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升息短期影響小 預先減碼高收益債

升息短期影響小 預先減碼高收益債

楊寶楨

債券基金

攝影/林煒凱

886期

2013-12-12 13:28

今年第二季美國聯準會釋出QE可能退場訊息後,債市風聲鶴唳。國內投資人在固定收益市場持有總金額超過新台幣一兆元,投資人該如何調整債券投資比重呢?

自金融海嘯後,台灣的固定收益市場規模暴增二.五倍,高達新台幣一.五兆元,今年第二季美國聯準會丟出QE(量化寬鬆貨幣政策)退場的風向球後,債券無一倖免隨即跌落,甚至部分債券基金虧損。債券的美好時光過了嗎?現在就要棄債轉股嗎?

十二月四日國際債券大師丹佛斯(Dan Fuss)旋風式地來台,短短兩天,他應邀出席兆豐金控舉辦的「大師論壇」外,更獨家接受了《今周刊》專訪。在訪談的過程中,他不改和藹親切的態度,與投資人分享他的債券觀察。

年屆八十的丹佛斯談吐幽默風趣,但談到對明年債市的看法,他卻謹慎面對並坦言,明年股票與債券相較,依然是股優於債。

對於投資人關心的QE何時退場,丹佛斯為此曾拜訪美國聯準會官員,他認為明年三月或許是退場的好時機,因為美國國會大選將在明年秋天舉行;越接近大選,就越不可能有新決策出現,「但他們也可能把日期往後推。」

丹佛斯認為,聯準會的功能與決策已被政治綁架,「聯準會現在為了支撐國庫券市場,嚴重限制政策的靈活調整度,不要說QE一、QE二、QE三,再繼續這樣下去,未來搞不好都會出現QE二十九!」

對於美國這樣持續印鈔票,他認為這是很不好的事,對聯準會目前的角色定位,他也感到十分憂心。「聯準會現在的功能膨脹,已經負擔了政治上的責任,這我並不樂見,聯準會現在要花更多的心力去支撐整個金融市場。」


預估聯準會後年才升息


如果QE真的退場、利率真的上升,對債券市場究竟會造成什麼衝擊?丹佛斯認為,進入升息循環的第一階段,市場震盪會很劇烈,但如果因為升息而不投資,將錯失很多機會。

他進一步用「釘子」巧妙比喻短期利率與公債殖利率的關係,他表示,當釘子(短期利率)釘入地板之後,表示聯準會會把短期利率壓在低檔,也就是美國聯邦基準利率(Fed Fund Rate)會維持在低檔,因此另一端的公債殖利率,就不可能高到哪裡去,直到我們有很強的經濟為止。

雖然很多分析師預估,明年會是債市的地獄年,丹佛斯並不否認,但他認為,「會壞到什麼情況,還要再看看。」因為如果QE縮減沒有發生,市場上不排除反而會有購買回補債券的壓力。

「不過,即使聯準會打算繼續把釘子釘在地板上,那債券市場未來仍會承受很大的心理壓力。在債券市場,大家的心情都是綁在一起的,雖然會一起過馬路,但怎麼過又是另外一回事;就像在某些大城市裡一樣,有些人是綠燈還沒亮,就會急著過馬路的。」他預期應該到二○一五年,聯準會才會開始升息。

 

長期持有高收益債須留意


根據理柏統計至十一月底,今年以來,丹佛斯帶領操作的盧米斯賽勒斯債券基金,績效表現超過七%,在美元債券的類型短中長期名列前茅;去年該基金年化報酬率達一四%,表現十分出色。

展望一四年,丹佛斯表示,投資人對債市的資產配置未來要減少,尤其是不要去碰公債,「債券投資人可以透過賣出長期債券及買入短期債券,調整債券組合,或者增加高股息股票的持有比率,以緩衝利率上升的打擊,減低利率風險。高股息股票的現金流雖然增長空間較小,難以抵銷利率上升的負面影響,但還是有更穩定的現金流。」

對於台灣人偏愛的高收益債券,丹佛斯略加思索後,用較為嚴肅口吻表示:「我會建議投資人要特別小心,比平常更為小心,未必一定要離開高收益債市場,但可以減少一些錢投資在那市場上,因為未來的殖利率或許會更低。」

他認為,高收益債市場明年對投資人的吸引力平平,不過要注意,長期來看,如果利率繼續上升一段時間,很多體質不佳的公司,將會被高利息壓得喘不過氣。「在未來四或五年內,升息對高收益債市場或許還不會有那麼重大的影響,但一旦超過那段時間,市場上就會開始有預期。如果他們持有的是五年期的高收益債,他們就不會那麼擔心;但如果他們是持有十年期的,那可能就會開始憂慮,而當人們開始坐立不安的時候,就要更小心了。」

對一般散戶而言,丹佛斯建議是,要衡量本身所能夠承受風險的程度,「如果是很積極的投資人,做了很多低買高賣的交易,我會說現在是該小心的時候了;但如果是每月採定期定額,我會鼓勵他們繼續這麼做,因為價格上去,你可以買少一點;價格下來,你就買多一點。如果情況允許你這麼做,這會是個好計畫,目前我就不會改變。」

丹佛斯表示,債市未來波動會越來越大,持有的部位要有彈性,報酬率才有機會增加。


3檔最夯債券基金  操盤者的布局策略


除了丹佛斯操盤的法儲銀盧米斯賽勒斯債券基金,國內曾經很夯的兩檔明星債券基金,分別是太平洋投資管理的PIMCO全球總回報債券基金,以及富蘭克林坦伯頓全球債券基金。

前者是債券天王葛洛斯(Bill Gross)操盤,他同時也擔任太平洋投資管理執行長;後者是得獎無數的經理人哈森泰博(Michael Hasenstab)操盤。這三檔基金曾在不同的時代背景創造驚人的成績,而經理人操作風格不同,也各有擁護者。

丹佛斯操盤基金曾被CNN喻為「打了一檔類固醇的基金」,自2000年至今,僅在08年出現負報酬,而擅長危機入市的他,曾經在市場最悲觀時,買進瀕臨破產的福特汽車及愛爾蘭主權債。

這檔丹佛斯操盤的基金特色是沒有參考指標,平均持債須達投資等級,在理柏(Lipper)分類中被列為美元債券基金類別;但在美國及加拿大之外的投資比重最高可達2成。由於基金並不買主流債券,好處是報酬高,但壞處則是流動性較差,波動較大。而今年以來,基金績效高達7%,表現十分突出。

而操盤逾20年的富蘭克林全球債券基金經理人哈森泰博,在同類型基金的操作偏向積極,自09年至11年規模快速成長400億美元。哈森泰博看好中國成長崛起,透過持有中國在亞洲貿易密切的夥伴國債券與貨幣,如韓國,實現他的觀點,曾經單年創造一成多報酬,但波動卻並未提升。

然而,今年以來該基金表現平平,主要是受到第二季資金回流美國影響,以及市場對亞洲經濟體質的考驗。目前他認為,部分新興國家債券已被過度錯殺,現在反而有機會找到有投資價值的券種;在新興國家債市他會挑選成長動能較強,且債息較高的公債標的,如韓國、墨西哥、波蘭等。

而由葛洛斯操盤PIMCO全球總回報債券基金,因基金主要投資標的為美國政府公債、房貸擔保債券及公司債,可說飽受QE退場拖累之苦,今年以來基金勉強維持正報酬,因為資金回流股市,而痛失全球最大共同基金寶座。

事實上,太平洋投資管理在台灣最賣座的基金是PIMCO多元收益債券基金,該基金標榜多元分散,投資全球投資級、高收益債及新興市場債券,亦可投資非美元計價的固定收益,而這正是未來PIMCO認為,投資人在債券投資應採取的原則。

德盛安聯PIMCO債券產品首席陳柏基表示,雖然債市未來一定會受到QE退場,以及2015年美國可能升息的影響;但全球景氣復甦緩慢,低利率將維持很長時間,要避免利率風險,要減少利率敏感度債券,並聚焦在信用債券的配置。

陳柏基表示,投資人在篩選信用債券時,應更聚焦產業成長性,因為成長才是改善公司獲利及財務最有利的因素,如果能提早挖掘到信評可望提升的明星公司,就有機會賺到不錯的利潤。目前PIMCO觀察到有潛力的產業,包括美國的汽車及房地產公司;而歐洲的汽車業有機會觸底反彈;亞洲方面不妨留意博弈產業。

 

明星債券

▲點擊圖片放大

 

丹佛斯(Dan Fuss)
出生:1933年
現職:盧米斯賽勒斯資產管理公司副董事長暨債券基金經理人
經歷:盧米斯賽勒斯資產管理公司研究員
資歷:在投資業界已有55年的資歷,2000年登上了美國固定收益分析師協會(Fixed Income Analysts Society)名人堂

延伸閱讀

拋售潮來襲 「債市巴菲特」這樣布局

2016-12-08

美國升息 「債市巴菲特」如何布局?

2015-12-10

力抗波動 三大債券天王的逆襲策略

2011-11-03

兩大債券天王面對亂世的最新策略

2012-07-26

升息後債劵怎麼買?債券天王接班人Matthew Eagan這樣說

2018-06-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