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自己的幸福自己救

自己的幸福自己救

范疇

名人專欄

918期

2014-07-24 12:57

台灣想要「自主幸福」,策略絕非推開中國,而是打開大門,接納全世界,包括身為世界一份子的中國。

台灣人擔心自己過度依賴中國,不止經濟,還有政治、文化、社會。在大企業的生存方向不斷朝著中國傾斜的當下,無力小民採取的辦法是「推開中國」,他們想把中國拒之於門外。

烏克蘭獨立了二十四年,但在地緣上和文化上,它推不開俄國。烏克蘭土地為台灣的十七倍,人口為台灣的兩倍,歐洲三大穀倉之一,金屬礦產極為豐富,軍事科技強大。以其土地、人口、資源,它尚且推不開俄國,以台灣的條件,又如何能推開中國?

台灣現在的「拒中」,其實是「殺敵五千、自損一萬」。中國已經是世界的一部分,對世界開放,就不可能剔除中國因素;眼下的台灣,就像堅持吃純素的出家人:只要菜裡沾了一點油腥,整盤菜就推開不吃。一套「葷腥不忌」的中國論述,當然不是台灣之福,但至少也需要一套「奶蛋素」式的中國論述。如果連「奶蛋素」都不能接受,那麼世界上就沒有台灣可吃之菜了。

中國是推不開的,認了吧;但推不開,不見得就一定要溶進去。台灣若想保持長久的自主性,策略絕不在推開中國,而在接納世界:打開大門,讓世界走進來,中國是世界的一部分,它也會來,那就讓它來吧。

對台灣前途的真正威脅,不在中國進來,而在台灣根本不歡迎世界進來;多數台灣人只想安安靜靜在島上過小日子,不想應付世界走進來後的紛紛擾擾。非常弔詭地,台灣人不歡迎世界的入侵,最終反而導致不得不接受中國的入侵;換句話說:接受世界「入侵」,就是防止中國入侵的最佳辦法。

把話說到底,以台灣的地理、人口、國民素質的條件,根本不可能承載一個「從此公主王子過著幸福快樂小日子」的自足國度;上世紀七○至九○年代的經濟幸福,多半來自美國的眷顧以及中國的閉鎖,那只是上天給的紅包,現在紅包已經被收回,台灣人卻還舊情綿綿地期盼天天可以過年。

「被動幸福」的日子,已經過去了;台灣接下來若還想幸福,只能走「自主幸福」,那就是把有限的資源,包括土地、人力、人才、產業、金融、資訊、文化,和世界有機地結合起來,而不僅僅是貿易掛帥。

「自主幸福」是對心理、人格、行為習慣的大挑戰,其嚴峻程度不亞於常年領薪水者突然被迫創業。台灣四百年來的殖民、類殖民生存經驗,其實就是「自主幸福能力」的最大障礙;而今創傷猶在,用「說NO」來抗拒世界走進來,確實情有可原。

不過,無限期地懼怕任何外來世界的「入侵」,只會有兩個結果:本土機構邪惡地將有限資源吃乾抹淨,以及中國成為最後剩下的唯一入侵者。

延伸閱讀

台商應遠離東協市場

2016-03-03

台灣面臨的「克里米亞困境」

2014-03-06

台灣當代畫潮的聖典(中)

2008-08-07

台灣與戰爭的距離:應替所有方案做準備

2021-05-10

國家關鍵基礎設施仍為台灣國防盲點

2021-06-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