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老文青揪少年仔回鄉 小書店用26年找在地文化

勵心如
2018-04-26
焦點新聞
1114期
陳弘岱 攝影

老文青揪少年仔回鄉 小書店用26年找在地文化

勵心如
2018-04-26
老文青揪少年仔回鄉 小書店用26年找在地文化
焦點新聞
陳弘岱 攝影

當地居民梁仁宗,一邊開車一邊熟門熟路地介紹「那就是高美燈塔」。一九九六年,這塊棲息許多野鳥的溼地,一度要興建火力發電廠,在地人士、環保團體挺身而出,才讓這塊溼地得以保存。

車子又開了幾分鐘,旁側出現私人停車場收費立牌和雜亂的攤販,梁仁宗嘆了一口氣。高美溼地已經是國際知名觀光景點,「不過現在有點過頭了!」他皺著眉頭說。

 

從高美溼地到史前遺址牛罵頭,這些在台中清水區的生態綠地、文史遺跡如何永續發展,在「清水散步」書店是時常被談論到的話題。因為高美溼地如今榮景,故事可從這家店開始說起。

 

三十二年前,「清水散步」老闆吳長錕才二十七歲,他辭掉在南投的獸醫工作返鄉,喜歡音樂的他,開了一家唱片行,讓這個空間成為喜好音樂人士的聚集地,和清水高中歷史老師胡淑賢等人,開始舉辦起大大小小的音樂活動,從九二年至今,已經舉辦兩百多場。

 

深耕在地續傳承

取得「牛罵頭遺址文化園區」部分經營權、經營文化空間,對吳長錕(中)來說,是非營利組織轉型的重要一步。

 

 

與公部門推鄉土教學 

辦賞鳥、音樂會記錄風土

 

九四年時,台灣正在推動「社區總體營造」,一次,他們在一場研討會,聽到日本古川町及嘉義新港鄉社區營造成果後,決定也要凝聚清水社區力量,成立了非營利組織「牛罵頭文化協進會」,「以前平埔族把這地方叫作『gomach』,台語念起來就是『牛罵頭』。」吳長錕解釋。

 

之後不久,大甲溪口將要設置「海渡燃煤火力發電廠」的消息傳出,一旦成真,高美溼地生態將因此受到威脅,吳長錕等人這才意識到,要守護家鄉生態環境,必須建構在地文化資料,才能擁有更多話語權。於是,協會成員開始記錄清水的在地文化資料,「我們跟公所合作推廣在地知識,也和學校合作鄉土教學。」像是舉辦賞鳥、露天音樂會等活動,帶居民認識溼地之美,也舉辦研習營,培訓生態解說義工,並將實際走訪所蒐集的資料,由協會自行出版相關書籍、錄影帶,記錄下來。

 

後來電廠因財務問題建不成,高美溼地也在二○○四年被正式列為「高美野生動物保護區」,野鳥、夕陽等美景得以保存,回報了他們的努力和期待。隨《文化資產保存法》立法後,「台中海線五十一處文化資產,十八處都在清水。」維護生態、歷史資產的在地共識逐步凝聚。

 

傳承讓年輕人接棒

保存生態綠地吸觀光人流

 

到了一五年,台中市政府規劃設置「清水工業區」,一期就預計有六十八公頃的農田、果園消失,下游的高美溼地也可能因而受汙染,當地居民和環團再度挺身而出。這次的主角,不是近六十歲的吳長錕,而是青壯輩的年輕一代。

 

當時還不到四十歲的洪健盛,本來在台中市后里區工作,剛從國外出差回來,聽到市府大筆一揮,父母的農田就被規劃在工業區內,「爸媽覺得一生心血都要被徵收。」於是,他成立「反清水工業區自救會」,被推舉為會長,開始四處奔走、並在網路發起「反清水工業區」連署,吸引許多外地工作的清水青年主動聲援,像是獨立音樂人陳信宏就為此屢屢返鄉參與。「年輕人有自己的本事,透過網路一下子就號召了聲量。」吳長錕回想。

 

「我們不要賠償,是要安居。」洪健盛說,一群人聯合起來和政府溝通,最後,市政府終於喊停工業區計畫,讓這塊農田得以保留,洪健盛甚至認真思考,回來接手父母的農地。如今,拜高美溼地之賜,觀光人口大增,「近九年,清水觀光人口從先前約兩百萬,成長到接近五百萬人次之譜」,吳長錕也因此思考,「牛罵頭協會的階段性任務完成了。」談到這裡,他有點落寞。

 

事實上,他對非營利組織業務仍充滿熱情,幾番思考後,決定讓協會轉型為文化空間管理經營,「《文資法》沒有很好管理。」且若能經營成穩定產業的話,有就業機會,年輕人就可以參與並接手。一六年,協會標下「牛罵頭遺址文化園區」的部分經營使用權,朝向社會企業發展,以保存當地的生態綠地和歷史遺址為目標,希望達到教育宣導的目的,「要有人流,但也不要太多。」去年,園區已吸引四萬多人潮,「今年預計會有十萬人!」

 

一五年,陳信宏返回清水,開始發表家鄉關懷主題作品,他寫了一首歌,紀念他的高中歷史老師、已故的胡淑賢。當年胡淑賢和吳長錕等人維護清水人文歷史的精神,想必早已有所傳承。

 

 

台中市清水區

人口數:8.65萬人(截至2018/03)

65歲以上老年人口比:13.81%(截至2018/03)

 

 

 

延伸閱讀

「農地重劃」能解決有限農耕地、舒解農民苦難嗎?

看到政府公布國土計劃,其中將全國農地大減十餘萬公頃,並且解釋這個大幅減少的原因是許多編列為農地的土地,已經不堪或是無法使用,有些是過度鹽化,地層下陷無法灌溉,甚至有鹽化又沒有灌溉溝渠可以到達的土地,仍然被表定為優良農地,令農民痛苦不堪。

創辦教育組織「城市浪人」 她當上富比士亞洲青年領袖

一聽到「城市浪人」四個字,日本武士模樣般的想像浮現腦中,但有趣的是,這卻是從落實教育理念翻轉成創業動力的機構名稱。

「當我家門前有污河...」.柯金源影像全紀錄台灣河川污染史

「我家門前有小河,後面有山坡」─這首小學時期傳唱的兒歌,大部分的人都能琅琅上口。 小時候的我,以為所有人的生活與環境都是這樣的,而我家當時也確實是這樣:小河的水源除了灌溉上千公頃農田,提供牲口飲用以外,還是洗衣、玩水、學游泳、採捕魚蝦貝類,以及給餐桌加菜的好所在。最不堪的是,一條小河,在三、四十年間,從清澈到汙濁,從滿布魚蝦貝類,到目前只剩下紅蟲。烏黑的圳水,隨著日曬與風吹,化為空氣中令人掩鼻的異臭。

新農業,從復原大自然循環開始!

「水、空氣、土壤和生態」的復育是保障農民生計、活絡農村和打造永續農業不可缺的核心價值, 是政府推動「新農業」和「循環經濟」的關鍵策略。 「一個國家摧毀它的土壤時,也將摧毀它自己。」——美國前總統羅斯福

跳島玩透透 來當澎湖人

這裡是一個,老人家只要看到葉子被風吹動的力道,就知道是幾級風的島嶼。 是一個,不管住哪裡,最遠十分鐘車程,一定會看到海的地方。 是一個,每年夏天擁有全台灣最燦爛夜空的花火競技場, 彷彿伸手就能抓住的夜色,招攬了大批遊客。 這裡是由九十座島嶼所組成的澎湖群島, 漲潮時面積一二七平方公里,退潮時一六四平方公里, 隨著漲退潮隱沒的面積,正是在地人喜歡去撿拾螺貝類的潮間帶, 裡頭蘊含著許多我們所不知道的生活智慧。 來當幾天澎湖人吧!