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熱門: 台積電 兆豐金 勞退 特斯拉 航運股

台灣「女柯南」追索殘骸密碼23年 P.64

台灣「女柯南」追索殘骸密碼23年 P.64

雖然,外界因為三月十九日總統被槍擊案而對政府的刑事鑑識很有疑慮,然而,身為刑事警察局鑑識科科長的程曉桂仍堅持事情一定要有水落石出的一天。「很多的誤會是來自於不了解。」程曉桂言語中依舊透露出幾許感慨。

戴上護目鏡,程曉桂正用多波域光源看著手上紙裝牛奶瓶上的指紋。這時穿著白色檢視衣的她,儘管眼睛大半被遮住,但透過橘色的鏡片,仍可看出程曉桂對於工作專注的神情,讓旁人絲毫不敢製造一點點的聲響,深怕一個不小心打擾到了她的工作。

嚴肅,只是表面
半個原住民其實很開朗


程曉桂全神貫注工作的模樣, 讓人聯想起那熱門的美國影集--《 CSI 犯罪現場》裡的犯罪偵查員。表面上看來嚴肅的程曉桂,私底下可就不一樣了。她在走廊上和同事說話,總會不時傳出爽朗的笑聲,「我嚴肅?嗯,應該還好啦!可能是被工作忙昏了吧。」對於給外人不苟言笑的印象,程曉桂笑得有些不好意思。

的確,程曉桂看來是有些不好親近。不過,若是和她有些接觸,不難發現被「華裔神探」李昌鈺視為得意門生之一的她,其實有著淳樸開朗的個性,「這很有可能和我有一半的原住民血統有關。」

程曉桂的家鄉在花蓮,母親是阿美族原住民,父親原來是從安徽來台的老兵,在台灣定居後,才在花蓮一所中學教書。

身為長女的她很了解父母為生活打拚的艱辛。這也讓程曉桂在考完大學聯考,得知自己考上三所學校 --中央警察大學刑事系、國防醫學院護理系、東海大學物理系之後,毅然決然地選擇了有公費但女生不多的中央警察大學就讀。

然而,因為這個選擇,程曉桂在鑑識領域裡,一待就是二十三年之久,一直沒有離開過……。

謹慎,關鍵特質
從一堆骨灰找出一根針


談到投入鑑識工作的過程,程曉桂說,這和她從小個性好奇而且不放棄有很大的關聯。雖然當時還有很多選擇,許多人也勸她,走這條路冷門而且辛苦,但在很堅定自己未來方向的情況下,踏進鑑識這個領域,她從來沒有後悔過。

談話的過程中,程曉桂的雙手始終交握放在膝前,不難看出,儘管她有原住民個性樂觀開朗的一面,但卻也有謹慎的特質在裡頭。「個性細心而且可以忍受孤獨,也是我可以從事鑑識的關鍵。」程曉桂說了多年前一個辦案經驗。

民國九十年,彰化縣二林鎮發生一起洪若潭和姚寶月夫婦一家四口的命案。由於到現場時,兩人在焚化爐的屍體已成了一堆骨灰,使得案情一度陷入膠著。當時程曉桂的長官、前刑事警察局鑑識科科長翁景惠看到焚化爐旁的針筒,判斷應該可以找到針頭,就讓組員把骨灰全部搬回來。

「你就找找看吧!」翁景惠對程曉桂說。

當時正值周未,在骨灰裡找證物的工作自然是更沒有人要做。而程曉桂就用先生幫她準備的大磁鐵,把在實驗室裡的骨灰撥啊撥的,在骨灰中翻來翻去數小時之久,程曉桂竟把細細的一根針,從一堆骨灰粉中找了出來。事過境遷,問程曉桂單獨和骨灰在一起的感覺是什麼?她看來一派輕鬆自然地笑了笑:「不會害怕啦!但有一點怪怪的就是了。」

信念,打敗恐懼
對生命尊重不曾害怕過


外人看鑑識工作總是帶有很多的疑慮,一天到晚不是看屍體,就是找遺物的,若要不害怕真是很難的一件事。難道,她心裡沒有一絲絲的恐懼?關於面對很多外人看來讓人退避三舍的事,在程曉桂的心裡,她有自己堅定的信念。程曉桂解釋,很多外人覺得髒或者臭的東西,對他們來說,都是很寶貝的,「因為很有可能,那是破案的一大步。」

「當時,只覺得真實的屍體和課堂上幻燈片差不多!」程曉桂回想第一次看到屍體的感覺,她很坦白自己真的沒有怕過。「如果我們不幫他,誰要幫他呢?」多年看屍體或者殘骸的經驗,讓程曉桂很清楚,這是關於生命尊重的問題。「只要換個角度想,如果躺在那裡的是自己,也會希望別人不是用害怕的心情,而是用尊重的態度。」

投入鑑識工作至今,程曉桂談到這一路走來的點點滴滴時,不斷強調自己的幸運,「因為,有太多人在幫我了。」當年的恩師李昌鈺和同樣為李昌鈺得意門生的學長翁景惠,都扮演了相當重要的位置。當她一提到這些生命中的貴人,尤其是九十二年六月因肝癌過世的翁景惠,她語氣有些哽咽,「我有好長一段時間不能接受他已經離開我們的事實。」

「唉!」程曉桂長嘆了一口氣,「翁景惠做事總是能提綱挈領,而我比較心細,工作上我們合作得很好,就好像瞎子和跛子一定要互補似的。」她回憶起長久以來和翁景惠工作的情景,「尤其是這次辦總統被槍擊事件時,感受特別深刻。」

程曉桂回想,由於鑑識科實驗室的空間很小,他們在辦總統槍擊案時就移到翁景惠辦公室裡,討論討論著,程曉桂突然有種很深很深的感觸,她覺得翁景惠也和他們在一起,從來都沒有離開過!她起身打了通電話,「大嫂,我覺得他並沒有離開我們。」原來開朗的程曉桂臉上,表情很複雜,「那麼好的一個人……」

掛心,傳承問題
凌晨就起床不間斷學習


外人看來冷冰冰的鑑識工作,在程曉桂眼裡,一點都不是如此。相反地,她還可以每天凌晨四點就起床,看書、找資料、上網,就是為了讓自己在工作上有更多的進步。「愈早頭腦愈清楚,很適合思考。科技的變化太快了,在日新月異的過程中,你不得不讓自己保持隨時可以接收新資訊的狀態。」程曉桂覺得只有從各方去獲得知識訊息,才可以在工作上有新的進步和突破。

然而,對工作極度狂熱的她會不會有挫折的時候?程曉桂說,當自己情緒起伏很大,或者有不如意時,她會做的事是聽聽音樂,不然就會打電話與朋友討論,抑或是打給李昌鈺解決疑惑。除此之外,因為先生不贊成她把所有時間都投入在工作,一到假日常會把她從工作中帶開,去泡泡湯或者爬爬山。「這是很好的一種逃逸方式。」

不過,若是遇到突發狀況就沒辦法了。非但她得在第一時間趕到現場,連照料小孩的事都得放在一邊。程曉桂說到這,非常感謝她的家人,「婆婆對於我的工作提供了很大的幫助」。她說,每當婆婆在電視上看到她又要處理大案子,她一定飛快從雲林北港趕來台北幫忙。常常,程曉桂忙到無法分身時,也會打電話回家求救,「媽,救人喔。」「沒問題,我馬上到。」這是程曉桂和她有些像「超人」的婆婆常發生的對話。

雖然程曉桂在鑑識領域裡已是前輩級人物,但她還是堅持不斷閱讀和進修的習慣,而且盡其所能地把所知教給年輕人。「因為,鑑識本身就不是一個很熱門的工作,所以更需要『傳承』,才可以讓經驗延續下去。」「我常和同仁說,我們是長江後浪推前浪,我所知道的,一定會盡全力教你們,因為當我把所有東西都教給你們之後,我勢必會逼自己去學更多的東西。」她覺得自己內心一直有這種使命,所幸,她的同仁們求知欲都非常強,「不久,鑑識會有更多優秀人才的。」程曉桂很有信心地說。(本文轉載自380期今周刊)


/小檔案/
程曉桂小檔案:
出生:民國 48 年,花蓮縣人
現職:刑事警察局鑑識科科長
學歷:中央警察大學刑事系
中央警察大學刑事鑑識研究所
經歷:刑事警察局鑑識科指紋組、聲紋組、印痕組、物理組等
家庭狀況:已婚,育有一子一女
向來細膩程曉桂,在總統槍擊案中扮演重要的破案角色。

延伸閱讀

台積電去日本「果然沒白吃的午餐」? 日媒:想拿到900多億政府補貼 最少得生產10年 加上這兩條件!

2022-01-11

329房市檔期燒滾滾》北台灣推案估3400億 創史上最旺! 為何將是「消費者追著價格跑」?

2022-03-10

【宜蘭軟實力】街頭文化藝術節助青年圓夢 栽培明日奧運之星

2022-05-03

防疫保單理賠有解?數位健康證明可秀身分證字號!7天本土飆50萬...「關心PCR,別妨礙他人CPR」

2022-05-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