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捕蚊測抗藥性、App找熱點 高雄著眼細節 填補防疫漏洞

捕蚊測抗藥性、App找熱點 高雄著眼細節 填補防疫漏洞

郭淑媛

焦點新聞

攝影/劉咸昌

980期

2015-09-30 16:22

去年高雄市登革熱疫情出現一萬五千餘例的史上新高,今年至九月底止,病例數約兩千兩百多例,已有改善。
原來,高雄發展出一套對抗登革熱的SOP,今年起實施有所進展,值得借鏡。

高雄市衛生局大樓旁有一棟不起眼的矮房子,門前擺放多個大型魚缸,缸內培養著食蚊魚,隨時提供難以解決積水問題的大樓地下室使用。進入房子一樓,是個密閉的實驗室,一整面牆井然有序地排列十六個透明箱子,上面寫上登革熱高風險行政區的區名,箱內有數不清的蚊子飛舞著。

這些蚊子,就是從各行政區抓回來的幼蛹,養大成孑孓、成蚊之後,提供做抗藥性試驗。衛生局採購藥品前,研究人員會從這些箱內抓出各區的蚊子測試抗藥性,了解熱區〈群聚疫情發生地〉的藥效如何,才能確定是否買進或換其他藥品,同時也可確認噴藥業者是否認真執行噴藥工作。

這裡是高雄市二○○四年成立的病媒實驗室,也是地方政府中唯一一個,凸顯高雄與登革熱搏鬥二十年,情勢之險峻。

 

病毒不過冬 在蚊蟲活動力最差時噴藥


一四年高雄市登革熱疫情大爆發,病例數從前一年的七十一例,躥升到一四九九九例的新高。市政府記取教訓,發展出一套對抗登革熱的標準作業程序(SOP),一五年一月開始實施,今年至九月底止,病例數約兩千兩百多例,相對於台南一萬五千多例,高雄今年病例數明顯降下來。

高雄是怎麼做到的?魔鬼就藏在細節裡,高雄市政府從每個細節著手,去填補防疫漏洞。

「把登革熱視為每年都會發生的疫情,三百六十五天都在防疫,最重要是,不要讓病毒過冬!」去年擔任環保局局長的陳金德,今年一月上任副市長後,負責防治登革熱重任,秉持這項原則,他一改過去在疫情發生才防疫的作法,平時就開始一連串的防蚊大作戰。

高雄位處亞熱帶,雨量多、氣溫高,更是埃及斑蚊密度全台最高地區,與東南亞國家又往來密切〈如觀光、外籍勞工及配偶〉,境外移入病例層出不窮,「高雄流行風險區是台南一.三倍,約八十萬戶。」防疫人員說。

「氣溫十八度以下,蚊子活動才趨緩,高雄要到十二月底一月初才有機會到十八度以下,去年低於十六度更只有四天。蚊子要產卵過冬,故十、十一月咬得凶,疫情也是最高峰;蚊卵可以忍受半年乾燥不會死,一旦進入四、五月梅雨季,容器積水,蚊子恢復活躍,七、八月再移入外來病例,疫情就發生了,十月社區交叉感染可能上升,通常到十一月底疫情才會反轉。」高雄市衛生局局長何啟功分析。

因此,高雄在冬天就展開防疫,趁蚊子活動力最差時進行室內噴藥,希望能一舉殲滅。

一月二十六日,衛生局五樓會議室人聲鼎沸,一百多位新進基層防疫人員、里長、社區志工等,正參加「登革熱社區衛教種子師資培訓」課程,他們忙著吸收防蚊資訊,通過測驗後,協助公部門推廣宣導防治。

 

登革熱

▲點擊圖片放大

 

萬人齊防疫 基層里鄰長成登革熱衛教種子


高雄市政府將防疫工作落實到里鄰,推出「深耕社區」計畫,各行政區組區指揮中心由區長負責,每里成立防治小組,里長、里幹事都要接受衛教培訓,回到里內辦夜間說明會。

今年五月之前,全高雄市每里都至少辦過一次,市府提供每里十萬元預算,噴灑藥品器具與茶水費都可報銷。「防治工作要生活化,把居家與環境清潔當成生活的一部分,光靠市政府噴藥開罰,無法有效防治。」陳金德強調。

其次,市府赴新加坡取經,今年起成立登革熱防治大隊,招考一百多人,一年一聘,隊長是環工博士,他們受訓後,每天背著防疫裝備四處巡查,從屋頂排水口、樹洞到地下室,若蚊子密度在布氏指數三級以上,必須盡快加強防治工作;而對人口密集的高流行風險場域,如市場或公園,若查獲有疫情,會插上「登革熱警戒旗」示警。

 

  • 布氏指數代表登革熱病媒蚊幼蟲期數量,三級以上就是紅燈警戒區。


高雄還首創「登革熱民眾即時通App」,提供市民衛教與及時疫情資訊,另有「登革熱定位系統App」,連結上去就是防疫地圖,將曾發生孳生病媒蚊的地方列為熱點,提供防疫人員了解所在地個案予以列管。

就這樣,高市五百八十幾里,每里十人組成志工隊,加上所有清潔隊三千人,每周三進行登革熱防治,加上學校教師,高雄有一萬人以上投入防疫。

至於哪裡蚊子最多?何啟功分析,去年與今年高雄、台南疫情共同點是,第一例群聚點在人流大的地方,人會到處跑,加上環境髒亂,病媒蚊孳生,蚊子叮了帶原者或病人再叮咬他人,就造成流行。去年首例是前鎮漁港漁工境外移入,附近有廢棄魚池與重大工程,台南則是跳蚤市場。

「蚊子很聰明,你除掉一個點,牠仍會找其他點產卵,都市化加上暖化,最適合埃及斑蚊生存。」何啟功說。由於病媒蚊幼蟲孑孓喜歡在乾淨不流動的水生長,一周不防治就會長蚊子,因此包括屋頂排水口、積水的地下室、水溝、空屋等,除了撒鹽噴藥,高市自去年起還首創排水溝引入海水計畫。

登革熱防疫

高市府將曾孳生病媒蚊的地方列管,製成防疫地圖,放在App上供防疫人員查看。

 

登革熱防疫

 

清查積水處 排水溝引入海水、重罰養孑孓工地


里鄰的防疫主要清除喜歡待在室內的埃及斑蚊,除此之外,高雄要求公家所屬單位,無論是市府、中央或事業機構,包括中油以及國有財產署所屬的空地與廢棄軍營等,都要提出改善計畫。

高市府就曾為了全市十六萬個中華電信的人手孔蓋嚴重積水,而與中華電信槓上,多次開罰中華電信遲未改善,市府甚至在行政院會告狀,逼得中華電信不得不在每個人手孔蓋上加蓋。市府分析發現,由於去年容積獎勵截止,建商掀起搶建潮,全市施工建案將近四千處,加上八月氣爆案,全市積水面積擴大,在颱風與大雨之後,各處坑坑洞洞就成為大型養蚊場。

於是高市採取重罰政策,要求新建地工地主任必須上過衛教課程才准開工,工地若被發現有孑孓就勒令停工,今年已有二、三十家曾被停工,起造人(建設公司老闆)還得去上衛教課程。

高市去年在疫區查獲孳生病媒蚊違規,依《傳染病防治法》裁處開罰二八四件,罰金約一七○萬元。市府還修訂自治條例,六月二日送行政院備查,希望賦予對空屋、老屋或廢棄市場孳生蚊蠅,造成疾病衛生汙染之虞者,可以強制拆除的法源,目前仍未獲通過。

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高雄在平日就購買噴藥機具與培訓有能力噴藥的人員,在疫情出現後立即噴藥。「年底預算通過就馬上找廠商做訓練準備著,夏天發生疫情趕快撲滅群聚點,就不易擴散。」何啟功說。

但在採購藥品前,仍須先經過詳盡的研究,此時,病媒實驗室就扮演重要角色。病情發生前要先測試哪種藥可殺死蚊子,疫情發生後,則將實驗室培養的蚊子放在蚊籠中,掛在噴藥的家戶隱密處,「測試噴藥後蚊子的擊昏率與致死率有多少,沒達到目標就不給廠商錢。」何啟功說。

光是今年,高雄耗費在登革熱防疫約一億八千萬元,經濟損失則無法估計。相較之下,中央政府編列登革熱防治經費今年只剩三千萬元,給去年疫情最嚴重的高雄更只有八百萬元,「只能支應二十人、十個月的薪水,但錢不能只夠付薪水啊!」衛生局疫管處股長何惠彬說。若再比較新加坡人口是高雄二倍,但防疫人員是十倍,編制內一千名,台灣投入登革熱防疫資源遠遠落後新加坡。

 

登革熱防疫

高雄對抗登革熱20年,今年起成立專責的防治大隊,每天都在防疫。

 

落後新加坡 台灣投入防疫資源仍顯不足


陳金德建議,登革熱已成全球快速傳人且感染人數最多的病媒傳染病,中央應設常態單位,效法新加坡,在環保署下設督查大隊,指揮北迴歸線以南縣市防疫。

在第一線防疫的何惠彬舉例,室內噴藥的熱噴槍,全台才二五○支,一支噴槍一個上午只能噴十五戶,大流行期會不夠。若平日中央能加強機具添置,並訓練農民與後備軍人噴藥技術,給予證照,需要時才找得到人力物力。

「高雄與台南至今孳生源的清除仍不徹底,是很嚴重的問題。」台大公共衛生學院助理教授蔡坤龍指出,執行噴藥的廠商,有許多人專業訓練不足,需要政府加強監督,但《政府採購法》中的最低標限制,卻是讓廠商壓低成本、找不具專業人力的最大考量,值得政府反思。

中秋節人口移動加上杜鵑颱風來襲,高雄防疫人員對於疫情發展仍戒慎恐懼。而高雄防疫模式若能推廣,以制「敵」機先,或可降低疫情擴散風險,行政院應再加把勁了。

 

登革熱防疫

▲點擊圖片放大

延伸閱讀

一隻蚊子的危機總動員

2015-09-30

病毒就在你身邊

2015-10-01

登革熱延燒 中秋防蚊總動員

2013-09-19

今年本土登革熱流行型太少見 專家:全民幾乎都沒抗體

2019-06-19

登革熱殺手余幸司 讓東南亞爭相取經

2019-11-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