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全球最大保麗龍廠 上演爭產戲碼

全球最大保麗龍廠  上演爭產戲碼

朱景文、方沛晶

傳產

shutterstock

765期

2011-08-18 11:14

又一場豪門兄弟爭產鬩牆劇碼上演!全球最大的發泡性聚苯乙烯廠商見龍,在去年六月創辦人廖有章過世後,兩個兒子為爭公司主導權,撕破臉鬧上檯面,恐怕最後還得對簿公堂。

擁有「中國保麗龍之父」美名的見龍機構創辦人廖有章應該沒想到,他過世前的最大願望,讓見龍掛牌上市的計畫尚未實現,兩個兒子卻因他來不及安排好的股權規畫,走上反目成仇,甚至對簿公堂的命運。

一般人對見龍可能很陌生,但在塑化產業裡,見龍的地位可說是舉足輕重,它是全球最大的發泡性聚苯乙烯(EPS)廠商,而創辦人廖有章則是繼在聚氯乙烯(PVC)稱霸的台塑王永慶、在工程塑膠(ABS)稱王的奇美許文龍之後,第三位在全球五大泛用塑膠材料中位居要角的台灣人。

見龍成立於一九七六年,去年營收超過新台幣六百億元,獲利至少三十億元。廖有章去年六月在美病逝,家產遺留給長子廖振鐸、次子廖文鐸,據了解,廖家兩兄弟身價超過百億元,但在父親死後,兩人心結逐漸浮上檯面。

 

見龍

廖有章(左)生前全力經營見龍,被稱為「中國保麗龍之父」。

(圖片來源:翻攝自unn.com.cn)

 

清算和橋  兄弟因此撕破臉

 

八月八日,廖文鐸發出一篇「清算和橋公司就是清算故董事長」的半版廣告,指控擔任和橋實業和見龍機構董事長的哥哥廖振鐸,未經股東同意,單方面決定清算和橋實業,有侵占股東股權與非法增資之嫌,廖文鐸甚至不惜撕破臉對媒體喊出:「這根本是兒子要清算老爸,哥哥實在太貪心。」

兩兄弟的爭議點在「和橋實業」這家公司,和橋其實是見龍最大股東,持有見龍八一%股權,但和橋除廖家外,還有三十多名股東。也就是說,誰掌控了和橋,就能持有見龍機構這隻金雞母。

八月四日,廖振鐸自行召開和橋董事會,決定在八月十五日清算和橋;到了八月十五日當天,和橋召開臨時股東會,廖振鐸與廖文鐸在內湖的見龍新設總部,不顧母親廖黃香也在場,互相指責,三十多位小股東也大喊抗議,雙方爭執近一小時,最後這場股東會竟然是在廖振鐸採全面斷電的作法下落幕,但本刊求證和橋,其發言人陳瑞祥卻以「股東人數不足,導致無法順利召開」帶過,其餘不願回應。

廖家兄弟的爭執不止一樁,廖振鐸先前在六月三十日已召開過臨時股東會,會中他以和橋最大股東、持股六成的三龍公司代表人自居,此舉即引發包括廖文鐸等股東質疑,認為廖振鐸只是三龍的股東之一,憑什麼以三龍代表人身分出席,其他股東認為,廖振鐸此舉將進一步掌控和橋、見龍。

一位股東不服地說,「當初廖有章設立三龍,大家相信他才用他的名義登記,後來老董事長過世,名字轉成廖振鐸,今年(廖振鐸)用一張存證信函就宣稱海外股權全是他的,這根本是侵占!」

 

股東疑慮  市場好公司卻虧損

 

廖振鐸清算和橋的理由,也讓其他股東有疑慮。去年和橋出現虧損,這也是該公司成立以來的首見赤字,然而去年廖振鐸指示見龍集團各事業的原物料採購與產品銷售,都得透過一家廖振鐸百分百持股的海外公司經手,「去年全球保麗龍市場大好,怎可能全球最大的見龍反而虧損?尤其又剛好發生在廖振鐸要求採購和銷售全由個人公司來做,怎不讓人質疑他的動機?」一位和橋股東氣憤地指出。

廖家兄弟失和的情況,早在廖有章過世前就現出端倪。同樣住在帝寶豪宅的廖振鐸與廖文鐸,自父親罹癌後就極少見面,一位身邊友人透露,兩人連探望廖有章的時間也刻意避開。廖有章過世至今一年多,兩人只有在和橋董事會上碰過面,而每次碰面,「兩人都是大聲咆哮,就差沒打起來。」對此,廖文鐸也在媒體上坦承,和哥哥的關係「比以前要疏離」。

據悉,廖振鐸在父親過世後即積極進行股權整合,希望藉此取得經營主導權。


一位石化業者指出,廖振鐸的確比廖文鐸更適合經營見龍,原因在於廖有章進軍中國二十多年,全是大兒子在身邊襄助,「不管是石化專業或中國人脈,廖振鐸都比廖文鐸強太多。」

 

廖振鐸身邊友人更直指,廖文鐸過去幾乎從不過問見龍的事,將全副精神放在他感興趣的資訊科技產業上。他一手創立的驊宏資通,是家資本額達十七億元的系統整合廠商,驊宏去年不只榮獲美商思科(Cisco)傑出合作夥伴,更入選為二○一○年「德勤亞太地區高科技Fast 500」。除此之外,廖文鐸還是遊戲橘子的大股東,同時擔任遊戲橘子的副執行長。雖然廖文鐸並未跟隨父親腳步進入石化產業,但廖有章卻對這個小兒子相當疼愛,經常掏腰包資助廖文鐸,過世前也都與他住在一起。

 

另一個根本的原因則是,廖有章留下的見龍機構實在太過「迷人」,這個全球最大的保麗龍生產集團,一年生產的EPS超過一百萬噸,全球占有率達三分之一。根據《工商時報》「台商一千大」資料顯示,見龍在中國擁有超過十座工廠,從沿海的東莞、寧波、青島、天津,到深入大西北的新疆克拉瑪依都有,就連中東與歐洲的波蘭都有見龍的影子。

 

不只賺錢,廖有章更為見龍在中國扎下深厚基礎與人脈關係。○八年汶川大地震,當災後重建展開時,卻發生重建組合屋的關鍵原材料保麗龍供應吃緊,當時,大陸兩大石化業者中石化與中石油甚至停止所有原料外銷出口,但即使如此,全數用來生產保麗龍也不夠,後來就是靠著見龍全力支援,才讓原定的一百萬套組合屋,能如期在三個月內完成興建工作。

 

這也讓廖有章「中國保麗龍之父」之名不脛而走,但令人唏噓的是,這位「中國保麗龍之父」去年六月過世前,曾以「兄弟齊心,其利斷金」來勉勵兩兄弟,未料才一年兩人竟會反目成仇,相當諷刺。

 

關於股東質疑見龍透過廖振鐸的公司採購與銷售,與三龍代表人及海外股權的爭議,和橋發言人陳瑞祥僅表示有些是公司經營機密,不能多說,並強調已加強與股東之間的溝通。


見龍

▲點擊圖片放大

延伸閱讀

地產南霸天出馬 也難解台紙風暴

2017-02-16

強打「羅福助」邱復生智取台開

2008-06-05

雅虎與阿里巴巴盟友關係瀕臨破裂

2011-06-02

砸40億挺吳東亮抗寶佳 神祕大股東起底

2018-05-31

從一場充滿肅殺氣氛的股東會開始… 百億美福飯店爭權幕後

2019-08-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