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阿富汗的希望與憂慮

阿富汗的希望與憂慮

谷月涵

政治社會

734期

2011-01-13 18:07

阿富汗開始吸納地方軍閥,悲慘的事件恐怕還會持續幾年。所幸以台灣經驗來看,要達到民主所需時間,不一定得耗費許久。

歐巴馬政府的阿富汗政策,由原本單純地對抗塔利班恐怖分子,轉為建立一個可以控制其領土穩定和強勢的國家制度,以維持區域穩定,並防止阿富汗受國際恐怖分子利用。但要達成這個目標的阻礙不少,勢力龐大的軍閥、地方派系政治的傳統、種族與民族認同遠勝於國家認同、地勢險要、內部衝突與暴力的長遠歷史等,都是挑戰。

部分歐巴馬政府官員指出,美軍應從阿富汗撤軍,而非增加軍力,但歐巴馬選擇了後者。儘管歷史經驗顯示,這個目標將面臨嚴苛考驗,但也有成功的案例,其間的差異,就在於時間。

中、法就有成功的例子。中國是至今仍存在的,全球第一個具有現代國家觀念的政體;法國則在近乎二千年後跟隨中國腳步。我們先將STATE(國家)定義為「一個擁有運用整體國家權力的獨占權」。面對阿富汗的未來,希望和擔憂兼具,希望是挑戰並非獨一無二,也不是無法克服;擔憂是因過去有太多失敗的經驗。且過往的成功經驗,多是透過長期、血腥和複雜的過程才達到。

中國歷經戰國時代,最後由秦朝一統天下。若以現今中國的幅員來看,當時秦朝僅掌控一小部分領土;由於年代久遠,資料有限,我們無法清楚分析當初的擴張策略。法國的經驗年代較近,資料較齊全,可提供較清楚的輪廓。

 

路易十三時期(一六一○~四三年),法國仍由許多結構鬆散的小王國、公國所組成;路易十三為了擴張中央政府的權力,耗費數十年光陰應付農民起義、宗教戰爭,以及地方諸侯的頑強抵抗。路易十四(一六四三~一七一五年)繼位後終於擊潰地方勢力,一統江山。隨後他以和平的方式完成中央集權,並吸納倖存的競爭對手,而非將他們一舉殲滅。路易十四提供高官厚祿給這些貴族,並建造宏偉的凡爾賽宮,他自封為太陽大帝。奢華的宮殿不僅是財富和權力的象徵,也是馴服貴族的利器。路易十四創造一種氛圍,讓貴族視出席凡爾賽宮的國是會議,為取得王室支持、恩惠與權力的先決條件。透過這個程序,也能夠觀察貴族的忠誠度,並壟斷貴族權力來源的基礎。

 

阿富汗雖然已經開始吸納地方軍閥,如同十七世紀法國獨立公爵的翻版,但目前才剛開始,悲慘駭人的大屠殺事件恐怕還會持續好些年。所幸以台灣的經驗來看,要達到民主化所需的時間,不一定要像十七、十八世紀的歐洲國家,得耗費那麼久。

 

中央政府缺乏足夠的權力,造成台灣經濟牛步成長、金融改革遲緩與行政效率不彰,如何在民主化與效率化之間取得平衡,是台灣要積極面對的問題,參考歷史經驗或許能有一些幫助。

延伸閱讀

台灣的最佳防禦系統

2014-08-14

堅實的民主是台灣最大的資產

2014-04-17

全球名人給畢業生的勉勵

2013-07-15

紙上導覽 法國城市風景流轉

2018-11-14

為何女性都怕塔利班?上世紀阿富汗婦女還可穿短裙上街 現變奴隸當戰利品獻給聖戰士

2021-08-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