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羽球男雙輸台灣、桌球混雙輸日本…小粉紅們挾民族主義出征「自家人」 成了東奧中國選手最崩潰的壓力來源

羽球男雙輸台灣、桌球混雙輸日本…小粉紅們挾民族主義出征「自家人」 成了東奧中國選手最崩潰的壓力來源
台灣羽球選手王齊麟和李洋,拿下東奧羽球男子雙打金牌。

林信男

國際瞭望

體育署、Tokyo2020 Twitter、Tokyo2020官網

2021-08-05 14:59

2021年7月31日,在東京奧運羽球男子雙打金牌戰中,代表台灣出賽的王齊麟和李洋(麟洋配),以直落2,打敗中國對手李俊慧、劉雨辰,順利奪金。

「對不起,我們盡力了,不管結果怎麼樣,還是要感謝偉大的祖國。」賽後,李俊慧在微博寫下道歉文,雖獲得些許安慰,卻也引來不少撻伐,甚至挨批「自己打得有多爛,自己應該清楚吧?」

另一方面,7月26日登場的桌球混雙金牌戰,日本選手水谷隼、伊藤美誠,以4比3,擊敗中國隊的許昕和劉詩雯,奪得金牌,創下日本首度在奧運桌球項目,打敗中國奪金的紀錄。

 

劉詩雯於賽後記者會中表示,「這個比賽的過程,包括結果,我覺得沒有做到最好,所以我並不是很滿意,也不太能接受這個結果。」她的搭檔許昕亦強調,「我覺得這個結局,其實整個中國隊都接受不了。」

 

敗給日本,不只中國隊無法接受,中國網友也紛紛透過鍵盤表達不滿,稱許昕和劉詩雯「辜負了國家」

 

▲中國桌球選手許昕、劉詩雯,在東奧桌球混雙金牌戰中,敗給日本。

 

落敗猶如辜負國家 極端民族主義讓中國選手「壓力山大」

 

「對這些人(指極端民族主義者)來說,奧運獎牌猶如國家實力,甚至是國家尊嚴的展現。」荷蘭萊頓亞洲中心(Leiden Asia Centre)主任施奈德(Florian Schneider)認為,在此前提下,與他國對手競爭時落敗,就像是辜負、背叛了國家。

 

中國營造的民族主義氛圍,讓奧運選手們,背負著極大壓力。英國媒體《獨立報》甚至以「崩潰」(crumble),來形容中國選手面對「自家人」批評時的心理狀態。

 

這些被稱為「小粉紅」的極端民族主義者,除了痛批表現不如預期的中國選手外,自然也不會放過,被他們視為「敵人」的外國運動員。

 

▲日本選手水谷隼和伊藤美誠,在東奧桌球混雙金牌戰獲勝時,開心歡呼。

 

水谷隼奪金後,曾在推特上透露,他收到來自「某個國家」大量的不友善訊息,要他「去死!」不過,水谷隼強調,對於這些批評,他早已習慣,而且「所有日本的消息,都在為我加油,謝謝!」

 

然而,網路上的無盡謾罵,終於讓水谷隼忍無可忍。7月31日,他在推特發文,稱「對於這些惡質的誹謗、中傷,我會聯繫相關單位,採取適當措施。」

 

至於羽球男雙金牌被台灣「麟洋配」拿下一事,也讓暴跳如雷的小粉紅們,在網路上寫道,「金牌被偷走了」、「我們可以輸給任何人,但台獨、港獨主義者除外!」

 

▲「麟洋配」東奧奪金,左為中國選手劉雨辰。

 

網路民族主義難受控 中國政府恐陷騎虎難下窘境

 

長期以來,北京當局一直把奧運成績,視為國力象徵,但,極端民族主義在網路上如野火燎原般地延燒,卻未必是中國政府有能力控制的。

 

美國愛荷華州立大學政治學者哈希德(Jonathan Hassid)認為,隨著中國的全球影響力與日俱增,民族主義也逐漸高漲,但小粉紅們的聲量,似乎被過度放大了,以至於任何對中國合理的批評,都變得難以接受,甚至被視為隱含阻礙中國發展的企圖。

 

哈希德指出,如果極端民族主義者的聲音,是唯一可被允許的意見,那麼,「即使這些人的實際數量,和他們在網路上占據的主導地位,遠遠不成比例,我們也不必感到意外。」

 

雖然中國官媒《新華社》透過評論,呼籲民眾理性看待東奧比賽結果;不過,哈希德強調,「中共為了自身目的,利用『網路民族主義』(online nationalism),但這類(東奧)事件顯示,一旦中國民眾被激怒,即使是國家,也很難控制這種情緒。」

 

「利用民族主義情緒,就像騎虎難下,上去了,難駕馭,想下來,很困難。」哈希德說。

延伸閱讀

從阿里巴巴到滴滴出行都慘遭整頓…習近平出手讓1.2兆美元市值蒸發,原因竟與中國年輕人「躺平」有關?

2021-08-10

曾為受訓每天往返超過110公里 暖哭戴資穎的「印度羽球一姐」,靠「超嚴格訓練菜單」征戰奧運!

2021-08-04

暴瘦超過15公斤、406天無法游泳…挺過一度想輕生的抗癌之路,東奧日本女泳將:我還活著就是奇蹟!

2021-08-03

每場比賽都有她陪著我…東奧金牌泳將手中緊握的藍色手帕 藏著癌逝心靈導師對他的無盡祝福

2021-08-02

義和團再起?!小粉紅、戰狼狂出征東奧選手 學者:失控的民族主義恐養出任性巨嬰

2021-08-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