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杜拜神話破滅

杜拜神話破滅

譯者/戴至中

國際總經

ShutterStock

671期

2009-10-29 15:28

這個閃亮城市國家的公司負債比是國內生產毛額的一二六%,獲救的主要希望則在於阿布達比。

在杜拜一個悶熱的秋 天晚上,穆罕默德.阿里.阿拉巴驕傲地向訪客介紹環繞杜拜塔的人工湖。幾近竣工的杜拜塔超過了兩千六百英尺,是世界上最高的大樓。當安德烈.波伽利的專輯從音響系統中奏出〈告別的時刻〉,水便高高地噴向空中。

 

阿拉巴是杜拜最大的不動產開發商埃瑪爾地產(Emaar Properties )的董事長,他解釋了噴水池是如何設計,以超越拉斯維加斯貝拉吉歐(Bellagio )飯店賭場的類似噴泉,而且花費超過了兩億五千萬美元。「我說要把它弄得比拉斯維加斯版的好上二 ○ %。」他回憶說。

 

更大、更快、更高、更好。過去十年來,杜拜在這個「我現在就要」的信條下大放異彩,這個灣區的公國也把自己變成了首屈一指的商務重鎮。

 

四年要償還近五百億美元

 

如今施工人員依然在杜拜的摩天大樓與大賣場裡賣力地幹活,像法瑪(Fairmont )和阿酋雙子樓(Emirates Towers )這種絢麗飯店裡的酒吧則是高朋滿座。可是由政府機關和國營公司合組而成並帶領這座城市往前邁進的杜拜公司(Dubai Inc. ),目前卻面臨了債務危機,並且跟歐美銀行所受到的威脅一樣令人提心弔膽。短短四年內,它必須償還或重新融資將近五百億美元。

 

杜拜能不能做到這點,目前非常仰賴外來的銀行業者,尤其是阿布達比所送的大禮。長久以來,這個產油豐富的鄰近公國都是以欽佩、反對與嫉妒交雜的心情在看待杜拜。

 

杜拜一批重要公司的負債高達了九百億美元,相當於國內生產毛額的一二六%,而且其中有許多是短期債券和世界頂級銀行的貸款。只要不動產和其他資產的價格持續上揚,杜拜就有可能從這麼高額的借款中脫身。可是它們崩盤了。去年以來,它在住宅不動產價格上的跌幅是全世界最高的四七.五%,廠辦價格也一路下滑,除了最精華的地區外。廠辦和飯店空間愈積愈多,而政府的世襲統治者穆罕默德親王又強迫開發商完成建案。

 

杜拜的債務處理來到了關鍵時刻。眼下最要擔心的是一筆三十五億美元的sukuk ,也就是伊斯蘭債券,它的發行機構是投資公司杜拜世界(Dubai World )的分公司棕櫚島集團(Nakheel )。

 

棕櫚島集團正在公國的外海興建壯觀的棕櫚形人工島,它到年底時必須還錢給債券持有人或是重新融資。往更遠來看,標普(Standard & Poor )推估,到二 ○ 一三年年中時,杜拜必須清償或重新融資總共四七四億美元。區域投資銀行EFG-Hermes則估計,光以一 ○ 年來說,杜拜重要公司的債務就達到了一三一億美元。

 

債市對杜拜債券興趣缺缺

 

杜拜的標普分析師法魯克.索薩推估,該公國在今年稍早從阿拉伯聯合大公國的央行所取得的一百億美元貸款只剩下了三、四十億元。他說,還這些錢「既不容易,也不輕鬆」。

 

杜拜在今年稍早所借的一百億美元應該只是兩百億美元融資計畫的前半段,其中結合了央行的貸款與公開發行的債券。雖然杜拜的債務缺口正在縮小,但銀行業者表示,債市對於更多的杜拜債券興趣缺缺。令投資人卻步的地方在於,他們還沒有聽到杜拜針對還清債務提出明確的計畫。「杜拜可能會有好一陣子籌措不到新的資金。」杜拜匯豐銀行(HSVC)的首席中東經濟學家賽門.威廉斯說。

 

另外一百億美元最有可能的來源是在通往阿布達比的道路上。它是阿聯最大與最有錢的公國,離杜拜東北方大約一個小時的車程。身為主要產油國,阿布達比目前擁有好幾千億美元的現金與投資,而且沒有債務問題。

 

借錢希望寄託在阿布達比

 

阿布達比有一群金融專家掌握著一大票基金,以針對該公國龐大的盈餘來投資。消息來源說,這些專家正在慫恿阿布達比的領導人堅持以嚴苛的條件來交換新的資金。有一個想法是,讓阿布達比入股杜拜的頂級公司,像是阿酋航空(Emirates Airlines )、港口營運業者杜拜港口世界(DP World )和杜拜鋁業(Dubai Aluminum )。

 

到目前為止,杜拜的穆罕默德親王已巧妙擋下了奪取杜拜資產的行動。今年夏天時,他更阻止了杜拜港口世界以大約二十億美元的價格,把兩成的股權賣給杜拜的私募基金公司阿布拉傑資本(Abraaj Capital ),以及北京的主權財富基金中國投資公司。

 

杜拜的領導人還有其他的牌可打。杜拜崩盤會使全阿聯的投資人信心動搖,包括阿布達比在內。別的公國不會坐視這種情形發生。此外,從飯店投資到聯姻,阿布達比的當權者跟杜拜的一切都有著密不可分的關係。例如曼蘇爾親王就娶了杜拜親王最疼愛的女兒。他最近靠出售在英國巴克萊(Barclays )銀行的持股進帳了二十億美元,並被認為是阿布達比王室中影響力第三大的成員。「你可以確定的是,曼蘇爾親王每個周末去皇宮時,都會聽到這件事。」一位銀行業者說道。可能的折衷方案是,阿布達比以杜拜的資產為抵押提供貸款,假如等該公國還清了債務,它就能把資產贖回去。

 

同時,債台高築也使經濟受到了波及。當地企業的信貸可能會更加緊縮:等到杜拜公司把外國債權人的錢還清後,它八成就得仰賴當地的銀行來扛起更高比率的債務負擔。此外,儘管有政治手腕,但穆罕默德親王在阿聯已喪失了號召力,尤其是對於阿布達比的精英階層。阿布達比和油氣豐富的卡達都在學習杜拜的經驗,以打造金融重鎮,並準備對它乘虛而入。

 

杜拜目前最能好好去做的事,就是恢復快速成長的腳步。最近有個訪客因為在金融區塞車,而打電話跟某位銀行業者的祕書說他會遲到。「那很好。」她說。「情況必定是在好轉。」更重要的是,較低的廠辦租金對公司有幫助,而且過去一晚要價六百美元的飯店房間,用三分之一的價錢就能入住,這使得杜拜再次成為了一個去得起的地方。

 

杜拜能改變嗎?有很多人把被迫放緩步調視為一個機會,以規畫出更嚴謹的方向。「這是個採取不同作法的機會。」杜拜行政學院(Dubai School of Government )的院長塔里克.尤塞夫說。這表示首要之務是,要把這些債務給減少。

(By Stanley Reed )

延伸閱讀

老謝︰杜拜危機火燒連環船!

2009-12-03

陶冬︰最壞的情況仍未可知!

2009-12-03

從奢華到債台高築 杜拜啟示錄

2009-12-03

杜拜處理金融犯罪 手法受質疑

2010-08-19

泡沫的故事一再重演

2008-07-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