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熱門: 房價 遺產稅 年金 006208 00891

我不是高中女生 我是高中校長 P.110

我不是高中女生 我是高中校長 P.110

李宥樓

名人專欄

155期

1999-12-09 17:24

「愛玩,卻找不到時間可以玩﹔愛吃,卻不能到處去吃,愛『水』,卻不能花招展!原來是野馬,卻被馴服得溫柔敦厚﹔想要當辣妹,卻只能裝得賢淑優雅﹔其實是調皮,結果變得呆板!」

看到如此「新新人類」的個人網頁宣言,如果你以為板主一定是個望書興嘆的高中小女生,那可就大錯特錯了!她,不是高中女生,而是北一女中的校長──鄭美俐。

雖然因為「愛玩卻沒時間玩」而在網頁上大呼「臨到退休,才突然頓悟,原來我不適合當校長!」不過,在許多師生們的心目中,鄭美俐可絕對是個標準的好校長!

從二十六歲創辦僑榮國小至今,總共當過十個中小學校長的鄭美俐,可說是作育英才無數。雖然三十九年半的校長生涯,即將在明年元月劃下休止符,但鄭美俐並未因此而所有懈怠。每天早上六點十分,北一女的游泳池畔總是會出現她的身影,各種教學研討會、教育研討會也還盈響著她的聲音,而她對教育的熱情,就像當年陳立夫先生親筆題字送給她的「樹人最樂」匾額一樣,墨色如新。

每個帶過的學校都像自己的孩子

在掛滿校長室牆面的詩詞字畫的映襯下,讓身著白色麻衫與黃色碎花套裝的鄭美俐顯得更加典雅,回顧為教育所投注的四十五年歲月,她不好意思地笑了笑,慢條斯里地輕聲說道:「其實,小時候,我從未立志要當老師,會走上教育這條路,純粹是因為家庭環境的關係。」

由於家住在位於台北烏來山區的小粗坑,念初中時,鄭美俐必須走山路到新店撘小火車到三軍總醫院,再走到二女中去上課,一天下來,得走上四個小時,相當辛苦。為了有宿舍住、領免費的三餐和衣服,鄭美俐選擇了台北女子師範學院繼續升學,因為在師院裡受到師長們的身教薰陶,才讓鄭美俐從此與教育結下不解之緣。

提起當年的校長任培道、訓導主任羅首庶和導師吳學瑤,鄭美俐的印象還是很清楚:「很巧的是,這三位女老師都留著中分齊耳的短髮,而且也都未婚,把半生的青春獻給了學校,她們的無私奉獻,影響了我,讓我覺得當老師就應該要這樣,教育工作真了不起!」

自北女師畢業,當了三年小學老師後,鄭美俐到師範大學公訓系進修,之後在省教育廳當了三年的輔導員,因為偶然的機遇,被延請到台中縣創辦霧峰鄉國小的分校僑榮國小,就一路當校長當到現在。

「剛開始,我根本就不知道該怎麼當校長,為了盡快上手,還去買了一本《如何當校長》的書來看,學習怎麼批公文和操作日常業務。」鄭美俐回憶道,當時學校行政體系並不像現在那麼健全,校長通常都是一個人當好幾個人用,大至教學活動、小到校園清潔,柴米油鹽醬醋茶樣樣都要管,沒有經驗的她,憑著一股理想和年輕的衝勁,在短短的兩年內就將校務推上軌道,做出令鄉親肯定的成績。

「原本我們打算明年舉辦四十周年慶的,沒想到,學校卻因為九二一大地震而嚴重受損,我回去看過,好幾處校地都是隆起又下陷,不遷校也不行了!」談起初自己在艱苦中一手創建的僑榮國小,鄭美俐就忍不住傷心了起來,因為對每個帶過的學校,她都像看待自己孩子一樣,有著一份濃烈的特殊情感。

在十個「孩子」當中,最讓鄭美俐感到自豪的,莫過於她曾經帶過七年的三興國小。坐落於台北市基隆路三張犛附近的三興國小,早期算是比較「偏遠」的學校,學生家庭的社經背景也不像大安區或中山區那麼好。

在鄭美俐提升「校格」的努力下,原本沒沒無名的三興國小,不僅校譽逐漸攀高,最後甚至變成當年遠近馳名的教學示範學校,只要有南非或韓國等外賓來台,三興國小總會被列為重點參觀的學校。

勇於創新 給師生機會成長


當然,三興國小並非特例。不論接手哪個學校,鄭美俐所關注的第一件事,就是盡快地舉辦各項教師進修活動及教學研討會,來提升校內的研究風氣和教學品質。

由於校外的進修課程不多,可以參加的老師人數也有限,因此鄭美俐特別跟北一女中的家長會申請經費,並且請教務處在排課時,為同一學科的老師安排一個共同的空檔時間,再延請相關領域的專家學者在那個時間來為老師們演講、帶討論,提供密集而方便的進修機會,讓老師們接收新知。

此外,鄭美俐也很勇於嘗試新的教學方式。為了讓學生有國際化的視野,她首開全台中學之創舉,在北一女開設第二外國語的課程,讓學生有機會學習法文、德文、西班牙文等語言。

兩年前,國際扶輪社有意推展高中交換學生的工作,卻礙於法令的問題無法施行,鄭美俐同樣自告奮勇,主動和教育局協調,就這樣,北一女中成了第一個送學生到外國當交換學生的中學,而且陸續收了好幾個從美國、日本、法國遠道而來的學生,由於這項創舉受到不少好評,許多學校也紛紛跟進。

另一個讓鄭美俐得意的創舉,是在復興高中當校長時所推行的「人文教育學科點學院」計畫。當時,鄭美俐發現校內許多老師都很有才華,於是就主動向教育部申請經費,發展古詩吟唱、詩歌教學、母語詩歌朗誦等教學活動,結果不僅成績斐然,所錄製成的錄音帶,後來變成許多學校推行母語教育時所採用的教材,負責執行計畫的洪澤南、林季璘等幾位老師也因此成為目前相關領域的知名專家。

最近出版了「大家來吟詩」錄音帶集的洪澤南,還特別寄來作品給鄭美俐,感謝她當年的提攜。看著洪澤南的信,鄭美俐的臉上流露出讚許的表情說道:「每個學校都有臥虎藏龍的老師,只要你給他們足夠的機會和資源,這些老師就會成長發光。」

在行政工作上,鄭美俐則很講求科學方法和分層負責。不論做什麼事,A型處女座的她,總是先有條理地分析出事情的目標、方法和步驟,做出整密的計畫後,再交給行政團隊分層負責。

「我寧願多花一點時間教幹部做事情,也不願意越殂代庖,因為一旦校長萬能,幹部就無能了!」對鄭美俐而言,當校長就像掌舵人,最重要的是要有充分的時間來思考、做決定,而以身作則、關懷和激勵,則是成功領導行政團隊的要訣:「叫別人七點來,我一定六點半就到。只要老師有需要,我一定幫忙到底。」

孫家良:沒有鄭校長就沒有我

除了盡量做到決策的民主化外,鄭美俐也很注重意見的溝通。北一女中有一百班的學生,要讓全部的學生都了解學校在做什麼,並不是那麼容易的事,因此,她要求各處室把需要讓學生知道的事情都條列出來,每個星期印成周會通報給學生,而她也會利用電子信箱和學生直接對話,傾聽學生的心聲。

平時端莊典雅的鄭美俐,和學生相處時,卻是活潑十足,而她出自內心的關懷,也令許多學生難以忘記。

罹患腦性麻痺仍好學不倦的孫家良,每次公開演講時,都會強調:「沒有鄭校長,就沒有我。」一直到十歲才上學的孫家良,因為超過入學年齡,身體又有特殊狀況,很多學校都不願意收他,唯獨當時在三興國小的鄭美俐展開雙臂,接納了他,孫家良才得以順利求學。

去年一月,北一女中的九名學生不幸在校門口被一位精神異常的人士潑硫酸,面對外界的壓力,鄭美俐勇敢地擔起保護這些受傷學生責任:「學校不可能都不會發生重大事件,重要的是,你必須要面對問題,才能解決問題。」

事件發生已將近兩年了,每一個受傷學生的名字和復原狀況,鄭美俐都很清楚,這些學生在畢業前,鄭美俐還告訴她們:「就算離開學校,將來任何醫療、美容費用,學校也一定會全部擔起來,讓大家恢復到原來美麗的皮膚。」

雖然不是每件事都做得很完美,回顧來時路,鄭美俐覺得欣慰的是「自己沒有油條掉」。舉起右手、拍拍胸脯,鄭美俐俏皮地模仿演員方芳的動作說:「很多老師剛出社會的時候,都是個有理想、有抱負的青年,對教育充滿了熱忱,但時間一久,很容易就虎頭蛇尾。我還算可以原諒自己的是,沒有因為年紀漸長就鬆懈掉,反而是時間愈花愈多,事情愈做愈忙。」

接班人要體力好 退休後最想去旅行


對於北一女中未來的校長接班人,鄭美俐說,她沒有決定權,心中也沒有預設的人選,不過,她對後繼人選的期待是,除了要有高瞻遠矚的教育理念,寬大的包容力、良好的應變力, 頭腦要夠 SMART 可應付北一女中這些聰明的小孩外,更重要的是,體力要夠好,否則絕對無法應付龐大的工作量。

每天五點半起床,六點十分到學校游泳半個小時,七點十分準時到校長室上班,中午時間從未休息,一邊吃便當一邊開工作會議,下午四點半,日間部的師生走了,還得繼續留下來陪伴夜間部補校的師生,回到家經常都已經八、九點了。

平均一天工作十二到十五個小時,鄭美俐幾乎是以校為家,而她保持精力的祕訣,就是天天運動、常常旅行。年輕時曾經是馬拉松選手的鄭美俐,跑步、網球、乒乓球、太極拳、外丹功樣樣都行,清晨起早運動,晚上睡覺前的最大娛樂就是陪孫女兒玩和閱讀,《天下》、《遠見》、《新觀念》、《讀者文摘》等雜誌,都是她心愛的床頭書。

雖然工作忙碌,不過,鄭美俐很堅持「一個女人必須先把家裡管好才能談事業」,不管再怎麼忙,每個星期日早上都自己去買菜,把家事全規畫好才交代給幫傭阿姨的她,非常引以為傲地說:「我從未讓小孩當過一天的鑰匙兒!」

退休後要怎麼過生活,鄭美俐還沒有明確的計畫,不過應該會朝公益事業、義工的大方向發展,有一點可以肯定的是,一定會找幾個知心好友一起到處旅遊,把這四十多年來沒有玩夠、吃過、『水』夠的地方全部補回來。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