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台版特斯拉」靠麵店變出營收 他是狂人,還是騙子?

「台版特斯拉」靠麵店變出營收 他是狂人,還是騙子?
攝影/劉咸昌

楊卓翰

焦點新聞

攝影/吳東岳

1082期

2017-09-14 13:47

滿手重組公司經驗的沈瑋,一談起他的Thunder Power電動車,就誇下海口要打敗特斯拉,雖有前金管會證期局局長吳裕群擔任獨董撐腰,市場仍質疑不斷。但沈瑋駁斥,他是認真的!

他們都說我是假的,我是騙子。」淳紳科技董事長沈瑋,操著廣東腔國語,坐在他的辦公室,憤恨地說。他的辦公室放滿了佛教飾品,古色古香,房間中央卻突兀地擺了一輛高科技感的Thunder Power電動車模型。

就是這輛號稱「台灣版特斯拉」的電動車,讓六十五歲的沈瑋背上了騙子的名號。

今年九月十四日開幕的德國法蘭克福車展,沈瑋就要帶著這輛電動車遠征歐洲。車子外型酷炫,而沈瑋嘴上誇耀的車子性能,更漂亮。當特斯拉充一個小時電能跑四百公里,沈瑋說他的Thunder Power車身更輕,最大續航能跑六百五十公里。

野心十足的沈瑋,在市場上引起一陣話題,也惹來許多質疑。有人說他做電動車,是玩假的、是為了掏空、為了炒股、為了拿政府補助款,連金管會及櫃買中心監理部,也都緊盯著這家公司。

 

遭疑掏空 金管單位嚴密緊盯


能怪誰呢?淳紳是一家借殼上市公司,有一陣子,這家電動車公司唯一的營收來源是台中的一家麵店。而沈瑋誇口的電動車,雖然承諾二○一九年上市,現在卻只有一輛Alpha Car(原型車)。雖然是台灣上櫃公司,但電動車的第一批量產卻選在「中國共產黨革命根據地」中國贛州工廠。

到底發言狂妄的沈瑋,是玩真的還是假的?要回答這個簡單的問題,釐清這輛電動車的來龍去脈,我們得展開一場橫跨台、港、中、歐四地的大追蹤。

我們先從最基本的名字開始。「淳紳」這個名字是最近才改的,在二○一七年八月之前,這家公司叫「昶洧」;再之前這家公司叫「雷風」。當沈瑋一一年買下這家公司,也就是所謂借殼上市時,這家公司還是一家叫「力武電機」的工具機公司。六年之內,同一個老闆,這家公司有四個不同的名字。

沈瑋這個名字也不單純。資深的投資人可能記得,○三年轟動股市的太電掏空案,提出證據讓前副總兼財務長胡洪九定罪的關鍵人,就是前太豐行總經理沈瑋。當時判決書上是用沈瑋崙,但當《今周刊》向公司查證時表示沈瑋崙(Wellen Sham)為直接音譯,目前沒有使用這個名字。

沈瑋在○五年,代表日本私募基金Asset Managers Group取得發生禿鷹案的勁永主導權,擔任董事長。在沈瑋入主後,公司財務體質明顯改善,勁永股價也由谷底回升;到一○年,勁永以高價賣給郭台強,Asset Managers Group帳上獲利接近三倍。

他入主力武時,則槓上期貨天王張松允,後來張松允因涉嫌炒作股票被檢方起訴,退出經營權之爭。

 

擅長重組企業 卻有電動車夢


「我很出名,我以前是做過勁永禿鷹案重組的,也做得很好……。這家(淳紳)也是差不多要倒的公司,幾年前是六塊錢、五塊錢的時候,現在好很多了嘛,(股價)幾倍了嘛。」沈瑋說。

沈瑋特別留意股價,別人說他的電動車醜,不要緊;但是去年十一月,股票論壇「財報狗」有網友說他炒股,他馬上發函給金管會,說有人意圖影響股價,作者得處有期徒刑,要求查處,捍衛股價之意不在話下。

八月底《今周刊》採訪的時候,淳紳的股價是三十八元;九月十一日,越來越靠近自家電動車參加法蘭克福車展的時刻,淳紳股價日線連續三根大紅棒,收在四十七元,二個月內股價漲了五○%。

為什麼前半輩子成功地做了重組公司的專業經理人,現在屆齡退休,卻借殼上市,做起資本市場話題最「潮」的電動車?

「我其實從小就對車子很有興趣,一直有夢想做一輛車。過去那些(重組公司),都不是我想做的,但是我要養家活口嘛。現在我累積了一些資本,決定來實現我的夢想。」沈瑋說。但他面對的,是各界排山倒海而來的質疑。

沈瑋的第一大阻礙就是主管機關。一四年昶洧的現金增資及一五年發行國內公司債,分別因為記載事項不充分及「申報日前一個月,其股價變化異常」為由退回。一六年,昶洧發行海外公司債,再因為「可行性、必要性及合理性等應記載事項不充分」而被打回。

為什麼會頻頻受阻?答案就是淳紳那神祕的資產價值。沈瑋說,他們與中國贛州政府簽署協議合資開發電動車廠,等於中國政府承認了淳紳的十項專利,有十二‧八億人民幣(約台幣六十億元)的無形資產價值,也通過了會計師認證。

但是,金管會證期局證券發行組透露,退件癥結點是「在資產價格重估的部分,我們提出質疑。」也就是,以淳紳公司本身的資產價格,發行債券金額過高,合理性有問題,各持一方說詞。

有關淳紳資產的疑慮,從一五年財報,也是資誠為淳紳簽證的最後一份財報,會計師在查核報告末尾時特別注解可以窺知一二:「淳紳子公司向董事長沈瑋購買的專利權,帳面價值四十一億元、占公司合併總資產比率達七五%,但權利金的實際結果,勢必視專利最終應用情形而定。」

不僅如此,淳紳這兩年間二度更換會計師事務所。去年六月底,先從業界知名的資誠改由調和會計師事務所簽證,今年初又從調和改為國富浩華簽證;合作的會計師事務所規模由大轉小,難免引發議論。

沈瑋解釋:「因為我們都是合併報表,主管機關說我們資產估價太高、不合理,所以我要切割。」他指出,這也是為什麼公司需要一直改名,並把實際營運切割給香港子公司的原因,消除母公司淳紳「專利作價」的疑慮。

但是,這樣也讓公司的透明度降低,更讓淳紳看起來像個「紙上公司」。因為切割,我們看到的贛州設廠、歐洲研發,甚至是簡單的新車發表記者會,都不是淳紳,而是淳紳持股三八%的子公司「香港昶洧控股」(Thunder Power Holdings Limited)所為。在財報上,因為子公司董事改變與失去控制能力,淳紳不再與該子公司合併編製財務報表。

從此之後,這個實際在做電動車的子公司,消失在無法可管的黑暗中。

舉例來說,分割公司造成淳紳的大量董監事及經理人解任,大部分都轉任至淳紳持股下轄香港、贛州等公司,已無在淳紳任職,淳紳人數最少時,只有五名員工。之前的營運長葉秉森,雖然現為贛州昶洧營運長,但在淳紳的財報上也看不出。


(圖/達志)

 

證期局前局長撐腰來賣麵


而且,近年淳紳的人事異動頗為頻繁:自一三年以來,公司會計、財務、內部稽核等三大部門主管,一共更換七任之多,會計主管更有兩位只待了半年不到,更有三周就閃辭的稽核主管,更迭頻繁,更顯可疑。「他們去年把我送去調查局,你都不曉得。說我掏空,但是我一股都沒賣啊!掏空什麼?」沈瑋透露,自己加上內部人與基金的持股,已經超過五○%,「我怎麼掏空自己?」

面對監管機關,沈瑋也不是省油的燈。「因為我接了一封信,又是主管機關說我沒有營收,所以就得下市。我那個時候車子還沒做,沒有營收,就在台中開了個麵店,賺了一萬塊錢。怎麼樣,我有營收了嘛。他們(櫃買中心)氣瘋掉了,你曉得嗎?」等海外子公司營收納入後,也才收掉麵攤,沈瑋得意地說。

「所以他沒有辦法,越來越火我。他以為我一定會(掏空),但其實我就是認真要做車嘛。我就不怕你!」沈瑋說。對此,證券櫃檯買賣中心上櫃監理部表示,不對個別公司個案私下評論。

沈瑋不只是財務操作厲害,在兩岸間的人脈更廣。他的父親是沈誠,曾任蔣經國機要祕書,也是首位赴中國的和談密使。淳紳在贛州的工廠,就是「革命老區富裕計畫」的招商合作案,是中國政府將窮困的革命老區發展與富裕起來的建設計畫之一。

甚至,沈瑋請來的淳紳獨董之一吳裕群,曾是主管上市公司的金管會證期局局長。談到自己開麵店「創造營收」,沈瑋還透露「吳裕群就很欣賞我的作法。」對此,吳裕群表示「目前我尚不宜接受媒體採訪」。


吳裕群

儘管公司爭議不斷,但淳紳仍找到證期局前局長吳裕群擔任獨董,引發市場關注。

 

原型車陽春 技術仍待驗證


不只是公司在結構上迷霧重重,沈瑋想做的電動車,一樣讓人霧裡看花。

Thunder Power第一次亮相,是在二○一五年的法蘭克福車展。但當時秀出的車,沈瑋自己也說,「裡面的東西都還不是我們自己的。」

今年八月新任淳紳研發中心主任(上一次研發主管變動,是一五年沈瑋本人擔任研發主管)的謝豐吉,在華創車電及綠亨研究電動車已有超過十年的資歷。
他在歐洲接受越洋採訪時也坦承:「當初我要進來,自己也很懷疑。因為一五年的法蘭克福車展,就是一輛空的車。沈董Marketing(宣傳行銷)的動作,有時候做得太over(超過)。」

而今年八月八日,沈瑋帶這輛全球唯一的原型車到台北,辦了一場造勢記者會。但是,車子僅在路上以慢速跑了幾分鐘,讓現場的記者傻眼。

汽車網站車鏈網營運顧問蔡至兼就觀察:「我的看法,他會這麼趕著讓車子在還沒準備好就亮相,很有可能是為了搶補助款。中國的電動車補助款在二○二○年就沒有了,現在所有人都想搶這一波。」

淳紳承諾的二○一九年上市時程,是所有人質疑的最大關鍵之一。雖然沈瑋表示,贛州的工廠已經建置完成,但是財團法人車輛研究測試中心課長蘇倍慶表示:「車輛測試包括撞擊測試、耐久測試等,快的話,至少要一至二年的時間。」他舉例:「特斯拉的第一輛車,是從蓮花跑車的底盤改造,但是淳紳的底盤是全新自主研發的。我們很歡迎他來測試,但要達成這個時程,我只能說是『神速』了。」

沈瑋則表示,今年十月測試車就會做好,屆時就會開始路測。「二○一九年上市時程沒有問題。」他信心滿滿地說。

除此之外,Thunder Power宣稱能跑六百五十公里,也讓許多業界人士挑起眉毛。沈瑋一再表示,自己的電池包設計和特斯拉不同,「他們都把電池用錯了!」沈瑋說,淳紳自行研發的電池包,重量能比特斯拉輕一百五十公斤,但是續航力更強。

車體輕量化部分,他也說:「我們用的是全鋁合金鉚接,加上雷射銲接,是很高的技術。」對此,金屬工業研究發展中心銲接組組長吳隆佃表示:「這樣的技術的確在亞洲很少見,一般只有在歐洲的車廠,會做全鋁的雷射銲接。」

但是,國內另一家在電動車布局從電動巴士到小客車的公司,凱勝綠能董事洪榮利觀察,就算順利量產,仍有許多「眉角」要克服:「現在兩岸很多真正開始出貨的電動車,良率都做得不好。我們從比亞迪技轉過來,故障率幾乎零,但也花了一至二年才完成研發。他們如果現在測試車還沒做好,就要在二年內量產、良率還要像我們一樣好,我是很懷疑的。」

雖然外界看起來疑點重重,謝豐吉說:「我實際進來看,歐洲這邊,的確在輕量化上的設計有些了不起的成績。這幾年來,我們(研發)的投資真的沒有停下來過。」

不過,謝豐吉見識到的研發技術,不在台灣,而是在歐洲、中國。而事實上,沈瑋自己也不願意透露研發到底投資了多少錢,公司僅曾在一三年公告將投入四千萬美元(約台幣十二億元)的投資,但若看淳紳財報,過去四年的研發費用累積僅有一億元新台幣。

 

計畫設廠桃園「還在找地」


雖然今年淳紳與桃園市政府簽下合作備忘錄,承諾將在台灣成立電池包與車體的組裝廠,但是據桃園市經濟發展局表示,現在「還在幫淳紳找地」,尚未決定工廠落腳何處。

這也代表,至少二○一九年的第一批量產車,不會在台灣生產。「二○一九年真正生產的,會是淳紳的投資子公司香港昶洧(Thunder Power),而非淳紳。」淳紳發言人陳明煒證實。

未來,淳紳只是作為Thunder Power的「總代理商」,但真正的營運,其實都在香港的投資子公司手裡。


雖然市場上從主管機關到競爭對手、到觀察者,都對沈瑋的電動車夢抱持懷疑,但是沈瑋自己毫不在意。例如,「大家說我的車子設計不好看。當初福斯做金龜車,很多人說醜,也是很多人買啊。做人就是要做特別嘛!所以我很開心!」沈瑋說。

現在Thunder Power已經開放預購,我們可以肯定一件事:沈瑋和他的公司「很特別」!

 

淳紳
 
淳紳
 

淳紳公司

公司資產總額:20.1億元(新台幣,下同) 

過去二年營收: 2016 年 5800 萬元、2015 年 3100 萬元 

過去二年稅前淨利(淨損):2016 年 -2.5 億元、2015 年 -1.64 億元

 

沈瑋 

年紀:65 歲

經歷:勁永國際董事長、中南創發公司財務長、 KPMG USA合夥人

學歷:美國南加大生物學士、 美國內布拉斯加大學生物化學碩士、 美國南美以美大學會計碩士 

延伸閱讀

虧愈多、漲愈凶 特斯拉多空大論戰

2017-08-07

不只特斯拉 貿聯獲利的新祕密神器

2017-05-04

何不引進特斯拉的能源技術?

2017-03-30

23條未來鐵律 打造不失控的AI世界

2017-03-02

這兩人做出 台灣首輛電動賽車

2016-03-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