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熱門: 0056 0050 輝達 00878 00940

員工開始顯露「驕氣」?在股價不斷創新高的掌聲中,台積電出現兩大警訊

員工開始顯露「驕氣」?在股價不斷創新高的掌聲中,台積電出現兩大警訊

林宏文

科技

shutterstock

2024-05-29 09:04

近來輝達執行長黃仁勳再度來台參加Computex電腦展,台股在台積電股價不斷攀升下再度飆新高,花旗環球、滙豐證券及瑞銀證券三大外資券商也喊出台積電股價登千元。

 

另外,台積電也搶下原本下在三星的Google「Pixel 10」智慧型手機處理器訂單,總裁魏哲家又密訪艾司摩爾(ASML),台積電站穩全球半導體與AI產業的王者地位,也讓台灣企業站上有史以來的最高點。

 

我一直認為,目前台積電與三星、英特爾的領先差距,五年內還見不到威脅,甚至十年內對手也難以挑戰。

 

不過,今天我想當一下烏鴉,談談過去一個多月的採訪所見所聞,尤其是去日本兩趟,接受二十多場媒體採訪及演講,與許多日本朋友聊天訪談中,我感受到台積電如今已在顛峰盛世,但也有一些做得不夠好的地方,提出來與大家討論。

 

我去日本是因為出版《tsmc,推動世界的祕密》新書,二十多場採訪與演講中,與不少日本朋友接觸,包括《2030半導體地緣政治學》作者太田泰彥,還有與《失去的製造業》及《半導體有事》作者湯之上隆等人對談,另外也接受NHK的Global Agenda錄影訪談,代表台灣與美、中、日等三位與談人,在線上錄製了一個討論半導體國際競爭的節目。

 

台積電很難採訪?日本記者連門都進不去

 

首先,日本朋友對台積電當然是相當推崇,但也相對提出不少問題,有些問題讓我印象深刻,也提醒我過去不曾有過的想法。

 

例如我去熊本及福岡時,安排了幾個當地媒體訪談,我很訝異,竟然每個人都問到,台積電在水資源處理上有沒有什麼問題?有媒體私下聊天時說,前段時間熊本出現地下水被污染的問題,甚至還有民眾懷疑是不是台積電熊本廠造成的。

 

他們也告訴我,熊本民眾對台積電去投資很高興,但也有很多疑問,但經常沒有管道進一步了解,因為台積電很難接觸,也很少對外說明,許多媒體想找台積電也找不到,所以才會想要問我這個「台積電專家」。

 

這些問題當然不是我能回答的,我也只能幫忙說明一下,台積電過去在台灣,九成的用水都是可以循環再利用,我相信到日本或美國,台積電對於廢水的處理應該還是很專業,會延續台灣的作法。我也只能講這些了,沒辦法再講更多。

 

日本朋友的疑問看起來不只是廢水的問題,其實是源自對台積電很陌生、很好奇,也很不了解。從他們會問這麼基礎的問題來看,我覺得應該有兩個層次的意義。

 

第一是台積電確實很難採訪,早年台灣許多記者也都有類似感受。一位福岡當地女記者跟我說,她有一次飛到台灣想採訪台積電,結果連台積電的門都進不去,只能在外面拍幾張照片,難過地飛回家。

 

第二,我覺得問題可能還不只是台積電不好採訪而已,像污水處理這樣的事,是可能引發居民疑慮或恐慌的重大事件,其實有必要很認真且很慎重地說明。

 

台積電如今到美、日、德等地投資,這些國家對台積電都不熟悉,每個國家的法規、民情與關心的事物都不同,台積電想把觸角伸向國際,必須要有不同的心態與作法,當然也要花更大心力與本地社區及民眾好好溝通,我相信這是台積電國際化的第一個挑戰。

 

內部開會講中文?海外員工感受到難接受的「驕氣」

 

其次,關於熊本廠JASM的運作,湯之上隆先生跟我提到,台積電在熊本廠的員工組成,目前是三百個台積電來的員工,以及三百個索尼來的員工。

 

不過,台積電內部開會討論時,如果有五個台灣人及五個日本人一起開會,還會用英文講,但若有十個台灣人、兩個日本人開會時,就開始使用中文甚至台語,也不管日本人聽不聽得懂了。

 

有台積電員工也告訴我,在日本開會講中文的現象,在美國亞歷桑那廠也有類似情況,若開會時美國人佔少數,台積電員工就會開始用中文講話。這種作法當然引起美國員工反彈,有些員工因為這樣而離開的。

 

台積電的工程師都是頂尖人才,我相信他們的英文都有一定水準,顯然不是不會講,而是不想講。用中文開會討論這件事,看起來或許很小,但卻藏著台積電員工驕傲的心態,可能心裡覺得這些老美、老日都不懂,讓他們學會也沒有好處。員工若有這種想法當然很不可取,若把這種驕氣帶到海外,也會產生很大負面效果。

 

有關台積電美國亞歷桑那廠建廠進度落後的事,我認為與上述的事件也多少有些關連。台積電在台灣一直是龍頭老大,對於供應商有絕對的生殺大權,供應商都要繞著台積電轉。員工若把台灣的工作方式帶到美國,認為供應商都要全力配合台積電,這可能是施工進度不順及工會會反彈的原因。

 

因此,我相信,台積電國際化的第二個挑戰,是未來要如何融合海外員工,這會是很大的關鍵。如何讓台積電企業文化擴展到其他國家時,也可以被海外員工接受,這是台積電把成功模式複製到海外國家,最大的一個挑戰,相信也是所有台灣企業最難做到的目標。

 

CEO最大的挑戰 就是忘了自己是誰

 

當然,我談的這兩個挑戰,對現在接單暢旺、囊括全球九成以上先進製程的台積電來說,可能還不是什麼大問題,很多人也不認為需要太擔心。但對台積電主管來說,這些都是很值得注意的警訊,不能太輕忽這些小事。歷史上所有帝國的崩壞,都是從一些小地方先開始的。

 

我在三十年前入行跑新聞時,當時半導體產業的王者是英特爾,至於日本企業也還在領先之列 ,但三十年來物換星移,日商褪色了,美商也經歷很大的轉變,領導企業已完全變了樣。後來三星崛起,二十年前就已變得很強大,如今實力依然不容小看,至於台積電如今更站上世界的顛峰,遙遙領先所有對手。

 

我感覺,台積電目前最大的對手仍是三星,三星雖然在邏輯晶圓代工還未趕上台積電,但擁有記憶體領域的強大實力,未來AI時代, 邏輯晶片當然是重點,但記憶體仍佔了很重要的角色。台積電沒有記憶體布局,要與三星競爭,仍有一定的障礙與挑戰。

 

此外,英特爾近幾年做了不少重大轉型,但我認為改變仍然不夠徹底,若真的能夠將設計與製造切割獨立運作,未來還是有可能對台積電產生威脅。

 

但最重要的是,三星與英特爾都是國際化企業,員工都是來自世界各地,在企業文化的融合上,兩家公司都比台積電走得更早、更好,也更穩健。台積電要成為世界級的企業,我認為就是差這最後一哩路,這會是很辛苦,但也肯定有很高價值的一大步。

 

有關台積電自己的危機意識,即將在6月接掌台積電董事長兼總裁的魏哲家曾說過,當一個人忘了自己是誰,就聽不見別人的意見,格局就做小了,格局小的CEO是不足以領導公司的。當CEO忘了自己是誰,開始把公司瘋狂擴張,而不計算公司到底有沒有足夠的金援實力,之後遇到困難,這家公司可能就必須等死了。

 

「CEO最大的挑戰,就是忘了自己是誰」。魏哲家這句話說得相當好,我也非常同意。魏哲家先生有這樣的體悟及反省,確實非常重要,但是,CEO有這樣的想法,還要貫徹落實到每一位員工身上,就是很大的挑戰。

 

台積電如今已是近7萬名員工的企業,業績與股價等表現,都足以讓所有員工自豪,但得意不能忘形,如何秉持初衷,持續在競爭激烈的半導體領域持績領先,我相信這是台積電接下來最重要的任務與使命。

 

延伸閱讀

文人筆耕不會巨富,但可尊嚴過一生!回憶辦雜誌過往,謝金河「拿青春賭」:選擇自己喜歡的事

2024-06-22

母雞帶小雞優勢 被它視為打乙太網戰場致勝策略 一石二鳥?聯發科金雞達發入股九暘盤算

2024-03-13

聯發科小金雞達發出手》斥資19億參與九暘私募,集團持股上看44% … 3年前曾破局,這次有機會挑戰瑞昱?

2024-03-06

聯發科「最強小金雞」達發10月底上市,集團戰略拼得過強敵博通、瑞昱?

2023-09-20

聯發科小金雞達發(6526)上市重挫8%!幸運中籤戶以為賺12萬,反而倒賠3萬多…它做什麼的股價這麼高?

2023-1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