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熱門: 台積電 兆豐金 勞退 特斯拉 航運股

杜文正 遊走毫釐間的設計人生 P.40

杜文正  遊走毫釐間的設計人生 P.40

莊芳

品味收藏

大賺800%的達人心法

2007-06-21 17:29

「他設計的房子,讓人回家後真正可以完全放鬆。」宏盛建設董事長許東隆,如此讚美杜文正。設計資歷長達30年,經手過的豪宅不計其數,杜文正認為「很多東西只差了幾公分,美感就被破壞了!」因此他從不妥協,無法忍受不完美,不僅設計無數間豪宅,也設計出自己的人生。

午後的天空突然下起一陣雨,掩蓋路上來往的車聲。在台北市大安區附近,隔著兩扇大窗的屋內,杜文正家中的氛圍顯得格外寧靜。

杜文正穿著一身黑色便裝,隨興地坐在米色沙發上,整個人散發著沉靜內斂的味道。一進客廳,立刻感受他一貫極為「簡潔」的設計風格,這風格與他本人已經融為一體,給人一種舒適泰然的感覺。

牆上雖無過多擺飾,但每個角落倒成了杜文正展示收藏品的空間。數十年來,他從各地蒐集了結合現代與古典的燭台、桌椅、唐俑、漢俑、非洲原住民的銅像,還有各式各樣的容器,全都整整齊齊地各置其位。

不論東西方、現代或是古代的作品,都能協調地呈現在同一空間內,這是他的專長。就像他常說的,「設計好壞沒有絕對標準,只要能反映一個人的生活態度與特質,就是最好的設計。」杜文正不僅將自己的生活點滴一一記錄在居家空間裡,他也為別人忠實呈現生活的原貌。

三十年前 就與豪宅結緣


杜文正設計過的住宅、商業空間與樣品屋,多到不勝枚舉。從早期的至善天下、帝景水花園、信義之星等,一直到現在的帝寶,幾乎想得到的知名住宅都曾經過他之手。

此外,他也是許多企業名人指名的設計師,華南金控董事長林明成、威剛董事長陳立白以及宏盛建設董事長許東隆等人,也都請他設計住家空間,許東隆還在今年三月,直接搬進杜文正為帝寶設計的實品屋內居住。「因為住他設計的房子,讓人回家後真正可以完全放鬆。」許東隆說。

早在多年前杜文正就與豪宅結下不解之緣。大約三十年前,由蔡辰男帶領的國泰信託建設部門蓋了位於敦化南路精華地段的「一品大廈」,也就是現在國民黨榮譽主席連戰的住所,這是全台第一批高級住宅大樓。

它在當時的氣勢與派頭,有如現今宏盛建設的帝寶一樣,昭示了台灣進入房地產高漲的時代。但剛推出時和帝寶最初的命運類似,頂著全台最高價的光環卻乏人問津。

杜文正回憶道,在那時根本沒有所謂的「豪宅」,全台北市最貴地段的房子每坪六萬元,已經少有人負擔得起。而一品大廈一推出就喊出一坪十二萬元的天價,不僅震驚業界,也讓多數人不看好這幢新成屋的銷售。

看著一度滯銷的一品大廈,國泰信託只好找來代銷公司幫忙,邀請包含杜文正在內的設計師著手設計實品屋,大量刊登廣告。這些宣傳方式在過去可都是前所未有的創舉,但也確實奏效,過不久即全部售罄,連業主蔡辰男都大感訝異。

而「台北市室內設計公會」正好在當時舉辦了一次設計比賽,由完成國父紀念館等多項知名建案的建築師王大閎擔任評審。當年三十歲的杜文正,希望能擁有屬於自己的代表性作品,便將一品大廈的實品屋作品投稿參賽,沒想到一舉成名,獲得「傑出設計競圖」獎項。

從此後,杜文正與豪宅幾乎畫上等號。杜文正至今還留著這個對他意義非凡的獎座,將它放在事務所裡,隨時都會勾起這段回憶。鑲在獎座上的獎牌即使因歷史久遠而掉落,他還細心地用膠水黏好,盡量維持原樣。

隨著知名度大增,不論是早期在信義區達欣建設的「台北高峰會」、故宮附近宏國建設的「至善天下」,各家建商紛紛找上門,請杜文正做設計裝潢。就連杜文正自己也不諱言,「基本上,原本就熱銷的建案並不用我出馬,銷售不佳的物件才需要我幫忙。」

果然,現在只要打著杜文正設計的名號,幾乎都成了熱賣產品。其中,宏盛帝寶就是最佳案例,連許東隆也選擇銷售最差的樓層與位置請杜文正設計,一開放參觀便接獲大量詢問電話,許東隆滿意地說,「只要杜文正設計過的房子,很快就會賣出!」

誤打誤撞 走進設計之門


在設計生涯上一路順遂的杜文正,並非從小立定志向要成為室內設計師。參加大學聯考時,他和大部分同學一樣,只因感覺「建築系」三個字很新鮮就考這個系,根本不了解實際課程內容。大學一年級結束後,班上有一半同學都感到枯燥無味而轉系,連杜文正也心存懷疑。直到升上大二以後,接觸到團體合作設計的課程,他才真正開始對設計產生興趣。

大學畢業後,杜文正先在華視擔任兩年美術指導,認識了當時是演員的妻子江霞。結婚隔年,他就離開華視,與朋友合作室內設計團隊長達十二年,從小型住家慢慢累積實務經驗,後來才帶著兩位助手正式開設獨立工作室。幸好,杜文正當初並沒有放棄繼續學設計,否則現今業界恐怕就少一位名設計師了。

雖說設計這個行業好比藝術創作,但其中還是需要商業行為來促成。「這就好像婚姻一樣,業主與設計師之間的理念能否溝通,都是注定的。」杜文正說,設計工作和一般買賣交易大為不同,快速成交後兩方皆大歡喜。其實它需要一段磨合時間,必須盡可能地滿足業主要求。「所以假使發現合不來,千萬不要強求。」

內斂風格 矛盾中取平衡


如此灑脫的杜文正,平時沉默寡言,不論在家人、朋友眼中都是個安靜的人。他對人說話的語氣總是沉著且緩慢,惟有談起設計與收藏時,才會開始滔滔不絕起來。和杜文正十多年來合作無數案件的建築師黃永洪,深覺他有一股特殊的「文人氣息」,加上個性的關係,外表較為嚴肅,很具有領袖特質,所以幾位好友最喜歡稱他為「杜長官」。

杜文正的設計元素就如同他的收藏珍品般極為豐富,他善於利用不同質材與文化的融合,從矛盾中取得平衡感。曾有朋友對杜文正說,他的作品看起來就像毫無設計過一樣。而黃永洪則認為:「他的作品就和做人一樣,總是輕輕、淡淡地不留痕跡,絕對沒有誇張的設計讓人備感壓力。」

許東隆也是喜歡杜文正對細節的講究,以及有如渾然天成的設計風格。曾與多位設計師合作過的他認為,「看起來像沒設計過的設計,其實最難!」從十多年前,尚未有工作上的業務往來,他就請杜文正設計在林口的住家。在他眼裡,杜文正所做的設計是「既不流行,也絕不會退流行。」因此,許東隆說,即使要等半年以上,還是有很多業主找他設計。

其實,說是沒有設計,那也是杜文正刻意呈現的效果。在每次設計過程中,杜文正總是反覆思量,歷經許多煎熬,只希望呈現出來的風格像信手拈來,完全沒有斧鑿之痕。即使僅是一幅簡單的畫,杜文正也會陷入長考,才能決定掛上的位置與角度。

立場鮮明 始終堅持如一


「很多東西只差了幾公分,美感就被破壞了!」杜文正說,一張椅子退後或向前一點,看起來就不一樣;連拉窗簾的高低位置,也要經過精確計算。話還沒說完,杜文正開始不斷調整手邊擺設的數個器皿,儘管只有幾毫米的差異,他似乎也不肯妥協。因此家中的收藏品只要有移動過,杜文正都會立刻察覺。江霞接著說,「有時做完打掃,沒有擺好還會被罵呢!」足見杜文正要求完美的程度。

每次杜文正在為實品屋的設計做最後室內擺設時,總是會帶著多名助理隨行,其中也不難見到江霞的身影。她的名氣並不亞於杜文正,卻經常跟著先生進進出出,忙著布置花藝與裝飾品,即使之前擔任華視總經理一職,江霞笑說,「不論再忙,我都還是會排除萬難,盡量以他(指杜文正)的工作為重。」

過去或許因為夫妻倆政治立場引發爭議,杜文正仍然堅定支持所屬的政黨。即使卸下國策顧問職位,夫妻倆的理念也從未改變,就像他堅持所熱愛的設計工作一樣,數十年如一日。杜文正不僅設計了生活的空間, 也設計出自己的人生。

延伸閱讀

症狀不明難發現!「菜瓜布肺」死亡率比癌症還高?

2018-10-16

看不見的黑色敵人 PM2.5!呼吸道無形殺手

2018-10-15

高雄暴增10例...判定是Omicron! 陳其邁:門診半小時內連中3個...傳染力高、潛伏期非常短、發病很快

2022-01-21

新秀點將  曾開台積降評第一槍 對上死忠看多派 大摩詹家鴻犀利、花旗徐振志穩健 年輕分析師磨刀霍霍搶占舞台

2022-03-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