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熱門: 配息 玉山金 pimco esg 房地產

耀文在劫難逃? P.36

耀文在劫難逃? P.36

三年內耀文換了三位總經理││郭明棟、童勝男與陳振男,人員折損率與基金經理人沒有兩樣。企業換人如此頻繁未必是好事,如果以成敗論英雄,至少從耀文的身上可以證明,高階主管的折損率過高,致使公司營運一蹶不振。

明年將三十而立的耀文,躲不過逢「九」必敗的習俗,四月底開始一連串跳票,讓一再掩蓋的財務危機,正式爆發出來。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四年前,耀文的財務問題悄然浮現,特別是三年前開始更換總經理,與後續一連串的人事更迭,說穿了都只是在掩飾當時的財務漏洞。原本寄望前新竹市市長童勝男入主耀文,可以讓公司營運「起死回生」,可惜「同床異夢」各有各的盤算下,結果滿盤皆輸,誰也討不到便宜。

這兩、三年來,耀文給人印象最深刻的是人事異動頻仍,三年內換了三位總經理──郭明棟、童勝男與陳振男,尤其是童勝男三年前到耀文後幾乎擔任打火隊隊長角色,當過總經理、研發部主管和副董事長,人員折損率與基金經理人沒有兩樣。企業換人如此勤快未必是好事,成敗論英雄,至少從耀文的身上可以證明,高階主管過高的折損率,致使公司營運一蹶不振。

若要追根究柢,耀文的財務問題四年前就悄然埋下,原本希望景氣回升可以弭平所有的漏洞,結果景氣不配合,洞愈補愈大,終至一發不可收拾,所有的問題一次攤開出來讓大眾檢視。如果不健忘的話,兩年前耀文一度要與聯電集團的欣興合併,倘若當時合併得成,現在要傷腦筋的是聯電,而當時欣興決定不與耀文合併,據悉就是欣興發現耀文的財務有問題,因此陣前煞車不敢進行合併。


半導體發展成南柯一夢徒留機器設備折舊

為何要說四年前耀文就開始發生問題?四年前,當郭明棟還擔任總經理時,訂下往半導體領域發展的策略,並選擇 BGA 做為踏入門檻。 立意不錯,可是買了不對的機器設備,以致再優秀的人才都無從發揮,郭明棟因此被「杯酒釋兵權」,幕後大老闆朱志一則找了前新竹市市長童勝男替代他的位子。郭明棟離開耀文後沈寂一段時間,帶走一批在耀文組成的團隊,投靠華碩集團成立的景碩。

事情至此並未結束,當時郭明棟主張買的機器設備,有大部分迄今還未拆封且平躺在耀文平鎮工廠裡,這些價值不菲的機器設備,如今成了無法處理的龐大物品,每年還需提列金額不小的折舊費。也因為這批設備與當時訂下的計畫,逼得耀文不得不往 BGA 領域發展, 才會發生後續朱志一禮聘童勝男來執行這個方案的淵源。其實往 BGA 方向發展有誤,耀文大可拉回做原來傳統 PCB 就好,可惜當時對外募集資金時的用途就是發展半導體領域產品,如今半途而廢豈不讓人笑話,而硬著頭皮做下去的結果是當初始料未及的。


童勝男加入救火可惜勢單力孤救援失敗

為了繼續往半導體領域發展,童勝男意外的成為繼任人選。朱志一和童勝男都是商場老將,而童勝男之所以願意以前新竹市市長身分「屈就」耀文這座小廟,主要是當時童勝男與新竹市建築界多人共同合資設立保富公司,保富設立後還未開工,就被附近民眾以汙染環境為由圍廠,導致工廠無法運作,這下子幾億元的投資恐怕就要泡湯了。就在問題難以解決時,剛好朱志一找上童勝男,雙方談好童勝男把原本保富要做的產品帶給耀文,朱志一則解決童勝男和保富股東問題後,所以童勝男轉戰耀文,開始他「棄政從商」生涯。

起初雙方的合作還算愉快,且童勝男到了耀文後為表明心志,個人投下數千萬元認購耀文的現金增資股。可惜兩方的蜜月期維持不久,兩年前開始有許多小摩擦出現,有人說內部激烈的人事鬥爭比耀文的業績還引人入勝。

童勝男在耀文算是勢單力薄,除了負責研發的饒曼夫沒有自己的班底外,仗恃的只是他擁有技術和可以引進客戶。相較之下,朱志一這邊掌控大部分局面,包括負責財務的沈慶芳,與林旭初、蔡忠安等多位副總,這些都是沈慶芳的人馬。內鬥盛況從饒曼夫離職、童勝男幾進幾出總經理職務,和沈慶芳這邊的副總吳元壽等人去職,可見一斑。可惜的是,激烈的內鬥未能使業績回升,尤其是持續增購的機器設備,每年須提列九億多的折舊,讓雙方人馬不得不藉由激烈的人事更迭來證明自己的存在價值。


開發伸援手可惜無效一度考慮向地下錢莊借錢

就在內部人事鬥爭下,大老闆朱志一可也沒閒著。曾是保固建設大股東的朱志一,過去曾在銀行界待過,深諳人脈創造商機的道理,一年多前耀文董事長一職都由前監察院副院長鄭水枝擔任,等到他退休後才改由他自己出任。

此外,公司還聘請了多位曾在銀行界任職的人士擔任顧問,所以在公司出事前還能在中華開發工業銀行「高層」指示下,獲得兩、三億元的融資貸款,「養兵千日用在一時」,過去優渥的顧問費沒有白花,只不過開發的融資非但未能救得了耀文,反而要勞師動眾調查這些錢被花到哪裡去了。

知道公司財務出狀況前,耀文也不是沒努力過,一度還準備向地下錢莊借錢,可惜考慮利息太高作罷,幸好作罷,否則耀文的洞恐怕不只如此。耀文的財務問題還在解決中,以目前的景氣與接單要解決並不容易。

倒是要留意的,在大陸昆山擁有生產工廠的耀文,加上朱志一個人持有的股票大部分質押給銀行,在公司負債金額五十六.四億元,以及應收帳款三十.二億元情況下,對股本四十六.七億元的耀文來說,負擔不小。屆時他是否會斷尾求生,把耀文這個爛攤子留給銀行,債留台灣轉往大陸經營耀寧公司,值得關切。

延伸閱讀

台灣慢性病風暴》「若能早點投資健康...」心臟放了13根支架的施振榮領悟:「生老病死一定會有,不健康的日子愈短愈好!」

2021-09-22

我吃這些藥、有這些慢性病史,打疫苗會有問題嗎?台大醫院QA專區解答一次看

2021-06-23

超怕被暗殺!普丁的保鑣要耐寒高溫不流汗「懂心理學」,奧運拳擊金牌也收編,裝甲車導彈來維安…

2022-03-06

一切都在預料?一天+382本土確診病例仍不是高峰!陳時中2月受訪透露端倪

2022-04-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