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一跪泯千仇

一跪泯千仇

郝廣才

國際瞭望

938期

2014-12-11 12:35

二次大戰時期納粹屠殺猶太人,戰後,西德總理布蘭德想化解仇恨,他到波蘭的「猶太人紀念碑」前獻花致意,此時,他突然感覺語言已經無法表現什麼,憑著面對歷史錯誤的勇氣,他跪了下來⋯⋯。

英雄,通常手上並沒有什麼祕密武器,他有的只是過人的道德感。英雄,所以叫人念念不忘,靠的不是他的行為,而是行為背後的道德抉擇,才真叫人動容。

一九七○年代,世界還處在冷戰時期,東西兩大陣營彼此對峙,關係緊張。當時西德的總理威利.布蘭德(Willy Brandt),決定先跨出一大步,實行「新東方政策」,試圖以和平的方式,來建構新的東西方關係。

長期以來,德國一直是歐洲的霸權,東歐的波蘭、捷克、匈牙利總是在德國鐵蹄蹂躪下,備受欺壓。二次大戰雖然德國戰敗投降,但是對東歐國家,德國一直沒有正式承認要歸還戰時侵占的領土,還有對戰爭的罪行,也缺乏強烈的反省。這是德國與東歐國家的兩個死結。西德和東德雖然對立,但對兩個問題的態度卻是差不多。


看看德國  到最壓迫國家低頭和解,化解猶太人仇恨


布蘭德要改變,他先從最常受德國壓迫,仇恨德國最深的波蘭開始。

布蘭德在一九七○年十二月七日訪問波蘭首都華沙,與波蘭簽訂「華沙條約」,確定德國歸還所有戰爭時侵占自波蘭的領土,承認奧德河與尼斯河為兩國的邊界,保持波蘭固有國土的完整,作為和解關係的第一步。

當天,雙方安排了一個行程,布蘭德到華沙的「猶太人紀念碑」,向在納粹統治期間被殘害的猶太人獻花致敬,表達哀悼。布蘭德在獻上花圈後,突然向後退了一步,然後雙膝一彎,跪在紀念碑前。這個下跪的動作,透過電視轉播,傳送回德國,傳送到全世界。

布蘭德這個動作,並不是事先計畫好的,事後他說:「我當時突然感到,僅僅獻上一個花圈是絕對不夠的。我這樣做,是因為語言已失去了表現力。」

是的,德國在戰爭時的罪行,說再多語言也沒有用。這一跪,就毋需言語解釋了。

當時,《明鏡》雜誌做了民調,西德有四一%的人認為布蘭德做得對,有四八%的人認為太過頭,一一%沒意見。但布蘭德卻得到世界各國的讚揚,所有人都認為這是和平的里程碑。一九七一年,諾貝爾和平獎就頒給了布蘭德。

布蘭德這樣做在德國並不討好,但自此開啟了德國人的反省之門,德國的教科書、官方文件、文學、電影、藝術等……,各方面都不再避諱納粹屠殺猶太人的史實。他們坦然面對歷史的暴行,深刻反省國家的錯誤,不但使德國更成熟,也開始化解德國與東歐國家的仇恨。

 

猶太人

▲布蘭德到猶太人紀念碑前獻花致敬,表達哀悼,他獻上花圈後突然下跪,畫面傳遍全世界。(圖片來源/Getty)


想想日本  長期掩蓋侵略亞洲真相,受害國仍不諒解

 

相反的,日本在道德上,其實十分落後。日本的年輕人根本搞不懂,為什麼中國、韓國、東南亞國家會敵視日本?因為他們長期被政府掩蓋了戰爭的真相,只有少數人願意面對罪行,而這些人往往被右派視為「不愛國者」。

像日本前首相鳩山由紀夫,日本政治人物中只有他會跑去南京,參加「南京大屠殺」的紀念,向中國人謝罪認錯。但他的舉動在日本被罵翻!殊不知這種對國家罪行的掩飾,不只是對受害的國家人民不正義,同樣也會對日本國民不公義。

像日本三一一福島核災,看日本政府和財團一再欺騙人民,置國民生死如螻蟻、賤民,就知道不反省的態度是不分國外的,錯誤的惡果最終還是日本的國民要承受。

這是不覺醒、不反省的態度所要付出的代價。日本國內就沒有一位像布蘭德那樣偉大的政治領導者,所以日後要受的苦還多著呢!鳩山在當首相時,就不敢表明內心的想法。

如果有一天,日本紀念南京大屠殺和廣島原爆一樣慎重,那麼大和民族才會真的偉大。

延伸閱讀

服從殺人也有罪!

2016-05-26

救出669名猶太小孩的英雄

2016-03-17

拯救猶太人的日本辛德勒

2015-07-23

設計德意志

2014-03-06

希特勒拿來迫害猶太人的「滅種藥」 竟成今日治療子宮內膜異位的救星

2019-04-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