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熱門: 投資 股票 高股息 金融股 存股

牛仔褲市場其實沒變小!昔日「紡織股優等生」年興為何走到關廠無言結局?3大致命失算「賣1件賠1件」

牛仔褲市場其實沒變小!昔日「紡織股優等生」年興為何走到關廠無言結局?3大致命失算「賣1件賠1件」
▲通膨導致消費需求不振,影響訂單能見度,人力配置不易,成為年興關閉苗栗後龍廠的最 後一根稻草。

呂玨陞、徐采薇

傳產

取自Google Map

1406期

2023-11-29 08:54

年興日前突然重訊宣布關閉苗栗後龍廠,恐資遣5、 6百名工人的訊息震驚紡織業。

關廠能成功讓年興快速止血,還是恐成為業績回不去的第一張骨牌?

5年內的第3次虧損,讓牛仔褲大廠年興紡織11月底宣布,手上訂單消化完畢後,就關閉苗栗後龍的牛仔布廠。

 

外界好奇,為何年興非得在此時此刻大動作關廠止血?

 

翻開財報,年興今年前三季稅前虧損近三億元,再根據年興11月21日的重大訊息公告,營收占比18.8%的後龍廠,今年前10月就虧了2.2億元,換算下來,營收只有不到2成的後龍廠,反而造成年興今年逾6成的虧損。

 

不只如此,年興今年前三季每股已經虧了1.23元,今年的獲利表現可能只比新冠疫情爆發的2020年每股稅後純益(EPS)負2.14元稍微好些,可以說,這個老字號的紡織股再次「落難」。

 

進一步拆解損益表,就能發現年興過去大約都能保持在1成左右的毛利率,到了今年則出現斷崖式的下滑。年興今年前三季毛利率只有負1.2%,也代表年興今年「賣一件就現賠一件」。這個數字有多慘烈?事實上,就算是虧損最高的20年,毛利率還有近3%,到底年興今年的成本結構出了什麼問題?

 

原料買貴! 後龍廠成本飆高

 

對此,年興副總經理兼董事周泰源解釋說,製造牛仔布的成本主要分為原物料和人工。先看原物料成本。原物料的價格波動,直接影響到年興今年的財報績效。牛仔布的原料棉花,過去兩年價格的劇烈波動就讓年興傷透腦筋。

 

周泰源指出,2021年下半年起,國際棉花價格劇烈上漲,不到一年的時間從每磅0.82美元漲到盤中最高1.55美元,漲幅近9成,卻又在半年內回到0.8美元。

 

雖然現在棉花價格已經回歸正常,但是去年以高價進貨的棉花,仍必須被用於製造牛仔布。周泰源強調,這批牛仔布今年第一季從後龍廠出貨,就造成第一季製造成本居高不下,也是年興第一季稅前虧損2.6億元,單季毛利率下滑到負9%的主要原因。

 

年興總經理蔡樹軒在重訊記者會指出,年興後龍牛仔布廠平均牛仔布料每月產能140萬碼,今年前10月每月平均產量只有107萬碼,等於空置逾2成的產能。可見生產牛仔布的後龍廠,其虧損確實是年興今年大逆風的主因。

 

年興近6年營運表現

 

招工不易! 急單、砍單難料

 

再看人工成本。訂單的不穩定,連帶造成年興「招工不易」,繼棉花價格波動劇烈後,營運再次受衝擊。

 

「暴起暴跌的訂單就讓我們無所適從!」周泰源坦言,過去就算訂單表現不佳,訂單慢慢地減少還是有辦法配置人力,但今年突然來的急單、砍單,都讓人力更難掌握,人工成本也因此而提高。

 

周泰源不諱言,去年下半年因為預期到市場需求下降,所以遇缺不補。到了今年第二季,內部觀察到市場已有回溫跡象,訂單能見度則有4個月以上,當時就開始補進員工。「當人力慢慢補足後,8月的訂單能見度又剩不到3個月。」周泰源無奈地說,薪水照付,但是訂單卻沒有那麼多了,一樣的薪資攤在比較少的訂單上,製造成本自然壓不下來。

 

屋漏偏逢連夜雨,年興前10月營收52.4億元,年減逾3成。訂單減少,也讓市場擔心,只專做牛仔褲的年興如今是否面臨競爭力不足、被淘汰的困境?

 

成衣市場的外在環境來看,不願具名的紡織大廠高層直言,牛仔布耗能不環保,加上牛仔布穿起來不夠舒適,現在紡織品選擇多,消費者的選擇逐漸被印花、針織等仿牛仔布料取代。

 

台灣另一家牛仔褲大廠如興副總經理徐仲榮則表示,牛仔褲這幾年確實不是市場主流,產品變化不大,但是基本的需求也沒有被取代,「這塊餅也許不會更大,但也沒有變小。」

 

這個說法,也可從終端銷售的數字得到印證。年興最大客戶,同時也是全球最大牛仔褲品牌Levi's的年報中指出,2022年Levi's營收總計61.7億美元,其中,牛仔褲貢獻38.3億美元,營收占比約為62%;這個比率在10年前雖然高達8成,但是當年Levi's營收只有47億美元,也就是說,10年前Levi's牛仔褲也只賣了約38億美元。

 

從這個角度來看,Levi's的牛仔褲營收占比雖然下降,整體產值卻沒有減少,多少也呼應了徐仲榮「餅沒有變小」的說法。

 

問題來了,雖然整體牛仔褲市場沒有變小,但也未如瑜伽服、運動服裝等機能服強勁成長,加上今年整體紡織業還面臨一樣困境:通貨膨脹,又讓年興的營運挑戰再被放大。

 

年興大客戶Levi's的牛仔褲營收比重雖然降 低,但整體產值並沒有減少。

▲年興大客戶Levi's的牛仔褲營收比重雖然降低,但整體產值並沒有減少。(圖/Getty)

 

通膨壓抑! 消費端需求放緩

 

儘管去年上半年紡織業迎來疫情過後的大反彈,不少成衣業者營收都創下亮眼佳績,但是去年下半年以來,歐美嚴重的通膨導致消費者只能先滿足食、住、行的基本需求,消費在購買衣物的預算也就遭受排擠。

 

事實上,Levi's也不諱言,從去年7月開始,消費端需求因通膨已明顯放緩。在這樣的大環境之下,周泰源指出,通膨造成終端需求委靡,品牌商也更重視成本,導致上游削價競爭,製造商價格也很難有議價能力。

 

因此,削減成本較高的後龍廠,則成了年興在歷經內部成本與外在市場夾擊下不得不考慮的選項。周泰源強調,在年興還有餘力的情況下先行止血,而不是等到真的侵蝕到老本才想要改變。

 

一位紡織廠高層就直言,紡織成衣產業近年在趨勢品項上有變化,牛仔褲市場較無成長動能,加上染整方面大缺工,不只缺基層,技術型工人更缺,其他大廠能生存,是因將製造轉移到東南亞、中國、非洲等勞力便宜市場,並將自動化推到全球,「要在寸土寸金、土地取得難的台灣做不容易。」

 

他強調,台灣在高階功能性布料研發仍有優勢,所以要走出自己的一條路,因此,「根留台灣,全球布局是最好方案。」而年興,正是朝此策略方向前進。

 

除了減少人力成本之外,周泰源也表示,原物料的運輸成本,也是年興考慮的重點之一。由於台灣沒有生產棉花,將更多牛仔布的產能移到靠近產地附近,也可以降低運輸成本。舉例來說,美墨棉花可以就近供應年興墨西哥廠,另一個位於非洲的生產基地賴索托,也離棉花產地西非不遠。

 

徐仲榮則觀察,年興關閉後龍廠應是「不得已的止血措施。」從製造與管理的角度來看,台灣成本確實較高,關掉成本較高的工廠,將資源移到成本較低的地方,在他眼中則是相當合理的決策。

 

如今,年興在谷底斷然選擇止血,也顯示出年興斷尾求生的意志。

 

事實上,從年興宣布關廠後隔日,股價開低接近跌停,到最後收盤幾乎拉回平盤,市場對於年興關廠的決策還算正面。

 

徐仲榮透露,從客戶端傳來的訊息,牛仔褲市場有機會慢慢往上走。未來,年興能否因關廠快速止血而減少虧損、甚至轉虧為盈,再重回紡織優等生,肯定是近兩萬名小股東關心的話題。

 

年興

延伸閱讀

原料價格波動大、缺工、通膨壓抑消費 牛仔褲大廠年興後龍廠虧損逾2億,全面停工止血

2023-11-21

成衣雙雄、金控巨頭、電子大廠… 上市櫃公司紛喊交棒,他們準備好了? 大交班時代

2023-07-12

紡織業蛻變下的台灣機會 ——儒鴻、集盛攜手現風華

2021-04-21

台灣紡織業者不畏疫情 積極開發國際商機

2020-12-24

紡織業的魔術師 洪鎮海

2018-12-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