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神祕的國壽證券兵團大跳槽 P.18

神祕的國壽證券兵團大跳槽 P.18

掌控八千億元的投資資金的國泰人壽
是台灣頭號超級大金主
國壽的財務投資
一向以長期、穩健、保守、神祕著稱
隱身在仁愛路四段總部裡的專業投資團隊
更是金融市場裡面最神祕的一個族群
出人意料的
國壽證券投資團隊五十位成員
在過去一年多之內陸續離職
最後竟然只剩下六位
到底是外面的世界太絢麗
還是國壽出了什麼問題?


民國七十七年,國內證券市場大步起飛,加權股價指數從二千三百點,一路狂漲到八千八百點,大批商學院人才投入證券市場。就在七十七年的九月,國壽股價創下每股一八五○元的歷史高峰,投資人必須拿出一百八十多萬元,才能買到一張國壽的股票。國泰人壽蔡萬霖、蔡宏圖 (七十九年接任董事長)父子與他們的家族,晉身亞洲十大首富,成為台灣有史以來最富有的鉅富。


神祕的投資大軍曝光了


神祕的投資大軍曝光了國泰人壽當時手握四千億元資金,堪稱全國最大金主,七十六年以前,國壽並沒有專業的證券投資人員,只有一位蔡辰南台北商專的同學幫忙:為了因應專業投資的需求,國壽第一次招考證券分析人員,以閃亮的金字招牌吸引無數剛剛退伍、畢業的社會新鮮人報考,錄取率僅有三%,這批證券分析人員的加入,揭開了國泰人壽專業投資的序幕。

然而,國壽王朝的投資活動,仍然被重重厚重的帷幕緊密地保護著。當初打敗九七%的競爭者、以優勝者姿態進入國壽的優秀新軍,並沒有因為他們特殊的背景在金融市場大鳴大放,反而成為金融市場裡面最神祕的一個投資團隊。過去十年之內,台灣股市投資者的素質不斷提升,專業投資機構成為主導市場的最大力量,唯有國壽這個投資團隊一貫堅守「隱祕」的最高守則,只有極少數頂尖的專業投資人士得以接觸他們,台灣頭號大金主的投資活動,堪稱保密到家。

現在,似乎到了「揭祕」的時候了。出乎意料之外的是,能夠「揭祕」,不是因為國壽內部政策的改變,而是令人遺憾的集體跳槽!這批培養十年,平均年齡在三十五歲左右,已經累積豐富投資經驗的專業人才,竟然在過去一年多的時間裡面,一個接著一個悄悄辭職,將近五十人的證券投資團隊,目前只剩下六個人,其餘近四十個人已經紛紛投效到各證券公司、投信,不是擔任自營部操盤人,就是擔任基金經理人、研究部負責人。到底是什麼原因,讓這支傲視各大證券公司的投資大軍,一個接一個求去,離開足以讓家人一輩子溫飽,生活無虞的大企業?國壽這個神祕的企業集團訓練出來的,又是一群什麼樣的人?



呂宗耀治軍嚴格

談到國壽這批神祕的投資部隊,必須要從呂宗耀開始。十二年前,國壽董事長蔡宏圖因應證券市場的需要,從兩千多名內勤員工裡,挑出十年資歷、在主計、會計部門待過的呂宗耀,負責訓練國壽的投資兵團。呂宗耀沒有任何背景、和國壽淵源也不深,考上國壽是因為這個企業很大,不會倒,也打算待一輩子,不過,進入證券市場之後,因緣際會遇到一批小十歲左右的同事,共同打拚將近十年之後,最後竟然也改變了呂宗耀自己的生涯規畫。


現任大眾投信投資處經理、三月初剛接下大眾基金經理人的張島郎回憶,呂宗耀治軍嚴格,這群剛踏出校門、退伍的證券「菜鳥」,歷經一番嚴格的訓練才「出師」。那時候,每個禮拜都要完成一篇「個股診斷」,呂宗耀對報告的要求十分細膩,報告要寫得仔細、不囉嗦,寫完要講給呂宗耀聽,為提醒研究員自己講過什麼,每次報告都錄音,呂宗耀之後會放給研究員聽。


呂宗耀還會常常抽考研究員負責產業的上市公司的盈餘、資本額,講不出來會很丟臉,所以,很多人都隨時帶小抄,另外,研究員還要輪流寫盤勢,盤勢要有自己的看法,不能抄報紙,剛開始時,輪到寫盤的研究員,前一天晚上一定睡不好, 當天中午也會吃不下飯,常常從中午收盤一直寫到下午四點,才寫完一張 A4稿紙,大約一千多字的稿子,不過,經過長時間訓練下來,後來,只要一個小時就能夠把當天盤勢交代清楚,還能寫出自己的看法。還有解盤,也是一件痛苦的事,盤勢都寫不好了,解盤更痛苦,不但要講給同事聽,呂宗耀還會隨時提問題,講不好立刻被叫下來,答不出來也會被叫下來。

這樣的訓練不是每個人都受得了,有位國壽的同事,經過一個月的操兵之後,就決定﹁移民﹂,後來在路上碰到,原來他並沒有移民,而是移民到銀行去了,他覺得待在國壽的負擔太大了。國壽提供比其他壽險公司高的福利、待遇,但是,並沒有提供太好的硬體環境,比方說,國壽內勤人員只有科長級才有報紙看,其他人一定要等到科長看完才能看,對每天要觀察市場動態的研究人員來說,看報紙是基本的動作,因此,呂宗耀自己掏腰包訂工商時報、經濟日報給每一位研究員,一人一份,一年以後,才由公司花錢訂報。


拜訪上市公司超過三小時 扣半天薪水

除此之外,呂宗耀對員工的要求巨細靡遺,連服裝都嚴格要求,例如要求同事在外出拜訪公司必須穿著整齊,他常常低頭看員工的皮鞋有沒有擦乾淨,經過這樣的訓練,這支投資兵團一站出來,穿著打扮和國壽傳統的文化不一樣。研究人員拜訪上市公司是很重要的功課,但是,國壽對內勤人員的出勤規定十分嚴格,不但要打卡,而且,如果出差超過三個小時,就要扣半天的薪水,不管出差是為了公司找有潛力的投資標的,研究人員通常出去拜訪上市公司,一定要在短時間之內趕回來,否則會被扣錢。

另外,國壽的制度是從辦事員要升科員,必須先通過進階考試,再到業務單位帶拉保險的歐巴桑,收(收費)、招(招攬)、徵(徵員),即擴大組織、放(放款)、產(產險)
,指幫東泰產險拉客戶)、存(存款)、租(租賃),國壽的內勤人員都必須經過考驗,才能夠升為正式的科員,證券投資部門的人員也不例外,所以,他們說,經過這種不一樣的訓練,國壽出來的研究員十八般武藝樣樣精通。

不但公司管理制度關卡重重,事實上,國壽董事長蔡宏圖對證券投資部也是採取直接管轄的方式,呂宗耀在證券投資部從襄理升到副理,上面雖然還有經理、協理、副總經理,但是,呂宗耀卻是全國壽少數必須每個月兩次「面聖」的副理級主管,呂宗耀必須向蔡宏圖報告研究進度,以及對整個市場的看法,每次面見董事長之前,同事都會看到這位嚴峻的主管好幾天睡眠不足、口中念念有詞的準備資料。



蔡宏圖對電子股沒有信心

不過,幾乎所有的國壽證券兵團成員都承認,國壽提供一般證券公司、投信,所無法提供的資源,因為資金太多了,不管買股票、債券、基金、外匯、外國基金、債券,大家的感覺是只要在保險法規定的範圍裡面,每支股票最高持有五%就可以了,不管買什麼標的,幾乎沒有額度上限,「錢都用不完!」他們這樣形容。

蔡宏圖對這個部門的關心也顯示在投資組合上面,蔡宏圖對高科技向來不感興趣,國壽的證券投資組合裡電子股的比率極低,研究部門推薦的電子股,大老闆都不喜歡,因為高科技產業沒有資產,最近幾年,電子股大漲,國壽的投資組合因為電子股少,投資收益並不突出,今年風水輪流轉,產業股大漲,堅持買傳統產業股的國壽,才開始出頭天。富鼎投信投資處協理、剛接大信基金經理人的李士豪指出,當初他們在國壽時,電子股才到 2308 台達電子,族群很少,短短幾年竟然膨脹到如此規模,也難怪上面反應不過來,偏愛傳統產業。

證券投資部成立之後,陸續有人因為個別因素離職,尋找自己的天空,但是,從八十六年下半年開始,不到一年之間,證券投資部門一口氣走了二、三十名研究人員,嚴重失血。李士豪說,八十六年七月,他和黃俊育、陳弘志因為投資部門的組織改組,是第一批離開國壽的人,那時候離開國壽的人,真的不知道要做什麼,也不敢就跳進投信基金,都是先在證券商的研發部門沈潛,慢慢找自己的路,最近才開始浮上檯面。



呂宗耀「高升」 證券投資部門蠢蠢欲動

造成國壽證券部門大失血的主要原因是,八十六年初,蔡宏圖把這支證券兵團的「團長」呂宗耀高升綜合企畫室經理,負責搜購東南亞壽險公司,一個人有一間大辦公室。在國壽升官是有倫理的,十五年資歷幹到襄理、二十年幹到副理算正常,三十年資歷才有被選為經理的資格,在國壽,當到副理退休的比比皆是,呂宗耀升官、加薪,一年多二、三十萬元薪水,是很多國壽人所豔羨的。


不過,由於這樣的組織變革,卻使得這群訓練了十年的國壽投資兵團開始蠢蠢欲動。呂宗耀也就在子弟兵們紛紛出走之後,開始思考自己是否要一輩子待在這個大機構裡。呂宗耀說,調部門以後,每天上班,突然覺得十分寂寞,以前每天一進辦公室,就有一大票同事,大家可以大聊行情、熱門政治、社會新聞的熱鬧景象不復見,新的環境除了陌生還是陌生,經過離職的子弟兵說服之後,呂宗耀決定拋棄二十年的國壽資歷(其中十一年在證券投資部門),以及剛剛升的官銜,到外面世界去闖一闖。


對於國壽這批人來說,過去長久以來都待在作風保守的國壽裡,雖然在證券市場的時間很長,但是,市場上很少人聽過這群人的名號,他們不曾在報紙上發表自己的看法,更不曾在電視媒體講盤,證券商、投信大老闆很少人知道市場有這麼一群人,所以,剛開始的時候,大家都四處找機會,所幸國內證券市場流動率極高,國壽的招牌算大,很多投信老闆聽到國壽出身的研究員,知道他們的背景,都很有興趣,所以,要找工作不難,大家很快就定位。


種籽還是叛將?


不過,找工作也不是這麼幸運,從國壽離開的人,對老闆來說,幾乎是﹁叛變﹂,尤其是國壽這麼多年來訓練出來的證券投資人才,據說有一群人進了某家證券公司,結果國壽原本買股票的單子就因此抽掉了,這種作法變成國壽離職員工的壓力,因為投信的大股東很多都是銀行,國內大多數銀行都有國壽的存款,離職員工擔心國壽會因為自己而把股東銀行的存款抽掉,因此,找起事來,也十分低調,所幸,抽單事件並沒有重複發生。

呂宗耀就和六個子弟兵,組成一個小小的團隊,向陳田錨的大眾投信報到,呂宗耀目前擔任大眾集團︵包括銀行、證券公司、投信、投顧︶顧問,大眾集團內部會議,呂宗耀都參加,熊正勇則擔任大眾投信投研部協理,不過,他最近剛剛離職,想當一個自由自在的投資人,張島郎則在三月接下大眾基金經理人、邱華創則是下一檔大眾要發行的新基金||中小型基金的經理人、黃植原也是基金經理人,相志昌、吳祝春則在大眾證券自營部負責操盤。


目前國壽兵團浮上檯面擔任基金經理人已有十個,估計到年底應該會有十二個經理人,不少資深證券市場人士估計,國壽這群人基本面研究的時間很長,尤其國壽的資金雄厚,讓他們不止在國內證券市場,連外匯、國外證券市場、債券市場都有過訓練,不是一般投信能夠訓練出來的,他們堅持的投資理想,是否禁得起殘酷的證券市場考驗,及國壽兵團的後續表現,值得留意。



李長庚 蔡宏圖唯一的特別助理

將近五十人研究員的團隊,一下子走到剩下六個,董事長蔡宏圖確實體會到證券投資人員流失的嚴重性,因此,格外珍惜留下來的人員,紛紛升了官,包括李長庚、劉善治、張永輝、李敬嵐、張仁和、莊順裕等六個證券兵團的人員,都受到重用,其中,在國壽資歷僅十二年的李長庚還高升為董事長特別助理,相當於經理級主管,不但是最近幾年裡爬得最快的一個,也是國壽最年輕的經理。據了解,李長庚本來也打算離職,不過,由於證券投資部門已經流失太多人,蔡宏圖破例升任李長庚為董事長特助,也是蔡宏圖唯一一位特助,終於留下這位賓州大學華頓商學院畢業的高材生。

針對李長庚跳級式的升法,國壽副總經理張仲源說,為了吸引人才,國壽曾經公布過,如果本身是美國二十大名校或是英國十大名校畢業的員工,在任用升遷上,也有特別的方式,或者是在職進修、念到國外名校的,也比照辦理,李長庚就是屬於前者的人才,雖然他是最年輕的經理,但是,公司裡並沒有人反彈,一方面也因為他能力強、待人處事比較低調。

這波人事地震之後,國壽調整證券投資部門的運作方式,以前以產業分組,各產業的組員,不但負責拜訪公司,也要負責部位操作,後來改成由產業組負責研究、拜訪公司,寫研究報告,交由國內投資科決定,負責部位進出。各級主管也有授權的額度,經理授權五千萬元、協理一億元、副總經理兩億元,超過兩億元以上由財務、投資兩位副總經理共同決定。



延伸閱讀

智慧型隱形眼鏡 交大憑什麼贏Google?

2019-11-27

水汪汪產業股價亮眼!隱形眼鏡三雄掀PK戰 「這二家」最值得投資 

2019-11-20

隱形眼鏡別亂買!專業驗光師 守護靈魂之窗健康

2018-08-20

配戴隱形眼鏡 常見4個錯誤

2016-04-15

隱形眼鏡不潔 眼結石上身

2015-07-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