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熱門: 台積電 兆豐金 勞退 特斯拉 航運股

觀景窗裡的自我淬鍊 P.60

觀景窗裡的自我淬鍊 P.60

一手掌握五千餘億元採購金額的蕭國坤,如何用相機記錄他精彩的人生?他又如何從鏡頭中洞悉人生圓融的智慧?

根據經濟部的統計,去年合併後的新惠普,是所有外商在台灣採購量最大的外商公司,採購總金額達一百五十億美元,約合新台幣五千二百五十億餘元,受惠的則有國內二十餘家大型上市櫃公司。掌控這筆採購資源的人,向來低調不愛曝光,他是新惠普亞洲區國際採購處總經理蕭國坤。

這麼大的採購金額,對蕭國坤來說是肯定也是壓力,每天工作超過十二小時早已是家常便飯,工作繁忙的他,已五十二歲,卻依舊容光煥發,他紓解工作壓力、保持身心年輕的祕訣是什麼?


攝影成了保持健康的精神糧食

攝影,正是蕭國坤保持身心平衡的精神食糧。二十年來,他藉由攝影來平衡工作壓力,甚至成了他規畫退休生活的重心,「我希望退休後,能夠同時做三件我最愛的事──旅行、攝影與寫作,並且成立一個攝影基金會,讓攝影能夠更融合理論與實務,成為一般人都能接觸並享受的東西。」

蕭國坤與攝影的邂逅是在高中時期,他用父親的相機拍攝黑白照片,當時他喜歡把作品做成書籤與卡片,送給同學或自己留作紀念,後來這個嗜好因為學業繁重而中斷。到了大學時期,蕭國坤為了交女友,帶著父親的相機幫女友拍照,再製作成書籤送給對方。當時深受感動的女友,就這樣成了蕭太太。

再次拾起相機時,蕭國坤已到了三十而立的年紀,當時他就想,「每個人都要退休,退休前一定得培養嗜好,於是我想起了攝影。」他把攝影當成必做的功課,還花錢去上課,並大量閱讀文史及美術類書籍。

不過,當年讓蕭國坤對攝影上癮的關鍵是,有一回他到南部的三地門,看到一位一百一十歲的老太太,他便拿起手邊相機按下快門,後來,這張照片還得了獎,讓他興奮異常,「我一旦決定做什麼事,一定專注地完成它。」蕭國坤為了展現決心,於是狠下心來,花了十萬元買一套 Nikon 的攝影器材; 在二十年前,十萬元大約是他兩個月的薪水。

因為專注的結果,不到五年時間,蕭國坤的技術就有驚人進展,甚至還成為到台北市立美術館參展的人選,與旅居紐約的攝影家李小鏡作品同時展出。能夠比別人花更短的時間就掌握攝影技巧,除了興趣之外,蕭國坤覺得自己是「用對了方法」。


請太座當「點景」 作品得獎才消氣

蕭國坤說,當時他已開始在外商做採購的工作,平時工作繁重,很難抽出時間鑽研攝影技巧,於是他便利用周末把攝影學會出版的攝影集買回家,把書裡頭的照片全部剪下來,分類後再研究各類題材的攝影技巧,然後將各類題材與不同的攝影技巧重新組合,試著拍出與眾不同的作品。

迷上攝影的頭兩年,蕭國坤以「我幾乎瘋了!」來形容自己對攝影的狂熱。每到放假,蕭國坤就帶著妻子上山下海四處拍照,半夜不睡覺,就為了等待按下快門的一剎那。一有機會遇到攝影界前輩,就可以聊上好幾個小時,例如輔大教授謝明順,每次與他一聊就五、六個小時。

「每次拍照,我都請太太穿著紅色衣服當『點景』,點綴我的攝影主題,為此她還常生我的氣。﹂曾有一次,蕭國坤在旅館裡看見對面的大樓窗戶透出昏黃的燈光,立刻靈機一動,請太座到對面大樓裡當他的模特兒,「站左邊一點,再靠右邊一點。」蕭國坤一會兒要她調整窗戶開關的位置,一會兒又要她擺姿勢,折騰了二十幾分鐘,才心甘情願地按下快門。

後來,妻子看到照片,她的影像又小又模糊,臉都看不清楚,氣得要命,「沒想到,那張照片參加比賽還得獎,老婆才開心地到處拿給別人看。」不過,妻子還是無法忍受這種餐風露宿的「苦日子」,屢屢提出抗議,蕭國坤只好妥協,與太座約法三章,「周末假日,一天出去拍照,一天在家陪家人。」
別人眼中的苦日子,蕭國坤卻甘之如飴,因為「攝影是一種心靈上的休息,我每天的工作壓力很大,做事情都要符合方圓規矩,惟有拍照,可以讓思緒不受限制。」


用自己的眼光選出自己的作品

攝影不僅是蕭國坤紓解工作壓力的嗜好,從攝影的過程中,蕭國坤也領悟人生的道理;曾經有一段時間,蕭國坤都會拿著自己拍回來的照片給前輩篩選,有一次,一位前輩拒絕再幫蕭國坤挑選照片,那位前輩說:「如果是我選的,就是我的照片,不是你的,你要培養自己選擇的能力。」從那一刻起,蕭國坤不再求助於他人,而是學著建立自己的眼光。

「攝影要有創作的過程,要讓觀看者從照片中看出你的想法。」蕭國坤將他的攝影生命分成三個階段,每一階段結束,就舉辦個展為該階段畫上句點,辦過個展後,那些照片就被蕭國坤藏起來,再啟程追尋下一階段的攝影目標。

「第一個時期是三十二歲到三十七歲,是我學習磨練攝影技巧的階段,我稱之為見山是山的階段。」這個時期,舉凡運動、風景、民俗與人物他都嘗試,並模仿別人的攝影手法,整體而言,作品的特色是構圖工整、風格唯美,「每次拍照,我都是以評審要什麼,能接受什麼題材為考慮重點。」在這個階段,蕭國坤的作品總共拿了二十多個獎項,備受評審委員的青睞,還在台北市立及台灣省立美術館辦過個展。

也許有人認為,攝影家的作品一旦進到美術館後就該心滿意足了。但是蕭國坤說,接觸攝影後,他加入台北市攝影學會,卻發現有很多攝影家拿到博學會士的最高殊榮後,攝影的功力卻不見增進,十分可惜。「我總覺得哪裡不太對勁。」當他也得到相同的肯定時,不安於現狀的他,繼續將自己的攝影生命推入第二個階段,進入了他說的「見山不是山」的境界。


抓住剎那 瞬間成永恆

這個大概是從他三十八歲到四十二歲的五年裡,蕭國坤體悟到,規則不是讓人遵循的,於是他試著突破,捨棄彩色膠捲,改用黑白的眼光來看世界。書上教的構圖原理,包括影像的大與小、主與客等視覺上的變化,全都成為蕭國坤顛覆的目標,他也開始上山下海四處找尋攝影題材。

蕭國坤曾經為了拍九份的貓,立志走訪九份一百趟,同事看他一本正經,還開他玩笑說,「九份的貓有什麼好拍的?」後來九份逐漸「走味」變成商業觀光景點,蕭國坤雖然沒有真的去過一百次,但前後也去了四十多回。

經歷過前兩個階段,攝影對蕭國坤而言,已經化為一種感覺,「我看了很多書與攝影作品,自己已能融會貫通,就等到畫面出現的剎那間,立即按下快門。」

有一回,他到喀什米爾旅行,搭船遊覽水上市集,船在彎彎曲曲的水道上前進,他拿著相機捕捉水上風光,還不時舉起手掌對準陽光測量光線,同船的人見了,有樣學樣,拍照前也跟著蕭國坤「以手測光」。結果,洗出來的照片,只有蕭國坤成功,其他的人,眼睛看到了美景,手卻來不及按快門,「能夠準確抓住瞬間的影像,靠的是平時的訓練。」


生活景物 全部入鏡

過了不惑之年,蕭國坤對攝影有了新體認,也開啟他玩弄影像的第三階段。「我想隨心所欲拍一些自己要的東西,不是別人要的。因此,拍照不一定要跋山涉水,身邊就有許多題材俯拾皆是。」

一九九三年,為了替小孩找一個更好的教育環境,蕭國坤與太太兩人都放棄在台灣高薪的工作,移民到加拿大,陪兒子度過高中階段。在加拿大的家裡,他可以順手拿起桌上的水晶球擺設,用相機捕捉水晶球炫目的光影變化;冬季拍自家門前結霜的小草,春天就拍路邊迎風搖曳的小花,連餐廳旁邊的臭水溝都能入鏡。

在加拿大住了四年多後,蕭國坤在九七年回到台灣,當時周遭很多朋友都因為資訊產業蓬勃發展而有了億萬身價,但他不覺得可惜,因為他很高興能夠陪兒子度過人生很重要的階段,彌補兒子在成長過程中錯失的慈父角色。「人生總是有捨有得,這個階段,也讓我培養出更圓融的人生智慧。」現在他的兒子已念大學,也有一位要好的外國女朋友,與父親還是無話不談的好哥們。

現在,他也經常在假日開車上陽明山,把車停在一個定點,告訴自己,在方圓二十公尺內選擇題材拍照,拍完一捲底片才再開到下一個定點,「不過,每拍完一捲,總有『還沒拍完,還少兩張』的感覺。」蕭國坤笑著說。

甚至,為了追尋更寬廣的思考創作空間,他常常每三、五個月就向太座請假「自我放逐」三天,一個人開著車,沒有目的地,找拍照的靈感,「因為孤獨才能激發創造性。」


每三五個月就自我放逐

仔細觀察蕭國坤近期的作品,紅的、黃的、綠的……單一顏色的大色塊占去了照片的空間,這些可能只是一輛汽車的引擎蓋、可能只是一幢建築物屋頂的某一角,在蕭國坤眼裡,這些分割的色塊都可以是鏡頭前的主角。

在蕭國坤的辦公室裡,牆上掛著一幅他最鍾愛的攝影作品:一塊居酒屋門前的布簾,布上左邊寫著「生」、右邊寫著「鬼怒川」,一陣風吹動布簾,一道光影將兩行中文字一分為二;蕭國坤專注地看著照片,用手勢輔助解說,「簡單,卻很吸引我。照片是作者要傳達的訊息,我喜歡把照片的構圖一分為二。」

是非分明、堅持原則,也充分反映在蕭國坤的處事態度。經濟部資訊工業發展推動小組資深經理簡祐祥與蕭國坤認識四年多,最近,因為外商在台設立研發中心的規畫案,與蕭國坤有較多的互動機會,他認為,蕭國坤最明顯的特質是正直與認真,「他不像某些外商主管,只會說大話,向政府要資源,他既提出要求,也認真執行原定計畫,能力很強。」在簡祐祥眼中,足跡踏遍台灣每個角落的蕭國坤,是外商中最﹁愛台灣﹂的代表,也最堅持惠普將採購總部設在台灣。

前任戴爾電腦亞洲區採購總經理方國健也說:「蕭國坤沈潛、低調,生活規律又律已甚嚴,難怪他會是採購同業中最受尊敬的對手。」

雖然離退休還有一段距離,但蕭國坤已經想好,退休後要組一個基金會,希望推動攝影界理論與實務兩大派別的融合。「過去學院派與學會派間存在很深的鴻溝,我希望能夠盡自己一點小小的力,讓兩者不要再如此涇渭分明。」

「攝影讓我學習到耐心、毅力與堅持。」蕭國坤有感而發地說,早年他的工作經驗並不順利, 後來為美國很大的百貨公司 Sears 在台灣做採購,慢慢累積出專業及人脈,其間﹁攝影﹂就給了他很多工作上的啟發及收穫。


不拍侵犯他人的照片

例如,攝影讓他的人生變得比較豐富,「因為攝影的人會特別觀察或注意生活中的小細節。」工作時,他也把這種敏銳的觀察力用在談判上,「面試新進員工時,可以很快洞悉對方適不適合這家公司;與廠商談價格時,從對方的肢體語言判斷他的底線在哪裡,有沒有再談價的空間,都可以觀察得出來。」

不過,提及拍照,蕭國坤也有一套遵循多年的「蕭氏法則」。他說,攝影的英文是「SHOOT 」,帶有攻擊性, 尤其是拍人像,所以他對準人物按下快門之前,都會微笑地看著對方,「若為了拍照而侵犯別人,我寧願不要這張照片。」

蕭國坤常到印度、尼泊爾等地拍照,被攝者都會要一點錢,但蕭國坤都會表達,希望能以寄照片給他們來代替拿錢。有一次在印度,蕭國坤拍了一對母子,那位媽媽跟他要錢,結果那個小孩便和他媽媽爭辯,認為她不該向別人要錢,蕭國坤便趁著混亂離開。

「後來我愈想愈不妥,便要求司機再開車回去,向那個小孩表示感謝,後來我還載著這對兄妹去上學,結果沿途他們的同學一直揮手大叫,大家都很高興,到了學校還為一群小孩拍照,後來也把照片寄去送他們。」這些點點滴滴,都讓他更加尊重及珍惜被攝影的對象。

最近寒流來襲,不怕冷的蕭國坤,外出拍照時身上只穿著薄薄的襯衫,「我曾到西藏的高地拍照,同行三十多歲的年輕人都受不了,我還可以走在行列的前端。」五十二歲的蕭國坤,現在每周一到周五早上都要進健身房,周六則在台灣惠普董事長何薇玲的號召下,加入騎馬的行列,禮拜天則是拿著相機與太太出去拍照,這種注重健康及休閒的好習慣,讓蕭國坤能夠充分享受工作及生活的樂趣。

「我現在的位置,在許多人眼中是位高權重,但是能夠做多久,我不知道、也不在意,我重視的是,我享受過這個過程。」蕭國坤表示,現在的他,見山還是山,活在當下、享受生命中每一個歷程,是他從攝影中所獲得最大的啟示,也是這位外商採購總司令最深刻的人生體驗。


/小檔案/
蕭國坤
出生:1951 年 5 月,生於彰化縣社頭鄉
現職:新惠普亞洲區國際採購處總經理
學歷:台灣大學工商管理碩士
   成功大學電機工程學系
經歷:美商康柏電腦公司國際採購處總經理
    美商 Data General 公司亞洲採購處總經理
    美商 Honeywell 公司遠東區國際採購經理
    美商 Sears World Trade 公司採購經理
    擎運公司總經理
    美商 NCR 公司業務代表
家庭狀況:已婚,育有一子

延伸閱讀

卸下華碩CEO投身AIoT創業 創威董座沈振來:要成為亞洲行動工業電腦霸主

2020-11-06

在矽谷創業既貴又便宜

2020-10-21

為什麼創業只有1%的人賺大錢?成功靠的不只是運氣,還有體質!

2020-10-08

曾在「千元股王」工作,淬鍊出創業養分 這4人搞新創 要讓國際看見台灣

2020-09-29

科技新創業帶旺需求 商辦身價比豪宅高

2020-09-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