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熱門: 配息 玉山金 pimco esg 房地產

「現金是上帝!」P.102

「現金是上帝!」P.102

今年大概是台灣企業界最難過的一年了。企業跳票、掏空、下市的事件一個接一個,看得令人怵目驚心,不知企業經營風暴將伊於胡底?不過,值得慶幸的是,在不景氣的衝擊下,還是有逆勢贏家,專注本業的裕隆、中華汽車集團,繼去年的好景之後,今年繼續繳出一張亮麗的成績單,兩家企業的稅後獲利極可能挑戰百億大關,其中,營收、獲利都創新高的裕隆汽車更是氣勢如虹,在十一月二十三日宣布了未來五年投資兩百億元的「亞洲技術中心」大案。


裕隆汽車氣勢懾人,裕隆集團的執行長嚴凱泰則無可置疑的成為人氣最旺的企業家,《今周刊》特別專訪今年三十四歲的嚴凱泰,看看他在許多企業經營危機頻傳之際,如何面對自己事業的成功?如何調整自己的心情與腳步?如何掌握成果再創未來?對這一切,嚴凱泰感受深切,以下就是訪談的重點內容。對談就從最近一連串的企業風暴談起。



應該要讓市場決定價格

編輯部(以下簡稱編):最近股票會漲,最主要的原因是許多壞的股票、地雷股已經浮現了,但是最近政府要求所有的銀行都不能收銀根,不管好的、不好的公司,貸款全部都要展期,這樣台灣的金融體系很危險,有些壞的銀行都被掏空了,壞的銀行如果把好的銀行也拖下水,影響會很嚴重,

嚴凱泰(以下簡稱嚴):一律展期是不對的,我根本認為下市是不對的,我認為應該要讓市場決定價格。

編:許多企業主都想要在一接手的時候就很快把氣勢拉起來,所以很多企業在最近幾年都快速擴充,終於導致最後的敗亡,有些企業主可能一開始並不想掏空公司,但是當策略、方向、心態不對的時候,就一路走向這條路了。你接企業正好十年,前面流了八年眼淚,最近兩年終於歡喜收割,

嚴:我個人認為,我們家的經營方式,非常非常簡單,根本也沒有什麼方式,就是公司成立了,股票上市也好、沒上市也好,股票就放在那裡,然後我們就不再去看股票了,趕快把本業做起來。

假設本業是十塊錢,我們會拿一塊或兩塊、或者甚至五毛,去做一些多角化投資,其他我們都非常專注於本業的深耕和發展,這就是我們唯一的策略,也就是小心保守的策略。以前人家還在笑我們,為什麼要這麼保守,沒想到保守現在證明是對的。任何時候都為公司著想,這才是企業經營的方式。

我十年前是如此,今天是如此,未來三十年也是如此。



十塊錢拿一塊錢做轉投資


編:十塊錢拿一塊錢做轉投資,可以這麼說嗎?

嚴:差不多就是這樣。很簡單,裕隆的本業在汽車,台元的本業在紡織,我們的這批人最懂得就是汽車和紡織;舉例來說,我今天要跨入高科技,我會做啊!我會去學,但是這個學習曲線在不同的情況下是非常危險的,我拿十億和三十億的風險是不一樣的,拿三十億和一百億又不一樣了,到目前為止,我能承受的就是十億到三十億。

我也可以拿一百億、兩百億下去,或是去借錢,但是你有沒有這批人,這是一個關鍵,不是說你有錢就有什麼了不起,中南部比你有錢的多得很。所以轉投資要非常小心。

編:裕隆的成績證明了汽車業可以是一個獲利非常不錯的行業,而紡織似乎就不是如此。

嚴:我回國十年,看了這麼多行業,有一個很深的感受,事實上沒有所謂的夕陽工業,只有夕陽管理。你說紡織不行,那年興紡織是不是很不錯,你說它夕陽嗎?民國六十幾年在講紡織,那實在是夕陽,不過現在不是了。

你說汽車怎麼樣?十年以前人家說裕隆要倒,今天有沒有呢?似乎沒有嘛!所以都在一個管理,絕對不是產業的關係。當然你可以說電子業成長很快,所以張忠謀先生把台積電經營得很好,但是,你難道沒有聽說IC業也有倒掉的嗎?最重要的關鍵還是在經營公司的那一批人,那一批人有沒有策略,就這麼簡單。

編:最近有些企業很積極的買大樓,中紡大樓就賣了三十五億...

嚴:台北的辦公室不夠用,我也想般搬家。

編:當初為什麼沒有想要買中紡大樓?



我是膽子很小的人

嚴:我哪有三十五億去買房子。我有三十五億要分好幾份,去買好多東西。做事要膽大心細,做企業要小心。我沒有什麼其他的策略,其實我膽子滿小的,膽子小、手筆也不大,我真的是這樣的一個人,我不敢去亂投資。

你去比較一下,裕隆真正大的動作都是我媽媽做的,我沒有做過什麼大的動作。

編:有啊!把家(指企業)搬到三義去,那是個大動作。

嚴:那沒有花什麼錢,我指的大動作是撒大錢的動作。民國六十幾年她去買三義那塊地,民國七十年代又花二、三十億去搞工程中心,那個時候二、三十億是不得了的。我老媽是非常勇敢的,我沒有這個guts,說老實話我膽子比她小,我可能會比她有策略,因為我這批人的關係,我用的人比她多。

編:不過,當年搬家到三義確實是一個很大的決定,對企業主來說,是一個很勇敢的決策。

嚴:那個時候不般也不行啊!不搬要垮掉的。搬家主要不是省錢,人說開源節流,一般在虧本時節流根本節不了流,但是在開源開得大的時候,節流一節就有效果了,這是很有意思的事情。事實上當初在搬下去的時候,不能省太多錢,最多省掉一些人事費用而已,有些人因為這樣走掉了,真正省的是什麼?省的是「communication」的時間,得到的是凝聚力。從我的辦公室到每一個點、地,都是三分鐘到五分鐘,那個時候我在三義廠,每天早上從九點開始跑,從生產線跑到業務單位、跑到工程中心,我每天都在那邊轉,一年半的時間,整個人氣就不一樣了。

但是,要講裕隆改造,不能只從三年前說起,要算,就要從十五年前我媽媽做工程中心那時候就開始算,只是我媽媽那時候做的事情沒有顯現出成果,她運氣沒我那麼好。前任、現任都做了不少事。

編:所以,一個企業的改造需要十年的時間?

嚴:以我們裕隆來說是這樣,或許其他企業不需要這麼久。我很謝謝支持我的股東、我的員工、我的母親,沒有在我最失敗的時候,把我拉下來。

編:裕隆保守是長久以來的風格?

嚴:當年我們買台北辦公大樓時,當時可以買整棟大樓,但是我們算好我們有多少公司,需要多少層,所以才買八樓以上,七樓以下就沒買,我們非常保守,有時候想想是不是太保守了。不過,現在來看保守一點是對的,現在是誰最保守誰最舒服、誰最不保守、誰最瘋狂。



這一次不景氣不是壞事

編:這一波不景氣下來,大家說「cash is king」,你覺得如何?

嚴:cash現在不只是 king,現在簡直就是 God、Buddha,你要叫它什麼都可以。

編:你現在的感受很深刻?

嚴:開玩笑,我現在感受多深啊!如果現在這個局面、這個市況,裕隆是三年前的裕隆,情況肯定非常不舒服。

編:這次不景氣,你有什麼想法?

嚴:基本上我覺得這一次的不景氣,對R.O.C是好事。讓景氣循環整理一下企業,讓好的或壞的企業真正show出來,it's not bad!不過,很抱歉的,我講這句話可能會傷到有些朋友,但是我絕對沒有意思攻擊任何朋友。

很多時候在股市大飆大漲的時候,投資人買股票是因為by rumor,而不是by fact ,也不是by study,這些在台灣股市一定要進步。這些當然已經在進步了,比十年前好很多了,以前裕隆股票漲到一百多塊,我並不happy,因為那時候公司根本沒有基本面的支撐,去撐那一百多塊,今天我覺得股價應該走一個穩定的路子,有時候股價是「你好它猛跌、你壞它猛漲」,這種情況一定要在台灣股市消除,投資大眾一定要了解這個情況,什麼是好?什麼是不好?公司的帳一定要公開,每一個企業經營者一定要努力在它的本業,以及非常carefully的多角化經營,不要去想太多灌水的事,這些都會傷到你。

這是我的經營之道,也是我的家訓。

編:現在外界知道裕隆的現金很多,三百多億的現金,一定有很多case會來找你,你用什麼標準去看這些機會?



YATC打亞洲和大陸市場


嚴:我是這樣做的,現在有關汽車以及紡織本業的事情,我會非常仔細的去評估、去強化本業的延伸或支撐;但是如果你說,突然來一個晶圓,那我就要考慮了,我要看我有沒有這個班底、有沒有錢、有沒有好的partner,好的團隊,我非常保守,你放心,明年我也不會有什麼大動作,也許我會去想一些事情,但想想很多事都drop(放棄)掉了。

以前我們想過晶圓廠,但我認為如果沒有一個穩定的系統,在包括團隊、資金以及策略方向清楚之前,決不可貿然進入。我們也在看LCD(液晶顯示器)和TFT(大尺寸液晶顯示器),目前我們選擇了台灣光罩,但是投資金額也小了很多。

基本上,裕隆經營策略是非常接近市場、顧客導向的,我們希望提供最好的產品給消費者,這是最近兩年來裕隆贏的策略。

編:談談最新成立的YATC,好嗎?

嚴:汽車市場分成三個block,一個是東北亞,就是日本和韓國,另一個是美國也包含北美,還有一個是歐洲,不過,很多人忘了一些地方,像台灣、泰國、馬來西亞等這些地方,似乎no body cares,這樣的情況給裕隆一個利基,去抓住這些市場。裕隆亞洲技術中心(YATC)就是要延伸亞洲市場的概念。

在這樣的概念下,以前裕隆設計車子的數量可能是三萬、四萬,以後可能是十幾萬,規模不一樣,協商籌碼不一樣,設計成本也可以下降。

以後YATC會和日產的技術中心進行亞洲車的合作設計開發,下一代的SENTYA、CEFIRO、還有新世代RV車的亞洲車款,YATC都會分擔設計研發,以後是以裕隆汽車為生產外銷基地,供應這三個車款的零件到亞洲其他國家;同時,裕隆和日產也將一起投入大陸市場的開發。除了裕隆之外,中華汽車也會走類似的發展方向。

編:YATC的投資金額有多大?

嚴:這是中、日汽車業最大規模的技術合作計劃,在民國九十三年以前投入兩百多億,大概預期可以創造四千多億的相關產值。

編:四、五年兩百多億,金額滿大的?

嚴:你不能這樣算,你要看零件的開發、車種的設計,全部都含在裡面,所以不算大,你放心,本業的投資我不怕,這都是本業的延伸。我不是拿兩百億去亂投資。

這兩百多億是非常小心謹慎的投資,我們設計什麼車子、要花在什麼機器上、margin(獲利︶有多大,這都是過去十年經驗累積計算出來的,還有,一部車子能賣多少、內銷量多少、零件能賣多少、人家可接受的價格是多少、日幣的價格是多少,都要非常謹慎去計算。

老實講,我們也失敗得夠了,足夠的失敗經驗告訴我們,不會再走失敗的路了!

編:今年台灣企業界一片低迷,裕隆、中華卻好得不得了,你心裡是什麼感受?

嚴:事實上我很怕,你知道以前人家怎麼貶我的?「這個敗家子根本不行的,我就看著他敗」,說我是什麼「末代皇帝」,現在卻變成人氣最旺的企業家。不過,我覺得人真的不能驕傲,前幾天有一個朋友跟我講:「順則慮、不順則定」,就是說你在順的時候要憂慮你的未來,在不順的時候要有定力定住自己,不要做「起◎、抓狂」的事情,我覺得這很有道理。

最近我到哪裡去,人家都說「嚴凱泰你多好、多對」,把我講得好成功,好像事事完美,其實我沒那麼完美,事實上我做的只是我們嚴家一向做事情的策略,就是努力自己的本業,結果景氣下來證明我們沒有錯,就是如此而已。

最近很多記者捧我,我都說「你們不要再捧我了」。我心裡想「你們以前少罵我幾句就好了」,這當然是開玩笑的話,不過我一直覺得,我現在沒這麼好、以前也沒那麼壞,想想過去和未來,所以我提醒我自己,要有自律的精神、要有危機感。



非常感謝林信義

編:還記得十年前回國接手裕隆的心情嗎?

嚴:我記的一清二楚,那一天是民國七十七年十二月十五日,我被媽媽從美國叫回來的時候,我還記得我離開飛機門的時候,我告訴我自己,「這挑戰不是開玩笑的,一定很累的,有種就要做到、就要做好」。我小時候常聽人說,「這裕隆的『銅罐車』、這裕隆的老闆、這裕隆的小開」,這話我聽起來很不舒服,然後就是「扶不起的阿斗」,我聽了實在很難過,因為我必需承認,我確實做了很多扶不起的事情。從小我就知道要接這個企業,我也相信有朝一日我可以做得很好,但是要給我機會。

現在裕隆有了成績,但是我的危機感還是很大的,一直提醒我自己隨時要小心。

編:裕隆有今天,你會特別想感謝誰?

嚴:我要謝謝很多人,我的母親、我的股東、我的團隊、我的老婆。還有一個人,就是林信義。

在最低潮的時候,一天到晚哭,最糟糕的是,裕隆愈敗、中華汽車愈好,還拿到國家品質獎,那就顯示一件事,很簡單,嚴家自己爛、外面的專業經理人才行。最大的抉擇在一九九五年,裕隆汽車搬下去(搬到三義)的時候是我去帶,還是請林信義來幫忙?林信義就跟我講一句話說:「我可以幫你六個月,做顧問,從一九九五年六月到十二月,結束之後你自己去,我絕對不會幫你做這件事」,林信義說,這是基於兩個原因,「第一,他相信他這件事做得好,但他也相信我不會做得太差,第二、他說我一定要建立自己的credit」,以他專業經理人的身份,如果他要欺負我,他大可以說「你自己來,我陪你一起去」,但是他沒有這樣做,他說「你自己去,我跟你每天電話聯絡就好了」。

他真的幫了我忙,而且他幫我忙還沒有take any credit,我真的很感謝他,我到哪裡開口、避口都是「謝謝他」,他真的幫我很多忙,否則不會這麼順,如果現在還在台北,裕隆絕對走不出一條策略來。



延伸閱讀

只要掌握裸K,就能推估台股未來走勢! 為何手繪K線圖 讓投資人對行情感覺更深刻?

2022-08-18

台海危機台灣人淡定、老外很訝異!高盛2指標評估:兩岸風險已進入「會影響台股」階段

2022-08-17

中國軍演成常態,靠台積電當護國神山還不夠!只要台股「做到這件事」,就可增加避戰籌碼

2022-08-15

道瓊狂殺939點,巴菲特公司股價1天蒸發「破萬美元」 金融大肅殺將臨...他曝「有穿褲子的」才挺得住

2022-04-30

曾捧紅購物天后利菁、她20年換22份工作,年薪從50萬翻到300萬:我用「狼性」過我的人生

2022-05-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