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熱門: 0056 0050 00881 00878 00900

聯準會才烙話不惜代價遏制物價,很難馬上轉身…陶冬:3件事主導Fed政策力度和長度

聯準會才烙話不惜代價遏制物價,很難馬上轉身…陶冬:3件事主導Fed政策力度和長度

陶冬

國際總經

2022-07-24 10:50

上週五,市場的衰退警覺陡然升級。S&P全球PMI從六月的52.3驟降到七月的47.5,全球性經濟衰退的警號響起。其中美國的服務業PMI和製造業生產PMI均跌到榮枯線之下,歐洲的製造業PMI也跌到榮枯線之下。受到消息的影響,資金再次調整升息預期,美歐債市大幅上揚,美股下挫。

除此之外上週還出現了兩大意外,一是義大利執政聯盟三大政黨一齊撤回對政府的支持,總理德拉吉宣布辭職,一是歐洲央行出人意料地大碼升息,歐洲經濟雪上加霜。

 

本周有FOMC會議,市場觀望貨幣當局在升息決策上如何平衡通膨風險和增長風險。拜登中東之行並沒有得到OPEC的堅定承諾,布蘭特原油重回100美元樓上;同時歐盟調整對俄製裁,允許俄油俄氣經由第三國轉口歐洲。

 

義大利政局動盪,該國股市債市同告下跌,不過歐元匯率就受到大碼升息的刺激而反彈。英國保守黨黨魁競選淘汰到最後兩人,英鎊匯率波動不大,美元指數略見回吐。惠譽下調巴基斯坦主權評級展望,巴國盧比大跌,又一個新興市場國家陷於債務危機。

 

歐洲央行以大碼升息開啟了11年來的第一個升息週期。政策宣布前市場的平均預期是升息33點,不少人預期25點,結果ECB直接升息50點(2碼),而且在九月份升息問題上,使用了「大過25點」的指引。

 

拉加德:未來升息沒有前瞻指引

 

上幾次會議使用的語言「gradual and sustained (逐步而持續)」的提法不見了,取而代之的是「data -dependent(根據數據而定)」。行長拉加德直言,對於未來升息「我們沒有前瞻指引。」

 

很明顯,受到通膨失控的刺激,歐洲央行背離了之前規劃和公諸於眾的升息路徑圖,試圖以更激進的手法來遏制物價上漲。筆者現在預計ECB在九月和十月各升息50點(2碼),十二月份則根據情況升息25點或50點。ECB在升息路徑上可能和聯準會相似,猛而短。估計在明年上半年的某一個時間點,政策利率最終升到2%後停止再升。

 

不過,這個預測在很大程度上取決於俄烏衝突的進程,以及歐洲與俄羅斯在能源製裁和反制裁上的角力。歐洲對俄羅斯天然氣的依賴十分嚴重,短期內根本無法完全替代。夏季原本是天然氣補庫存的時候,但是由於俄羅斯供氣大幅下降,歐洲實際上在提取庫存。能源價格上升和天然氣短缺之下,歐洲陷入衰退的機會極高,七月製造業PMI已經跌到榮枯線之下,但是ECB硬著頭皮也要連續大碼升息。

 

ECB還提出了遏制重債國債市遭到「不合理的」拋空。在反制措施TPI(Transmission Protection Instrument)上,央行號稱干預不設上限,但是在受保護債券的遴選設置上有諸多限制。筆者看來虛張聲勢的成分較大,機制本身不足以防範新的債務危機。

 

義大利總理德拉吉在失去了三大政黨支持之後宣布辭職,他有可能領導看守內閣,直至新一屆政府誕生。議會選舉估計最快也要等到十月之後,義大利國債遭到拋售,與德國國債之間的利差明顯擴大。

 

德拉吉離任的時機很不好,義大利必須進行一系列的改革,才能得到歐盟預留給它的2000億歐元的復甦基金,這筆資金對義大利極其重要,但是年內能否完成改革卻有難度。

 

能源危機中義大利是首當其衝的;歐洲央行升息預期下,銀行收縮信貸最嚴重的也是義大利。缺少一個強勢政府的推進,義大利連預算案都無法通過,更無法推出必要的逆週期刺激政策。

 

美國聯邦儲備局公開市場委員會在本週26-27日舉行會議,筆者預計這次升息75點(3碼)。在CPI通膨超過9%時候,市場一度預期聯準會升息100點,不過近期的數據(例如房屋建設出現收縮以及服務PMI跌破榮枯線),使得市場大幅調整升息預期。市場的升息預期真的出現了巨大的改變,比起兩個星期前,年底前的累積升息幅度,已經從3.9%調整到3.5%了。筆者維持之前的判斷,聯準會升息猛而短。

 

 

美元升值,加深其他國家進口通膨

 

筆者認為,通貨膨脹、經濟衰退和中期選舉等三大因素主導著美國利率政策的力度和長度。通貨膨脹形勢十分惡劣,仍在失控狀態。聯準會剛說完不惜代價遏制物價上升,很難馬上轉身。近期仍要維持一個強硬的政策姿態,這既是經濟問題,又是政治立場。

 

經濟衰退問題,其實美國上半年連續出現兩個季度負增長,技術上已經進入衰退了,但是消費熱情仍然很高,工資上漲依然過快。估計起碼要到年底或明年上半年才能有明顯的消費轉弱的跡象,所以聯儲會處在觀察狀態,不急於出手。

 

最後是必須照顧選民情緒。聯準會的貨幣政策很多時候和選舉週期相連,估計中期選舉前聯準會都會咬住通膨不鬆口,化解選民怨氣。選舉過後,很快就進入2024年的總統選舉週期,那時候的選民焦點就會慢慢轉移到就業和增長上來。如果 PCE通膨可以從現在的6.3%水平回落到4%左右,儘管仍然很高,FOMC就有理由停止升息甚至降息,先語言後行動,明年可能有溫和的降息機會,時機暫時無從判斷。

 

如果聯準會的升息週期今年內結束的話,美國經濟可能僅僅面臨溫和衰退,這對風險資產價格是好事,因為最壞的流動性枯竭情況未必出現。

 

自從今年二月中,美元匯率指數DXY飆升了10%,創下了20年來新高。這段時間發生了兩件大事,第一件是俄烏戰爭,由此觸發了能源價格的暴漲。美國出現了通貨膨脹,不過美國是能源淨出口國,比起能源淨進口國德國和日本,美國在經常收支上所受到的衝擊要小很多。

 

第二件是美國聯準會以罕見的速度調高政策利率,美元與其它貨幣種類之間的利差越拉越大,海外資金流向美元區。除此之外,還有一個不能講出來原因,就是美國政府希望美元升值,以此舒緩進口通膨壓力和資金流動性壓力。美國財政部至今未對日圓、歐元的大幅貶值表達不滿,就是這個道理。

 

美元升得很猛,已經嚴重超買,出現獲利回吐很正常,但是從能源價格的走勢和各央行升息的底氣看,美元的中期升值週期,恐怕還沒有結束。美元升值,會加深其他國家的進口通膨,對於已經陷入通膨困境的歐洲央行、英格蘭銀行是壞消息,他們必須要提高政策收縮的力度,經濟面臨更大的衰退風險。

 

 

FOMC會議預計升息3碼

 

對於新興市場國家,就意味著資金的大量流出。如果有大量的外債,那些國家就可能出現債務危機、匯率危機。1995-2002年的美元升值週期,先後發生了拉美債務危機、亞洲金融危機、俄羅斯違約、巴西違約和阿根廷違約事件。在2012-2017年美元升值週期,先後爆出了歐債危機、非洲債務危機和阿根廷、委內瑞拉違約事件。

 

如果聯準會年內停止升息,美元在短期走勢上會有回調。但是美元匯率的上漲週期,往往不是一兩年的事,從戰後歷史看,一般有七年左右的大周期。哪怕歐元對美元有暫時的反彈能力,也無法改變經濟基本面上的差距。

 

美國的經濟形勢不妙,但是世界其他國家的情況更糟糕,所以撇開一些短期波動,美元估計還是強勢貨幣。當美元進入升值週期,務必注意調整槓桿,去風險,不要用流動性豐盛時候的思維去管理風險和槓桿。

 

本週最大焦點一定是聯準會FOMC會議,預計升息75點。看點是鮑爾在記者會上的言辭,一窺決策層對未來政策的想法。除此之外關注兩個數據。美國第二季度GDP,預計環比折年率為-1.6% ,美國進入技術性衰退,不過市場暫時不會認為經濟陷入衰退,著眼於下半年的消費變化。美國六月PCE也值得關注。

 

本週記闡述作者對經濟、政策與市場的理解、認識,為個人觀點,並非投資建議或勸誘

延伸閱讀

聯準會走在政策鋼索上,過度偏左或偏右恐跌入萬丈深淵…陶冬:7月升息3碼可能性最大

2022-07-17

世界離衰退不遠?陶冬:美元強升、歐元暴跌,英鎊日元卻意外反彈…全球經濟籠罩陰影

2022-07-10

全球經濟真的不妙?陶冬:美股上半年52年來最慘,美國製造業衰退已經在路上了

2022-07-03

日本15年不升息,為何使政府公債成經濟「灰犀牛」?2原因迫日圓續貶、恐埋下未來變數

2022-06-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