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熱門: 投資 股票 高股息 金融股 存股

黃桂新打算到美國募基金 P.50

黃桂新打算到美國募基金 P.50

寶來投信總經理的位子一直都坐不熱,從田臨文到周江宏到魏韻珊,平均在任時間不到一年,如今魏韻珊又因為全家移民紐西蘭而請辭,這回白文正從香港請回寶來香港資產管理黃桂新回國坐鎮,希望能把寶來投信的營運績效拉拔上來。

黃桂新在台灣證券圈的資歷豐富,一直是怡富系統的主將;九六年黃桂新調回香港,去年十月自怡富香港公司離職,今年一月轉任寶來香港資產管理,沒想到半年多以後他又回到台灣的投信圈子。雖然正式上任日期是九月一日,但是在八月中旬消息見報後,黃桂新已經坐在寶來投信總經理室處理公務。以下是黃桂新對重返投信戰場的原因,以及他對兩岸三地經濟前景的看法。


小公司比較有發揮的空間

《今周刊》問:總經理過去在國內投信界的資歷相當完整,也當過怡富投信的總經理;可不可以談一談,為什麼會出任寶來投信總經理一職?

黃桂新答:很多人問我為什麼要回來?因為我曾經在怡富集團管理資產,現在怡富的資產規模將近六百億元,而寶來才一百五十億元,規模小很多,而且過去寶來投信又發生一些不好的事情。為什麼我要加入這家公司?

我在今年一月加入寶來香港,協助他們成立一家新的資產管理公司,這是寶來跨入國際資產管理的第一步。寶來香港管理的資產約十億台幣,不過這家公司的前景不錯,日前香港政府已經通過,明年年底香港每家公司都要提撥退休金,他們稱作公積金,寶來香港明年也可以做管理退休金的業務;不過這個要到明年年底才開放。寶來投信的魏總(魏韻珊)移民紐西蘭,總經理一職出缺;所以和台灣這邊比起來,集團覺得這邊比較重要,過去因為我對台灣比較熟悉,所以白董事長希望我先回來把投信做好。

對我來說,這是個很大的轉變。我認為規模太大的公司比較沒有挑戰,因為各方面的管理制度都已經就緒,反而是像寶來投信這種規模不是很大的公司,過去又發生了一些事情,這樣比較有發揮的空間,可以做一些事。

我對自己的期許是扮演一個公司醫生的角色。事實上這家公司已經在慢慢建立一些好的監管制度,但是還留下來一些問題,不過也不太嚴重了。整個來說,目前寶來投信的營運已經打平,今年應該可以小賺。

問:您到任後最重要的工作是什麼?

答:寶來投信的形象在過去不是很好,績效普通,產品也不是很多。目前我首先要做的是加強內部的控管,成立一個控管小組;過去發生事情的原因就是控管不夠,現在必須加強控管。你看英國霸菱集團兩百多年的歷史,被李森一個人給搞掉,這就是控管不夠的結果。控管者的角色類似警察,隨時檢查看資金的調度有沒有違法,持股的狀況有無逾越證期會或公司的規定。


地產、海峽基金現轉機

問:您在怡富香港的後期也是做控管的工作?

答:差不多是這種角色,investment director (投資董事),我是負責控管和PR。當時我要負責怡富香港五十幾個基金的控管情況,注意有沒有做好買賣、投資的相關規定。未來我會找一個人做「警察」,一遇有異常的狀況,就立刻向我報告。

做好控管後,要提高基金的績效。過去經理人做得比較短,也比較少看國外的資訊,這兩方面都要加強。不要看得太短,而且要配合國際的環境;因為台灣已經是一個開放的市場,我們最重要的產業是高科技產業,高科技的主要市場在美國、歐洲,不配合國際的情況要如何做?而原物料也要配合國際原油的動態和市波動等等,另外國際資金的流向也要注意;還有美國網路股的表現、美國利率、美元走勢等,在在都可能影響台灣相關產業。

問:在寶來現有基金中,有些產品因為定位的緣故,績效不容易翻身,您會有什麼作法?

答:寶來有兩個很不好的產品,一個是地產基金,一個是海峽基金,目前這兩個基金正好是外在壓力最大的時候。

寶來地產基金的運氣不佳,剛推出就碰上金融風暴,有好幾支持股都踩到地雷,這些股票都在陸續處理中。幸好前幾天證期會表示希望投信公司能發行資產重置型的基金,我們不必發新基金,地產基金就可以直接投資這類價值被低估的股票。對我們來說,地產基金從完全沒有機會到現在有了一點機會。至於海峽基金,我想兩岸的關係不要那麼緊張的話,海峽基金慢慢也會有好的表現。所以對我們來說,環境的確有不錯的轉機。

此外新的矽谷基金也應該是沒有問題才對,因為證期會要求要改的也改了,要補件的也補好了。


國內資金排擠 要到美國募基金

問:寶來的資產規模不是很大,您如何改善這種現象?

答:在台灣市場募集基金已經出現資金排擠作用,所以我考慮在國外募集資金投入台灣的股票市場,希望明年可以做到。

美國是目前最有希望募到資金的市場,因為美國股市大多頭走了好多年,現在很多美國投資人對亞洲市場很有興趣。亞洲市場經過兩年的金融風暴跌到谷底,現在已經慢慢好起來了;雖然不是全面復甦,但是已經自谷底走出來,現在應該是買亞洲股市最好的時機,所以美國資金對亞洲市場非常有興趣。我希望明年可以到美國募一個基金進來,像美國這麼大的市場,募個二、三千萬美元的基金應該不是難事,這樣對我們以後的基金規模會很有幫助。

問:國內投信除了四家老投信以外,已經很久沒有這種產品了。

答:四大以外,其他投信都沒有這種產品,我想是因為第一他們沒有好的大股幫忙,其次是沒有好的發行人才;在美國這麼大的市場裡,一定要找到一家好的證券商幫忙,如果能找到好的夥伴,應該不是太難的事。我想最好等明年總統選舉告一段落後再來作,不過現在就可以先規畫了。

另外歐洲市場也要開發。歐洲的資金,除了英國以外,過去對台灣市場的興趣並不是太大,因為他們不太了解;英國在亞太地區很久了,所以比較了解本地的情況。而像德國、法國因為不夠了解,所以投入台灣的資金不是很多,我覺得反而有機會。因此明年在業務上希望能走向國際化。如果還是在台灣募集,只是在原有的餅裡搶占有率而已。

在產品方面,目前在法令上還有很大的限制,但是我們仍在等機會募一個投資海外的基金,當然現在是不可能,因為很多投信才剛把海外基金的案子撤回來。這個要再想辦法,因為光是投資台灣的產品是不太夠。


加強定時定額業務

問:寶來不是原來就有美台雙利基金部分投資美國市場?

答:美台基金還可以再加強,重新整理一下,再包裝銷售。所以本來幾個情況不是太好的產品,現在因為環境和市場的改變,看起來也許有一點機會了。

問:除了開發國外的新投資人外,國內的業務有什麼部分還要再加強的?

答:定時定額的部分還要再加強。定時定額是很好的投資工具。剛才提到很多投資人買基金是賺了一點錢就賣掉,然後再去買另一支基金,錢就在那邊轉來轉去。但是如果能夠加強定時定額的部分,把錢留下,長期對我們是有利的。

目前寶來也有做定時定額的業務,但是成績不是很好,大約只有三千多個客戶;由於定時定額的成本很高,這樣還沒辦法賺錢,所以還要再加強。或許我們也要向中南部發展,開發新的定時定額客戶。

問:您看國內投信界的發展情況如何?

答:一定要走出去,多找其他的客戶,不能單靠國內的市場,否則無法作到多元化。目前同業都只是在國內募基金,當然在國外募不是那麼容易,知名度不夠,最好是找國外的 partner 作策略聯盟; 現在有些投信已經找國外股東作顧問,或是幫他們操作海外基金,希望可以提高績效;這是國際化的第一步。第二步是找國外的客戶把錢引進來,這樣作才可以擴大基金的規模,也不會產生資金排擠的效果,當然這不容易。

第三步是產品的設計,這得看證期會的態度,因為證期會對一些新產品會有意見,但是我們還是要透過投信投顧公會反應,希望可以多作一些不同的產品,否則永遠是投資台灣股市,作同類的產品,我覺得這樣對投信業發展的空間有限。另外,現在的債券基金多數是保本基金,應該作真的債券基金;目前企業多作附買回,而很少買債券,這個市場應該可以再開發。


對兩岸關係看法樂觀

問:您對台灣經濟的看法如何?

答:台灣的高科技產業仍是主流。我在九○年年底來到台灣,當時高科技股占總市值約七%左右;現在已經超過三五%,可以看出高科技產業的發展非常快。台灣在亞洲的高科技能力僅次於日本,香港現在才要做數碼港,落後台灣將近二十年。

美國過去十年表現最好的十支股票,有七、八支都是高科技公司,這幾年則是網路股暴漲好幾倍;台灣的情況也差不多。不過我所說的高科技範圍很廣,除了電腦之外,還包括藥品,生化科技,或是其他領域的科技。也許寶來投信可以考慮設立一個不單只買電腦,還可以投資其他產業的高科技基金。

問:您站在香港的角度來看,兩岸關係會如何發展?

答:我對這個問題比較樂觀,話不要說太多,最重要的就是把兩岸三地的經濟整合起來;如果作得到,大中華圈的實力全世界沒得比:大陸有很大的市場,便宜的土地、勞工;香港則是金融、服務中心,台灣有高科技,加起來有多好;所以大中華圈的實力沒有別的地方可以比。

最近雖然因為兩岸關係比較緊張一點,但是我覺得大陸動武的可能性非常非常低;當這件事情慢慢淡化以後,股市又會好起來。


人民幣今年不會貶

問:您對大中華經濟圈的股市前景看法如何?

答:大陸最近也作了很多動作來刺激景氣,比如說鼓勵新的私營股票掛牌、減低B股買賣的印花稅、允許公司的董事回購自己的股份,另外政府也提撥數千億的資金提振國內需求;為了鼓勵投資、消費,銀行存款利息也開始要課稅,稅率可能二○%,作多的動作非常明顯。

香港近年的景氣不太好,不過失業率有開始好轉的現象,房地產也比去年上升約一五%。消費雖然還不好,不過旅遊市場也開始復甦;國泰航空宣稱載客率有上升,特別是東北亞,日本、韓國的旅客,大陸內的旅客也不少。

台灣的高科技產業一直不錯,政府也積極推動高鐵興建,也是未來刺激景氣很要的關鍵。高鐵是一定要作的,只是選在這個時候作,是為了未來幾年把經濟成長推高一點。而且推動一個重大的投資案,特別在兩岸關係緊張的時候推出,有宣示根留台灣,長治久安的打算。

問:人民幣會不會貶?

答:今年不會!明年則要視資金的移動而定。

一般預期今年人民幣會貶值,但是考慮到兩岸關係不好,香港景氣也還沒有上來,所以今年就不會貶了;明年則要看大陸能不能繼續吸收外資,而大陸對外貿易的情況也要列入考慮。

我想最重要的還是要看入會(WTO)的情況,如果提早加入,人民幣可能不會貶,因為外資會進入大陸開設公司、工廠,可以吸引新的資金流入。如果加入得晚,明年人民幣可能就會調整。但是人民幣調整也不一定會對台灣、香港的金融市場造成大衝擊,要看調整的幅度,以及調整的次數;如果在一○%以內,衝擊不會很大,而分批調整的衝擊也不會很大。

我想大陸當局可能傾向盡量不貶,因為過去兩年最危急的時候都撐過去了,現在的迫切性就不是那麼強烈。大陸現階段最重要的是刺激消費,政策上已經把錢逼出銀行體系了,這些錢只要能消費,經濟成長目標就可以達成了,所以藉由人民幣貶值來促進貿易就不是那麼必要了。

問:白董事長請您回來,有沒有什麼指示?

答:什麼指示都沒有!


投信界的「怡富總經理們」

又出現了一個「怡富」總經理!這不是指怡富集團又成立新公司,多了總經理的空缺,而是投信界又多了一位具有怡富背景的總經理;這次是白文正領軍下的寶來投信新任總經理黃桂新。

國內投信公司愈開愈多,業界不但錢搶得凶,搶人更是勇;一般研究員、經理人都已經不太夠用了,更不要說是身負整體經營績效的總經理人才。而怡富集團國內現有證券集團中,外資色彩最濃的集團,高階經理人的歷練完整,而且多具有國際視野。由於資歷齊全,從怡富系統外流的高階經理人才逐漸為同業重用,特別是在需才孔急的投信圈子裡,「怡富總經理們」遂逐漸形成。

從頭數起,剛剛上任的國際投信總經理胡世芳,曾在怡富證券任職;近來傳言被外資相中的光華投信,總經理章嘉玉的前一個工作也在怡富投信。而台灣投信總經理林建鋒曾待過怡富投信,另外加上彰銀喬治亞柯世鋒,以及新任的寶來投信黃桂新;除了怡富投信以外,目前至少有五家投信公司的總經理曾經在怡富任職。

隨著新投信的日益增加,往後難保不會有更多的「怡富」總經理出現。對怡富集團來說,辛苦訓練出來的高級主管成為競爭對手,恐怕得一邊感到無奈,還會一邊為內部制度的優良而感到驕傲吧。

延伸閱讀

全聯攜手foodpanda拚全年業績15億! 全聯總座揭6大優勢,估業績成長2倍

2022-01-13

顏莉敏搶先宣布政策急轉 市府竟不置可否 中捷設站三大疑點 中市府仍未充分釋疑

2022-01-19

年輕人最愛前10工作曝光!第1名從沒人敢應徵,到現在狂吸30歲以下族群挑戰…薪水平均可達6.7萬

2022-03-16

345.6億元紓困振興經費來了!護勞工、穩金流、減負擔、助產業等4大面向下手

2022-05-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