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陶冬的世界經濟三大預言

陶冬的世界經濟三大預言
陶冬認為,歐債危機緩解只是因為量化寬鬆的「麻藥生效」。

周岐原

金融風雲

攝影/吳東岳

797期

2012-03-29 14:12

今年第一季結束,接下來的全球經濟走向為何?應《今周刊》邀請來台演講的亞洲經濟學家陶冬指出,歐債危機雖緩解,但葡萄牙債壓恐在下半年告急;美國經濟喜見復甦,QE3仍將推出並鎖定房市。至於中國,四兆救市方案收尾後,「弱週期」仍是不變的路。

好消息不多,但壞消息的衝擊也平緩了,剛結束的今年第一季,全球經濟局勢就是如此缺乏方向。

經過去年下半年第二次歐債危機,瑞士信貸亞洲區首席經濟學家陶冬博士指出,全球資本市場剛從谷底急升,回到投資情緒的平衡點。

陶冬分析,接下來歐洲仍將反覆受到主權債務危機困擾,短期內難以脫身。美國經濟數據好壞參半,但伴隨著房市落底、美元轉強,美國經濟已浮現明顯的復甦契機。

至於中國,未來數年將進入弱增長週期,儘管剛成為城鎮居民的第二股消費大軍正在茁壯,但中國房地產泡沫卻可能在未來三到五年之內遭遇一次大調整,這或許將成為中國經濟日後下滑的主因。

 

全球市場從谷底急升 四大經濟體寬鬆貨幣所致


「過去三十年,市場情緒曾有三次跌落恐慌區,然後從谷底急升」,雖然台股在去年下半年最低僅跌到六六○九點,但陶冬演講時開宗明義指出,全球市場去年底的恐慌程度直逼金融海嘯、九一一事件,甚至超越第二次石油危機。

陶冬分析,當資金對風險偏好急跌後,又常有一番急升,當歐洲央行兩度以長期再融資操作(LTRO)釋出資金,全球市場情緒忽然緩和,自然因此出現反彈。

股市率先往正面表態,投資人最關心的是全球經濟能不能持續復甦,接下來還有哪些潛在威脅仍未浮現?陶冬指出,歐洲、美國、亞洲的經濟構成並不相同,也各自有問題需要克服,但整體而言,歐洲面對的前景較不樂觀,「麻醉藥效退了之後,原本應該怎麼疼、還是會要那麼疼」。也就是說,眼前的復甦景象,其實大部分來自歐洲、中國、美國和日本四大經濟體各自寬鬆貨幣的結果。

 

歐洲前景堪虞 葡萄牙恐成下一個未爆彈


陶冬指出,儘管希臘暫時得到救援,LTRO政策也為歐洲銀行帶來一兆歐元以上的資金活水,足以解一時之危,然而歐債危機根本問題仍未解決,檯面上所有救市方案都只有舒緩作用,「讓痛苦的市場暫時安靜一點」。

陶冬舉美國為例,獨立初期美國各州「有十三種赤字、十三種財政方案」,但經過獨立戰爭洗禮,財政負擔較輕的紐約州願意支援受創較重的卡羅萊納州,維吉尼亞州則把財政權拱手交給新的財政部,由邦聯制過渡到聯邦制。陶冬強調,一字之差的改變使美國成為貨幣統一、財政主權統一的主體,這一點,和當前的歐洲截然不同。

歐洲想要徹底扭轉困局,陶冬認為只能嚴格執行財政同盟,重罰出現赤字的經濟體,同時提供弱國實質補貼。但在當前的歐洲財政聯盟公約中,關於德、法的經濟強國如何扶植弱國,隻字未提,這也是陶冬憂心歐豬各國情勢仍將反覆告急的原因。

陶冬提醒,除了財政紀律稍有改善的義大利之外,葡萄牙國債殖利率已超過希臘去年三月時的水準,下半年不排除成為另一個經濟危機的火源,「而葡萄牙又會讓人聯想到相鄰且規模更大的西班牙」,因此下半年時,投資人不可輕忽歐債問題對市場的殺傷力。

不過陶冬坦言,隨著新興市場崛起,歐洲占全球GDP(國內生產毛額)成長率比率銳減,重要性確實式微了。從一九七○年代占近二成比重,到如今貢獻全球經濟成長不到四%,即使主權債務仍可能造成全球動盪,但歐洲的影響力只能用「大不如前」來形容。

在大西洋彼岸,沉寂數年的美國經濟,卻在一片看似低迷的數據中緩慢回春。陶冬指出,支撐美國經濟的支柱是消費,雖然目前的消費金額年增率,還是只有海嘯前的一半,失業率仍停留在八%,但是今年的消費情勢比去年好,去年又比前年好,足以看出美國民眾的買氣回升。

 

國際經濟

 

國際經濟

陶冬提醒,今年下半年的葡萄牙,不無可能成為去年下半年的希臘。(圖片來源/法新社)
 

美國緩慢回春 QE3鎖定房市拉抬就業


牽動美國經濟最重的絆腳石:房市不景氣和失業問題方面,陶冬指出,過去因為銀行不願積極讓資金流通,企業難以有效覓得資金,失業率和低迷的房市自然難以改善。


現在銀行信貸以緩慢速度回升,企業也開始投資,因為金融海嘯流失的工作中,週期性就業已逐漸收復,但要讓失業率明顯降至七.五%以下,惟有房市也取得進展,這個改變才可能實現。

正因有房地產市場這個不確定因素,陶冬分析,聯準會主席柏南克應會再三考慮,不讓QE3(第三次量化寬鬆貨幣政策)退出,因為柏南克深知國內復甦未穩,輕言收手很可能讓經濟再入險境。

假設第二季經濟又回軟,陶冬推論聯準會應會再次使出量化寬鬆,這次可能將購買目標對準房地產相關證券,如不動產抵押貸款證券(MBS),直接從房市源頭下手,試圖拉動就業。

相較於國內復甦步履蹣跚,美國對外貿易卻顯得虎虎生風。陶冬指出,美國的貿易逆差已經明顯收縮,「如果扣掉石油進口,收縮的幅度更大」,這不僅意味著製造業悄悄回流美國本土,此外,另一個攸關美國經濟前景的大調整,是能源不再高度倚賴外國。陶冬指出,頁岩天然氣開採技術的精進,讓美國提高能源自給程度。


「應該要關注頁岩氣對石油價格的影響和衝擊,這將是今後一項重大轉變。誰能想像,在美國本土,天然氣價格可以跌掉八五%?」陶冬認為,這個重要突破對美國意義十分重大,他預言未來五年,市場印象中消耗大量海外能源的美國,未來不僅有可能自給自足,甚至成為出口國。


同時,美元轉強更是關注美國復甦不可忽視的訊號。陶冬先前多次指出,七○年代以來美元基本呈現「七年循環」的大格局;無論升值或貶值,美元每次趨勢轉折,幾乎都以七年為期。自從金融海嘯以來,美元雖然因為量化寬鬆略呈貶值,但去年下半年起,美元指數明顯走在上升趨勢上。


陶冬指出,市場看待這個現象時,多認為是受歐債危機影響,資金流向避險天堂。還有另一種原因則是貿易逆差縮減,以貨幣總量計算,在海外交付的美元減少了,美元價格(匯率)自然上升。這個結構性的改變若持續出現,對美國經濟的動能更不可小看。

 

國際經濟

陶冬(左二)應《今周刊》之邀來台演講,右起為《今周刊》發行人謝金河、華頓投信董事長丁予嘉、《今周刊》社長梁永煌。

 

陶冬看三大經濟指標
金價要看QE3、油價不致失控、人民幣將政治升值

 

陶冬表示,儘管近期市場追捧黃金力道不足,所幸各國央行持續增持黃金儲備,短期金價下檔空間有限。不過,金價走勢最終還是得看美國聯準會何時祭出QE3,一旦柏南克施行QE3,黃金將上看2000美元,甚至更高;相反地,若沒有QE3,黃金會面臨較大的調整,但長期來說,黃金仍然值得持有。


至於戰爭點燃油價走勢的問題,發生機率低,畢竟,適逢總統大選年,發動戰爭是相當不智之舉。如果後續美國汽油超過每加侖4.5美元,下一任總統可能不姓歐。


然而長遠來看,必須關注頁岩氣對石油帶來的影響。相信在五年內,美國即會因頁岩氣的能源替代效果,成為石油出口國,這對油價的衝擊,預期會非常大。


對於人民幣匯率的預期,若從中國的基本面來看,經濟成長放緩,金融風險上升,資本外逃,貿易順差減少,這些因素確實讓人民幣有貶值空間。


但實際上,人民幣屬於國際政治的層次。今明兩年,最少還會升值2.5%至3%,這是政治升值。人民幣國際化是大事,將在未來帶出一系列的變化。
(葉揚甲)

延伸閱讀

榊原英資:全球性的經濟衰退已經開始

2012-04-26

投資新藍圖 債市、原物料何去何從?

2013-02-28

美國聯準會等待QE3出手時機

2011-12-08

QE3效應全解讀

2012-09-20

全球資金行情的兩大推手——德拉吉VS.柏南克

2012-02-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