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最低工資提高到五萬,救得了年輕人嗎?

最低工資提高到五萬,救得了年輕人嗎?

吳均龐 James Wu

焦點新聞

2018-01-04 15:27

兩萬八,三萬一,還是兩萬八千五,這些數字最近被討論得不可開交!有人在夢想這其中的一個數字,有人在做功德,黙禱助唸其中的一個數字。如果不知道這些數字都是聚焦在最低工資的議題上,還真的會以為是有人在划拳行令,還是有通靈神力的奇人異士,在預測下一期的大樂透或是威力彩。

政治大人物一再呼籲工商企業界提高最低工資,大老闆們又一再反應工資的水準是因人而異,要尊重市場機制,什麼人身懷有什麼様的特殊才能和技術,就自然而然會賺取的合理的薪資。由政府主導,強力拉抬最低工資,終究不會達到什麼實質上的效果,反而會增加企業成本,刺激物價指數上漲。

 

工資和勞動人口,有一個供需的線性相關係數。總體經濟的成長,滲和個體經濟的特殊性,促成不同產業給付不同水準的薪酬,最低工資向來只是規範基層勞動力的一個簡單指標,並不是拿來協助年輕人脫貧之用。二十世紀初期,工業革命之後,勞資雙方的衝突就不曾平息。純勞力低技能的成年工人,沒有合法保護的童工,語言文化障礙高的新移民,這些在工業化社會的低端人口,被壓榨剝削的困境,逐漸被重視,於是乎有學者專家提出最低工資的保障。換句話說,最低工資不是年輕人的專有苦難。

 

倒果為因地試圖提升最低工資,夢想一旦最低工資被拉抬到某個水準,年輕人就看到希望,走向幸福!如果真的是如此簡單,那麼過去近百年經濟蛋頭的爭議,成千上萬的學術研究報告,不都成了廢紙累累!

 

當然在大聲疾呼最低工資要抬高,敦促企業界扣減部分股利的發放,去支付薪酬以期提升工資之際,政府同時也列舉了明確的振興措施,表列如何協助年輕人增加就業機會,和提升技能的種種方案。但是看來看去,都是教科書上人人耳熟能詳的東西,沒有太多的創新和發想。

 

有年輕人一個月賺不到三萬元,但也有年輕人一個月領到十幾萬的工資,用一個平均工資來看年輕人的月收入,來悲憫年輕人的生活辛苦,沒有購買房子,和成家立業的能力,這樣的想法固然是有民胞物與的寬宏,但是也是某種程度上對現代低薪年輕人的定義,有所失焦。

 

什麼是現代的低薪年輕人?有人把1980年代中期後出生的人,如今最年長的人差不多在三十歲左右,界定為失落的一代,Generation Limbo。這個世代的年輕人有幾個特色,高學歷,見識廣,世面看得多,可是卻找不到可以匹配他們能力和所學的的工作,來充分發揮他們的專長。大多數人都是從事和自己所學毫無相關的行業,等待機會,心焦如焚地磋跎青春。

 

這些三十歲出頭的年輕人,在他們青少年成長期間,網際網路資訊開始爆炸性的發達,智慧型手機普及率大增,他們的父母親也大都是戰後嬰兒潮世代,站上全球經濟蓬勃發展的勢頭,可以提供子女在物質生活不慮匱乏,享受高端的教育環境。

 

但是資訊取得的便㨗,網路基礎建設的平民化,造成使用者費用低廉化,大數據的技術整合及分析功能,無遠弗屆,進而創造了日行千里的經濟發展,和日新月異的商業模式。三十歲上下的這群幸福兒,如果沒有紮實的科技訓練,沒有深厚的人文素養,沒有吃苦耐勞的剛心勇氣,就一定會在失落的一代中,繼續沉淪。

 

戰後嬰兒潮的父母可以義無反顧地供給子女最豐盛的物質生活,和近似貴族般的教育環境,但是阻擋不了如海嘯股平台資訊整合下,職場對創新顛覆既有機制才能的苛求。子女循規蹈矩地走完父母親所期待的學習過程,取得耀眼的學歷,可是如果缺乏毀滅性創新的思維,就算政府下令最低工資是五萬元,隨之而來的必定是等比的上漲物價,失落的一代年輕人仍然脫不了貧!

 

Generation Limbo,失落的一代年輕人,是一個全球現象,急著隔空抓藥,急著幫他們脫貧,急著拉抬最低工資,好像都只是緣木求魚,白忙一場。

 

延伸閱讀

網友秀20年前薪資單 嘆:現在勞工真的很可憐

2017-12-14

身為勞工的你,今年萬一拿不到年終獎金的話該怎麼辦呢?

2017-02-22

低薪勞工悲歌 沒錢退休只好做到老

2016-12-19

勞工看休假 64%盼保有加班彈性

2016-10-13

低價競爭:奴役勞工、破壞環境與沉淪的經濟

2016-10-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