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熱門: 投資 股票 高股息 金融股 存股

美國傳捷報 台灣募資卻失敗 P.88

美國傳捷報  台灣募資卻失敗 P.88

邱莉燕

科技線上

一群金融新貴快速湧現

2003-07-03 15:01

對已經擁有三十幾億元身價的張子文而言,「通過美國食品藥物管理局上市許可」雖是利多消息,但是離「募資成功」還有一段距離。

Tanox 的創始人張子文,在離開生技中心後顯得神清氣爽多了,臉色紅潤得令人嫉妒。同樣令人嫉妒的還有他目前的三十幾億元身家,然而這位億萬富翁卻一點也不像億萬富翁,尋常的白衣黑褲,未著西裝,面帶笑容,比鄰家伯伯更親切,一問之下,才知道他還住公家宿舍。走在台北七月燠熱的街頭,沒有人覺察身旁走著一位很有錢的人。


苦盡甘來 新藥在美獲准上市

張子文的三十幾億元身家,來自於他和前妻唐南珊共同創立的 Tanox,這間公司在二○○○年四月美國那斯達克掛牌時,股價高達五十‧五六美元,創下了生技公司有史以來的最高股價紀錄。 誰能相信當初 Tanox 只拿了二十萬美元創業?後來股價下跌,張子文的財富縮水到剩四分之一,不過仍是億萬富翁。

張子文並不是很在意自己的身價,他最在意的是身為科學家對實驗結果的著迷。當知悉自己的單株抗體新藥 Xolair 日前終於通過美國食品藥物管理局(以下簡稱 FDA )異常嚴格的審查,獲得上市許可, 面對新藥一年七億五千萬美元的市場規模,張子文更關心的卻是──新藥的療效到底有多好?

根據 FDA 的審查報告,Xolair 最適合的投藥對象是嚴重的哮喘或過敏病患。在人體臨床試驗階段,第三期共計做了六千名患者。一位美國臨床醫師的論文中提到,若干病人在用了一年之後,由於只是人體臨床試驗,這些病人必須停用。結果醫師發現停用之後需要再度使用的病人減少了,甚至只要用很少量的藥物。張子文覺得這個訊息對他很重要,只可惜樣本數太少了,結果不夠普遍。

科學家想要從一粒沙中見世界,策略夥伴想要的則是更大的利益。當初 Genentech(全美第三大生技公司)之所以願意和 Tanox 從法庭轉至會議桌,由互相訴訟變成互相合作,就是看上 Tanox 在人體免疫球蛋白 IgE 的研發及專利頗具潛力,另一策略夥伴諾華藥廠也是如此。


台灣募資案 至今懸而未決

從美國傳回來的捷報, 卻沒有讓 Tanox 在台灣的投資計畫有任何更進一步的進展。從四年前開始,Tanox 幾度向國內投資界提出募資四十億元計畫,要設立全亞洲最大的生技製藥代工廠 TBMC, 經營模式仿照台積電,以代工模式生產其他生技公司及大藥廠所需的蛋白質藥物,規模產能年產量一二五○公斤。

為什麼台灣的投資界不願意投資 TBMC?甚至 Tanox 幾次向下修正總金額和技術作價持股比率,還是不獲青睞?

生華生物技術顧問公司副總經理郭美慧說:「這樣的代工廠不能只生產單一產品,否則不合成本效益。」她強調,代工的主動權不是掌握在自己的手上,若要耗費巨資蓋一個廠,接下來都要在等訂單的日子中度過,生華是不會考慮的。幾次修改募資計畫,反而引起了投資人更多的疑慮。

中華開發工銀技術部經理李世仁則表示,整個藥廠都是代工,全世界都沒有這樣的 model。 此外,照合約,Genentech 和諾華都可以生產 Xolair,Tanox 只有其中十公斤的製造權。李世仁說: 「  Xolair  可能在兩個星期內就能造好,TBMC 接下來要怎麼活?不知道。」

TBMC 募資不順,協助 Tanox 在台募資的誠信開發,早於六月十四日宣布結束Tanox 台灣分公司唐誠生技。巧的是,一周之後,Xolair 通過 FDA 上市許可便公告了。 不過這兩件事沒有什麼關聯——即使有 FDA 這項利多消息,卻仍無法激起投資人對 TBMC 絲毫的興趣。

張子文自己的分析是 TBMC 已經錯過了最好的時程。這一兩年國際生技公司都已經蓋起了蛋白質藥廠,如 IDEC、Protein Design,TBMC 雖然不能說是「死掉」,卻是「目前沒有進行的理由」。


執著與專一 成就一片天

Xolair 今年七月便開始販售, Tanox 每年可從中獲得一○%的權利金,身為董事的張子文並不只是掛名,也實際參與討論後續的市場計畫。另一項治療食物過敏的新藥 TNX901 目前正在進行第二期臨床試驗,也要和策略夥伴進行協商。

回顧這十七年,歷經大大小小的事件,看著「一生最重要的部分」 Xolair 終於被肯定,張子文想想,覺得辛苦的日子多於甜美的日子,整天擔心這擔心那的。尤其是和 Genentech 打官司的那三年,是他最低潮的時候。

風雨當中,讓張子文深感自豪的是,Tanox 一路都由原始創辦人撐到最後。絕大多數研發新藥的生技公司創始人,會採取階段性的經營策略,在略有成果時把公司賣掉,或是在募資時被稀釋掉股權。 然而 Tanox 卻沒有,張子文很執著地要把新藥做出來,堅持著要一手把 Xolair 「扶養成人」,即使在股價最高時,張子文也沒有賣掉一張股票, 因為他認為在 Xolair 獲得 FDA 上市許可前,他不應該獲利。

「我一輩子都是科學家,而我當科學家也當得滿不錯。」張子文笑著說:「像針對過敏物質 IgE 作用,是我憑空想出來的。 」其實,除了 IgE,張子文也是全世界第一個發明 MicroArray (微陣列分析, 生物資訊學中分析 DNA 或蛋白質數據的方法)的人。

科學家的執著性格, 或許來自於客家人的血統,張子文卻將 Tanox 的成功,歸功於老天的幫忙。由於專一,讓他在波折中找到前進的動力;更由於執著,使他的成就更傑出。幾次的事業起落,也讓他學習堅持的哲理。至於 TBMC 投資案,不急,就先擱著吧。


張子文小檔案
出生:民國 36 年
現職:清華大學生物科技研究所教授、Tanox 公司科學顧問與董事
學歷:美國哈佛大學醫學博士
經歷:生技中心執行長、清華大學生命科學院院長、Tanox 公司創始人、美國貝勒醫學院教授
家庭:二女

延伸閱讀

徜徉水流、風吹、雲湧 他是現代文學先鋒

2022-01-05

每次台股暴跌,它都挺住!盤點俄烏戰下15檔金融股:除了兆豐金,這4檔也有抗跌體質

2022-03-11

高資產人士的資產如何安心傳承且合規節稅?

2022-03-29

「有溫度的好消息」!300億租金補貼7月上路、10月撥款…這4類人加倍領,50萬戶受惠

2022-03-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