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熱門: 鋼鐵股 富邦金 開發金 鴻海 升息

銀行信用卡業務將被逼往中國?

銀行信用卡業務將被逼往中國?
(圖片/shutterstock)

蔣士棋

金融

650期

2009-06-04 11:37

利率上限定案後,更多經濟面與社會面的影響恐將接踵而來;本刊獨家專訪中國信託商業銀行董事長羅聯福、花旗台灣銀行總經理管國霖,及日本東京情報大學副教授堂下浩,分析制定雙卡利率上限後可能的衝擊。

二次雙卡風暴,恐怕即將在台灣上演。

經過國會朝野協商,借款利率上限從二○%降到一二.五%幾成定局;立意雖好,但從日本經驗來看,效果卻可能適得其反。日本東京情報大學副教授堂下浩分析,二○○六年日本訂定利率上限,還沒正式實施,金融機構的放款額度已經急速萎縮,「借不到錢的人只能向黑市或親友借貸,像回到古代一樣。」

「賠錢生意沒人做,」花旗銀行台灣區總經理管國霖解釋,「這就像買保險;年紀大的人保費一定比年輕人高。」他無奈地表示,降低利率上限後,銀行無法承作高風險的業務,「以後這些人只能去地下錢莊借三分利;這是政府希望看到的嗎?」

 

中國信託商業銀行董事長羅聯福則提醒,花了幾十年時間累積的客戶資料庫,可能因此毀於一旦。「只要不是我們的客戶,他的資料就得被抹除;將來要重建,又得再花上幾十年。」

 

政策尚未正式上路,已有剪卡、加收年費、縮減優惠的消息;工總、商總等團體,更公開呼籲政府要審慎評估後果;如何取得各界共識,將是立委諸公最大的考驗。以下是採訪紀要:

 

羅聯福

 

需要錢的人借不到

 

問:先請幾位談一下,設定利率上限後,會有哪些直接的影響?

 

中信銀董事長羅聯福(以下簡稱羅):民法二○五條已經把信用卡市場切割成兩大塊——借款利率二○%以上跟以下的。以下是由銀行承作;以上是地下市場。新法一旦實施,利率上限將從二○%降到一二.五%;對銀行來講,貸放餘額有三千六百億元會受到影響,而現在客戶還有六千九百億元的未動用額度中,我們估計會有兩千七百億元消費能量因為這樣被取消,等於消費券三倍以上威力。

 

花旗台灣銀行總經理管國霖(以下簡稱管):我們也去看了兩千七百億元的周邊影響多大。我們發現,信用卡刷卡金額占國內生產毛額的一○.六%,再看細項,有三成一是百貨、量販是一成,加上旅遊、保險、加油站等;對這些產業的影響,都超過一百億元以上。

 

日本東京情報大學副教授堂下浩(以下簡稱堂):就日本的經驗來看,日本政府對主要的貸金業者,每三個月都有一個調查。限制利率上限的法案在○六年十二月通過,預計在一○年實施。去年秋季,日本申請貸款的核准率已從五五%降到三○%,餘額整體降低三○%;今年二月,金融業家數從二○○○年的一萬家變成只剩六千四百家,顯示信貸市場已明顯縮小。

 

問:那麼對金融業呢?銀行的衝擊主要在哪?

 

羅:現在對我們最大的考驗是兩個。第一是已經貸放出去的三千六百億元怎麼收回?

 

在刷卡消費的市場,估計也會有二千七百億元的萎縮;而且是從今以後每年減少二千七百億元。因為這些卡片已經不是我們的客戶,消費金額就不在了。

 

而且利率上限甚至比中國的一八.二五%還要低,對業者來說,到底是去中國好,還是留在台灣做一二.五%以下的好?尤其是外商,他該把資源放在中國還是台灣?

 

管國霖

 

借錢將只能找黑市、親友

 

堂:從使用者來看,這些被排除的人該怎麼辦?我們在○八年調查時發現,被排除在正常體系外的人,有三五.五%去黑市,四八.一%找親人借,等於把這個金融市場帶回古代。

 

政府的功能應該是排除黑市,讓資金可以從正常管道取得。可是制定利率上限,等於是違背這項潮流。

 

管:台灣銀行業好像可以慶幸金融風暴衝擊不大,但是看長期競爭力,我們銀行業的ROA(總資產報酬率)跟ROE(股東權益報酬率)遠低於國際水準,獲利長期被壓縮。私募基金也都表示過,台灣銀行業長期完全沒有利潤可圖。

 

以信用卡來講,我們去年光風險損失、不計行政成本,就超過循環信用的利息收入。如利率上限發生,賠錢生意沒人做,接下來是產業大幅度的退出、調整,跟日本的情形應該很像。

 

外資面對這樣的巨變,他們策略也會開始改變,如果中國跟這邊利差那麼大,MOU(兩岸金融監理備忘錄)簽了,外商接下來的營運方針是什麼?結果應該顯而易見了。

 

問:若制定利率上限的作法很難逆轉,你們如何因應?

 

羅:目前施行細則還沒出來,只能先就營運成本盡量控制,像很多的優惠要重新檢討,一切要等確定後才能配合。

 

倒是萬一確定實施,相關一萬名左右的從業人員怎麼辦是個大問題;這些事情立法行政單位應有通盤配套準備,盡早找業者溝通,談妥退場機制。

 

問:難道不可能有兩全其美的方法嗎?

 

管:我認為問題應該一個個來解決。之所以會提出利率上限的構想,是因為央行降息,讓銀行的資金成本降低。

 

那我們能不能用一套機制讓雙卡利率與央行的連動,雙卡利率透過連動機制,就能確實反映市場價格。或者公營行庫可以帶頭降,市場競爭就會發生。

 

羅:雙卡提供消費信貸的功能,這兩三年被不斷汙名化。雙卡風暴後,利率定價已經完全是用風險去評估(risk-based pricing),以不當的利率來定價,客戶最終是會被搶走的。

 

媒體最近不斷批評優惠縮水,實在是迫不得已;因為所有業者在這兩三年內,對營運成本都得嚴加控管,畢竟利率下降後,我們必須尋求一個可以存活的商業模式。

 

管:有個論調說八.九五%的營運成本太高;可是香港是八.七%,亞洲平均值九.九%,我們的位置比平均值稍低,並沒有特別高。

 

至於為何是八.九五%,我們業者自己統計,行銷成本其實只占總營運成本的一成二,其他是維持系統營運、交給VISA、MasterCard的費用。行銷成本有沒有降的空間可以去檢討,或加強效率化,可是不可能一下子就要三%、四%下去做。

 

而且,看到在資金、風險、營運三大成本中,營運成本占五○%,就責難太高也很弔詭。當我風險做很好,風險成本下降,自然營運成本的比重就增加。所以並非營運成本高就不好,可能是我們把風險成本拿過來放在營運成本,增加給消費者的優惠,讓權益擴大,這樣不見得對消費者不好。

 

羅:裡頭還有一個盲點:資金成本不能跟貸款利率畫上等號。以現在金管會調查的數字,資金成本一.九九%,一下子就會誤解;因為要建置、維持系統,就會一直墊高營運成本,不然卡片不可能全球幾十萬家商店在二十四小時都刷得通。

 

如果哪個業者做得最好,除了給他的客人最適當定價,更能吸納更多客層,尤其在成本上,風險控制得當,我就可以吸納高風險族群。現在卻變成我成本控制越好,反而客層越小,這是我們要的嗎?
 

堂下浩

 

設定利率上限不能解決問題

 

問:日本制定相關法律已經兩年,雖然還沒正式施行,社會有因此產生哪些反應嗎?

 

堂:日前有日本報紙寫到,最近自殺人數在增加,主要動機中,因負債而自殺的人數在縮小,而生活困苦自殺的人反而增加——因為貸不到錢。

 

設定利率上限,不可能根本解決問題。得讓消費者變得更聰明,擁有更多的資訊;除了要對多重負債者的負債做整理,還要有負債者的諮詢機制,才能從根本解決這個問題。

 

最近日本有些有良知的學者,開始提出數據來宣揚理念。去年秋天,札幌大學已有學者提出這方面報告,日本北海道的GDP因為設定借款利率上限,已經下降了一.六%,證明日本這樣的作法是有問題的。

延伸閱讀

護盤不手軟 鎖定加碼13檔權值股 官股連買303億

2022-01-26

全球通膨愈演愈烈,中國也快扛不住!歷史經驗:聯準會初次升息股市一定跌,但「這時間」後會上漲

2022-02-21

他和台積電做生意、用半導體製程做50元可頌!2千顆5小時賣翻竹科天龍里、名列巴黎10大好吃

2022-02-22

央行6月會跟進升息、管制房地產?楊金龍這份立院報告「3關鍵」透露動向端倪

2022-05-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