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熱門: 0056 0050 00881 00878 00900

仁寶「良相」陳瑞聰 P.53

仁寶「良相」陳瑞聰 P.53

七月三十日早上八點多,正是桃芝颱風風勢正強的時候,仁寶電腦總經理陳瑞聰卻已經在主持一項主管會議了。打電話進仁寶,會聽見錄音提醒今天放假一天,但是「有重要會議的主管,請自行酌情參加」。對陳瑞聰而言,根本不需要「酌情」,就算別人都沒到,認真負責的他一定會到。

觀察現在的金仁寶集團,陳瑞聰和董事長許勝雄可說是各撐起半片天。眾多轉投資企業如統寶、華寶、神寶(已於今年七月併入仁寶)、飛信半導體、嘉孚電子等等,負責人都掛上陳瑞聰的名字。

很難看到,一個董事長,竟然這麼授權給一位專業經理人。更難看到,一位專業經理人,竟然能如此深獲長官信賴。陳瑞聰與許勝雄的關係,像是千里馬遇上了伯樂,這匹駿馬不但跑得快,而且性格忠誠,不離不棄。許勝雄一說起陳瑞聰,除了稱讚,還是稱讚:「我和陳總的感情,真的就像親兄弟一樣。」


陳瑞聰工作勤奮、話很少

民國六十四年進入金寶,陳瑞聰從業務部門開始做起,當時金寶的主力產品是計算機。早期做計算機已經算是「高科技」,相當賺錢,話不多、工作勤奮的陳瑞聰,漸漸得到董事長許勝雄的賞識,升到執行副總的位子。

金寶日漸茁壯,漸漸衍生出仁寶。原本仁寶和金寶並沒有明顯分別,關係是金寶做產品設計、業務開發,仁寶就幫金寶做代工。後來才開始在產品上有了區隔,金寶做計算機、傳真機,仁寶則做電腦監視器、終端機等電腦相關零組件,也打下將來走筆記型電腦的基礎。

其實,在筆記型電腦產業裡,金寶曾經是個人才培育所。現在幾個筆記型電腦悍將,如廣達林百里、英業達溫世仁、致福江英村,都是金寶的開國元老,溫世仁還是金寶第一任總經理。但是在金寶正要把仁寶分割出去,準備往筆記型電腦發展之際,這些好手卻紛紛離去,自行創業,而且都和老東家做類似的產品。

更倒楣的是,剛剛從金寶分割出去的仁寶,卻因為擴廠速度太快,施工時電線不慎走火,整個仁寶龜山廠付之一炬,一些長期性的產品計畫也都被迫停頓。當時陳瑞聰身兼金寶執行副總和仁寶總經理,兩邊奔忙,用盡心力。


計算機報價從二百美元做到一美元

好不容易等到仁寶狀況穩定下來,金寶也準備上市了,陳瑞聰才卸下金寶的職務,完全轉往仁寶,趕緊切入筆記型電腦產業,把落後的江山追回來。

國內生產筆記型電腦的業者分成兩種,一種是做計算機出身的公司如仁寶、廣達、英業達等,另一種則是原來做個人電腦的公司如宏電、大眾電腦等。兩方人馬爭奪市場,一較短長,最後是由計算機出身的廠商略占上風。

很多人說,因為原來生產計算機的業者,擅長做小東西,所以很容易跨入筆記型電腦,但是陳瑞聰有不一樣的看法。「我倒是認為,因為個人電腦業一直處於良好的獲利環境,所以在成本控制上比較差。做電子計算機的人經歷過國際間的激烈競爭,已有豐富經驗,是獲勝的關鍵。」陳瑞聰以金寶的電子計算機為例,剛開始一個報價兩百美元的產品,十年後降到一美元,但金寶依然能夠維持競爭力。

不過,儘管能夠領先個人電腦業者,但是陳瑞聰還要面對同樣出身自電子計算機背景、甚至曾是老同事的廠商。雖然廣達、英業達的起步比仁寶早了三年,但是憑藉之前金寶和世界大廠打下的關係,以及陳瑞聰在管理、品質、量產上急起直追,很快就消除差距了。


金、仁寶只做代工不做品牌

經歷過低價競爭, 陳瑞聰格外重視能否大量生產, 尤其是,金寶、仁寶都是以ODM 的代工為理念,因此經濟規模顯得格外重要。長久以來,台灣科技業一直為了要做自有品牌或代工,提出各種看法,陳瑞聰毫不猶豫地堅持走代工的路,主因是台灣自有市場實在太小。

「很多人會誤以為中國大陸是台灣的腹地,事實上大陸只是個更糟糕的內銷市場,環境、政策都有許多限制。大陸是台灣的競爭者,我們真正要看的是如何利用大陸的資源,增加台灣的全球競爭力。」而且,打自有品牌,要和全世界這麼多知名大廠做競爭,做代工,則是和世界大廠做朋友。陳瑞聰的算盤無論怎麼打,都還是做代工比較划算。

花了十多年的時間,仁寶從急起直追、掛牌上市,到成為國內筆記型電腦的一級大廠,也是每次景氣起伏時,大家參考的龍頭指標股。此時,陳瑞聰把眼光放向更遠的地方,他建議許勝雄,可以往 PDA、手機與相關零組件方面布局,以仁寶為指揮中心,打造出一個無線通訊的事業版圖。

陳瑞聰的建議,代表仁寶將展開一連串不小的工程,但是許勝雄很快就同意了。長久以來的相處,讓許勝雄了解陳瑞聰的人格,更佩服他的專業,因此仁寶陸續投資飛信半導體和做印刷電路板的嘉孚電子, 以及用購併的方式引進 PDA 代工廠神寶、手機代工廠華寶,還有興建低溫多晶矽( OLED )面板廠統寶光電。


積極扮演許勝雄的良相職位

這些公司,許勝雄幾乎不太插手,都由陳瑞聰掛名董事長兼總經理,不過,畢竟陳瑞聰的角色是專業經理人而非所有者,因此他總是笑說自己是「打工的」。在金仁寶集團二十六年,陳瑞聰一直做好「宰相」的職責,他和許勝雄這個「皇帝」的個性恰好互補,一個積極、一個溫和,靠著陳瑞聰的拚,仁寶才會這麼快速發展。

因此不只許勝雄欣賞他,員工提起陳瑞聰,一樣是又敬又愛。仁寶發言人呂清雄和陳瑞聰共事了十多年,將陳瑞聰的一言一行看在眼裡:「我真的非常尊重陳總,從很多小細節可以看出他的風範。儘管他和許董事長認識這麼久了,每次兩人走在一起,陳總一定不忘幫董事長開門,讓董事長先走。」

由於律己甚嚴,大家對陳瑞聰的印象幾乎是個「完人」,平時在職場上或是面對媒體,陳瑞聰也總是給人嚴肅的感覺,很難想到他會有輕鬆的一面。但是談到擅長的高爾夫球和家人,他黝黑的臉上露出親切可愛的笑容。

陳瑞聰的高爾夫球桿數在八十到九十之間,在國內眾多企業家中,段數算是相當高,和愛打高球出名的郭台銘不相上下。企業家打高爾夫球難免會小賭,金額不大,卻能激發鬥志。陳瑞聰記得有一次和郭台銘賭上了,兩人球藝在伯仲之間,結果最後輸贏不過萬把塊,兩人卻是爭到臉紅脖子粗。


B型處女座 樂觀積極不龜毛

「旁邊的朋友看了覺得很好笑,說:﹃你們兩個,就算十萬塊錢掉在地上,都一定肯彎腰去撿,現在幹嘛為了一點小錢弄成這樣?﹄他們不知道,這可是攸關面子問題!」陳瑞聰說,打球最能看出個性,誰是攻擊型、誰是保守型,什麼樣的老闆就會出現什麼樣的公司。

但是若再細問陳瑞聰,他最欣賞或看不慣誰的球風,他又很沉默是金的微笑不語。稍微思考過後,他才說:「我滿欣賞明碁的李焜耀,他做事很認真。他和我同一個星座的人。」原來陳瑞聰是個典型的處女座,要求完美、考慮周詳,而且他笑稱:「幸好我配的是最好的血型,B 型。 」 B 型的樂觀積極,沖淡了處女座最可怕的「龜毛」性格。

不過,陳瑞聰和李焜耀有個小小不同點,李焜耀有個小兒子,人前人後都喜歡說:「你知道我爸爸是誰嗎?我爸爸是李焜耀喔!」但是陳瑞聰三個兒子從小到大,都很害怕別人知道自己的老爸是仁寶總經理。大兒子目前就職於一家軟體公司;二兒子輔大電機系剛畢業,正在當兵;小兒子還在大學念工業工程,三個孩子都不想和仁寶沾上邊。


把時間留給老婆與小孩

雖然陳瑞聰很疼兒子,還為了兒子當兵的會客日,推掉手邊所有重要的事,但是他從不干預兒子的發展,甚至贊成兒子不進仁寶,接他的棒子。「許董的觀念是,企業要家庭化,千萬不能家族化,政策才能確實執行,員工才會肯拚命。」尤其是看到許多家族企業的不幸下場,更讓陳瑞聰心生警惕,他很不好意思地說,他連大兒子公司的名字都記不起來,只知道兒子工作愉快就好。

幫金仁寶集團打了一輩子工,陳瑞聰從來不曾想要自行創業,當個「創辦人」。畢竟,每個人的興趣和志向不同,做過無數重要決策、闖過無數困難關口,也幫自己累積了一筆小財富,陳瑞聰的人生已經夠豐富多彩了。等到往後真的退休,他要把時間留給「本業」──自己,和心愛的家人。

延伸閱讀

基金冠軍操盤手 親授2019亂中取勝選股法

2019-01-09

基金配息飆3倍、淨值跌3成 投資人到底賺還虧?

2019-01-08

網路瘋傳「保單借款買基金」慘案 凸顯兩大投資致命傷

2018-12-25

生乳捲賣破千萬條!從7坪廚房起家的亞尼克,為何敢插旗永康商圈?董事長吳宗恩曝「關鍵」

2022-03-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