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經營老舊的美麗華已毫無意義 p.56

經營老舊的美麗華已毫無意義  p.56

位於民權東路的美麗華飯店,目前正舉辦住宿一千五百元的回饋紀念促銷案,精品、百貨及飯店內的裝飾品也在進行拍賣。七月三十一日,走過二十二年歷史的美麗華飯店就要消失在台北市。由於九二一大地震之後感受到飯店業的不景氣,加上無法與同等級的五星級飯店競爭,美麗華決定走入歷史,重新改建。

由於不少企業陸續發生困境,美麗華飯店結束營業,自然也引來不同的揣測,甚至懷疑美麗華集團是否出現財務危機?不過,在美麗華黃家成員當中,事業體最龐大的德安集團董事長黃春發,從二十一歲那一年就擔任美麗華飯店新建工程的監工,看著美麗華飯店歷經二十二年的興衰,他說,美麗華飯店停業轉型,其實是希望改建為辦公大樓,為股東創造更大的獲利。


缺乏經營團隊 決定改建為辦公大樓


今年初,黃春發的大哥黃春福接下美麗華飯店總經理一職,由於常住在美國,對台灣的媒體並不熟悉,黃春福特別請弟弟黃春發接受專訪,黃春發表示,如果美麗華飯店是出現財務危機,那麼可能的做法一定是轉手賣給他人,員工的遣散問題也一定引起不滿,不過,這些問題,都沒有發生在美麗華身上。以下是黃春發的專訪:

問:為什麼考慮結束經營二十二年的飯店?

答:這是今年初全體股東在股東會上共同決定的,雖然飯店每年的營運還是獲利,但是,獲利及競爭力已經大不如前。簡單地說,為了創造股東更大的獲利,我們決定轉換經營方式,將飯店改為辦公大樓出租或出售。

問:飯店本身的經營是不是也受到景氣的衝擊才會考慮結束營業?

答:我承認美麗華因為缺乏專業的經營團隊,也沒有足夠的專業背景,經營一直難以突破。雖然美麗華是所謂「五朵梅花」的五星級飯店,但是,與凱悅、晶華、西華等其他五星級飯店比起來,就顯得毫無競爭力。硬體設備老舊,又缺乏管理人才,不如急流勇退,趁早結束。

問:飯店結束了,幾百位員工的後續如何處理?

答:我們對於飯店員工的資遣及退休辦法相當優惠,年資越高的員工,加成的比率就越高,大約三百五十位員工,還有七、八十位從飯店開幕一直到最後一天,二十年以上的員工也有一百多人。整體而言,比勞基法規定的優退辦法還加了三、四成。平均來說,領到二百萬元以上退職金的員工相當多。

我認為對經營者而言,選擇勞力密集的產業,對所屬的員工就應該有絕對的責任,對於幾百位員工的辛勞,我們加成給付給他們保障,從我們處理員工優退的誠意可以看出來,其實,美麗華的營運並不差,但是,長遠看來,如果已經不能給員工更好的福利照顧,等到飯店經營出現危機,連退休金都拿不出來,豈不是對勞資雙方都造成傷害。


傳統產業股價不合理 黃家事業都沒有上市的計畫


問:當時決定結束美麗華飯店,是否做了詳細的評估與計畫?

答:如果以飯店目前的經營來看,一間二十坪的套房,每個月維持七成的住房率,每間的平均房價三千元,一個月的收入大約六萬元;如果以目前辦公大樓每坪二千五百元的定價,一間二十坪的辦公室,租金收入五萬元。而飯店的收入扣除營運成本可以說所剩無幾,以這麼簡單的邏輯,我認為美麗華持續經營毫無意義,加上許多先天條件的不足,如果要花錢整修飯店,不如打掉重建,徹底轉型。以美麗華飯店基地的位置, 改建為十六層的 A 級辦公大樓相信比繼續經營飯店更為適當。我們已經決定投入二十億元資金,股東也都同意這個改建計畫。

問:德安集團與美麗華飯店的關係如何?

答:德安開發、德安生活百貨即先施百貨,都算是我個人的事業;另外,目前也擔任志信運輸副董事長及美亞鋼管的董事,二十年前獨力創業,這些事業雖然家中的兄弟、堂兄弟也參與投資,但是,大部分是我個人的創業,這些企業也都公開發行。不過,像美麗華飯店、美麗華球場、美麗華開發等事業體目前還是族事業,這些年來,因為沒有從大眾取得資金的打算,因此,一直都沒有上市、上櫃的計畫。

問:你個人或家族的事業為何都沒有打算上市上櫃

答:目前市場形態對於傳統產業的股價並不合理,例如我擔任副董事長的志信運輸,淨值十五元,但是,股價只有十一元,可以說相當不合理,因此,我也不認為上市、上櫃對公司的營運有好處。


和誠泰銀行是老鄰居、老夥伴關係


問:德安航空目前的狀況如何?

答:我承認投資德安航空是一個錯誤的決定,原先我個人及家族在德安的股權大約占了七○%,最近已經陸續轉手,賣給其他有心經營直升機客運的企業。由於德安航空這些年來的摔機事件,每股淨值只剩下三元,不但賠了錢,又毀了名譽,為了不讓傷害延續,大概賠了五億元轉手。

問:最近美麗華集團也跨足金融版圖,投資誠泰銀行,並取得一席董事,是否因為美麗華集團與林誠一之間一直有合作關係?

答:我們家族並沒有參與任何政黨,也沒有特殊的政治傾向,因此,對於投資誠泰銀行一事並不願意太過強調。由於誠泰銀行董事長林誠一的政黨色彩很明顯,我們不願意被貼上任何標籤,我們之所以成為誠泰銀行董事,主要是地緣關係。

因為誠泰銀行前身台北三信是從萬華起家,而三信當時的主要幹部,包括各分行經理與我們黃家的堂兄弟可以說是從老松國小開始就是同學,我最要好的同學在誠泰服務,我們家族也因此成為三信的社員。後來,三信改制為誠泰銀行,辦了二次增資,誠泰銀行裡的許多老朋友相邀,就因此成為誠泰銀行的大股東。在確定取得一席董事之後,由我堂弟黃明仁(目前擔任台灣羽毛董事長)擔任董事。

延伸閱讀

冬日未盡前 學會低頭 吳東亮

2013-07-15

勞保+勞退+輕理財 你也可以 周休7日 月領7萬

2011-08-04

阿爾卑斯山下的綠寶石 斯洛維尼亞 Slovenia

2017-10-12

五國商業菁英分享拓銷東協、印度成功經驗 知己知彼 新南向大躍進

2017-12-15

風土釀 究極味 台灣 本產酒

2020-07-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