它」。

 

他認為,在這個時代,如何去發掘台灣的美好才是未來,就如同茶籽堂有一個品項是台灣才有的植物—肖楠葉,「我賣到全世界,你不覺得很帥嗎?你想要複製,對不起,你沒有,台灣才有,這就是我們要做的事情」。

延伸閱讀

創業者該有的認知(上)

2019-02-20

創業者必看:「小心使用權力!」一位創業超過十年老闆的體悟

2019-02-14

我們多做一點,土地的負擔就少一點...你不知道的檸檬經濟奇蹟

2018-10-09

35歲二代接班 把苦茶籽變文創夯貨

2017-10-26

豐饒╳海味 南方澳

2016-05-12

編輯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