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熱門: 配息 玉山金 pimco esg 房地產

在台北從事房仲業,奮鬥近20年卻孓然一身...他脫北南漂先創業後買房:我很後悔沒有早一點離開

在台北從事房仲業,奮鬥近20年卻孓然一身...他脫北南漂先創業後買房:我很後悔沒有早一點離開
圖片僅示意

Tody陶迪

職場

shutterstock

2023-11-22 09:00

我曾以為逃到鄉下的海邊,遠離了城市的喧囂,就可以活出自己想要的樣子。但在經歷了一段時間的鄉村生活,才明白逃離城市也需要付出代價。沒有城市裡的便利,凡事需要自立自強親自動手。習慣了垂手可得的生活服務,鄉村生活的每一天,面對日常每一件細瑣的小事,都有一種無力感。然而鄉村生活的重心就是生活本身,不是工作,不是上班,而是照顧自己,照顧房子,甚至是照顧院子。

鄉村生活的夢,被我推遲了,但留在城市裡,有沒有除了台北以外的選項呢?

 

自從2016年從上海回台灣創業,我毫不猶豫地就選擇了台北。起因自然是地緣關係,台北是我大學唸書和工作了幾年的地方,而我從事的又是極度講究在地化的包租行業,必須從自己熟悉的生活環境展開,才能最快進入狀況。但後疫情時代造成了人口移動的變化,台北的年輕人口正不斷流失。我常想,沒有了年輕人,這座城市會是什麼樣子?豪宅依然是豪宅,老破窮的公寓也不會被全數都更,而中產階級消失,最後也許只剩掌握權力核心的政商名流,所有的服務,只為權貴而生?

 

我也曾為了留在台北非常努力,事實上我大半輩子都是為了留在台北而努力,陸陸續續在中國工作八年,彷彿也是為了將來有足夠的資本回到台北生活。年輕時留在台北的理由,就如同《台北女子圖鑑》的林怡姍:「只有台北有我想要的工作。」

 

當然要離開台北到其他城市生活,不論是繼續就業還是自己創業,在產業的選擇上都還是有一些偏向,畢竟每座城市的產業聚落不同。如果繼續就業,並且希望是高薪的行業,新竹大家自然聯想的就是竹科工程師,台中則是精密工業與傳產為大宗,台南則是與竹科走相同路線,也是以半導體產業為主的南科,比較有機會拿到高於其他行業的薪資水準。

 

我們不可能每個人都是工程師,台灣的半導體從業人員事實上也只佔人口的1%,那麼不是這些產業的人怎麼辦?搬去這些地方要做什麼?

 

其實,一個產業的聚落要能成形,除了提供上班的工作場地,還需要滿足這些就業人口日常的食衣住行以及育樂需求,所以在些高薪族群生活的地區,自然也會帶動其他產業的需求。以住的方面來說,幾萬人的科學園區,這麼多人的住宿怎麼解決?有人會直接買房,也有人會選擇租房,所以南科周邊的新市、善化,甚至蔓延到台南市區,房價和租金才會越來越高,因為有一定的剛性需求在支撐。而隨著住房需求,又會衍生其他生活服務的需求,例如餐飲、居家清潔、洗衣、寵物照顧等等。

 

有一次我誤打誤撞經過台南永康,那時已經是晚上10點多,卻遠遠看到一家冰店高朋滿座,好奇之下我也吃了一碗芒果冰,沒想到一碗要價逼近300元,比台北永康街還貴。再仔細看前來吃冰的人,大部分都是對面社區大樓走路過來的,是附近的居民,不是觀光客,而一碗冰300元,對他們來說似乎稀鬆平常,一點也不以為意。高鐵站旁的三井Outlet,我在抵達台南那天順道逛了逛,時間是週一的下午,裡面的人潮絡繹不絕,熱鬧非凡。

 

半導體帶動的不只是科技的人才就業,而是促進了整個台南食衣住行各個行業的蓬勃發展,高消費力族群,只怕沒地方花錢,而我看到的台南,還有很大的民生消費市場潛力,特別是針對高收入族群的高端服務。

 

我認識的脱北到台南創業者,有一位原本在台北從事房仲業,奮鬥了將近二十年還是孓然一身,存款是有一點,但距離買房的夢想卻沒有變得比較近。毅然離開台北之後,在台南開了一間日本料理店。店面小小的,就藏在老城區的巷弄內,只有10個座位,一天只能接待幾組客人,全部採預約制,沒有預定是走不進去的,提供的是當天最頂級的海鮮食材,沒有菜單,大廚說今天吃什麼就吃什麼,價格當然也不可能便宜。他過得不能說是大富大貴,但是完全自給自足,收入完全取決於花多少時間工作,想休息旅行就關起店門,不必看任何人臉色。四年後,他就在台南買了房,實現最初的夢想。聊起台北,他直說很後悔,後悔沒有早一點離開。

 

還有一位朋友,原本在台北從事行銷企劃,身心俱疲之下到台東旅行,在慢活一段時間之後毅然辭掉了台北的工作,移居到台東。他不是自己創業,依然任職行銷相關工作,但因為一直有心搬到台東定居,長期關注當地的相關工作機會,也深耕地方性的社群組織,所以當某間公司在台東開設了這個職缺,他立刻就無縫銜接地得到了這個工作。他的薪水並不比在台北的時候高,但是生活成本不到台北的2/3,光是房租就省下1/2,所以他反而存下了更多錢,也計畫幾年後要在台東買房。

 

他們一一突破了「只有台北有我想要的工作」的限制,而我也是在創業以後改變了這樣的想法。我還是渴望城市裡便利的生活,但是走出了台北,我在這些先行者身上看見更寬廣的視野。雖然我現在的事業還是必須依賴一些地緣關係,短期內無法說走就走,但我正逐步實踐,讓自己越來越脫離對地域性的依賴。

 

我開始藉由看房,探索一座城市的宜居,試圖尋找讓我留下來的理由,於是展開了北、中、南的看房之旅。

 

作者簡介_Tody 陶迪

SAND INC. 執行長。2016年辭掉上海新創營運長工作回台創業,陶迪選擇租賃住宅服務作為事業的新起點,倡議用自發的力量參與租房改變。從第一間改造公寓的實驗開始,發展出獨特的租房輕裝修工法與共生公寓管理模式,開班教授「輕資產包租實戰班」,藉由課程讓更多人一起參與居住生活的改革。

本文摘自時報出版 《買房,也買自由:小資族的財富翻身之路

延伸閱讀

創業3年就賠450萬,連親戚長輩都勸收手!29歲工廠領班投身夕陽產業,他如何把「不織布」賣到全世界?

2023-11-15

「做保險搞到最後會一個朋友都沒有...」超業故事:一個台語不「輪轉」的台北屁孩為何選擇南漂當業務?

2023-07-15

拚命工作卻只陷入沒餓死的窮忙地獄...一個北漂上班族的窩居金錢試驗:週休5日後,我過得還不錯

2023-03-15

白天銀行放款,晚上兼開Uber...31歲北漂族拚10萬月收入還房貸:生活品質是有錢人談的,我只想生存

2022-06-17

頭期款不多就別堅持非蛋黃區不住!月薪3萬北漂族淡水買房啟示:年輕人最怕因3誤解買不到房

2022-04-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