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知識如牙疼:繞遠路的價值

知識如牙疼:繞遠路的價值

2015-11-29 10:19

藉由核磁共振儀的檢測,可以看到他們大腦中的海馬迴漸漸變大——隨著「知識」考程一關又一關,駕駛人越來越熟練,越發有經驗。海馬迴掌管著導航能力。鳥類和動物腦中的海馬迴所占比例更大,因為牠們需要敏銳的方向感以求生存。駕駛人在大腦中建構地圖並連結其用路規則時,這個儲存區似乎會隨之長大。有趣的是,公車司機就沒有上述的現象。

作者︰大衛.尼凡(David Niven)
 
知識如牙疼:繞遠路的價值

你家的院子超大。站在院子的這一頭,你要如何去給對面那一頭的花草澆水?是抓了水管就往那頭走,還是先搬開路徑上的雜物再拉水管過去?

大多數的人是抓了水管就走,然後永遠都被路徑上的雜物給勾住。我們最立即、最直接的反應,多半不是最好或最輕鬆的解決方案。

遇到問題時,我們總要求答案,而且是馬上就要,或至少在它該來的時候得到,偏偏它不是隨傳隨到,也不可能裝在一個寫明了「答案」二字的盒子裡。答案可能在你的枕頭上,在公園裡,或在你吹口哨殺時間排隊買便當時出現,最棒的答案更會在你放下問題,給自己時間和空間,改變環境,讓大腦有機會去聯想的時候出現。

你的最佳答案並不是披薩,不保證會在半小時之內送達。不過它一定會到,而且會比披薩好,因為它會給你信心。遇到問題的當下,你會怎麼做?起來。對,就是站起來,然後把它放下。想想別的事,任何事都好,再給自己一點時間。在問題以外的視線範
圍,你會看到真正恆久有效的答案。


那名字聽起來像某個益智猜謎的電視節目,不過,它可比任何益智節目要來得嚴格且戲劇化,令無數男子漢為之折服。它就叫做「知識」。能過這一關,就能得到一張執照,可以在倫敦開計程車。「知識」在考什麼?它是每個計程車司機都必須知道的——開計程車真的要上知天文,下知地理。

首先,考生要知道倫敦市中心每一條短於十公里的道路。每一條。無論是主要幹道、小巷弄,包括哪一段限單向通車,各巷道的交叉口有些什麼,順序又是如何。還好,這一區巷道不多,二萬六千條而已。倫敦市區的街道有個特色,就是彼此之間沒有邏輯性。道路的分布並非對稱式或棋盤狀,其命名與各自的交會處互無關聯。

且以紐約市打個相反的比方:例如曼哈頓的四十二街,它是八十二街以南的第四十個路口;又如第五大道,它跟第八大道相距三個路口。不過倫敦可就不是如此。倫敦市區的街道命名是既寫意又瀟灑,交會得錯綜複雜,猶如一大碗摔在地板上的義大利麵。再來是地標。駕駛人至少要知道大笨鐘,白金漢宮和倫敦大橋——但也要知道每一間博物館、旅館飯店、醫院,全部加起來超過十八萬六千處。除了知曉這些地標在哪條路上,也要知道在馬路的哪一側,以便計算從任一地開往該地的最佳路徑。

「知識」的考場在一間小事務所內,每次只可一名考生進場,由一名考官主試。考生須著正式服裝,要稱呼考官為「先生」,而且絕不可遲到。考官的態度像個多疑的警察,不輕易相信你的清白。「這人有沒有你要的,你可以聞得出來。」資深考官亞朗.普萊思說。

考官會打開卷宗,說出一個起點和一個終點,考生就要在腦中規畫出最佳路線,然後口述關於該路線的完整細節,包括每個轉彎和沿途的地標,不得參考任何地圖;考生的回答中如有任何混淆,考官會板起臉孔,拿起手邊的精準地圖,等著他答錯。
這個過程可謂驚心動魄。「考生走出考場時,搞不好連自己的名字都忘記。」普萊思說。
但這場考試離結束還遠得很。路線規畫總共有四道題目,也就是四條由考官決定的路線。合格的考生要先離開,等三或五或八個星期後再回來進行第二關考試。

整個考期超過一年以上。「『知識』就像牙痛,」普萊思承認,「死纏爛打。」這場考試為何要拖這麼久?更久的是這套制度的淵源——據說已有四百五十年的歷史。考程非常怪異,效果卻也出奇地好。

想像有位駕駛,努力地為了這場考試而學習關於倫敦的一切,那是多麼龐雜的知識,只怕任何人都要打退堂鼓。然而,千里之行始於足下,一點一滴,日日精進,總會完成。現在,我們更可以觀察大腦是如何進行這項工程。倫敦大學學院附屬神經研究院的研究人員對此感到好奇。他們想要了解,為應考而學習的過程會如何影響考生的大腦。剛好,這些司機大多也認為自己才智非凡,值得研究,因此欣然允諾,列隊前來讓大腦接受掃描。

藉由核磁共振儀的檢測,可以看到他們大腦中的海馬迴漸漸變大——隨著「知識」考程一關又一關,駕駛人越來越熟練,越發有經驗。海馬迴掌管著導航能力。鳥類和動物腦中的海馬迴所占比例更大,因為牠們需要敏銳的方向感以求生存。駕駛人在大腦中建構地圖並連結其用路規則時,這個儲存區似乎會隨之長大。有趣的是,公車司機就沒有上述的現象。

公車依照固定的路線行走,駕駛不必透澈了解整個城市的路線分布。可是,一般市民總也需要在市街中穿梭,卻也無此現象。唯獨計程車司機,既要應付考試,又是職業技能所需。倫敦市的街道不可能只一夕就能摸熟,幸好「知識」的考程間隔夠久,讓司機的大腦不至於被炸壞。

考官普萊思解釋道:「『知識』像一大壺水,而你的大腦只像個杯。你慢慢注水,水就不會噴濺流失。『知識』是無窮無盡的。」表面上看來,「知識」只是一場非常非常困難的地理測驗,不過駕駛人看重它,樂於挑戰,因為他們能從中得到收穫——他們學到,不要直勾勾的死盯著問題看,你就有能力達成目標。
 
(本文選自全書,周政池整理)

作者︰大衛.尼凡(David Niven)
 
美國知名心理學家與社會學者。他最擅長的是將權威學術研究的發現,轉成實用的建議,讓每個人日常生活都能應用。他是「100個祕密」系列叢書暢銷作家,系列目前包含《100個人際關係的秘密》(The 100 Simple Secrets of Great Relationships)和《100個實現成功人生的簡單技巧》(The 100 Simple Secrets of Successful People)等7本,此系列在美國銷售逾百萬冊,並翻譯成30多國語言,影響遍及全球。他的文章散見著名報章雜誌如《今日美國》、《華盛頓郵報》、《讀者文摘》等。

出版:三采

書名: 解決問題,別管大白鯊:60個真實故事,教你用違反常理的方法解決難題
 


目錄:
 
引言:故障的大白鯊,是問題,還是恩賜?
第一章:想像中的菲力浦,以及問題中的問題
問題不管多龐大,都別成為思考焦點,不然它本身會變成絆腳石。
第二章:人、沼澤人,以及生存問題
心理學家發現,人傾向偵測尋找危險、負面的訊息,這慣性會局限創造力,阻礙我們尋求解答。
第三章:掌控與找碴的問題
找到問題,會讓人有價值感,努力行動會讓人產生力量。這些看似正面,卻是最有害的誘惑。
第四章:不夠努力不准回家,以及各種使勁幫倒忙的啟示
專注問題,過度努力,會讓問題變大,人變渺小,帶來挫折感與反效果。
第五章:搭上前往阿比林的公車
群體往往思維箝制更大、靈活動更差,盲目相信團隊力量,讓人不斷經歷一加一小於二的挫敗。
第六章:「永遠都對」何錯之有?
一心藉由做事來展現自信心,卻沒考慮事情對錯,自信心就不再是助力,而是阻力。
第七章:冰島小姐、通緝犯和流浪貓:燒掉初稿的意義
人傾向維持第一個直覺想法,對改變不安;然而唯有放得下,才能跨越問題,找到更好的進階版方案。
第八章:知識如牙疼:繞遠路的價值
最佳解答不是披薩,別要求半小時送達。給自己足夠時間與空間,擴大視線範圍,才能看見絕佳方法。
第九章:黑暗、柔軟、平滑和緩慢:反向的力量
危機就是轉機,小人就是貴人。容許對立觀點進來衝撞,才能突破創造力的極限。
第十章:這響鈴是做什麼用的?自我聆聽的藝術
面臨重要關頭,獨立的心智,往往能產生正確的行動。關掉群眾雜音,讓內在的智慧浮現。
結語:你能拿水奈何?
選擇不把問題當問題看,這問題本身有可能反而變成解答。
參考文獻

延伸閱讀

日式調酒純粹上癮

2015-12-24

調酒威士忌 取暖不買醉

2011-12-08

李雅婷 一萬次練習的力量

2010-12-30

讀飲文化滋味 MOZI 隱身髮廊

2018-06-07

收藏職人對產地與烘焙的堅持 維也納最講究的精品咖啡在這裡!

2018-06-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