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安倍的困局

安倍的困局

楊卓翰、孫蓉萍

金融風雲

Shutterstock

885期

2013-12-05 13:29

安倍開始射出三支箭以來,從日股大漲、舉國歡騰,到現在開始出現出口衰退、薪資下滑的副作用,究竟安倍為日本開出的經濟藥方,是日本失落二十年的解藥?還是引發後遺症的毒藥?同樣身為出口導向的國家,日本面臨的詛咒,又帶給台灣何種啟示?

走在日本東京街頭,隱約感覺,安倍經濟學好像已經把這個國家分割成兩個世界。

肅秋,上班時間,在東京喧騰鬧區一片約莫六公尺見方的電視牆上,正在播送即時新聞,日本厚生勞動省興奮地宣布最新的十一月政府調查:明年日本企業,有八成願意加薪。在那個世界,日本因為首相安倍實施的「安倍經濟學」一周年,股票大漲、企業獲利增加,日本終於走出失落的二十年。官員的高分貝,透過電視牆,清楚地回響在東京街頭。

然而,就在巨大的電視牆下,一個個疲倦的日本上班族,低頭盯著自己的手機,等著過馬路,沒有一個人抬頭。新聞裡官員們的興奮談話,和他們似乎沒有多大關聯。在現實世界,他們機械性地滑著手機、面無表情地走過街道。他們的薪資,也正一路下滑。

 

安倍經濟學的表與裡


日本勞動省沒有在新聞裡提到的現實,太多了。十一月,勞動省才發布消息,今年日本大學畢業生薪水連續二年下降,降至十九萬日圓(約新台幣六萬元),比去年減少一%、比前年減少三%。截至十月,經常性薪資水平已連續十七個月負增長。日本最大國際人力顧問公司怡安翰威特(Aon Hewitt)資深經理梁志榮就說:「從實際勞動市場來看,安倍經濟學對今年、明年的薪資影響,可以說是零。」

政府官員的驕傲vs.小老百姓的無感;上漲的物價vs.不漲的薪水;美好的承諾vs.更差的現況。安倍經濟學上路一年,成敗當然還不能就此蓋棺論定,但至少在許許多多的層面,現實狀況已經脫離了原先預設的劇本,這個左右亞洲景氣榮枯的全球第三大經濟體能否如期走出失落年代,已經存在愈來愈多的問號。

到底,安倍經濟學出了什麼問題?它為什麼能讓日本股市大漲七成,人民的薪資卻只聞樓梯響?它為什麼可以讓像豐田這樣的出口企業起死回生,卻讓國內消費落至谷底?而今年第三季日本的國內生產毛額(GDP)更「掉漆」,年化的季增長率放緩至一.九%?

事實上,安倍當初承諾日本經濟「正向循環」的齒輪,已經卡住。就連看好經濟的「日圓先生」榊原英資,都疾呼安倍應該加速成長計畫。日本遇到的問題,又帶給台灣什麼啟示?

 

第一支箭「貨幣寬鬆」  貶值救出口埋下負成長隱憂


安倍經濟學,仰賴的就是透過三支箭的經濟效果,將日本經濟帶向「正向循環」。這三支箭,分別就是日本最弱的三個面向:「貨幣寬鬆」、「財政寬鬆」、「成長計畫」。

首先透過央行無限制的貨幣寬鬆,也就是俗稱的「印鈔票」,推動日本金融環境的流動性,讓日本企業能夠多借錢、多投資;同時,因為日圓增加貨幣供給,供過於求造成日圓貶值,可以增加日本的出口競爭力,企業獲利也能因此改善。

雖然政府和央行開始覺得日圓貶值的「正向循環」已經開始,但十一月十四日, GDP發布,卻讓所有人跌破眼鏡。一.九%的經濟成長率,僅是前二個季度的一半而已。而且,原本應該隨貶值而大幅增加、帶動經濟的出口產業,反而是負成長;逆差(淨進口)更是連續三季擴大。

在安倍經濟學的一片叫好聲中,這樣的第三季數字實在出人意表。早稻田大學金融研究所顧問野口悠紀雄更認為,這是安倍經濟學出現了「負成長」的警訊。「實質消費成長衰退、出口出現負成長。增加的只有住宅、庫存投資等『一次性』需求和公共事業。這和日本政府、央行說的『經濟開始進入良性循環』,完全相反。」野口悠紀雄說。

 

企業獲利增加  錢卻進不了民眾口袋


從表面上來看,寬鬆貨幣政策帶來的貶值效果,雖然已有功效,日本製造業指數(PMI)擴張速度創七年新高,豐田等企業獲利增加,但是最大的問題,卻出在「獲利產業不平衡」上。這就是為什麼錢,進不到民眾的口袋。

過去,日本也有過「大貶值時代」,那是在二○○二年到○五年間,小泉純一郎擔任首相時。當時日圓兌美元是一一○到一二五元,比現在的安倍區間還要更便宜。但是,從企業獲利表現可以發現,當年日本採行「貶值救經濟」政策時,獲利改善的只有製造業;而占日本經濟規模八成的非製造業(服務業及農業),成長反而極弱。單看出口成長雖亮眼,但若宏觀看日本經濟,就像是跛腳般的經濟成長。

這正和台灣十幾年來經濟結構的問題一模一樣。多數台灣人都以為製造業是台灣最重要的產業,但是,真正關係到你我薪資荷包的,是占經濟大多數的服務業。不過,台灣和日本的服務業同病相憐,因為我們的經濟、產業政策,都是像安倍一樣,以出口為本。「日本和台灣很像,最常聽到的就是企業大老要求總統或是央行總裁貶值。但是,貶值會打擊進口,這是中學生也懂的道理。」一名金融業人士說。

以日本來說,貶值的結果可能更嚴重。這波貶值,讓日本的進口價格全面上揚,包括進口原物料及石油、天然氣等能源價格。結果讓諸多國內進口企業成本增加,投資反而衰退。上一季日本企業投資總額增長了四.四%,而這一季僅增長了○.七%。不只企業成本提高,連民生消費,也因為進口物價狂飆影響而縮手,這一季只成長○.一%。「貶值拉抬的通膨,是最大禍首。」野口悠紀雄說。這,就是他口中的「壞通膨」。

 

帳面出口量增加  實際購買力卻下降


但是,安倍傾全國之力貶值之後呢?雖然企業獲利的確增加,而日本國內,到底有沒有因為貶值受惠?其實,雖然日圓計算出口額上升,但若用美元計價,日本的出口額可就「現形」了。

日圓貶值後,以「日圓計價」的日本出口值大幅增加,從今年年初的六十四兆日圓,一路上升到六十七兆日圓,增加四%。但是,因為日圓兌美元貶值,所以若以「美元計價」,則從八千四百億美元下滑到七千二百億美元,足足縮水一四%!別以為出口值上升,日本就因此賺到錢!

日本到底是賺了錢,還是賠了錢?從貿易平衡帳來看更為清楚。事實上,日本的逆差(進口大於出口)已經連續十六個月擴大,第三季已達一.○九兆日圓。瑞穗證券研究與顧問公司資深經濟學家宮川則男就表示,這很有可能拖垮日本經濟成長,「貿易逆差對日本經濟不是喜訊,意味財富持續流出日本。」他在報告裡指出。

 

日股大漲  無法轉化為薪資成長


安倍的貨幣政策,除了透過便宜日圓增加出口,另一個推動日本經濟循環的途徑就是透過「提升資產價格」,進而提升消費。照理說,日股受到安倍激勵,今年以來大漲七成,日本股民應該也賺很大?錯!

日本股市和台灣不同,散戶只有不到五成的比率;而日本央行十一月七日公布的數據發現,日本家戶仍有三一%沒有任何金融資產。因此,日股大漲,僅是讓外資和機構投資人賺飽飽,實際上,還有可能會因此而擴大社會的收入差距。衡量貧富差距的指標「吉尼係數」,在今年十月公布,竟是二○一一年以來的新高。

不幸的是,薪資收入,正是安倍的正向循環大齒輪中,最重要的環節。沒有薪資成長,所有的通膨都成了「物價漲薪資不漲」的壞通膨,而民間消費也無法振作,自然無法推動經濟循環。如果安倍的三支箭有一個靶心,那絕對是「薪資」!

除了經常性報酬創下連續十七個月下滑的悲慘「薪情」,實質消費成長率也未見起色。安倍必須說服企業調高勞工薪資,但這非常困難。怡安翰威特資深經理梁志榮說:「企業普遍不相信未來的獲利會持續增加,所以在勞動投資方面自然都很保守;就算明年消費稅上路,真正有加薪意願的也不多。」


全球景氣趨緩  出口導向政策遇挑戰


不只是怡安翰威特和勞動省的加薪調查結果不同,包括日本《讀賣新聞》、《朝日新聞》以及《華爾街日報》等單位的調查,都發現日本企業加薪意願極低。而這,只是日本國內對安倍經濟學看法的小分歧。

「對未來的日本,我看下行風險還是很多。」日本央行的鴿派董事白井早由里,在十一月十四日央行總裁黑田東彥記者會後,接下麥克風。這句話,出現在黑田的超樂觀經濟預測後,特別引起日本媒體的追問。雖然黑田地位難以動搖,這仍代表了央行內部看法的不一致。

她接著解釋,不但新興市場的經濟成長衰退,「我也不覺得先進國家的復甦真的穩固。因此,日本的出口導向政策,面對全球需求減緩,可能很快遇到挑戰。」白井說。

「有關全球經濟的轉變,我認同白井的看法。」被問到央行內部意見分歧,榊原英資回答。「安倍的貶值,只是暫時性的。再過二、三年,日本貶值效果就會消失。」「全球貿易的方向正在改變,安倍的第二、三支箭,必須加速執行。」

 

YEN

▲點擊圖片放大

 

太過依賴  將陷入惡性循環


而榊原口中的第二支箭:財政政策,如今卻是「異常突出」。

「實質政府固定資本形成(公共投資)的季增率,可以說異常增加,」野口悠紀雄指出:「七至九月季增六.五%,換算成年增率高達二八.七%。」將近三成的緊急大型修正預算,以及公共事業費用,單手撐起了日本全國的經濟。「如果沒有公共事業的增加,七至九月實質GDP季增率應該幾乎是零!」野口說。

他進一步指出,光靠公共支出的日本經濟的生產力,並無法持久。「這種一次性的支出,基本上不會一直持續……,稱不上是良性循環,也不會觸發良性循環。」更何況,日本的公債餘額仍占GDP的二三○%,一旦經濟成長必須持續仰賴更多的公共支出,「它就必然會對財政運作造成影響。」野口解釋。

安倍的劇本中,增加政府支出後能夠永續的關鍵,就是景氣回升後,可以將稅制健全化。但是,野口對於明年四月將消費稅五%調升為八%也不樂觀。「消費稅勢必會讓消費降低,因此明年四月以後的經濟幾乎可以確定會大幅衰退。」野口說。因此,為了填補降低的成長率,公共支出反而陷入得不斷擴大的窘境,進入一種惡性循環。

「最糟的情況下,將只有公共事業支撐經濟成長。這麼一來,財政赤字會進一步擴大。且儘管沒有經濟效果,調降法人稅率的政治要求一定會出現。在這種條件下,財政如何才能運作,將會是重大課題。」野口預測。

另一方面,雖然日本央行的無限購債計畫,的確順利地消化掉退休基金拋售公債計畫的賣壓,並將十年期公債殖利率壓低至十二月一日的○.六一%,創下近半年來的新低。但是,安倍現在發現自己印鈔容易,但要說服企業用鈔票,卻很難。就算日本長、短期利率環境都如此寬鬆,企業借款餘額仍然創下歷年新低,更讓安倍經濟學的齒輪卡住,無法照計畫運轉。

 

經濟學

推動日本消費及企業投資,是安倍經濟學成敗的關鍵,然而目前兩者仍未有起色。

 

QE

▲點擊圖片放大

 

第二支箭「財政寬鬆」  太過依賴將陷入惡性循環

 

而榊原口中的第二支箭:財政政策,如今卻是 「異常突出」。 「實質政府固定資本形成 (公共投資) 的季增率, 可以說異常增加,」野口悠紀雄指出:「七至九月季增 六.五%,換算成年增率高達二八.七%。」將近三成的緊急大型修正預算,以及公共事業費用,單手撐起了日本全國的經濟。

 

「如果沒有公共事業的增加,七至九月實質GDP季增率應該幾乎是零!」野口說。 他進一步指出,光靠公共支出的日本經濟的生產力,並無法持久。「這種一次性的支出,基本上不會一直持續… ,稱不上是良性循環,也不會觸發良性循環。」更何況,日本的公債餘額仍占GDP的二三 ○ %,一旦經濟成長必須持續仰賴更多的公共支出,它就必然會對財政運作造成影響。野口解釋。

 

安倍的劇本中,增加政府支出後能夠永續的關鍵,就是景氣回升後,可以將稅制健全化。但是,野口對於明年四月將消費稅五%調升為八%也不樂觀。 消費稅勢必會讓消費降低,因此明年四月以後的經濟幾乎可以確定會大幅衰退。野口說。因此,為了填補降低的成長率,公共支出反而陷入得不斷擴大的窘境,進入一種惡性循環。 「最糟的情況下,將只有公共事業支撐經濟成長。 這麼一來,財政赤字會進一步擴大。且儘管沒有經濟效果,調降法人稅率的政治要求一定會出現。在這種 條件下,財政如何才能運作,將會是重大課題。」野口預測。

 

另一方面,雖然日本央行的無限購債計畫,的確順利地消化掉退休基金拋售公債計畫的賣壓,並將十年期公債殖利率壓低至十二月一日的 ○ .六一%,創 下近半年來的新低。但是,安倍現在發現自己印鈔容易,但要說服企業用鈔票,卻很難。就算日本長、短期利率環境都如此寬鬆,企業借款餘額仍然創下歷年新低,更讓安倍經濟學的齒輪卡住,無法照計畫運轉。 

 

arrow

▲點擊圖片放大

 

第三支箭「成長策略」  結構性改革尚未成形


回到安倍的最後一支箭,也是最重要的一支:增長策略,到現在仍「沒有人知道長什麼樣子」。瑞信銀行首席經濟學家陶冬如此形容:「只聞樓梯聲,不見人下來,結構性改革在利益集團的八卦陣中迷失」。

雖然市場對於神祕的第三支箭仍有諸多質疑,榊原英資解釋:「我對第三支箭並不悲觀,安倍主要任務,就是創造新的需求、引導新的投資。」但是,他也指出,「安倍必須要加速第三支箭出台的速度」。因為,榊原再次強調:「貶值,對於日本長期經濟成長效果有限。而日本如果想要長期保持二%的溫和成長率,薪資和內需的轉動,是當務之急。」

安倍如何能夠帶給日本人民當初激昂地承諾的「光明的日本」,最大的關鍵可說是這個尚未完全成形的第三支箭,也是未來最需觀察的重點。

安倍最大的困難,就是日本的投資信心無法恢復。日本經歷過大泡沫的高峰與谷底,因此對投資的戒心非常高,第三支箭若能成功,就可重新喚起日本大眾與企業的投資信心,安倍的良性循環,也才能正式啟動,日本連續下滑的經常性薪資,才可能有起色。

如果真能像他承諾的推動加薪,讓日本經濟脫離階段性的出口型國家,重新開始轉動內需,安倍經濟學才算是真正發酵。安倍走過第一年,獲得各界掌聲;在第二年,他得拿出更多真功夫,才能帶領日本走出一條活路。

延伸閱讀

安倍經濟學續航 要拚有感復甦

2014-12-25

安倍經濟學大跌跤 但它還沒玩完

2014-11-27

榊原英資:拚出口 日本仍有一年好光景

2014-02-13

日本要有活路 啟動良性循環是關鍵

2013-12-05

榊原英資: 安倍經濟學遲早變安倍泡沫!

2013-01-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