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王文洋的美麗新世界 p.28

王文洋的美麗新世界  p.28

今年,王文洋將過五十歲生日。五年前他因為和呂安妮的一段婚外情而被王永慶逐出台塑集團大門;四年前的三月,他陸續集結四億美元資金,創業成立宏仁集團,到今年五月,又傳出他和江澤民之子江綿恆將在上海浦東投資晶圓廠。從塑膠電子材料到半導體業,這位始終為「情」所困的經營之神之子,正一步步建立起自己的企業王國;最重要的是,王文洋和江綿恆的合作,已為宏仁集團在大陸建立起兩岸政商關係最結實的美麗新世界。


據了解,王文洋和江綿恆是在美國加州柏克萊大學時認識的,兩人一見如故互相欣賞,加上王永慶和江澤民也有一定的「認識」,江綿恆對王文洋早有所聞。王文洋離開美國創立宏仁集團後,江綿恆即成為股東,並親自參加九六年三月的宏仁電子廠房動工典禮,而在這個場合,江綿恆也和王文洋的母親王廖楊嬌併肩而坐,是典禮中最受注目的兩位貴賓。

王文洋的宏仁集團從一九九六年三月創立至今,目前已經有宏仁電子、宏慶塑膠、宏信塑膠、宏銘塑膠和宏豪塑膠等四家塑膠公司、一家電子公司投產,另外的宏和電子已經在今年年初開始試車投產,宏聯電子和宏昌電子則預計在明年投產。去年已經投產的公司,每月營業額約為二千萬美元,王文洋在集團內訂下的目標,是希望全力朝公元二○○一年,營業額十億美元目標邁進,但正值塑膠二次加工業不景氣,宏仁的獲利仍有待觀察。


南亞經驗移植大陸宏仁

宏仁集團八家公司和南亞的產品幾乎一模一樣,最重要的是連客戶和通路都相同,如今王文洋和江綿恆合作進軍半導體業,完成在南亞科技時未竟的高科技夢,看在南亞公司眼裡,王文洋在大陸建立起的美麗新世界,是標準的「南亞經驗」,而既然客戶和通路都相同,自然免不了競爭,「南亞和宏仁早已經是競爭對手了」。

除了宏仁集團八家公司外,王文洋和朋友合作的好又多量販店也在大陸大張旗,在廣州和成都的分店生意不錯,日前才又斥資一千萬美元買下廈門市的地標商場,據指出,好又多量販店將以開設二十家分店為目標;至於和前民進黨立委廖大林合作成立的宏力生技,雖然和宏仁集團無關,是屬於王文洋的個人投資,但宏力代表王文洋走過五年的大陸創業期後,已經開始「回家」,在台灣找到事業根基地。

王文洋雖然一口氣連開八家公司,而已經營業的公司,去年每月營業額也達到千萬美元,不過事實上目前在大陸經營塑膠二次加工業的利潤並不好。宏慶塑膠投產的 PU 皮革長期被市場不景氣所苦,前景看好的銅箔基板由於生產規模每月僅有二十萬張,在未達經濟產能下,成本居高不下,營收和獲利大受影響。

以市場面分析,目前宏仁旗下八家公司,「錢」景最看好者當屬生產玻璃纖維絲的宏聯電子和生產玻璃纖維布的宏和電子, 目前台灣和大陸由於 PCB 看俏,帶使得纖維絲、纖維布、環氧樹脂和銅箔基板等材料水長船高,但是偏偏現在能賺錢的產品,宏仁集團都還沒有正式投產。 還好宏信塑膠的 PVC 硬質膠皮和宏銘塑膠的 BOPP 膠膜在市場需求下,應該能為宏仁帶來利潤。事實上,王文洋已經觀察出塑膠二次加工在大陸市場的劣勢,正積極轉型發展電子材料業。


中年創業的辛酸點滴在心頭

塑膠業人士指出,王文洋五年前進軍大陸時,以塑膠二次加工業為主,但最近幾年景氣不佳,大陸的殺價競爭又比台灣凶猛,而且台灣和南韓大量進口成品到大陸,廠商大刀一揮價格砍得亂七八糟,最重要的是,台灣進口品由於品質穩定,即使價格高於大陸品五%,買家還是會向台灣品下單,導致宏仁集團在客戶競爭上較處於劣勢。

宏仁集團成立時的資金來源,正如外界所了解的,包括姊姊王雪齡、簡明仁夫婦所代表的大眾電腦、舅舅陳盛沺的聲寶,甚至弟弟王文祥、大姊夫陳徹,以及國陳泰銘等。目前宏仁、宏信、宏銘和宏和正進行擴建計畫,其中宏銘第二期擴建計畫將在二○○二年二月正式投產,在完成增資後,總投資額將從原來的四億美元增加至六.五億美元。

五年前被王永慶逐出家門時,王文洋先在加州大學柏克萊分校擔任客座教授,結束客座教授回國後,在朋友贊助下成立宏仁集團,創業時王文洋已經四十六歲,對一個已經四十六歲的男人來說,創業之路肯定走得比別人辛苦,更何況他的身分又是那麼「敏感」。這五年來,王文洋在台北和大陸之間飛來飛去,不僅和女兒、兒子相處的時間少之又少,「中年創業」的辛酸更是點滴在心頭。

王文洋在外創業,除了「情勢」逼得他不得不在台塑集團體系外另打天下外,一股類似「王子復仇記」的心情更是不足為外人道。王文洋是王永慶的長子,但如今陪伴在王永慶身旁,照顧起居生活的,並不是為王永慶生了二子三女的王文洋的媽媽王廖楊嬌,對於自己的媽媽無法和父親「共同生活」,王文洋有無限感慨。


兄弟姊妹是患難五人組

這從宏仁集團在以大陸簡體字印刷的企業介紹中,清楚地看出王文洋的內心世。王文洋先是提到祖父王長庚,再提到王廖楊嬌,最後才提到王永慶,而且有關王永慶部分,僅僅只有「他追根究柢及點點滴滴追求合理化的精神對我的行事有著莫大的啟示」,短短一句話就將名聞兩岸與國際的經營之神帶過去,可見得王文洋是多麼不想再因為是王永慶的長子而「受到關注和承受壓力」。

在王廖楊嬌這部分,王文洋說:「她以無限的愛心和耐心陪伴、支持著我走過最難度過的時光,成為我奮鬥過程中最大的心理支柱和動力,希望人生中一切的喜悅都能與母親共享。母親勤儉樸素、為人和善、樂於助人,對孩子的管教極為嚴格,為我奠定了良好的人生觀與價值觀」。

王文洋更這麼說:「還記得母親非常辛苦地撫養、照顧我們五位兄弟姊妹,每當菜錢不夠時,她就得忍受別人的臉色到市場賒帳,等到有錢再一一地去道謝償還」。這段菜錢不夠去借錢的談話,實在讓人很難和台塑集團及王永慶畫上等號,不過由此也證明,在王文洋心中,母親王廖楊嬌是一路苦過來,並沒有因為嫁給王永慶而享受到一絲一毫的榮華富貴。

王文洋提到他們五位兄弟姊妹,對他來說,兄弟姊妹是他自從呂安妮事件後,一直到現在最重要的相扶持「患難組合」。王文洋大姊王貴雲、大姊夫陳徹;二姊王雪齡、二姊夫簡明仁;妹妹王雪紅、妹婿歐永喜;弟弟王文祥,在這五位兄弟姊妹中,目前只有王貴雲和陳徹在南亞任職,王文祥擔任台塑美國 JM 公司,因為經營有成轉虧為盈,而在八十七年獲選為海外創業青年楷模,其他都在外自行創業,對於創業的艱辛,彼此體會最深,也更加團結。


父子各創天下各有一片天

在兄弟姊妹中,要屬王雪齡最照顧王文洋,王雪齡不僅在宏仁集團創業過程中無條件幫助王文洋,更在王文洋因為呂安妮事件而與媒體發生誤會時,出面希望媒體不要再報導當中的枝枝節節,能夠給王文洋一點時間好好反省,愛護弟弟的手足之情表露無遺。不過二娘體系在外打拚創天下的結果,和王永慶日漸生疏,對王永慶和這五位兄弟姊妹來說,實為美中不足之處。

熟悉王永慶和王文洋父子互動模式人士表示,當年王永慶處理王文洋和呂安妮事件,出發點是希望王文洋能利用一年時間好好反省,並非外界所形容的「逐出家門」。但偏偏王文洋不了解王永慶的真正用意,在結束柏克萊客座教授返國後 立刻成立宏仁集團和南亞打對台,讓王永慶的一片苦心付之流水。

宏仁集團成立後,無論主要幹部是自願投效,還是王文洋挖角,無可避免地都在南亞內部引起相當大的討論,加上產品相同,宏仁為了生存,一定會挖走南亞客戶,四、五年雙方對立情況並沒有改善,影響所及是王永慶和王文洋一年講不到兩句話,關係之僵硬,完全不像一對父子,這從王永慶被問到對王文洋在大陸創業時的「簡單回答」很容易看出「其中實情」。

「離家五年」,王文洋已經再三表明﹁不可能重回台塑﹂,台塑集團內部也指出,王文洋成立宏仁集團就已經將重回南亞之路堵死,現在再談王文洋回不回家的問題早已毫無意義。王永慶的台塑集團今年將因六輕計畫而大耀眼,王文洋也大幅擴張事業版圖,父子各自開拓天空,八十四歲的王永慶因六輕而再創事業高峰,五十歲的王文洋則在對岸找到屬於自己的美麗新世界。


宏仁是「小南亞」
撰文:陳敏郎

王文洋的宏仁集團高級幹部幾乎絕大部分來自台塑集團,保守估計大約有三十位以上幹部是出自南亞。目前宏仁在台北的管理中心總經理詹國政是在去年六月底自台塑屆齡退休,前腳剛辦妥退休手續,後腳就被王文洋網羅到宏仁擔任管理處副總經理,今年再升為總經理;而剛升為集團副總裁的黃渙文,則是第一位到宏仁報到的南亞高級幹部。

以宏仁目前的組織結構來看,管理中心總經理詹國政之下的人力資源室與祕書處主管也都與台塑集團有關。人力資源室主任兼集團發言人莊啟宗,原是經濟日報記者,因為主跑台塑集團關係和王文洋交情匪淺,在王文洋創立宏仁集團後,莊啟宗就投效王文洋,和王文洋一起「辛苦打天下」。

去年又有一位出身媒體,而且也在台塑任職過的「媒體企業人」投效宏仁。曾經在民生報跑過醫藥新聞的陸正鋒,因為主跑長庚醫院而被網羅到台塑總管理處擔任公關組組長,之後陸正鋒又回到新聞界,在大成報擔任副總編輯,去年則成為繼莊啟宗後第二位宏仁旗下出身媒體的高級主管。

至於宏仁內部出身南亞負責廠務的高級主管首推黃渙文。黃渙文原為南亞塑二部經理,宏仁成立當年黃渙文被調到總經理室擔任特別助理,由於台塑企業組織龐大,經理職權已相當於外面一家公司的總經理,黃渙文被調任特助,遂引發「拔權」陰謀論之說,等到王文洋一創立宏仁集團,黃渙文二話不說就跟進。

由於是第一位投效宏仁的南亞主管,黃渙文非常受到王文洋的重用,目前已經升為集團副總裁,兼宏仁電子董事長及宏慶、宏豪塑膠二家公司的總經理。其他像宏昌電子副總經理馮煌昌原為南亞電子材料部組長、宏和電子副總經理劉渙章原為南亞電子材料部高專、宏中董事長兼宏信及宏銘總經理郭渙銘也是南亞退休的老兵,之後在宏仁開創事業的第二春。不過原南亞樹林廠廠長陳煙宗,在投效宏仁出任宏慶塑膠總經理後,因為個人因素已經離開宏仁。

延伸閱讀

萬年考績「甲等」的老好人,死後公司才頒發「特優」...公祭那天,所有人恍然大悟他為何忍耐25年

2021-01-04

「妳可以當孝女,但別在我公司當!」為老闆做牛做馬7年,照顧癌末父「被離職」的悽慘故事

2020-12-29

「台積電工程師不是我想要的人生!」竹科實習1個月,台大電機生休學重考:高薪工作一點也不開心

2020-12-21

安養地獄vs.天堂 導演盧建彰告白

2016-09-13

安養地獄vs.天堂 導演盧建彰告白

2016-09-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