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提辭職,要怎麼開口?

提辭職,要怎麼開口?

提姆.拉伯瑞克

管理

提姆・拉伯瑞克

2016-10-06 14:10

在工作上,或許我們針對頭一百天訂定了計畫,但鮮少有人規畫結局。我們往往忘了要設計「退場機制」,以致在斷離之前事情就出了差錯。

 
辭職也比你想像中來得麻煩。即使在和善的氣氛下離職,讓所有人都保有良好感覺的優雅退場,仍屬少見。人總是害怕失去對故事的控制權。多年來建立的複雜人際網絡有待釐清、工作內容的交接有待完成,這一切都讓人感到卻步。

在我的職業生涯中,總計提過三次辭呈,每一次我都低估了分離的情緒面向。離開愛瑞森特那次,是最為極端的一次體驗。二○一○年,當我擔任青蛙設計行銷長的那段期間,同時身兼這家資訊科技外包公司─青蛙設計母公司的行銷業務領導人。愛瑞森特的金主是一家私募基金公司,它正計畫制定策略,整合青蛙設計在創意與創新上的能力,以及愛瑞森特的工程能力,而且該公司的一萬名主要員工居住在印度。經營團隊與董事會認為,我對品牌和青蛙設計古怪文化的了解,讓我有能力調和品牌的架構,提升整個組織的價值。
 
即使是紙上談兵,聽起來都像是不可能的任務,但是這個挑戰太過珍貴,讓我不忍放棄。我的新職務必須在兩個極端不同的組織中,找到共通地帶─愛瑞森特的工程文化與青蛙設計的設計文化;怪咖對上時髦;值得信賴與創造力;規模對上親密。基本上,我的工作就是要改造兩種文化,找出「第三條路」─第三個意義,作為公司在市場上定調的根基。

身為愛瑞森特的行銷長,我每年都會到公司位於古爾岡(Gurgaon)、邦加羅爾(Bangalore)及清奈(Chennai)的據點出差好幾趟。每一次造訪,我都會待在不同的商業園區,坐在公司的休憩公園裡,或往返於辦公室和機場之間,因此,我和負責接送我的司機變得很熟,也對車內的香草味空氣芳香劑的味道感到熟悉。這一切的努力讓我回想起奧運聖火傳遞,我一次又一次地造訪各個據點,只為了在當地的市政廳,多握一雙手、多聆聽一位員工的心聲。經過一年的打拚,我們推出全新品牌─「愛瑞森特集團」(Aricent Group),在印度和世界各地二十個據點都有盛大的慶祝活動。來自各個據點的朋友陸續寄照片給我。每一張照片上,都有員工拿著橘色的愛瑞森特氣球開心歡呼的樣子。我們完成了不可能的任務。

然而,那股熱情很快地消退,就在工程與設計兩種心態開始產生衝突後,熱情也因目標的分歧而崩解。公司奮力地和半個地球外的幾千名員工保持合作。終於,業績衰退,組織的支持動搖。於是,董事會改變立場,我們的任務也結束了。

在我最後一次到印度出差,我記得和同事凌晨三點坐在德里機場的候機室,他也是這次的共犯,跟我一樣被賦予整合兩個組織的任務。當我們拿著翠鳥啤酒(Kingfisher)乾杯時,他說:「敬夢想的的終結。」我以朋友的心情造訪,卻以旅人的身分離去。

我失敗了,至少這是我的感覺,我已經沒有理由逗留。我覺得必須辭職,於是打了通電話給老闆─愛瑞森特的執行長,告訴他我想回去青蛙設計從事原本的工作。我像是顆洩了氣的皮球,等不及要離開,但是又覺得自己有責任協助交接。在交接的那三個月裡,我慢慢讓自己抽離。沒有象徵性的句點,沒有長城的吻別,也沒有大焚燒,我和組織道別的過程極為冗長且棘手。和那麼多人說再見,讓我感到痛苦,比在這段衝突不斷的工作中所經歷過的任何苦痛,都要來得難以承受。在我終於完全退出之前,我漸漸地淡出,我的權力不再,我的投入與連結也弱化了。從我自身的故事可以說明一個道理,讓我稍稍改寫導演奧森・威爾斯(Orson Welles)的一段話:「你必須了解一個重點,結局浪漫與否,取決於『結束故事的時機點』。」

說到該如何策畫分手,我們可以學習美國納瓦荷(Navajos)印第安部落的編織技巧。所有納瓦荷的編織品中,都包含了一條平行的細線條,這個線條通常從中心點延伸到外圍,它的顏色與外圈截然不同,卻往往與中心區有著相同的色彩。在納瓦荷的語言裡,這條線被稱為「出路」或「道路」。這個也被稱為「靈性線」的線條,代表了釋放編織者織入織品的能量,好讓他們保有編織其他織品所需的精力。這種「斷離」的設計,讓編織者在情感上與作品分離,才有辦法販售。這個刻意製造的缺陷讓作品不夠完美,也讓創作者保有鮮活的想像力與靈感。藉由刻意的缺陷,保有靈性的完整。對織品傾注全力的織者,才能得回自身的力量。由於作品從未達到完美,他們可以重新再來。

在工作上,或許我們針對頭一百天訂定了計畫,但鮮少有人規畫結局。我們往往忘了要設計「退場機制」,以致在斷離之前事情就出了差錯。

最棒的結束,是在創造真切反省與悼念空間的同時,也懷抱著重新出發的希望。結束能喚起最為神祕的自我,如三星的火燒手機,也能看到自己更好的天性,如安德魯・梅森離開酷朋、法蘭・列卡特在巴塞隆納隊的最後時刻。浪漫企業家深知必須榮耀每一個句點。

用翠鳥啤酒乾杯,告訴全世界夢想已幻為泡影。在你的顧客體驗、計畫、關係及事業中,編織一條「靈性線」。磨練你的斷離能耐,並保持警覺。選擇一位同事、客戶、夥伴或品牌,跟他們分手,至少一年一次。把分手視為一種對抗幻滅與覺醒的先發制人手段。離開!離開可以讓我們面對自己真正的想望─這是浪漫反抗的終極行為。身為浪漫主義者,我們要不是全然付出,就是什麼也不給。

延伸閱讀

蕾絲夢工廠

2016-11-10

企業接班人的絶世好設計

2016-05-19

設計椅——在米蘭看見台灣魂

2016-05-05

戴爾電腦新殺手級產品的幕後推手

2008-08-21

公銀績效慘輸民銀 麥肯錫敲警鐘

2018-06-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