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熱門: 配息 玉山金 pimco esg 房地產

助人,也可以是門藝術

助人,也可以是門藝術

城市漫步-JESSICA

情感關係

2013-11-29 13:29

我們都喜歡幫助別人,但有時候我們幫的太用力,沒顧慮到被幫助者自己的想法。有時候我們幫助的過程不太體貼,反而傷害求助者的心。

一切都要從我的一條求助簡訊說起。

早上十點多,我用LINE發訊息,請教同學昨天困擾我的兩個題目。之所以在上班時間做這件事,一來是急著想知道答案。二來知道同學是此類題目箇中好手,想必解答不過是幾秒鐘內的事。

過陣子,同學回訊。他說還沒有解到這類題型,但可以先幫忙看一下我不懂的題目。隔不到三分鐘,同學回我:「這兩題,你應該有能力自己解題。要不要先講你卡在哪?」

我楞了一下。心想,「就是搞不懂才問你呀!怎麼會還反問我?」

很快的,同學又發訊來。「題目1,你是不是有疑問a和疑問b?」

我回訊:「是的。」

同學要我多聽幾次題目,換個角度去思考疑問a點。基本上我們都知道疑問a點是整題的關鍵,難度也最高。我嘗試幾次,沒有成功。

同學耐心回應,「沒關係,我們先來試試疑問b點好了。」他給了二個提示。出乎意料的,我試3次,竟然解開疑問b點!

同學鼓勵我,那再回頭試試疑問a點。

因為b點己有答案。我經過幾回推測,竟然也解決最關鍵的疑問a。

同學在LINE上説,「很不錯哦!那你再試試題目2呢?」

題目2相較來講比較簡單,帶著剛剛解題的信心。我用更短的時間就解題。

「你很棒哦!」同學發訊鼓勵。我連忙回答,「哪裡有很棒~」

同學說,你用30分鐘就解二題。我有時候要花1~2個小時才能搞懂一題。

這講法當然是太謙虛了。但確實印象中聽過同學分享花幾小時享受鑽研難題的樂趣。然後,同學又好心的花幾分鐘時間,幫我分析在這兩個問題裡面不夠清楚的觀念和需要加強練習的地方。

結束和同學的談話後。仔細想想,如果角色對調,我可能沒什麼耐心循循善誘,只想趕快結束對話。這才發現我是第一次私底下請教這同學問題。一起上課的過程中也沒感覺同學是個特別有耐心的人。但剛剛請教問題的過程,發現他做了幾件很棒的事情:
  1. 他教我釣魚,而不給我魚。
  2. 他幫助我提升自己可以釣到魚的信心。
  3. 他完全沒有讓我感覺到「我在求助於他」。
  4. 他絲毫不吝嗇讚美,並肯定我的努力。
  5. 他讓我感覺到,他自己也享受討論問題的過程。

我想起另一件在工作生涯中,被人幫助的經驗。

當時我在新工作中剛到任不到二個月,在與其他部門的互動中,觀察到一些可以改進的地方,但我也注意到這些需要改善的地方應該不難發現,但為什麼沒有人提出來調整呢!然後我想到可以請教之前出差時認識另一個辦公室年資十分資深的主管。我發了一封信,將自己的問題整理出三個大點,請教這位同事的建議。

三天後,我收到她的電話。

她在電話裡說,之所以三天後才回覆我,是因為她在掙扎,到底是要針對我的問題禮貌客氣的回覆,還是要幫助我更了解「問題背後的問題」。

竟然打了這通電話,那代表她做了後者的選擇。

在電話上,同事並沒有分享公司或任何人的負面,她只是平實客觀分享公司的文化。電話末,她說,我感覺到你是觀察力敏銳的人,一定可以在這工作上做得很好。加油!

短短不到十分鐘的電話,我對原本自己提出的問題已有清楚答案。於是,在新工作中我大幅調整做事情和溝通的方法。三個月試用期過後,大老闆有次在眾人面前稱讚我,其中一點是「跨部門溝通做的非常好,完全不像三個月的新人。」當時,我內心深深感謝那位資深主管的慷慨建言。

在她對我幾乎完全不認識的狀況下,其實可以不用熱心雞婆的給建議。況且,她的工作幾乎跟我一點交集也沒有。這樣做對她完全沒有任何好處。而在那通電話後,那位同事偶而在開會場合看到我,也僅只是親切的微笑招呼,再也沒提過當初給我的幫助。同事一時的善心之舉,幫助我在當時公司如魚得水,工作上十分得心應手。

我們都喜歡幫助別人,但有時候我們幫的太用力,沒顧慮到被幫助者自己的想法。有時候我們幫助的過程不太體貼,反而傷害求助者的心。有時候我們太堅持要用「自己的方法」幫,忘了真正有需要的其實是對方而非自己。有時候我們只想趕快「完成一個幫助」,卻忘了照顧對方的情緒和感受。從同學或同事給的寶貴幫助中,我深刻體會到:助人,也可以是門藝術。但問題是,我們可以怎麼做到呢?

有一部德國短片《零錢》(Small Change),劇情就是在探討助人和被助者的互動。導演拍攝手法平實,但裡面人與人的互動非常有意思,我甚至覺得可以用一堂讀書會來討論裡面不同層面的問題。

普林斯頓神學院曾經做過一個有名的「好撒瑪利亞人」實驗。他們讓一群神學生用聖經裡「好心撒瑪利亞人」的故事來準備講道,然後他們安排在走到另外一個大樓的途中,安排一個明顯需要被幫助的人。結果到底有多少神學生停下來幫助這個人呢?

關鍵點在於「時間是否充份」。根據實驗的結果,即使神學生講道的題目就是「好撒瑪利亞人」,但會停下來關心路人的不到10%。但時間充裕的狀況下,不論講道的題目是什麼,60%以上的神學生都會停下來關心有需要的路人。

「忙碌」最糟糕的事情,就是剝奪了我們對人的關注,不論是陌生人或者是我們的家人、朋友、同事。要讓助人可以成為一門藝術,要從「人在且心在」開始做起,當「人在心在」的同時,才會對人事物有正確的「時間」 優先順序。這是我重要又寶貴的學習。

延伸閱讀

本土+2》桃園計程車司機複驗確診 境外移入再添42例

2022-01-08

桃機再添1保全確診!群聚疫情3條線同時延燒 王必勝:全面採檢機場9000名員工

2022-01-08

北市「疫苗預約」只有8小時!上午9點開搶莫德納、BNT 第1、2、3劑皆可預約

2022-01-08

中國500強公司「台積電奪冠」擠下騰訊 一份「市值報告」讓兩岸網友滿頭問號

2022-01-07

讓台灣更美好的20個主張》拋開僵化規定 為國留才 提升國家競爭力

2022-02-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