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熱門: 鋼鐵股 富邦金 開發金 鴻海 升息

國艦國造 難道也非要國貸嗎?似乎是個沒有人問的議題

國艦國造 難道也非要國貸嗎?似乎是個沒有人問的議題

2017-11-20 14:56

最近慶富的案子鬧得沸沸揚揚,媒體追蹤報導,名嘴口沫橫飛地評論分析,好不熱鬧。相信這個案子在下一個大案爆出來之後,就很快會消聲匿跡,在大家的腦海裡消失。

(圖片:慶富提供) 

 

然後呢?聯貸銀行團進行清算,著手冗長的法律程序去催討,儘是一般民眾毫無興趣知道,既枯燥乏味又無趣的細節,沒有什麼新聞報導的誘因。然後呢? 當然是大家也就不太在乎有沒有國造軍艦在海上巡戈,這個更遙遠的事了。這一切的一切都會歸於平靜,參與聯貸的銀行也會慢慢的、靜靜的把這筆貸款遂年在不影響業績的分攤掉,天下太平。

 

我們愛好和平,有沒有國造軍艦就先放在一邊不管,銀行損失也可以用歳月來彌補,對存款大眾也不會有任何影響。但是為什麼會有慶富案的發生,和應該如何防範下一個類似的案子,就值得注意探索一番。控管進出總統府次數和見了誰,監督國防部提撥跨軍種預算等等,似乎都沒有直指要害,國貸應該扮演了一個關鍵的角色。

 

國貸就是聯合貸款由國內的銀行來承辦,沒有外商銀行加入。在銀行界,這是一個非常耳熟能詳的運作模式。國家的重大工程,需要成立聯合貸款來糾集數家銀行的力量,並且分擔風險時,外商銀行都會禮貌的被告知額度已滿,下次有機會一定邀請,當然下面的每一次都是額度已滿,不會有例外。私底下,主辦的國內銀行說:外商銀行問一大堆問題,麻煩死了,我們自己的錢多到放不出去,幹嘛找外商銀行!除非上面有交代要外商銀行參與。

 

如果慶富的國艦國造聯貸銀行團中,有一家或數家比較喜歡問問題找麻煩的外商銀行,或許今天就可以避免許多荒腔走板的貸放行為。外商銀行一向尊重主管機關,但絕對不會為了政府高層的面子,或是一通電話,就不遵循既定的貸放程序。

 

船舶的借貸,是一個極端特殊的銀行業務,在外商銀行,能夠進入船舶借款團隊的人,個個都是精英,必須要有紥實的財務報表分析能力,國際法的熟稔務實,更重要的是必須具備航運相關的技術能力和知識。相對而言,借貸一個房地產開發案、大鋼鐵廠、精密封裝測試廠或是一架飛機,借貸的抵押標的物,是固定死板的存在一個地方。

 

船舶一出港,四方任其遨遊,公海上要引用那一國的法令來扣押船隻,進行清算拍賣,二手市場的價格估算,都是非常複雜困難的事情。更重要的是撥款建造期間,船舶在船塢內,依各種工序先後順序提撥必要款項的時點控制,精密導航系統的量身打造和安排,相關的預付,驗收後的尾款結清等,都是要船舶貸款的銀行人員駐塢監督管理。

 

當然有人可以大喊軍艦國造不同於一般商業船隻,所以外商銀行不見得可以改變很多。但是目前由慶富案所揭露的林林總總看來,船體結構的建造委外在歐洲,導航系統也在香港招標,推動系統的設計和製造也似乎不在台灣。看來看去,慶富只是一個協調代理的角色,把世界各地的供應商所提供的設備安裝在一艘船隻上。除了軍備武裝系統之外,其他的部分和一般商船差不多。

 

十八世紀的高桅帆船,不也是戰艦兼商船?

 

如果國艦國造不限定國貨,或許愛問問題,喜歡找麻煩的外商銀行可以防堵荒腔走板的貸放程序。

延伸閱讀

慶富將吐瓦魯漁船私貸3千萬美元 部長10月來台要船

2017-11-16

慶富資金遲不到位 主辦行宣布違約

2017-10-25

追蹤慶富詐貸案 三年前增資就在搞鬼

2017-10-19

【獨家】慶富欠薪2個月駐義小組被迫返台 獵雷艦恐解約

2017-10-12

【獨家】慶富藉獵雷艦密匯澳門近10億 一銀等9行庫墊背代償鉅款

2017-06-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