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熱門: 房價 遺產稅 fed升息 006208 美元

「你繳太多錢給你房東了!」房租太貴還能要補償?移居荷蘭遇黑心仲介,她才知當地3種出租房差異

「你繳太多錢給你房東了!」房租太貴還能要補償?移居荷蘭遇黑心仲介,她才知當地3種出租房差異

鄭采和

房地產

shutterstock

2024-02-23 15:35

記得入住舊水管區後的某一天,一名政府派來的調查員來到我家說要看看我租用房子的情況。這位調查員到處看過後,慢條斯理地拿出一張這棟房子老舊泛黃的建築平面圖,問道:「你這房子每個月租金是多少?」

「670歐元。」

 

「嗯,果然不出我所料,你繳太多錢給你的房東了。」他口氣平穩地說。

「我從來沒有見過我的房東,每個月我都用銀行轉帳給房屋仲介。」

 

「你的房屋仲介是阿姆斯特丹著名的黑心仲介,專門找外國人下手。以你家的大小跟老舊程度來評估,你要繳的租金不應該超過400歐元。」

「怎麼可能!那我現在應該怎麼辦?」

 

調查員讓我別急,給了我一個地址跟電話,說我可以去這個部門找人詢問接下來要如何處理。

 

隔天一早,我馬上去了這個離我家兩條街的鄰里中心(Wijk Centrum)詢問。在等待叫號時,有很多中東移民、老人……也在等候專人幫他們處理房屋相關的問題。等候區有幾張有點舊但保養得宜的木頭椅子,茶几桌上整齊排列著幾疊移民荷蘭及融入荷蘭社會的手冊。布告欄上則零散的釘著一些老人照顧服務或是街區BBQ的活動訊息。鄰里中心的職員似乎心情都不錯,手拿著沖泡咖啡和資料夾走來走去,遇到同事還會發出簡短的「呦呼」一聲打招呼。接待我的是一位叫作尚特爾(Chantal)的女士,身形微胖的她,綁著長馬尾、穿著T-Shirt跟牛仔褲,說話慢條斯理,很親切的跟我解釋荷蘭的租屋系統。

 

原來,在荷蘭有3種出租類型的房子:

 

第一種就是所謂的社會住宅(荷:Sociale Wonen/英:Social Housing)。在20世紀初開始成立,房租低廉,由政府定價並評選租客,以確保中低收入戶有房子可以住。

 

第二種是所謂的自由市場住宅(荷:Vrije Markt Woningen/英:Free Market Housing),也就是類似臺灣一般的租屋模式,房東可以自由調漲月租,租得出去即可。

 

第三種,即我住的這一種,叫作社會租金住宅(荷:Sociale Huur/英:Social Rent Housing),房東可以自由出租給想租的人,但是租金必須要依政府規定控制在一定範圍內。這是在1960年代後,因為占屋運動及舊水管區的街頭抗爭引發而創設的系統。

 

一般來說,房子越小、越舊,就必須租得便宜些。為此,政府設計了一個評鑑系統以決定租金的最高價格,以此類推分級。而我的仲介,看準了身為外國人的我不知道這種規定,一開始便用自由市場住宅的昂貴價格將房子租給我。尚特爾又說,我有權提告仲介及房東,並要求賠償。但是由於這過程比較耗時費神,所以她建議我不如私下跟仲介和解,要求降低租金以及合理的賠償;而政府,可以幫忙發一封警告信給仲介公司,表示政府已經知道這件事了。

 

接下來的日子,我按照尚特爾的建議跟仲介聯絡。房仲公司派了一名高大的紅髮女子到我家,那回我有點緊張,不知道他們會有什麼反應,會不會覺得我跟他們租房還反咬他們一口?沒想到紅髮女子進到我家後,把手上的紙本資料夾往我的餐桌大力一放,接著就往廚房流理臺一靠,雙手在胸前交叉,說:「OK,所以妳想要怎麼樣?」

「啥?我想要怎麼樣!這句話是什麼意思?」我有點驚訝。

 

她有點不耐煩,但好像又突然想到,她有對我這個外國人解釋的義務,於是說:「妳覺得妳因為過去幾年的損失應該得到多少補償?」(英:How much do you want to compensate your loss of the rent from the last few years ?)

我聽著就更驚訝了,心想:「啥?我覺得我可以得到多少補償?」因為沒有想到會被問這樣的問題,大概有數十秒沒有搭話。紅髮女子看我的樣子顯然並不清楚會被這樣問,於是她就開價了。她說:

 

「不然這樣吧,我們會賠給你2500歐元,妳不接受的話可能比較麻煩喔!不接受的話我們老闆可能會跟妳鬧進法院。」

 

雖然後來想想當時不接受應該也不會怎樣,況且進法院應該也會受到鄰里中心的保護,但當時有點嚇壞了,想想2500歐元好像很不錯!於是就答應了。紅髮女子似乎很滿意我的答覆,感覺她當時心裡想的是:「太好了!今天很快,可以提早下班了!」後來,真的如尚特爾所說的一樣,除了補償金外,我的租金也降到了每月400歐元,這對我來說,真是天上掉下來的一筆錢!沒想到,身為一個外國租客也可以受到荷蘭政府的庇護,當時真的連作夢也沒想過呢!

 

事情過後的某一天,我在家旁邊的蘇利南人餐廳吃簡餐時,看到綁馬尾的尚特爾就坐在我旁邊吃著一碗5歐元的雞湯麵。我很高興的站起來表達我的禮貌,跟她打招呼。我感謝她,由於她的協助我的租金降價了!這位女士很有耐心的聽我滔滔不絕講到一個段落,微笑著跟我說:我想你把我誤認成我姊姊了,我們是孿生姊妹,我姊姊在舊水管區的鄰里中心服務,而我在流浪漢之家服務。不過沒關係,很多人也常常認錯我們兩人,找我們向對方道謝呢!(笑)

 

作者簡介_采和建築師/鄭采和

國立成功大學建築系畢業、是曾移居荷蘭阿姆斯特丹留學及執業長達十多年的建築師及都市設計師。她在阿姆斯特丹的都市規劃專案「阿姆斯特丹市紅燈區改造工程規劃案」及「阿姆斯特爾三閒置辦公區複合性再利用規劃案」曾經獲得荷蘭國家建築獎金 (Nederlands Archfonds)。著有 Red Light City (The Architecture Observer, 2016) 城市規劃專書。現為鄭采和建築師事務所負責人及中原大學地景建築學系副教授級專業技術人員(兼任)。

本文摘自時報出版 《我在荷蘭當都更說客

延伸閱讀

租約簽完才半年,房東就說房子要都更危老想賣建商...租屋族的困惑:房東賣房我一定得搬?

2023-12-21

一家人住了20年的房子被房東收回,我們才知道原來租屋市場這麼夯...30歲的租房經驗讓我體會人情冷暖

2023-12-06

退休友當包租公,擁6房一個月就進帳26萬!嫁到英國當媳婦的房地產5觀察:在英國當房東的必要條件

2023-04-29

一個不定期租約,不知道害哭多少房東...租屋內行人才懂的事:為什麼請神容易送神難?

2022-06-01

有人笑買房是「屋奴」,年紀漸長才發現,老是被房東趕才是真正「奴」...30歲後你該懂的現實事

2021-08-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