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是驢子是馬,拉出來遛遛

是驢子是馬,拉出來遛遛

范疇

政治社會

938期

2014-12-11 17:24

柯P當選台北市長,有人覺得是「民意的實現」,也有人認為是台北選民「自造孽」。是好是壞,上任一段時間後自有公評。

喜歡不喜歡,柯P選上了台北市長。選前有人預測,以他不按牌理出牌、凡事脫口而出的風格,倘若選上了,台北市政府三個月內一定雞飛狗跳。有人說,管不了那麼多了,台北市(台灣)的弊端夠多了,不能再交給化妝師,就是需要這樣一個敢喊國王沒穿新衣的孩子來翻轉一番。

 

他高票選上後,有人狂喜,有人悲憤。然此時此刻必須指出,那些狂喜的人正在為一個錯誤的理由而狂喜,而那些悲憤的人也還在為一個錯誤的理由而悲憤。

 

狂喜的人認為,柯P的高票當選乃是「民意的實現」。但是,這是一個完全錯誤的狂喜理由,因為過去十四年間,台灣的兩任總統都出自高票的「民意實現」,實現的後果盡人皆知。「民意的實現」已被證明錯了兩次,憑什麼這次的「民意」就是對的?

 

悲憤的人感到,若是輸給一個「像樣」的對手,還能吞下這口氣,但一個素人搭著青運、社運的順風車,僅憑著一個極小的封閉環境下的行政領導資歷,就攻下台灣政壇的第二寶座,這是台北市選民自造孽,遲早得自食惡果。但這也是一個完全錯誤的悲憤理由。台灣政治的第一、第二寶座,過去坐得上去的,都是政場打過滾的「葷人」,但結果如何,你我皆知。經驗邏輯上,沒有證據可以推論「素人做得一定比葷人差」。

 

愛爾蘭文豪蕭伯納曾說:所有突破性的創新,都是不講常理(unreasonable)的人才能做出來的,因為邏輯上,講常理的人一定只會順著常理做改善,而不會違背常理搞突破。引用這段話,想提出來的問題是:今天要讓台北市(或台灣)翻轉,需要的是順著常理做改善,還是突破性的創新?

 

管理學大師彼得杜拉克說,要翻新一個流程,必須先破壞老流程,然後以最快速度建立新流程。但在組織中,只有最高領導人才有足夠威力破壞老流程;因此,在翻新流程上,領導人唯一任務就是破壞老流程,而他底下的經理人須盡快建立穩固的新流程。引用這段話,想提出來的問題是:柯P對老流程的破壞力,已經被證明了,下一步需要被證明的是,他底下的經理人在他進行破壞之後,是否足以建立穩固的新流程?柯P能否令這批經理人信服他的方向及領導方式?

 

狂喜是錯的,悲憤是錯的,那麼,人們對待柯P應該保持怎樣的態度?有句俗語是「是驢子是馬,拉出來遛遛」。你家如果有個長得像馬又像驢的玩意兒,放它出柙,讓它跑一跑;跑得慢、跑得不像樣的就是驢;若跑得快、不歪不斜的就是馬。柯P是驢還是馬,拉出來遛遛就知道。但是,必須讓他遛一會兒,否則,套用名人的一句名言,再聰明的孩子也會被罵笨。

延伸閱讀

從北農董座案 看柯P鋪市長連任之路

2017-06-01

柯P嗡嗡嗡100天 「每天都是星期一」

2015-04-02

柯文哲 政治是在堅持信念中 做最小的妥協

2014-12-04

贏面愈來愈小、口氣愈來愈狂 柯文哲的三道參選難題

2019-08-01

還原柯文哲、蔡衍明「政商一家親」的闇黑之旅

2019-09-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