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熱門: nft 退休金 00896 通膨 存股推薦

法務長 不只要懂法律而已 P.80

法務長  不只要懂法律而已 P.80

李恆宇

科技線上

科技文明病全面入侵

2004-04-15 13:52

「因為一個成功的法務長,要能對公司大大小小的事情提出建議。」陳國慈回憶,在擔任台積電法務長期間,張忠謀經常提醒她,「不要只用律師的角度去思考!」讓她逐漸培養全方位的思考模式。

台灣的高科技企業逐漸發現法務的重要,法務長的地位也逐漸受到重視,到底法務長應具備那些條件?要有那些體認?國內五大法務長的經驗談,對有心建構或強化法務室的企業,甚至有心成為企業法務人員,頗具有參考價值。

知識管理──周延鵬:用經營取代保護

為鴻海打造整個法務團隊的前鴻海企業集團法務長周延鵬,特別提醒企業注意法務長的英文翻譯「General Counsel」,他說,重點是在前面的「General」,一個成功的法務長除了必須具備法律知識外,最重要的是要有非法務的知識,如果只有單純的法律知識,法務長頂多只能保護公司的智財權,但若法務長具有豐富的非法務知識,例如管理技巧,那就可以協助公司進行知識管理。

周延鵬認為,現任瀚宇彩晶法務副總、前台積電法務處副處長丁兆平堪稱為一個典範,她從清大化工系畢業後,先在理律當了七年的專利工程師,再到美國德州大學拿法學博士跟紐約州的律師執照,算是真正具有深厚基礎的科技法律人。

至於要如何打造像鴻海一樣堅強的法務團隊?周延鵬建議企業主要用「經營」觀念,來取代過去「保護」的觀念,他說,過去法務室拿到的專利完全沒有考慮知識管理的部分,也無法跟實體世界做連結來創造更大的收益,像鴻海的中央法務處不只替公司打官司,還負責為企業做「智慧資本規畫」的工作,協助企業將智慧財產權量化作為談判籌碼,替公司節省了大筆的權利金。

提供決策──陳國慈:掃雷而非接炸彈

「You are thinking as a lawyer again!(你又用律師的角度去想了)」台北故事館總監陳國慈回憶,自己在擔任台積電法務長期間,董事長張忠謀要她參與各種經營會議及董事會,並時刻這樣提醒她,為的就是要她避免單純從律師的角度思考事情,「因為一個成功的法務長,要能對公司大大小小的事情提出建議」。她也坦誠,自己大概花了半年時間,才能夠跨躍律師與法務長的境界,真正提供許多可行的政策及建議給台積電。

一九九七年,陳國慈應張忠謀之邀擔任台積電法務長,直到二○○一年,是國內第一位受到最高規格禮遇的法務主管。她在這段期間也同時協助國內半導體廠與美光打專利侵權官司,並歷經合併世大與德碁等收購案,是為台積電奠定法務室規模的主管。由於台積電的高額員工配股,陳國慈四年內也配得數千張台積電股票,價值上億元,加上配備賓士車及司機,也創下國內法務長最高待遇的記錄。

陳國慈強調,在心態上,一個好的法務長必須要以一個企業體的成員來看事情,要讓公司的其他部門覺得你的工作不是在找他們的麻煩,而是在協助他們,此外,還要兼具大陸法系及英美法系的知識,並具備良好的英文能力,才能處理跨國際的法律事務。

在陳國慈眼中,法務室的工作是在建立企業的健康度,「是在掃地雷,不是接炸彈」,所以法務室的水準要等同於外面的律師事務所,以往部分企業常把法務委託外界,對內部法務室的要求反而不嚴謹,這種態度無法提升法務部門的貢獻。

她還強調,法務室的位階要高,法務長要參與公司營運,要對決策者提供建議,位階高才能接觸到所有資訊,而且法務室還有內部稽核功能,若位階太低就無法盡到稽核功能,所以法務室應該獨立出來直接對董事長或總經理負責。但陳國慈覺得公司不必養一大群律師,真的做不來就外包。

沙盤推演──蔡玉玲:編預算預測敵情

從一九九一年起,擔任IBM台灣及大中華地區法務長常達七年的蔡玉玲,目前是理慈科技法律事務所創始人,是少數從法官變成法務長的例子。

豐富的法務經驗讓蔡玉玲體認到,一個好的法務長必須充分了解公司的業務,要具備管理技巧,知道怎麼進行跨部門之間的協調,還要有很好的溝通能力,能把複雜的法律事務,以一般人聽得懂的語言說明白,更重要是得能取得內部信任,讓其他部門願意接受意見,「簡單的說就是EQ要強。」

對有志從事法務工作的人,蔡玉玲建議可以在外面經歷一段時間後,再進入公司的法務室,「因為法律的工作跟醫生一樣,需要on job training,必須從實務中學習才能有所得。」

和陳國慈的看法相同,蔡玉玲建議高科技公司不要把法務室放在第二線,「要把法務室放在前線,告訴你前面哪邊有地雷。」此外,她還建議高科技公司應該要像鴻海一樣主動編列法律預算,因為主動編列就有沙盤推演的機會,可以預測人家會怎麼出招?應該要用哪一種方式防禦?要花多少錢?蔡玉玲用她從事法務工作的經驗提醒高科技公司的老闆,「法律的東西碰到都會很痛,要有防範工作才不會被告得滿頭包」。

當務之急──阮啟殷:建立專利資料庫


加入神達電腦已經十三個年頭,目前身兼科技產業法務主管聯盟會長與神達電腦法務副總的阮啟殷開玩笑說,以前他在美國求學時,同學間流傳一種說法,「第一流的法律系學生當教授,二流的法律系學生當律師,第三流的法律系學生只有去企業當法務(in-house counsel)。」但隨著高科技產業的興起,企業的法務人員待遇普遍提高,加上台灣企業日益國際化,法務長已成為許多法律系學生畢業後的第一志願。

阮啟殷是國內少數與實務界結合最深的法務主管,神達集團董事長苗豐強多年來不斷在海外進行購併及結盟的動作,阮啟殷則是協助這些跨國合作的背後靈魂人物。他認為法務長除了要能從整個企業面去看問題,不該局限在法律領域,更要有能力創造一個管理機制,降低企業可能遇到的風險,像神達在所有訂單上都註明「不准債務移轉」就是一例;此外吸收力要很強,因為每一個產業的特性都不一樣,法務長能要對新的產業很快進入狀況。

阮啟殷也呼籲企業主不要把法務室看作企業發展的絆腳石,要把法務室當作一個管理工具,把法務室申請來的專利建立成資料庫來應用,因為智慧財產權光有「智慧」是不夠的,還要把智慧透過權利化變成「財產」才有意義,像神達目前每年編列三千萬元的專利申請費,規定每年要在國內外提出四百件專利申請案,一方面累積專利量,一方面也可以為進軍大陸做準備。

居間協調──陳哲宏:最大獲利為考量


一九八六年,陳哲宏取得哈佛法學院碩士,於IBM美國紐約總部面試後,就被IBM 派回台灣擔任IBM在台灣的首任法務長,如今陳哲宏是聯電專門委託律師,也自行開了宏鑑法律事務所。

陳哲宏認為,法務長最重要的是要懂得人跟人之間相處的道理,如果不了解這個道理,法律就會變成一個很僵硬的東西。他還回憶,當年他在哈佛法學院念書時,有一句話讓他印象深刻,「法律是一個聰明的約束,讓人類獲得無限的自由。」

他舉例說,有一次一位客戶來找他,說自己是大姊,底下有六個妹妹跟一個么弟,父親過世後么弟想霸占財產,問他該怎麼辦,他就回答說:「既然妳弟弟要,那妳就給他吧。」結果那位客戶很生氣地罵他說:「那我找你這個律師幹麻?」陳哲宏回答說:「我是追求當事人的最大利益,我可以幫妳打官司,但爭到最多的財產,不一定對你最有利,許多爭財產的過程往往讓兄弟姐妹傷了親情,而親情是無價的。」

陳哲宏也建議,如果真的要爭,一定要考慮到會不會傷到親人,如果真的要有所行動,一定要把傷害降到最低。後來,這位客戶覺得上了很寶貴的一課,很滿意地走了。

公司的經理人通常是「在商言商」,外部的律師則是「在法言法」,陳哲宏認為要擔任企業法務主管時,面對公司經理人時要「在法言商」,面對外部律師時則要「在商言法」,法務室的工作是協調公司經理人跟外部律師,讓企業能夠獲得最大的利益。

陳哲宏也拿當時他在擔任IBM法務長時,總經理藍伯瑞送給他一句勉勵的話,「法務長不要只停留在法律的文字面上,而要走到法律的精神層面上。」這句話足以給目前所有企業的法務長一個很好的參考。

延伸閱讀

美國禁運俄油能嚇倒普丁?全世界得忍受「這件事」 俄羅斯對烏克蘭的侵略才可能喊停

2022-03-08

俄羅斯軍隊入侵烏克蘭竟迷路…普丁這個誤判是一大敗筆,為何最開心的人是習近平?

2022-03-07

用「內褲下毒」對付政敵!曾與老鼠「同住」、在街頭被霸凌,普丁當年如何成為俄羅斯總統?

2022-03-01

每5.2秒就1人租用!和泰MaaS先驅部隊iRent會員數破百萬關卡:下一步,成為智慧建築的新標配

2022-03-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