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謝幕時分

謝幕時分

焦元溥

藝文風尚

743期

2011-03-17 13:32

謝謝觀眾陪演出者到最後,不只是因為這是對演出者的尊重,某種程度上來講,這樣的鼓勵也是藝術進步的要件。

最近時尚界最大的新聞,莫過迪奧(Dior)設計總監加里亞諾(John Galliano)因種族歧視言論而被開除,時尚事業可能就此畫下句點,還得面對可能的刑罰。

論才華與成就,加里亞諾成功改造保守的迪奧,以優雅不失創意、華麗兼具狂野的風格,在一連串驚喜中打響自己與廠牌的名號,讓迪奧在形象和獲利上都有傑出佳績。然而,加里亞諾在酒醉後荒腔走板的反猶謾罵,終於讓他不得不結束自己的迪奧之旅。

而幾天後的巴黎時尚周,少了明星總監的迪奧,在新季大秀結束後,將打版師與樣品師請到台上謝幕。許多人覺得身穿白衣的他們,讓服裝秀結尾宛若喪禮,我卻反而深感欣慰——終於有一天,這群真正實現設計師天馬行空創意的執行者,能夠風光站上時尚周舞台,得到他們早該得到的掌聲。

 

謝幕可以比演出更精采

 

我一向喜歡看謝幕。有些謝幕,例如歌劇,那可以比演出更精采——黑人女高音普萊絲(Leontyne Price)初登大都會歌劇院,瘋狂的觀眾以長達四十二分鐘的掌聲創下紀錄。

 

但不只是音樂演出,我連電影都要看「謝幕」:只要可能,我都選擇播完演職人員表的電影院,總是希望能留到最後,真正把電影「看完」。

 

這不只因為我們都曾當過一顆小螺絲釘,也不見得是想從演職員名單中找到什麼熟人,僅純粹是對於一部作品的尊重——不喜歡的大可中場走人,但只要有一個人喜歡,電影院就有責任把影片完整播完。

 

就我的經驗,別說歐洲,就是鄰近的香港、韓國和日本,在這一點上都相當注重。只是在台灣,或許是為了搶放一檔影片,也可能根本對「片尾」毫不重視,往往只要銀幕一上演職員名單,戲院頓時燈火通明。

 

這實在不可理喻,也讓人遺憾。我連在家看無線電視台電影,也都會把演職人員表看完。許多導演也珍惜像我一樣的傻子,為如此觀眾特別拍攝段落——容我賣個關子,但請去看看「豆豆先生」第一集吧,你會在「最後」看到令人感動的影像。

 

至於音樂會的謝幕,那更是唯一和演出一樣讓我期待的時刻,特別是管絃樂團的謝幕。

 

雖然所有樂器都能找到作品演奏,但不是所有樂器都適合扮演獨奏角色。如果你學的是低音號,出了學校,大概不可能找到機會舉辦獨奏會。

 

即使樂器仍能擔任獨奏,也不是每位樂器演奏者都能開展獨奏事業。你聽過豎琴獨奏會嗎?即使是無比重要的長號,也是直到二十世紀後半奇才林柏格(Christian Lindberg)出現,這項樂器才真正出現長號獨奏家。不然無論技術再高,長號家都必須選擇樂團或教職作為歸宿。

 

不只長號,連還算熱門的長笛或小號,除了少數幸運例外,也都無法和鋼琴或小提琴等熱門樂器相比,必須以樂團或學校作為自己的舞台。

 

配角與主角一樣重要

 

但這決不表示他們不重要,或是樂團演奏不需要傑出技巧。聽聽拉威爾在(達夫尼與克羅伊)中的繁複長笛樂段,以及(波麗路)那寫在破音邊緣的長號高音獨奏,馬勒(第五號交響曲)和布魯克納(第八號交響曲)中一夫當關、萬夫莫敵的小號,尼爾森(第四號交響曲)驚天動地的定音鼓,理察.史特勞斯交響詩與歌劇中宛如整人的法國號段落……,沒有獨奏家等級的驚人技巧,根本無法肩扛如此挑戰。

 

至於像巴爾托克(管絃樂團協奏曲),那更是對樂團所有成員的艱鉅挑戰,每個人都必須展現獨奏家的演奏實力。

 

一場管絃樂演出的成功,指揮固然是靈魂關鍵,樂手也是實現作曲家想像的不凡英雄。每當演出結束,指揮一一提點樂手起立。看著他們拿著樂器,接受全場聽眾的熱烈喝采,那是和音樂一樣令我感動,也是音樂會我最珍惜的時刻。

 

演出看得多了,最後最珍惜的,居然也就是謝幕。我知道聽眾不想排隊離開停車場,也總有地鐵公車要趕,但我還是希望,無論如何,只要演出夠水準,大家至少能夠試著陪演出者到最後。我相信,這樣的互相鼓勵,絕對是藝術進步的基本要件,某種程度,也是將心比心,對演出者的尊重。

 

至於已經看到這一行的你,感謝你的閱讀──後會有期,我們珍重再見。

(名人沙龍專欄自下期起停止刊載)

延伸閱讀

為何沒人聽音樂會?

2010-10-07

非得聽現場的音樂作品

2009-02-05

一把薩克斯風結緣 老董們圓夢做公益

2012-06-21

別用眼睛聽音樂

2009-10-15

你可以多留幾分鐘

2009-04-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