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熱門: 投資 股票 高股息 金融股 存股

中共與小柯的恐怖平衡 p.18

中共與小柯的恐怖平衡  p.18

近代以來,美國與中國一直都維持不錯的關係;美國人也覺得美中的關係不錯不過在十幾二十年前,美國人還是不太分得清中國和台灣的差別,對兩者的概念也相當模糊。

美國對中國的善意從一百多年前列強侵略中國時開始,當歐洲諸國想盡辦法要分割中國領土,成為其殖民地時,美國便極力反對;當然這不全然代表美國人真的對中國好,而是美國人到中國的時間比較晚,好的地點都被先來的侵略者占去了,所以美國乾脆做個順水人情,不同意分割中國領土。

有了這一段歷史,美國人一直認為他們和中國的關係非比尋常,美國也是唯一沒有和中國開過戰的西方列強。文革時代,中國落在蘇聯的勢力範圍之內,是個例外;不過當時美國的年輕人認為,文革是中國從舊社會進展到新世紀變革中的必經過程,對中國政府仍舊存有幻想和期待。

在過去,是老一輩的美國人對國民黨比較同情,而年輕人則認為國民黨犯了錯,下台是應該的。不過一九八九年發生了軍隊殺害學生的天安門事件後,美國青年對中共的看法開始出現一百八十度的改變,對中國政府十分反感。

除了天安門之外,不久前的法輪功事件,在美國人的眼中,不過是一群老太婆聚在一起練功打坐,居然會引來中國如此激烈的反應,也令老美百思不解。同時美國與中國多年來的友好關係,理論上中國應該有所回饋,但是中國的內銷市場遲未開放,美國廠商當地的利潤也不如當初預期的大,所以對中國市場也由期待轉為冷漠。

年輕人在美國的地位高、勢力大,因此很能代表民間的普遍立場。但是相對地,不管是美國的外交部,或是媒體、企業內部裡,處理與中國大陸相關事務的單位都是比較大的部門;想想看,內部人員想要升官,得到老闆的重視,是要待在國事務部門,還是要待在台灣事務部門?所以在組織裡面要受到重視,一定要成為中國專家,而不是台灣專家。既然成為中國專家,對中國一定比對台灣更了解,所以立場偏向中國也是可以理解的現象。

於是問題就來了,針對是否給予中共 PNTR (永久正常貿易關係)的態度,美國民間和官方就出現了不同的聲音。國會的眾議員心中都知道 PNTR 很重要,而且應該要通過才對;但是囿於民間反對的力量,議員們都有競選連任的壓力,選民的聲音不能不顧著點。如果就 PNTR 的議題進行公投的話,鐵定過不了關,所以眾議會只好民粹一番了。這就是官民之間落差。

這次反對 PNTR 最力的是工會,最支持的則是企業,本來這也沒什麼不對,但是因為美國企業過去在中國賺的利潤有限,又怕惹毛了工會,加上民間普遍反對,所以對支持 PNTR 也就不那麼熱中了。

而台灣方面,在經過這次總統大選後,讓一般的美國人開始分得清中國和台灣的差異,在過去,反正都是中國人嘛!在美國更進一步認識中國的同時,連帶地使日本和中國的關係產生微妙的變化。

日本雖是經濟大國,卻始終不是軍事大國的主因,一個是日本自己選擇不要發展武力、不要擁有軍隊;因為若是發展武力,會引起東亞國家回憶起二次大戰的恩怨及日本的軍國主義;其次是不需要,因為在亞洲沒有足以威脅日本的強國。

但是國際關係的變化和物理學、股票市場都一個樣,一個事件的發生會引發連鎖反應,任何事都不應視為單獨存在的事件。三、四年前,中共為了威脅台灣,不斷部署對著台灣的飛彈;對日本來說,這些飛彈現在是瞄準台灣,但是若有必要,是不是也可以調整一下對著日本,而這只要花幾分鐘的時間而已。

九六年的飛彈演習,影響了日本與美國的聯盟關係。原本雙方的軍事關係在日本國內的長期抗議下,已經快要走上分離的道路,日本感受到的壓力日深;近幾年美國對日本的政策已經改變,當日本偏向美國時,美國比較偏向中國,尤其美日雙方一直為了貿易逆差時起糾紛。去年柯林頓訪問中國時,很明顯地繞過日本,過去的 Japan Bashing 已改為 Japan Passing。

日本過去一向以美國為馬首,一九七三年美國支持中國加入聯合國,日本便率先表態與台灣斷交,和中共建交,而美國則遲至七九年才與中國建交。但是經過這幾年的台海風雲,日本國內支持台灣的聲音愈來愈多,包括柯林頓承諾三不,日本卻偏偏不提;這顯示日本逐漸脫離美國的陰影,對台灣的態度也在改變。日本的失落感同樣發生在台灣,美國的中國政策令台灣感到不安,才會出現兩國論的說法。

歷來中國領袖的誕生,無關能力,但是要有條件;比方以前要當皇帝,要有所的「天命」;沒有皇帝之後,中國亂了一陣子,後來中國的領導人一定要參加過十萬里長征,表示吃過苦,革命血統純正,才有資格當。可是到了這一代,已經沒有人參加過延安精神洗禮,朱江體制既沒「天命」,又沒經過民意認同,因此只好靠國外的肯定,來鞏固其在國內的地位及權力。譬如江澤民和柯林頓握過手,所以就可以確定江就應該是中國的領導人,不然小柯也不會和他握手。可是既然中國領導人如此需要美國的肯定,可是又不時表現出其國家主義的一面,這就很有趣了。

在台灣剛好相反;早期國民黨有美國的支持,所以不需要靠選舉便可以穩固政權。直到七九年美台斷交,蔣經國才開始民主化、本土化。台灣領導人的權力便從國外的肯定到國內的民意支持;因此台灣的外交政策比較獨立,不受外國的影響。

講到這裡,如果台灣真的獨立了,中南海的那批人就要失勢了;可是對台灣太惡劣,瞄準太多飛彈的話,又會失去美國、日本的肯定。像白皮書和朱鎔基的講話就是在這種矛盾下產生的; 於是引起美國國會的反感,PNTR 才會這麼難過關。其實中國的領導人還滿值得同情的,一方面不能失去美日的支持,一方面對台又要裝得很強悍的樣子。

當然中國領導人也不是沒有選擇的餘地,如果實行民主化,由人民投票來肯定其統治的合法性,就不用這麼低聲下氣地聽老美的話;可是當他們看到隔鄰的韓、菲律賓,或是在地球另一端的南非的執政黨,特別是台灣的國民黨搞民主化後下台的教訓,一定感觸良多。所以中國的領袖為了維持他的權力,只好減少其外交的獨立權限,以尋求國際強權的肯定,這是過去大家所沒注意到的。

民主國家不但外交政策的獨立性較強,其媒體自由化可以監督政府,執政者可以不斷調整其政策,藉由民調來修正其錯誤。而在中國,因為不夠民主,媒體也不自由,所以可能要走了很久的路以後才知道走錯了。像一國兩制是大陸方面一廂情願地認為對台灣已經十分寬大了,於是便一路規畫、執行,可是台灣方面卻不領情,一再抗拒,事到如今,中國領導人已經騎虎難下,拉不下臉來修正了。

美國在十一月就要舉行總統大選,中國可能會認為在此之前是與美國談條件的最佳時機,所以這段時間中共的表現會比較低調保守一點,最終希望能藉機得到一些好處。 一個好處是可以得到 PNTR,因為得到這項肯定對江澤民而言是莫大的成就。其次是反對 TSEA (Taiwan Security Enhancement Act,增強台灣防能力法案),該法已經眾議院通過,未來美國可以賣更多更先進的武器給台灣,對中共來說,等於為中國的統一製造新的障礙。

目前共和黨的小布希對中共的態度最為強硬,但是候選人的口號會比較激情,當選後會比較務實,所以不管誰當選下一屆的美國總統,美中關係都應該不會有太大的改變。這點台灣認識得清楚,但是中共沒有民主的經驗,所以在這方面會比較擔心,也很迫切希望能在這一段時間爭取較好的待遇。

至於在美國方面,柯林頓總統即將下台,他總不希望小朋友在歷史課念到他時,只有寶拉瓊斯和呂文斯基這一段,他亟須有更重要的成就做為歷史的定位。近來小柯的績效不是很好,與國會的關係也有些不順,所以推動 PNTR 可以讓他扭轉頹勢,而中國也很清楚柯林頓的弱點。但是美國的民意會怎麼反應,本周答案就要揭曉了,大家走著瞧吧!

延伸閱讀

百貨燙金戰記

2019-09-04

為何這彈丸之地可養14家百貨?微風南山不畏高租金!遠百A13十月也要跳進來!

2019-09-04

你有多久沒逛百貨公司了?徐重仁:面對空蕩蕩的樓層,日本這樣做,把人潮找回來

2019-08-30

揮灑汗水享受陽光 遠東SOGO百貨高雄店員工健康樂活登山趣

2019-08-15

〈觀察〉遠百信義將開幕 北市信義區成全球最大百貨激戰區

2019-07-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