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消失的護士

消失的護士
南投埔里一家大型醫院──埔里基督教醫院,去年被拍到整層病房關閉,顯示護士荒問題嚴重。(自由時報提供)

方德琳、林讓均、鄭淳予

健康

攝影/攝影組、資料來源:中華民國護理師護士公會全國聯合會、衛生署、自由時報、整理:方德琳

855期

2013-05-09 17:22

急著化療的癌症病患,等了一星期還排不到病床;急診病人等不到病床,在急診室打了5天抗生素,從頭到尾都沒有等到……。護士荒!迫使醫院悄悄關閉病床,急診處人滿為患。問題再不解決,你我都可能淪為醫療難民!

醫院

這是5月初一家醫學中心情況。單單急診室裡就有201人要等一般病床,連加護病房都有5人要排隊。

 

沒有護士,病人會淪為醫療難民,這個真實場景,正在台灣上演……。

四月下旬,北部一家醫學中心傳出要減內科病房三十床。醫院內部人士說,實在沒辦法,因為護理師班表排不出來,只好減床。缺護理師,已經迫使醫院不得不減床因應;但是減少病床,首當其衝是病人。

這家醫院癌症病房裡,一位病患家屬純燕(化名)說,從去年底到現在,先生在這家醫院入院三次,每一次都透過關係才有機會比別人早進去;但即使有關係,還是等了二到五天。試問,如果沒有關係的人,又該如何?

原本,純燕的先生在總院,後來因為分院才有他們需要的治療器材而必須轉院。沒想到排不到病床,每天只好用救護車載來載去,來回載了五天,才成功轉院。「一住進來就發現,我們這層重症病房有一半是關起來的。」困惑的純燕一問才知道,原來是護理人員不夠,醫院才忍痛把一半病房關閉。

即使已經關掉一半,她仍然感受護理人手吃緊。半夜,護理站只有兩位。她說:「我常常到護理站看不到人,他們都在病房裡。這裡雖然關了一半,也還有十幾間病房,重症病房又常常有狀況,護士看起來壓力都好大。」而她無意間聽到他們聊到,五月,這單位又要再走兩位護理師。

同家醫院樓下,一位焦急的先生忙著到門診找醫師,「醫生,能不能幫幫忙找床位,我太太化療時間到了,但現在都排不進去,延誤了怎麼辦?」醫生告訴他,先到急診室去排,因為病床會優先給急診室。沒想到,這位先生說:「醫生,我們已經在急診室排兩天了……。」

 

關病床,越來越嚴重…… 全台護士荒 急診室病人躺地接受治療

 

從去年開始,尤其是北部醫學中心急診室到處塞滿等病床的人。有醫院連急診室推床都沒有,病人只好克難地躺在地上,醫生趴在地上治療。急診室和難民營一樣,可是樓上病房空蕩蕩,兩者形成強烈對比。

台北市立醫院醫師方瑞雯描述說:「曾經有家屬在急診室等太久,自己跑到樓上查,發現明明有床位,就到急診室護理站發飆。我們告訴他,有床位沒用,因為沒有護理人員也沒辦法開;家屬氣不過,當場一個一個數我們工作人員數……。」沒錯,這波醫療黑暗期的源頭,正是全台蔓延的護士荒。

方瑞雯自己就有一位癌末病人想進醫院做安寧止痛,卻因為等不到病床,而在家中往生。在那當下,她一面氣可以出院的病人卻不出院;另一方面她也很無奈,如果護士人手夠,說不定她的病人就能等到床位。

私立醫療院所協會理事長謝武吉曾預測,因為護士荒,估計醫院去年會減床一成;但是,方瑞雯算一算搖搖頭說:「太低了。」據本刊調查,有些醫院減床的比率已經高達兩成。

關病房的事,醫院很低調。台北醫學大學附設醫院曾被點名第二醫療大樓六樓全部關閉,但隨即被北醫否認。不過,本刊實際到場查看,現在該樓層確實已經變成「臨床試驗中心」,不再安置病人。

而這兩年,蒸發病床越來越多。例如國泰醫院官網上載明的病床數約有七八○床,但實際在健保局裡查到可使用病床,只剩下六六一床左右,少了將近一成五。新光醫院官方網站號稱九百床,但目前在健保局只查到約六九○床,少了將近兩成。

 

急診

急診爆滿。急診室床位不足,部分病人甚至只能躺在地上接受治療。

 

急診

沒病床。急診室本該是緊急治療場所,現在卻變成了病房。

 

醫院

護士荒。阿伯左腳受傷,等了約半小時還無法接受進一步處理。

 

搶離職,護理大崩壞…… 工作量太大 每五名護士就有一人離職

 

這幾年,大家很注意醫師,擔心內外婦兒急診科「五大皆空」,將來有病沒人醫。但就在此時,另一個未被重視的護士荒問題早已兵臨城下,病人排不到病床,也得不到良好醫治。

根據護理師護士公會全國聯合會資料,去年全台各醫療院所總共缺五千八百名護理師,比前年缺七千名的情況稍好;但在醫學中心情況反而變得更加嚴重。若根據衛生署計算,要達到總統馬英九承諾的「一:七」護病比,全台還缺九千名護理師。而護理師離職率仍然在一八%高水準,每五到六名護士就有一人離職。「主管抽屜裡面有一疊排隊等離職的單子。」在病房現場,人還在不斷流失中。

方瑞雯指出,以前在重症病房的護士,都需要有兩、三年資歷才可以;但這兩年,護理師走太多,有的重症病房護士才半年資歷就是老鳥,還要負責帶新人。如果護理師離職率不降,留下來的人要不斷教新人,也是額外工作負擔。「現在護理界的狀況已經全面崩壞。」她形容說。

 

省成本,裁護理人員…… 留下來的人工作更多 只會逼走更多人

 

根據公會調查,護理人員離職的原因,工作量大排名第一。為什麼護理人員工作量越來越重,原因就在醫院想省成本,而人數最多的護理部門首當其衝。

中華民國護理師護士工會全國聯合會常務理事高靖秋說,當台灣進入健保總額給付後,醫院不能從藥材省錢,就只能從人力成本下手。以中大型醫院來說,護理有二、三十個單位,每單位省一個人,立刻就省了二、三十個人力。

就像溫水煮青蛙,護理人數慢慢從減一個變減兩個。一位不願具名的護士苦笑說:「你想,缺一個護士醫院會減床嗎?當然不會,他會想你就多照顧一個病人又怎樣?」當一位護理人員從照顧十個人,後來變十三個,最後變二十個……溫水就沸騰了。

這位護士說,現在醫院一定要關床,因為不關,留下來的人工作量越大,只會逼走更多人。

關床,是醫院用盡手段還無法解決護士荒時,最後祭出的非常手段。但可想而知,在此之前,護士的勞動環境早已經被破壞殆盡。之前,有人檢舉護理師超時工作,政府開始檢查護理人員工時,長庚醫院就規定護理師一定要在時間內打卡下班。一位長庚護士說,事情根本做不完,打卡後再回來工作兩小時很正常,而且醫院規定沒按時打卡,一年累積幾次就要扣獎金。

在日本,一位護士平均照顧七名病人,護病比為一:七。而根據監察委員尹祚芊調查,台灣平均一位護士日班照顧六到十人,小夜班十到二十人,大夜班十三到二十人,工作量是美國、日本的二至三倍。

護病比攸關病人安危,可是台灣卻沒有嚴格規範護病比,只有在每四年一次的醫院評鑑中,有白天班指標,規定醫學中心白天護病比要達到一:八。

然而,這個規定只是徒具形式,因為醫院只要在評鑑當天達到就可以。評鑑前兩周,醫院就會通知各部門,趕快讓病人出院,降低病人占床率,不足的護理人力就可以蒙混過關。至於小夜班與大夜班在沒有任何規範下,醫院更是肆無忌憚。

去年八月,曾經有雙和醫院內科病房護士檢舉,大夜班裡,只有兩名護士照顧四十個病人。但一般急救就需要三名護士,一個打藥、一個壓氧氣、另一個抽痰。這種情況下連急救都做不了,護士壓力太大只好向媒體爆料。\

 

缺護士,病人很危險…… 護理人員跨科調動 病人被當白老鼠

 

台灣醫療勞動正義與病人安全促進聯盟(簡稱醫勞盟)曾調查大夜班病人照顧數,發現比例最高落在十六到二十個病人;而報告中居然還發現有人照顧到五十個病人以上。

陽明大學社區護理研究所教授盧孳艷對此一點也不意外。她說,在東部偏遠地區的慢性病房,還有一名護士照顧上百位病人的紀錄。如果給藥、量血壓、體溫要一分鐘話,一百個病人,護士巡一趟就要近兩小時。

事實上,在國外研究裡,護士照顧病人的多寡直接與病人安全有關。二○○二年,美國醫學會期刊《JAMA》發表研究報告,發現若以美國護病比一:四為基準,每增加照顧一人,病患在三十天內的死亡率增加七個百分點。

而台灣中山醫學大學客座副教授尹裕君的研究也指出,當護理師照顧病人數多於十一人,比照顧病人數七人時,病人發生插管滑脫、手術後傷口感染等異常事件的機率,高出一.六到五倍之多。

除了醫護人員過勞增加病人風險外,因為缺人手而採取管理調動,也會增加病人安全疑慮。

醫院裡,原本每一區的病房都是相似科別,開腹部刀的病人不會和開胸腔住在一起。但是,當護理人數不夠,有單位減床,而其他單位還有病床時,就會發生病人被塞到別科病房去。或者,調動別科護士支援,這些都會造成由非專科護理人員照顧病人的狀況,提高病人的風險。

曾擔任台北榮總護理部主任的尹祚芊說,兒癌病房的占床率偏低,她曾看過成人病患被塞到兒癌病房。「但是兒童器材與成人不一樣;這樣塞病人,管理就變得很複雜,對護士來說也是額外的負擔。」

甚至,每一科用藥差很多,有時候醫師劑量開錯,有經驗的護理人員還能偵錯,沒經驗的就一定看不出來。這些隱形風險,一般病人不知道,但醫護人員自己都捏把冷汗,每天工作都像走在鋼索上,擔心一不小心就釀成醫療糾紛。

 

談改革,衛署狀況外…… 新護病比與現況差不多 無助解決過勞

 

這些病房裡的風暴,一般人不知道,連官方也不注意,直到醫院傳出關床後,官方才開始意識到問題的嚴重性。

到底該如何改善這些護理人員過勞,讓護士願意繼續留在崗位上,把關掉的病床,重新開啟?

盧孳艷說,台灣領照護理人數總共有二十三萬人,執業人數則是十三萬人,執業率有五七%;加上每年護理畢業生有一萬多人,其實台灣護理人員供給沒有問題。重點是,護理的勞動環境太差,以至於大家不願意進入職場,因此解決之道,不該是引進外籍護士,而是從改善勞動環境開始。

她強調,調高護理人員薪資待遇固然重要,但是護理人員工作量過重問題,才是真正關鍵。若要改變苦勞狀況,第一個要下手的關鍵就是改善護病比。

 

護士工會抗議

溫和的白衣天使被迫走上街頭,爭取他們原本就該有的工作環境。



早在○八年,馬英九競選總統時就注意到這個問題,而且還將護病比一:七列為競選承諾。衛生署護理及健康照護處處長鄧素文解釋,如果要達到馬英九希望的目標,衛生署估算還需要九千名護士。「總統的意思是希望我們朝日本的一:七水準看齊;但九千名護士確實需要時間,我們朝民國一○五年補足九千名護士目標努力。」她說。

去年五月,衛生署提出護理改革計畫,總共列出十大策略與六十項行動方案。其中一項就是「明訂三班合理護病比,減輕護理人員負擔。」這項護理團體最在意的改革項目,衛生署終於在四月二十三日公告標準。

為了與醫院評鑑接軌,鄧素文進一步解釋,護病比也會定三個標準,A級、B級、C級。在醫院評鑑中最低標準就是C級,達到C級就可算通過。目前衛生署公告的C級標準,只有醫學中心白天班達到馬英九一:七的期待;而小夜班裡,一位護士仍然需要照顧十二名病人;大夜班要照顧十七名病人。盧孳艷氣憤地說:「這個標準與現況差不多,一樣差,完全達不到改善護士過勞情況。」

當馬英九還在談一:七理想,而衛生署公告版本卻只是端出與現況一樣糟的標準。讓這一年下來,期待衛生署聽到基層聲音,可以有效改革的護理人員大失所望。「你能不能請官員到現場,看看我們的狀況。讓他們來做我們一天的工作,就知道大家為什麼搶著離職了。」基層工會裡的護士們急到不知如何是好。

護病比達不到護理人員期待,而另一項攸關工作狀況的工時規定,護理人員終於有所斬獲。原本在《勞基法》八十四條之一,羅列許多責任工作者,包括護理人員,這些人被排除在《勞基法》的工時與休假的硬性規定中。但自明年一月一日開始,護理人員將不再適用《勞基法》八十四條之一,未來護理人員會受《勞基法》工時與休假的保障。

 

南投醫院

南投埔里一家大型醫院──埔里基督教醫院,去年被拍到整層病房關閉,顯示護士荒問題嚴重。(自由時報提供)

 

治根本,人力要補足…… 台大與彰基主動調高待遇 補足護理人數

 

然而,面對這個進展,第一線護士們卻高興不起來,因為現況是「假打卡,真上班」。醫院要求護士們要準時打卡下班,「主管也會說,趕快下班啊!但是,病人紀錄就是做不完,做不完如何交班給下一個同事?」方瑞雯說。

將護理人員納入《勞基法》保障,改革固然往前跨一步,但他們認為,釜底抽薪的解方還是要人力充足,降低工作量。

鄧素文則強調,改革需要時間。像護病比對醫院衝擊較大,需要給院方時間準備。確實,從衛生署與各方討論護病比會議紀錄來看,醫院的態度很清楚,就是要分次調整,不能一下把標準拉太高。

鄧素文說,這兩年醫院已經展現出不同管理風格,像去年,台大醫院與彰化基督教醫院就主動跳出來,拉高護理人員待遇,這兩家醫院就已經補足護理人力。今年,衛生署再度撥款二十五億元,要專款專用放在提高護理人員的薪資待遇與增聘人手上。「我們希望,今年會有第二個台大與彰化基督教醫院,每年這樣一波一波,可以更快改善護理的情況。」

但是,護理人員還有時間等下去嗎?

 

護士荒



方瑞雯曾經寫下這麼一段話:眼前所見悽慘無比,同仁們每天艱辛度日默默祈禱會有所改變……但是,在可預見的未來,仍看不出改善的可能性。

第一線的護理工作者已經在這樣艱困環境中工作很多年,這兩年情況更是雪上加霜,越來越多人抱著不堪回首的心情離開護理職場。現在,醫院可能關一成病床,如果還拿不出辦法具體改善,接下去可能是兩成。那麼,在急診室裡焦急等候病床的家屬,還有時間等下去嗎?

 

護理危機1 病床被迫關閉 台灣許多醫院急診室擠滿了等病床的患者,但卻有病房因缺乏護士,無法開放。

 

醫院

 

護理危機2 全台護士荒 大缺工 9 0 0 0 名!

 

護士缺工

▲點擊圖片放大

 

護理危機3 護理人員不足 病人死亡率大增!

 

護理人員不足

▲點擊圖片放大

 

延伸閱讀

惡性循環 重症病患只能卡在急診室

2015-04-16

病人迷信大醫院 是等嘸病床的頭號幫凶

2014-09-04

六大惡劣環境 讓護士不是落跑就是病倒

2013-05-09

兩大解方 挽救台灣護理體制大崩壞

2013-05-09

血汗醫院將快速壓垮台灣醫療體系

2011-05-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