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嚴凱泰給媽媽吳舜文的一封信

嚴凱泰

焦點新聞

608期

2008-08-14 15:06

裕隆集團前總裁吳舜文九日安詳辭世。二十幾年前,創辦裕隆的丈夫嚴慶齡過世後,她就一肩挑起重擔,在兒子嚴凱泰的心目中,吳舜文不僅堅強,更是一位有遠見,充滿母愛的母親。

編按:裕隆集團的精神領袖,有鋼鐵意志力、以嚴峻著名的企業「鐵娘子」吳舜文過世了。本刊特別重新刊登一九九九年邀請裕隆集團董事長嚴凱泰在母親節前夕,寫給母親吳舜文的一封信。當時,正是裕隆走過嚴苛挑戰,連續大賺三年的光榮時刻,嚴凱泰在信中吐露不少真摯的心情故事,時隔九年,這封信如今看來,仍是身為人子的嚴凱泰對母親吳舜文最深刻的告白。以下是信件內容:

汽車,是每個小男孩成長不可或缺的親密玩伴,我也不例外。但是對我而言,汽車從來就不是單純的玩具。從小父母親帶著我在裕隆新店工廠看著一排排的汽車,我就知道汽車將是我一生的至愛。裕隆汽車從父親、母親,到交到我的手裡,經歷了太多的挫折和挑戰,今年的母親節,我想我終於可以用裕隆過去三年的成績,向親愛的媽咪說:母親節快樂!

父母親老來得子,對孩子的關愛一定特別特別多,再加上我小時候體弱多病,非常容易生病,常常半夜起來掛急診,爸媽照顧我,花了比其他父母更多的心思。我小時候胃很不好,常常沒事就感冒發燒,一生病就吐,我記得新生南路上有一家兒童保健醫院,我一生病就到那兒去找孫大夫報到打針。

因為我身體不好,年輕時是游泳健將的父親就努力培養我運動的興趣,很奇怪,我的身體在十五歲出國以後就好了,我想這應該和父親調教我喜歡籃球、游泳有很大的關係。

我母親是位非常determined (有決心)、有毅力的人,當她設定一個目標的時候,排除萬難都要做到,當然在很多人眼中她是有名的鐵娘子,但是有時候在我看來,她太獨斷了一點。

 

她幾乎支持我的任何決定,讓我有學習錯誤的機會

 

講到中國人說的「孝順」,基本上是非常牴觸的兩個字,你有時候為了「孝」就不能「順」,如果「順」了就不能「孝」,所以我和她之間的相處是有點不太傳統的「孝而不順、順而不孝」。舉一個例子,如果出去吃飯,媽媽想吃什麼,我當然說好,這是孝也是順,但是如果吃太多什麼她不該吃的東西,我不讓她吃,那就是孝而不順了。

 

公司的事情有時候也是這樣,我們也有意見不一致的時候,當我認為她不對時,我就會反對她的意見,甚至反對到底, 她也能夠接受我的想法;可是有時候,我又會退一步想,覺得她說的是對的,所以我們之間的溝通滿好的,雖然我和她有這麼大年紀上的代溝,但是我們的溝通就像朋友,沒什麼大問題。我想,像她如此有學問、個性又強的企業領導人來說,這是很令人佩服的地方。 

 

我回國接手裕隆這十年,她非常支持我,幾乎支持我的任何決定。我雖然是老闆的身分,但是我把我自己看成經營公司的專業經理人,如果連續虧本三年,很多公司大概早就換人了,但是在八十二年開始那辛苦的三年裡,她讓我有學習錯誤的機會。

 

在這段艱困的過程中,我們互相扶持,堅信一定可以找出突破的策略。我也讓她理解,事實上虧本的這三年,對我和對裕隆來說非常重要,讓我們學會了什麼是錯的,之後才知道什麼是對的,她讓我有這個機會,因為有前面「錯」的三年,才有後面連續大賺三年的「對」。

 

我相信如果一個人一路對到底,你將不知道什麼時候會犯錯。她對我非常支持,甚至讓我有犯錯的機會,這是我對她永遠感謝的地方。

 

我的父母年紀比較大,但是他們並沒有因為如此而抗拒作為稱職的父母。小時候他們帶我出去玩,常碰到很年輕的爸媽帶著小孩,他們也不畏懼這樣的事情,現在回想起來,不能講他們當時拚了老命,但是事業忙碌如他們,還是盡量帶我出去玩,去幼稚園、小學接我下課。

 

我們家比較殘酷的轉變,是在我父親開始生病的時候。我七歲時,父親在一家醫院開攝護腺的刀,結果開刀前一天在醫院廁所摔了一跤,摔出了腦萎縮的毛病,媽媽一直不太敢告訴我,那時候台灣還沒有電腦斷層掃描的機器,不知道病情真正的狀況,但是從那之後,爸爸的情況就每天每下愈況,愈病愈嚴重,初期是人家扶他一把,他還可以自己走,後來連路都不能走,也沒辦法吃東西了,我心裡一直很難過,心裡壓力很大。那個時候我比較懂些事情了,但是卻不是個快樂的小孩。

 

媽媽最偉大的地方,就是安排我出國,讓我自己成長

 

回想起來,我很感謝當時媽媽的一個決定,就是讓我出國。想想看,那時他的先生已經病入膏肓、隨時可能撒手離去,兒子又只有這麼一個,我常想如果我是她,我不知道有沒有勇氣放兒子一個人出國去念書,因為那個時候兒子在身邊是一種依賴,可是她放我出去了,因為我告訴她,「我再這樣下去不會成長」。

 

那時候,家裡像個醫院,爸爸病得一塌糊塗,已經不太能說話。我記得他最後一次清楚地跟我講話,是我帶著籃球要出去打球,他把我叫到身邊,吃力地問我和哪些同學出去玩,要我出去玩時自己小心。

 

當時媽媽每天努力工作,回到家都已經十點了;因為我的背景,在學校我被同學、老師、甚至校長都當成怪人,我從小就沒什麼朋友,在學校裡我是個孤獨、怪異的小孩,但是在公司又被捧成小皇帝,我問我自己,這樣成長長大,我會成器嗎?我覺得我大概快要瘋掉了,所以我一定要走。

 

那年我十五歲,覺得那個環境實在待不下去了,那種環境、那種壓力,既不正常更不平衡,我實在受不了。如果我說我很苦,很多人可能不以為然,說我是含著金湯匙出生的小孩,這點我不否認,但是我一定要說,這個金湯匙卻是火燙的。
 

在那個環境中,媽媽最偉大的地方,就是在我出國那九年半、十年的時間,讓我在美國自己成長。第一次去美國的時候,是媽媽陪我去的,病重的爸爸在車裡親了我一下,這是我見他的最後一面。

 

媽媽送我到Kentucky的學校宿舍就回台灣了,到了那裡大家都平等,沒有人管你是誰,一起念書、一起打球、一起玩,自己洗衣服,我終於開始學著做個正常人。
 

那時候我這個年輕男孩初到美國,如同飛出鳥籠的小鳥,每天打籃球打得凶,在學校按校規還要做工,跟著垃圾車去掃學校,所以我學會操作垃圾車,很多人可能不相信,我還洗過化糞池,當時覺得辛苦,但是之後想來,這些工作對我來說非常好,是在台灣絕對學不到的經驗。

 

剛去美國的時候,當時一百七十二公分的我胖胖的,有六十九公斤,大概是因為運動再加上飲食不習慣,兩個月以後媽媽來看我,我只剩下五十三公斤,她第一眼看到我就大哭,問我怎麼變成這個樣子?

 

那時候宿舍有六到八台的洗衣機,但是因為學生很多要排隊,那對我來說實在很痛苦,我寧願自己洗,她看到我拎了一大堆髒衣服回來洗,還要來幫我洗、幫我摺,我說不要,我可以自己來,她看了很難過又想幫忙,我跟她說:「這沒關係,我自己會成長的。」

 

後來我才知道那年她發生了一件大事,她脊椎裡長了拳頭大小的一個瘤,在快開刀的時候,她的右腿幾乎已經不能動了,開刀開了七、八個鐘頭,她剛開完刀要上廁所,別人幫她拿了尿盆出來,她說不要,因為意志力超強的她最怕殘廢,她受不了,堅持要自己走到廁所去,殘廢對她來說等於就是窩囊廢,這她是不幹的。

 

這事過了兩個月我才知道,當時她不告訴我,怕我在美國擔心,其實她到美國來看我時已經很不輕鬆,但是卻撐著,一點都沒表現出來,現在想來當然謝天謝地那次開刀非常順利,但她好強、堅毅的個性卻毫不保留地展現出來。 

 

她的努力都是為了我在鋪路,希望我能夠成器

 

十五歲的時候,父親過世,我回來奔喪,家裡、公司都一團亂,甚至連遺產稅都快付不出來,完全靠媽媽一個人撐過去,我後來終於清楚地知道,她一輩子、尤其是後面二十年的努力,全部都是為了我在鋪路,她惟一的希望就是我這個兒子能夠成器,能夠硬起來接下裕隆,但是如果那個時候我繼續留在台灣,我想我一定沒有辦法做到,因為事事都受保護,人不會有經歷挑戰的機會,這一點是她非常有膽識的地方。

 

我六、七歲的時候,她在東吳當教授,教西洋史,好像還教過政治,通常學生進了大學就可以過舒服日子,但是學生碰到她就要倒楣了,如果不按規矩來就會被她罰站,她是位非常認真、嚴格的老師。

 

後來她在新埔工專當校長,一個大颱風天,我記得我還跟著她去看校園。在公司裡頭也是一樣,她決定要怎麼做,一定要把它做好,這是她的原則和邏輯。七十七年、七十八年前後,裕隆有一些人事異動和組織的不確定性,她實在是太苦了,所以把我叫回來。

 

她當時做這件事,事實上冒著不小的風險,對她是一個賭注,對裕隆也是一個賭注,現在看來很幸運,還好這個賭注並沒有失敗。

 

她很有男人性格,我想她的男人性格可能比我爸爸還要強,我爸爸還比較 soft(柔和),這點是我和爸爸比較像的地方。媽媽的家教很好,我跟她學了不少東西,到現在裕隆不炒股票,甚至連和朋友打麻將我都不太願意打輸贏超過一、兩千塊的牌,因為我們的家訓就是不能賭。還有就是她教我做人要中肯,我覺得我做人是用心帶腦、用腦帶人,這受媽媽影響很大,因為這就是她的身教。

 

對於我的婚姻,媽媽說,「你愛的就是我愛的」。

 

我的婚姻,很多人很好奇,不了解為什麼我會娶一位籃球國手當老婆。其實莉蓮是非常好的女孩子,直到現在她還是。當時我就知道我的選擇是對的,不過中國人總有門當戶對的觀念,我覺得她沒有什麼不清不白的,只是某些人對我的婚姻有些期待,而莉蓮出身平凡些罷了,我就跟人說莉蓮跟我非常門當戶對,對於這一切,媽媽說,「你愛的就是我愛的」,她還講過,你既然要娶她,就要包容她的一切、接受她的家人,有她這句話,我就很放心了。

 

她從來沒有跟我講過我該娶什麼樣的老婆,她只是告訴我,「你自己快樂最重要」。她還說:「如果你真的娶了社會上認為所謂門當戶對的老婆,但是和你自己卻門不當、戶不對,你就完蛋了。」媽媽是一位思想很 open(開明)的人,號稱自己是五○年代台灣的新女性,她常常講她年輕的時候,覺得爸媽如何如何的古板,所以她告訴自己千萬不要做一個古板的老媽。

 

我惟一讓媽媽失望的,大概就是我的功課了。在我求學的過程中,她一直要求我的課業,希望我功課好,考試成績好,但是我總是做不到。為了這點,我被她打過很多次,我想當時壓力實在太大,大到我沒辦法念書。從小爸媽對我讀書的期待就很高,直到後來她覺得沒希望,決定放棄不期待了,開始期待我把事業做好。今天我終於沒有讓她失望。

 

對我今天在裕隆的表現,可能已經超過媽媽當初對我的預期。最近幾年裕隆表現出色,媽媽開始擔心我是不是太順了?走過辛苦路的過去,我深刻知道成功得來不易、福禍相倚的道理,未來的我要更宏觀,但是會走得更小心。

 

父親是位非常瘋狂的工程師,媽媽更是有膽量,我卻是做事按部就班、非常沒有冒險精神的人,一向穩紮穩打,沒有計算過的風險我是不會冒的,我這樣的個性跟老爸老媽都不像,但是我卻徹底延續承接了他們對於裕隆的熱愛;對媽媽和天上的爸爸,我在此很認真地說一句話:裕隆是我的生命,是我的最愛,是我的一切,為了它我不計代價,我可以放棄、犧牲我的任何東西,來換取裕隆的榮耀。

(本文作者為裕隆集團董事長)

延伸閱讀

不只武漢肺炎,流感也要小心!流感併發重症,「這個年齡層」最多

2020-01-31

高雄青年對談 YouTube創辦人陳士駿:不要一開始就顧慮失敗

2020-02-03

搶口罩的時候要想到買股票 謝金河:全球股市不跌,正是這效應在催化

2020-02-20

趁台股大跌買0056、布局個股?先看這個「關鍵點位」再決定現金為王或逢低進場

2020-03-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