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熱門: 理財 etf 台股 殖利率 美股

老人日托站 五星級的在地安養

老人日托站 五星級的在地安養

在地活力安養,可能做得到嗎?台灣現在有一百多處日托站,許多老人在那裡找到健康、分享、療癒及社會參與的喜樂。這種社區安養模式,一站一年花費才六十萬元,原來無憂的老年,不一定要斥資重金,就能創造。

「扣!」頭頂結著花圈的老阿嬤,屏氣凝神擊出五號槌球,石球滾到同樣是五號的格子裡,加總得到十分。最後,阿嬤的「百合花隊」大敗阿公的「山豬隊」,連續半個小時的彼此較勁,終於分出勝負,全場響起一陣歡呼。

台東卑南鄉東興村的老人日托站,每逢二、四早上總是充滿笑聲。老人們脫鞋在綠地毯上打高爾槌球,幫助他們手眼協調、動腦計算,老人的擊球動作,妙趣橫生,難怪他們臉上始終掛著笑容。

在此同時,遠在台東另一邊深山裡,住著一個獨居老人,年約七十多歲,渾身尿味,當送餐員遞便當給他後,他便頭也不回地埋首苦幹,連一句謝謝都省了。

他的房子因先前用火不慎燒毀,現在的鐵皮屋是社工人員為他搭蓋的,在這山郊,老人無人說話,不是整天看電視就是自己胡思亂想,還好有居家照顧員定期來為他送藥、洗衣、打掃,否則他的狀況必定更糟。他的胃口極佳,不一會兒就將便當全吃得一乾二淨。屋內的寂寥,和門窗外碧綠如洗的台東山水,形成強烈對比。

根據內政部統計,六十五歲以上的老人,平均可多活十六至十八年,而且逐年增加中,這麼漫長的時間,有多少時間是健康無憂的?


災後重建 引進日本經驗

場景換到南投埔里,在環境清雅的花園,坐落著「愚人之友」的伯特利老人日托站,裡面八、九十歲的長者比比皆是,他們彎腰種菜,每個人的笑容都比花圃的雞冠花,還要明朗喜氣。

柯先生中氣十足地說:「老啊,不是『等死』,如果坐著給人推推推,呆呆流口水,這樣就是沒有尊嚴的啊。我們要活著,就要活著像人,就要有人的尊嚴。」

這群長輩不見得清楚「在地活力安養」是什麼意思,但他們感受最深的就是「老人日托站」的快樂。

台灣日托站模式主要源自日本,因一九九五年日本阪神大地震,很多災後身心遭受巨創的老人亟需安頓,逐漸發展以老者為中心的日間照護模式。九二一災區面臨青壯人口外流,老者獨居的類似情況,於是日本基督教海外醫療協力會(JOCS)成員大川記代子主動來台,協助「愚人之友」基金會,在南投地區引入老人日托模式,運用社會各界捐款,重建災區老人身心健康。


社區化 由在地人照顧在地人

經過幾年的推展,南投地區現有的十一個日托站,服務過災區三千多位老人。埔里伯特利日托站督導謝志孟認為,社區日托站是「在地安養」最可行的方式,「由在地人來照顧在地人,才能真正從事社區照顧。」日托站服務員全由當地人擔任,不僅創造很多就業機會,「而且老長輩來到日托站看到服務員,就知道是誰家的媳婦、誰的女兒,自然沒有距離。」

同樣是人口老化嚴重的台東,老年人口高達一二.三%,遠高於全國平均值九.八五%。台東基督教醫院有感於人口老化嚴重,再加上青壯人口嚴重外流,所以在二○○二年向「愚人之友」基金會學習,引入老人日托模式,因應台東多族群多語言的在地特性,成功發展到目前十四個日托站。

第一個設站的即是卑南鄉的東興站,日托站督導謝秀娟回想當初設站時,有些長輩看到其他老人家來日托,一開始抱持觀望態度,甚至出言嘲笑說:「這是吃飽閒閒才會去啦!」「這是小孩子玩的嘛!很幼稚!」或是,因為日托站提供午餐,也有人冷言冷語:「去那裡就是為了討一頓飯來吃!」

但有趣的是,經過幾年的努力,原本旁觀的老人家,在同村、同社區老朋友的帶動邀約下,嘗試性地踏出第一步後,卻反倒變成日托站最死忠的成員。

由於日本也是高齡化社會,所以當初引入日本模式時,同時承繼日本身心機能活化理事長小川真誠於二十年前就已開發的器材及教學法,包括溫熱療法、手指棒、健康環、槌球、高爾賓果(套繩圈)。

風和日麗周五的早晨,遠遠就可以聽聞利嘉日托站傳來悅耳的音樂。日托站老人圍成圈,在指導員的帶動下,隨著音樂踮起腳跟,高舉雙手,深呼吸。這是日托站裡必備的「音樂療法」課程。

這個「音樂療法學」已有七十五年歷史,是日本聲樂家加賀谷哲郎由千首古曲音樂裡,精挑出三十曲,加以改編,配合動作,給許多老人不同身心刺激及復健。

這些器材並不便宜,整套買下來可能要花五十萬元,而且每種教學法的師資都必須經過培訓,還遠從日本聘請老師來上課,結業後皆領有證照。台灣惟一一家引入日托老人器材的「福樂多」公司蔡錦墩總經理表示:「這些東西本身都只是一種界面,重要在藉由互動過程裡,達到人與人之間的關懷及尊嚴。」

現在這套老人身心活化做法已被全省一百一十二個日托站採用,活躍在日托站的長輩可以說是享有「五星級」的服務。

老化,必定是件悲哀、無可逆返的事情嗎?

早在一九八四年,美國麥克阿瑟基金會(The John D. & Catherine T. MacArthur Foundation),即進行老化的「正向觀點」研究。其中最值得矚目的是學者John Rowe以及Robert Kahn兩人歷經十年、跨科際研究之後,於一九九七年提出的「成功老化」(successful aging)主張。


照顧身心 協助「成功老化」

「成功老化」完全顛覆常人積非成是的一項迷思:老化並非不斷失能的痛苦過程,受盡折磨之後無聲無息地凋亡。相反地,成功老化是可以追求的。他們認為「成功老化」具有以下三項關鍵性指標:一、「疾病失能低風險」(Avoiding disease)二、「維持心智身體高功能」(Maintaining high cognitive and physical function)三、「老年生活積極參與」(Engagement with life)。三者交織成炫麗晚年不可或缺的整體。

二○○二年美國學者Crowther領導的研究團隊在這三項指標之外,提出第四個要件──「正向的靈性」(positive spirituality),以宗教(religion)和靈性(spirituality)之特性所導致的正面結果,整合成成功老化的四大元素。

這四項指標在老人日托站裡,或多或少都已涵蓋、觸及;日托站強調健康、分享、療癒、社會參與等四大功能,無形協助老人達到「成功的老化」的目標。

日托站老人首先可以追求到健康。每位到日托站報到的長者,看看自己的血壓簿,他們稱之為「健康護照」,若有慢性病,可叮嚀老人定期服藥。也可宣傳衛教知識,培養老人對慢性病自我管理的能力。東基社區健康促進委員會召集人、醫師詹弘廷說:「盡量讓還沒生病的不要生病,已經生病的不要惡化,把失能時間壓縮到最短,像儲蓄一樣,增加一個人的『健康存量』(health stock)。」

經由各項體能及身心活化的訓練,也直接對老人達到強健的效果。有一位老者原本全身尿騷味地坐輪椅來日托站,逐漸融入群體生活後,慢慢的他坐輪椅的時間變少了,二個月後改拿拐杖,衣服日漸整齊,後來連拐杖都丟了,還很慎重打起領帶來。很多日托站都流傳中風癱瘓的老人家神奇「療癒」的奇蹟。

日托站的老人生活有共同的重心,還能夠參與社區。三年前成立於台東市富岡的日托站,有一處社區棄置的貧瘠荒地,經由老人的耕耘,後來長出肥美的青菜,日後,這個菜園便成為富岡老人的生活重心;若自己種出什麼好菜,也都奉獻出來,大家食用。

這些看似「吃喝玩樂」的活動裡,無形中加深老人情感的紐結,有的失去老伴的長輩,在日托站由相識而相戀,甚至結為人生終場的好夫妻;有剛喪偶的同學,停了一個月不敢來,一來日托站便獲得同學們的擁抱;鹿野一位老阿嬤過世後,捐出所有積蓄六千元要給「同學」,因為她晚年最快樂的日子都在這裡度過。

日托站還有靈性安撫的功能,在基督教盛行的日托站裡,每年還舉辦「追思會」,悼念亡故的好友。一位老長輩說:「同伴去世他們會害怕,想到下一個會不會是自己,後來想到自己將來死後也有人追思,心裡就很快樂。」


激發活力 一年只花六十萬元

「老有所終」是很多國家的理想,美國也很早發展出一套深入社區照顧老人的方式。台灣這種社區化、在地活力安養模式,一站一年花費才僅六十萬元,老人每月只需負擔二、三百元,跟老人慢性病、長期臥床高昂的機構成本相比,實在非常划算。嘉義、新竹及花蓮等各縣市也都積極仿效。

成功的老化,是在地活力安養的目標,可以延後入住機構臥床的時間,也將健康快樂的年歲盡可能拉長。東基神經外科醫師詹弘廷曾面對一位從急診轉來的老太太,她沒有病,但卻自卑自憐,老覺得沒人關心,詹醫生拿出頭巾把她的臉包起來,「阿嬤,你要常常笑,你看笑起來多可愛。」逗得她笑出來了,下次,老阿嬤親手編織了一個串珠小熊送給他,因為她的改變,讓孫子開始和她說話了。

他說:「老人也是很有潛能的。只要,你對生命肯定,老,不是罪過,找到生命綻放價值的地方,我要為阿嬤喝采!」

無憂的老年,其實不一定要富裕,也能擁有。

 

台大公衛學院教授吳淑瓊:「PACE是社區照護的最好模式」

 

PACE是「The Program of All inclusive Care for the Elderly」的縮寫,意思是:對年長者全包式照護方案。這個方案源自1973年美國舊金山中國城的「安樂居」模式:當年很多華裔老人經濟不佳、英文不好,一旦失能,無法像大部分白人黑人,離開中國城,到老人機構接受照顧。一群醫生於是直接進入社區,創造一個全方位的社區照護網。結果「安樂居」大為成功,成本低廉,老人滿意度高,1986年美聯邦政府立法通過10個機構成立PACE服務形態,目前全美有20多個。

 

PACE經費由政府撥給一科際整合團隊,依照每人健康狀況不同,提供量身定做服務,包括預防、住院、長期及臨終等照護。如巡迴式的「日間照護中心」(day care center)一周二次,用車子進社區將長者接來,進行抽血、眼睛及牙齒檢查和朋友互動,盡可能提升及維持老人身體功能,並讓長者飽餐一頓熱食,另有居服員到獨居長者處為他洗澡、復健,若長者病況嚴重時則安排住院,若需24小時技術性護理時,則安排進護理之家。

 

患者加入PACE,可以住在自己熟悉的環境,有自主空間,而且所有費用均由PACE提供,不管服務多寡,都是定額預付。台大教授吳淑瓊指出:「PACE照顧的500多位老人,原本應該進護理之家,由他們照顧,免去機構化,讓社區照護網來支援,這是一種值得台灣學習的理想模式。」

 

延伸閱讀

「你弟不拿3千萬出來分,我就要離婚!」3兄妹分產鬧劇啟示:除了遺囑,別賭子女會遵從遺願

2022-01-07

資優生考2次公務員就放棄,54歲要養家的失業大叔一次就考上:真正缺錢的人才不敢任性

2022-02-07

俄羅斯會全面撤軍?當初為何想入侵烏克蘭?4個Q&A一次看懂

2022-02-15

上班族好命苦!近9成一年以上沒調薪、薪資5年來首下滑 專家建議這樣做翻轉好「薪」情

2022-02-21

戰事拖3個月衝擊恐難想像!工商大老憂心3件事:特別當心台灣掀起「恐慌性搶購」

2022-02-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