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熱門: etf推薦 退休金 00939 通膨 存股推薦

公司取名、授權夥伴、商業模式,幾乎照抄台積電!生技公司TBMC將複製半導體傳奇?它會成為台灣下一個護國神山?

公司取名、授權夥伴、商業模式,幾乎照抄台積電!生技公司TBMC將複製半導體傳奇?它會成為台灣下一個護國神山?
▲由左至右依序為Resilience執行長Rahul Singhvi、Resilience副董事長楊育民、 TBMC董事長瞿志豪、行政院長陳建仁、行政院政務委員暨國發會主委龔明鑫、經濟部長王美花。

2024-02-16 10:21

國內生技製藥業經常有一種說法,想當「CDMO(委託開發暨製造服務)產業的台積電」,讓生技業也能複製台灣的半導體傳奇。

目前正在募集A輪資金的台灣生物醫藥製造公司(TBMC),不管從取名、國際授權夥伴到商業模式,幾乎是完全照抄台積電(TSMC),我在農曆年前採訪TBMC董事長瞿志豪,討論這個對台灣生技業發展至關重要的計畫,也將整理心得分享給大家。

 

過年期間,財訊傳媒集團社長謝金河回家過年,談到三十多年前,他以一股60元、總計12 萬元買了兩張台積電股票送給爸媽,結果爸爸那一張很早就賣了,但媽媽那一張一直留到現在,31年後,一張台積電股票已經配股累積到30張,投資6萬元如今變成三百倍的2000萬元,老阿嬤決定將這些錢分給孫子孫女,傳為一時佳話。

 

台積電的故事,不只是台灣經濟成長與轉型蛻變的經典範例,更是優質企業創造財富膨脹的不朽傳奇。不過,TSMC的故事大家都已耳熟能詳,但要如何成功複製到別的行業?尤其是要複製到生技製藥業,這兩個產業真的可以類比嗎?

 

韌力成立四年 背後股東大有來頭

 

瞿志豪說,TBMC(Taiwan Bio-Manufacturing Corporation)從取名開始,就是模仿TSMC。TBMC的B,就是將TSMC的S( semiconductor)改成B(Bio),台灣「積體電路」製造公司改成台灣「生物醫藥」製造公司,讓台灣生技業也可以重現半導體的光榮事蹟。

 

不只取名很接近,在國際授權上,台積電成立之初是找國際大廠飛利浦進行技術授權與入股,佔股比例達27.5%,TBMC的授權夥伴是美商韌力公司(National Resilience),而且持股一樣也是27.5%。


先談為何選擇韌力?韌力是一家成立四年的年輕公司,透過併購策略,目前擁有七個cGMP廠房、五大醫療領域技術、五十個客戶,迄今已募資24億美元,擁有Arch Capital、Merck、Pfizer、Amgen等多家知名股東,也獲得美國政府6億美元資助,CEO是印度裔的Rahul Singhvi,另外副董事長則是台灣出生的楊育民。

 

▲韌力成立才四年,但目前擁有七個GMP廠房、五大醫療領域的技術、五十個客戶。(TBMC提供)

 

▲韌力在美國七個cGMP工廠分布。(TBMC提供)

 

至於為何韌力佔股是27.5%?瞿志豪說,這個持股比例完全複製當年台積電的作法,而且27.5%的數字是很有學問的。「若太多,台灣政府會不高興,若太少,韌力也不願意。」

 

要讓韌力覺得這家公司是自己人, 27.5%可以讓韌力將TBMC視為自己的JV(合資公司),屆時韌力的技術授權才會有策略意義,也才能讓TBMC真正扮演韌力未來提供給客戶最優先的第二生產地角色。

 

此外,韌力是用技術作價取得27.5%的股份,這種技術股是有經過金流程序的,也就是TBMC先付韌力一筆授權金,之後韌力再把授權金轉成入股金匯給TBMC,因此看似韌力沒有出資取得,但其實仍是有經過現金流的正式程序。

 

成功取得五個技術授權 TBMC與韌力成為緊密夥伴

 

在目標市場部分,目前CDMO的市場分布,與晶圓代工市場也相當類似,全球CDMO市場北美占一半,歐洲占二成多,中國一成多,日本又再小一點,其他市場占比就不大。五成以上市場在北美,與目前台積電六成以上營收及客戶來自美國很類似,韌力以經營歐美市場為主,TBMC藉此合作可以站穩全球主力市場。

 

另外,在與韌力談判過程中,原本TBMC只爭取韌力授權mRNA疫苗技術,但結果最後取得韌力五個技術的全部授權,範圍包括生物製劑、疫苗、核酸、細胞和基因療法等,這個部分也是瞿志豪相當有成就感的事,也代表韌力對於TBMC的投資案至為看重。

 

瞿志豪說,TBMC與韌力的合作重點,就是成為緊密的策略夥伴,因為每一家委託生產的客戶,都會要求提供第二個代工廠,而且生技製藥的製程開發都從動物實驗就開始,TBMC從最早期就參與,成為韌力以外的第二個代工廠,不會讓訂單流向Lonza、三星或藥明康德等競爭廠商手中,對韌力及TBMC都是雙贏。

 

此外,當年台積電取得飛利浦的技術授權,但仍從工研院衍生移轉出來一百餘人的團隊,TBMC一樣有一批從工研院及DCB(生物技術開發中心)移轉出來的團隊,除了先前DCB執行長吳忠勲外,副執行長紀威光也擔任project owner,角色很像當年移轉至台積電的工研院電子所示範工廠廠長曾繁城。可以說,TBMC與TSMC兩家公司的長相,確實有九成以上的相似處。

 

TBMC切入的另一個競爭利基,則是現有CDMO的產業結構。簡單講,目前國際間的競爭對手,從百年老店瑞士Lonza、到後起之秀的南韓三星及中國大陸藥明康德,都有成本太高、產能利用率太低的兩大問題。

 

在成本部分,CDMO的建廠成本,三分之二是建無塵室,三分之一是買設備,台灣累積全世界最厲害建半導體無塵室的經驗,成本及速度都是世界第一,建設成本只有中國大陸一半,是美國的八分之一,同樣的廠美國要建一年,台灣四個月就蓋好,但買設備台灣會貴別人一、兩成,所以整體建廠成本算起來,台灣大約是美國一半不到。

 

經營成本除了建廠外,還有製程開發的速度,這一點台灣也比美國快很多,台積電之所以世界第一,最厲害的其實是製程開發平台,開發速度領先三星及英特爾很多,TBMC若能延續這種製程開發速度,就是競爭優勢之一。

 

至於在產能利用率部分,瞿志豪說,國際大藥廠生產線的產能利用率,很多都經常性低於10%以下,而且國際間的對手Lonza、三星、藥明康德,他們在生產製造都還是很落後。

 

如果說台積電的半導體製造是博士生,一般電子製造業是大學生,但生技CDMO目前都還只是幼稚園或小學生,很多數據資料還停留在用紙筆抄寫,好一點的有無紙化,但無紙化也是用數位相機或手機拍起來的階段,很多還用Excel管理的手工排程,可以說是在非常初期的蠻荒時代。

 

因此,從經營與管理角度來看,TBMC可以承接台灣半導體產業的競爭利基,所有的製造排程與換線都超級有效率,把這些優勢運用到生技製造業,就能繼續發揮台灣代工產業性價比最高的優勢。像台灣最大的對手三星,追求的是規模經濟的生產,也不需要做彈性調度,至於中國對手目前面臨美國國家安全考量,已不會下單給大陸業者,這些都是台灣廠商最大的優勢。

 

和台積電一樣是代工 TBMC最終要贏得客戶信任

 

在完成與韌力的結盟案後,接下來,TBMC的戰鬥隊型也會調整,楊育民將接掌TBMC董事長。瞿志豪說,他在1998年參與創辦和信超媒體,16個月就在美國IPO,2008年就第一次退休,後來遇到陳五福,才又回到創投與生技業。

 

瞿志豪表示,在TBMC做的事完全是義工,沒有支薪,做任何事都是為了成就感,能夠參與TBMC的籌組與談判,對他來說就很有成就感,他的階段任務也已完成,會缷任董事長職務,但仍然會持續幫忙。

 

 

▲上圖:TBMC董事長瞿志豪。(TBMC提供)下圖:美國韌力副董事長楊育民,預期未來將出任 TBMC新董座。(TBMC提供)

 

不過,即使TBMC擁有強大的優勢及利基,但這裡還是需要談談生技與半導體兩個產業的差異處。

 

在製程步驟上,生技業簡單很多,只需30個步驟,但半導體有1500個,這是量級不同的產業。此外,半導體建廠與設備投資如今都是天價,一座十二吋廠造價上百億美元,但台灣生物製造工廠投資額大約是新台幣十億到三十億元,資本密集程度差很多。

 

生技業則有另外的困難點,就是開發時間長,要從動物實驗再到臨床一、二、三期,有時長達七、八年甚至十年,時間拉長會改變很多事,競爭難度會增加,這與半導體一、二年就迭代的速度很不同。

 

另外,生技製藥業還有一個大差別,那就是製造成本或甚至材料成本,都占最終售價的比重很低。例如,一顆威而剛的製造成本只有售價的0.7%,因為大部分錢都花在研發與行銷上,因此即使製造成本降低一半,也只有省下0.35%,這與半導體很不同。

 

至於半導體迭代速度快,技術提升導致成本快速降低,摩爾定律讓晶片每一年半或兩年成本就只變一半,晶片功能愈來愈強大,但卻愈賣愈便宜,但醫藥是救人事業,只要能救命,藥價可以賣很貴,兩者還是有明顯差異。

 

因此,對於TBMC未來的發展,我也問了同業高層的看法,還是有人認為生技與半導體很不同,成本不是決定成敗的關鍵,速度及法規才是,因為CDMO的資本密集程度沒有那麼高,至於產能利用率的部分,目前CDMO的建廠,以前都是一次蓋很大的產能,但現在可以用可拋棄式的廠能提升方式,這對營運管理還是會形成很大的差異。

 

綜合上述討論,產業特性有相同有不同,可能出現不同的競爭及經營方法,但最關鍵的還是,台灣做的都是代工生意,最終還是要贏得客戶信任,TSMC成功贏得客戶信任,TBMC也要想辦法贏得客戶信任,有信任,客戶才會把訂單交給你。


最後,則是市場上對於TBMC,有提出與民爭利的質疑。這種說法,過去在半導體業也發生過,例如台積電自工研院衍生時,更早成立的聯電也質疑過,但如今回頭來看,台積電搶到全球先進製程市場,做到其他公司做不到的事,當年的質疑,如今看來應該不是重點。瞿志豪說,目前台灣生技代工產值還是很小,台康、永昕、啟弘都是以台灣或日本客戶為主,但TBMC主要目標是爭取歐美訂單,目標市場有很明顯區隔。

 

過去我研究台灣半導體產業的成功關鍵,我覺得是很多因素的累積與加乘,從早年RCA授權、工研院扎根,再到衍生民營企業後,經營者的商業模式及經營格局,都是決定最後是大成功還是小成功的關鍵。TBMC已經有了一個好的開始,也期望未來接手的經營者,真地學習到TSMC的經營真髓,變成下一個台灣之光。

 

延伸閱讀

和碩童子賢退出網家董事會,獨董候選人曝光!首季每股虧0.54元「虧損收斂」,如何拚全年轉盈?

2024-04-30

「30年前,我也熱心反核」…和碩童子賢自曝轉折:核能可以是綠能盟友「地球暖化才是公敵」

2024-04-23

中信金、和碩、仁寶...不只散戶追、8大行庫也最愛!連日買超還有神達…如何跟著公股操作?

2023-07-20

斜槓醫材〉跨入廝殺紅海 仍要打造童子賢的美顏大業 複製和碩經驗 晶碩衝隱眼龍頭

2024-05-22

和碩童子賢:終於搭上AI順風車!加入輝達最新晶片供應鏈、股價衝破百元「爭取訂單會更順利」

2024-03-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